断指夫人

2020-03-11 19:48:28作者:是林佳呐

古风

1

最近,有人遇上了些稀罕事。

她从二十八岁变成了十六岁,返老还童,青春续约。这本该是一件令人高兴的好事,但……她穿越了。

若是穿成了养在深宫内院的王公贵族也就罢了,但穿越到一个养在尼姑庵的小姐身上是怎么回事?

王攸宁躺在树枝上,悠哉悠哉地晃着自己的小腿,开始思考人生大事:要是现在一头撞死,能不能回到我生活的年代?但撞死挺疼的吧......再说了我是出了车祸才穿越过来的,万一穿回去直接成了植物人怎么办......

就这么想着想着,她把自己吃剩下的苹果核随手一丢,正不偏不倚地砸在了路过行人的脑袋上。

听见有人哎呦一声,王攸宁赶紧歪着身子往下看。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她连魂都被勾走了。

看了这么久的尼姑,终于见着一个男人了!而且,这个弟弟也太好看了吧!什么面如冠玉,什么剑眉星目,什么四字成语,但凡是能夸人好看的词都能用在他身上啊!啊!他在盯我!按照偶像剧的套路,他接下来是不是要问我有没有掉手帕了!

“是你把苹果核丢到我头上的?”

王攸宁愣了愣,不知道怎么回答。她迅速整理心情,先发制人道:“喂,你是男的女的?”

那人挑着眉,回道:“看不出来么?”

“这里是尼姑庵,只有女人。我怎么知道你是男是女?”

“这么说,你是小尼姑?”

“我要是小尼姑,你就也是小尼姑,你全家都是小尼姑。”

好看弟弟的脸色由晴转阴。他冷着脸道:“下来。”

王攸宁撇撇嘴,翻身从树上扑了下来,把站着的男人直接压成了汉堡的中心部分,肉饼。

“你……起来。”他硬邦邦地开口。

被他身上的骨头硌地浑身痛楚的王攸宁气虚道:“不是你……让我下来的么?”

“我是让你爬下来,不是让你跳下来。”

“啊,那真是不好意思。”

她站起来,拍了拍裙子上不小心蹭到的泥土,又看着依旧趴地四仰八叉的男人,疑惑道:“地上有钱么?”

“没有。”

“那你为什么还趴着不起来?”

“你……你把我的腿骨压断了。”

王小姐伤人一事顺利惊动了庵主,本着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王攸宁需要向好看弟弟喻约至赔偿一笔医药费。

她实在是害怕这个新得来的爹,因此在庵主要将此事上报给王千户的时候,她一哭二闹三上吊,才算把这事了结,然后把好看弟弟偷偷养在了一间庵房里。

“小尼姑,你挺有钱的。”

王攸宁吃着没有半分油水的青菜粥,鄙夷道:“我把自己的首饰当了才养的起你。你要是再多嘴,我就把你卖到男伶馆去。”

喻约至看着她气呼呼的模样,眼里闪烁出一种引诱的意味。“其实你完全不用将我偷养在这里。我不并缺钱。”

“不用客气。庵主说了,你身上一个子都没有。我爹是千户,他养的起我,我就养得起你。”

他笑道:“是么?可我爹,也是千户啊。”

2

王攸宁在尼姑庵的日子里,不是吃就是睡,压根没考虑过了解当地的乡绅结构。本地共有两个千户侯,一个是她爹王千户,另一个就是他爹喻千户。只不过王家这个千户,是两千的千,而喻家这个千户,是八千的千。谁更有钱,一目了然。

“喂,小尼姑,我想吃鸡腿。”

“没有。”

“喂,小尼姑,我想喝酒。”

“没有。”

“喂,小尼姑,我想——”

王攸宁被烦得要死。

“没有没有没有!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这里是尼姑庵!不是饭店和酒店!你当这里是五星级景区啊?”

“五什么?罢了罢了,有什么吃什么好了。你吃什么?”

“减肥佳品,青菜粥。吃不吃?”

“吃。但是你要喂我。”

“怎么,我是把你的手也砸折了?”

“不喂也行啊,我现在就回家,和你父亲仔细谈谈有骨伤的人到底该怎么照顾。”

腹有诡计的人笑起来,连眼角都带着一丝狡诈。王攸宁见兔子弟弟变成了狐狸弟弟,只好温柔地将青菜粥给这位瘸腿公子灌了下去,然后,直接把人烫哑了。

即使说话已经变成了一件难事,这位公子哥也没有停下自己的嘴皮子。

“诶?你爹为什么把你养在这里?”

“家里穷,养不起,就把我送过来做苦力。你呢,你为什么到这儿来?”

喻约至沉默了一下,淡定道:“我家里也穷,也养不起,也把我送过来做苦力。但是没想到走错门了。”

王攸宁抚了抚心口,笑道:“你把姐姐当傻子么小屁孩?”

喻约至道:“你怎么总是屁孩屁孩的?”

“那你怎么总是尼姑尼姑的?”

王攸宁看到他的后槽牙隐隐地动了一下,不由得内心暗爽。

“小尼姑,我要听歌舞。”

王攸宁这次没有直接出言拒绝,反而挑眉笑道,“你确定?”

某个男人后背一绷,暗觉不好,但还是固执地道了一声,“嗯。”

然后——

他觉得自己参加了自己的葬礼。

上辈子王攸宁没学过什么才艺,倒是邻居家的老爷子很喜欢她,于是一来二去的,就把自己吹唢呐的绝活教给了她。

“此曲,叫,叫什么?”

“哦,菊次郎的夏天。你喜欢吗?”

喻约至苦笑了两声,两眼一翻,倒在了床上。

菊次郎有没有挺过去不好说,反正他是没挺过。

3

王攸宁把喻家的儿子砸成跛子的事情最终还是传到了她父亲的耳中,他大怒,然后把女儿接回了家,并带上了许多礼物,登门致歉。

喻约至的腿早就痊愈了,可他还是装成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倚在塌上听她道歉。

王攸宁镇定非常,她把怀里的信纸拿出来,清了清嗓子,然后抑扬顿挫地念了起来。

“尊敬的喻千户,可怜的喻公子,大家上午好。那天,风和日丽,万里无云,我因为不小心……”

等到她话音落下,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突如其来地充满了不忍:好端端的一个姑娘,怎么就傻了呢?

王千户面红羞愧,拉着女儿就要逃。喻约至趁双方父亲客套的间隙,偷偷对她说:“明天上午,你到长平山的小河边来。我等你。”

“那我要是不来呢?”

“不来的话,我就把你是个傻子的事情说出去。”

为了保全自己仅有的一点名声,王攸宁不得不起了个大早,按时和他在河边碰头。

“呦,小尼姑,你起的挺早。”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王攸宁把那点起床气攒够了,一股脑全发泄了出来。

“你怎么这么粗鲁,一点都不像个女儿家。”

“那你怎么那么优柔,一点都不像个男儿家。”

喻约至用他比女儿家都白嫩细滑的手作思考状,“你处处与我作对,莫不是对我有意思。”

王攸宁冷笑一声,“切,小屁孩,谁对你一个未成年有意思。”

他听不懂,想要走进些听她到底叽里咕噜地说了什么,却不小心踩到了河边的软泥,直挺挺滑进了河。

喻约至扑腾地像只落水鸡。

“喂,你会不会水啊!”

他没有回答,脑袋渐渐被水面淹没,连带着涟漪都沉静了下去。王攸宁扑了下去,在最后一口气用尽前,把人捞了上来。

“喂,喂,小屁孩,你醒醒。”

喻约至的身体冰凉僵硬,全然是要去见阎王的状态。她思考了半晌,想着自己并不吃亏,于是对着他紧闭的双唇,吻了下去。

她只低头了四五次,喻约至就突然醒了过来,一双眼睛睁得老大,活脱脱要吃人的模样。

“你干什么。”他的语气里带着愠意。

想着人工呼吸他也不懂,于是王攸宁淡定道:“占你便宜,吃你豆腐。”

喻约至紧攥着拳头,“小尼姑——”

王攸宁把他的肩头往下一压,低头又凑了上去。

“小屁孩你听清楚了,你叫一次小尼姑,我就轻薄你一次!”

4

轻薄事件发生后,王攸宁再次成了宅女。

王千户日日陪着她,把将她养在尼姑庵的缘由说了一遍又一遍,直到她耳朵长茧。

女儿啊,不是爹不想将你养在身边,而是爹数年前惹了仇家,实在是怕他对你不利啊。

王攸宁即便是边走边吃甜杏,耳边都回荡着她父亲的声音。

“小尼姑。”

王攸宁一抬头,便见廊下站着一个身形颀长的男子,他一脸不悦,正蹙眉紧盯着她。

“呦,你怎么在我家啊。”

喻约至压下脑门暴跳的青筋,低声道:“你不来找我,我还不能来找你么?”

是林佳呐
是林佳呐  VIP会员 真的谢谢每一位的观看 发自肺腑地感激 鞠躬了艾瑞巴蒂 ( •̆ ᵕ •̆ )◞♡

断指夫人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