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叫门:阴阳错

2020-03-10 09:34:42作者:紫铱步步

志异

活人居阳宅,死人住阴宅。阴宅即墓地,它是死者的最终归宿。墓地的选择与构建是埋葬死者的头等大事,造墓者要做到问心无愧。如若稍有不慎,死者便会化为厉鬼半夜来叫门,谓之鬼叫门。

1

“走嘞,起棺嘞!肃静回避,人鬼殊途,桥归桥,路归路,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喊丧人二叔头戴白帽,身穿孝服,洪亮而粗狂的吼声,响彻花寨的天空,不绝于耳。

伴随着撕心裂肺的喊哭声,只见一座披着绣有花,鱼,云罗,伞盖等图案的黄色绸缎,雕刻着八仙过海和二十四孝的黑漆桐木棺材,被八个身穿绿底圆点衣服,戴着绿色高帽的杠夫抬着,步伐平稳的朝东边走去。

旁边吹唢呐的老头,鼓着腮帮子,憋得满脸通红,哀乐声声催人泪。

在棺材的后面,紧跟着一位披麻戴孝的少年。他的肩膀上扛着白色魂幡引导在前,其他亲朋好友紧随其后,有的沿路抛洒纸钱,有的拿着彩纸扎的金山,银山,车马等等,还有的拿着给死者开路的哭丧棍。

今天是苏爷爷的葬礼。那位少年是苏爷爷的长孙叫苏小白。让人难以琢磨的是,为什么是长孙苏小白扛着白色魂幡,惹得旁人指手画脚,与葬礼显得格格不入。

在花寨流传着一种世人皆知的葬礼辈序:棺材后面年长者居前,同辈按岁数大小依次排列,长子必须肩抗白色魂幡引导在前,是为重孝,否则为不肖子孙,受人唾弃。

而如今苏爷爷的长子苏全胜却跟着队伍的最后面,脸上波澜不惊,没有丝毫的悲伤,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苏叔,长子肩扛白色魂幡是为重孝,这个道理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吧!你却交给小白,是大不孝!全寨的流言蜚语能淹没苏家!听我一声劝,赶紧去把小白肩膀上的魂幡拿过来……!”

听不惯旁人的闲言碎语,我快步走到队伍的最后面,双手把他拉住,苦口婆心的劝道。

“一一,这个道理我懂!”他气的直跺脚,打断我的话语,急着证明自己是个明白事理的人,不是乳臭未干的小毛孩。

“苏叔,既然你都懂,为什么还要做出这种糊涂事,让全寨的人贻笑大方!”我目不转睛的盯着他,让他给我一个完美的解释,否则这件事,我会缠着他,打破沙锅问到底。

他慌乱的躲闪开我的目光,仿佛在刻意逃避这件事似得,不由自主的低下头,“这件事,我有我的苦衷,我不想说也不去扛!”

“苏叔!无论苏爷爷做错过什么,你都是他的长子,他死后你要尽孝道。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连畜生都知晓,你怎么……!”我连忙住口,意识到自己的情绪有些激动,满脸通红的看着他,恨不得想抽自己,说错话了。

他缓缓抬起头,迎上我的目光,面露冷笑,“青乌一!你接着说啊!大道理谁都懂,用不着你在这说教!有些事,你没经历过,不知道其中的缘由,你永远没有资格在这说三道四。”

“你……!”气的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认错,“好,苏叔!我为刚才的话向你道歉。”

“你们家的这趟浑水我不参与。举头三尺有神明,子不孝,必天谴!你这种不孝的行为,必然会遭到上天的惩罚。你自求多福,到时候可别来找我!”我转身背对着他,边走边说。苏叔的报应肯定会来,之前桃花坞黄家的不孝之举,遭到报复,就是前车之鉴。

“青乌一,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你在诅咒我吗?老子偏不信这个邪。我要是找你,就头上戴女人的胸罩。你太高看自己了,不就是青乌家族的嫡传人,有啥了不起的……!”他冲着我的背影,小声喊道,生怕别人听到。

我自顾自地走着,完全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心里想着,“别看你现在洋洋得意,过不了几天,你就会哭着鼻子来求我。”

2

苏爷爷走后的第三天,也就是“复三”。苏叔哭哭啼啼的来找我。

憨厚老实的他,履行了自己的诺言,头上戴着一个粉红色的胸罩,若不是看他痛哭流涕跪下认错的模样,我差点把嘴里的茶水笑喷出来。

“苏叔,你这是做啥?赶快起来,还有把那个东西去掉。”我伸手左手去搀扶他,试图把他从地上拽起来。他毕竟是我的长辈,这要传出去,落得不知礼数的名声,可不好。右手去摘他头上的胸罩。

“你干啥?”他头向左一偏,焦急的瞪着我,“你要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也不摘掉他。”他说完,还不忘指了指头上的胸罩,满脸倔强。

“好,好,苏叔,我答应你!”我无奈的笑笑,这倔老头脾气上来,八匹马加九头牛都拉不回来。如果不答应他,他肯定长跪不起。

“苏叔,你起来慢慢说!”我又试着搀扶他,他拖着沉重的身体,如同泄气的皮球,我使出九牛二虎之力,他才勉强站起来,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流,嘴里喃喃道:“死了,死了!”

“苏叔,到底怎么了?”我摇晃着他的胳膊,想让他清醒,在他耳边大叫道:“苏叔,苏叔,苏叔!”

三声过后,失去理智的他,才慢慢回过神来,泪雨如下的诉说道。

今天早上,牛小强带着全班同学辱骂苏小白他们全家,“白眼狼,喂不熟的狗,虐待老人,老子不扛魂幡,让儿子扛,以后生的子子孙孙没有屁眼”等等之类的难听话语。

苏小白跟他们据理力争,发生口角,被牛小强一拳打在脸上,给打死了。现在,他的尸体被摆放在苏家大院,牛家的人也在那里。

“一拳打死了?”听完苏叔的话,我难以置信的惊呼道。这件事有点邪门,我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报应会发生在苏小白的身上,而不是苏家的其他人。

“一一,你说的报应来了,现在只有你能救他。苏叔我求求你了,只要你能救活小白,让我做牛做马干什么都可以。”他拉着我的手,滔滔不绝的哀求着,让我不知所措。

倘若是苏爷爷报复,那他最先找的应该是苏叔。他没有尽到重孝的礼节。相反,苏小白做到了,而且生活中还是个懂事乖巧的好孩子,却最先遭到报应,太不合乎情理了。

“苏叔,我又不是大罗金仙转身,拥有起死回生之术。你先带我看看小白。”既不能让他失望,又不能让他抱有太大的期望,只能半推半就的答应,先看看尸体,在做决定。

“好,好!”他擦干眼泪,面露喜色,急匆匆的带着我朝苏家大院走去。

3

苏小白躺在床上,周围是苏家的亲朋好友,还有面带歉意的牛家人。

在他的两眉和鼻梁之间,隐隐约约有三个红指头印记。这个位置是印堂穴,它是人体的一个死穴。怪不得,牛小强一拳打死了苏小白,原来是打在了致命位置。

难道这真是苏爷爷的报复?他打哪里不好,偏偏打在印堂穴上,这打的也太准了。

“一一,小白还有救不?”苏叔满脸焦急的靠近我,吓得我差点跳起来,“叔,我试试!成不成,只能看小白的造化了。”我打算使用招魂术,把小白抢救过来。

世人都有三魂七魄:三魂为天魂胎光,地魂爽灵,人魂幽精;七魄为尸狗,伏矢,雀阴,吞贼,非毒,除秽,臭肺。

七魄是喜,怒,惧,爱,恶,欲,恨,七种情绪所化,依附于三魂存在的。三魂在七魄就在,三魂一旦离体,七魄也会消散,魂飞魄散就是这个道理。

三魂中天魂归天道管辖,地魂归地府管辖,人魂徘徊于墓地之间,受后代子孙的香火供奉。只要三魂重归身体,七魄则重新衍生,人就能死而复生。

苏小白刚死不久,天魂没有回归天路,必须赶在地府勾魂使者来之前,使用招魂术,把他的地魂和人魂召回,就能死而复生。

我让苏叔准备好公鸡血,引魂灯,请神香,白纸,白瓷碗。

苏小白的尸体被抬到木板上,摆放在大门口。我站在他的双脚处,上供香,点燃引魂灯后,咬破左手中指,粘着公鸡血在白纸上写下苏小白的生辰八字,点燃后把白纸扔进白瓷碗里。

等白纸烧成灰烬后,我开始默念苏小白的名字。

“苏小白!”

“苏小白!”

“苏小白!”

一阵阴风刮过,我使用青乌眼看到一条黑影钻进他的身体。没过多久,苏小白就睁开了眼睛。

“活过来了!”

“快看,他睁开眼睛了!”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苏叔和李婶看见儿子活过来,情绪激动的抱着他,大哭起来,“我的儿子,你终于活过来了!”

突然,苏小白直立起身体,双手粗暴的把他们推开,“快去准备好吃的,我饿了!”

这奇怪的举动把大家吓得不知所措。我也呆若木鸡的站在原地,回想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这声音举动完全与懂事乖巧的苏小白判若两人。

“儿子你想吃什么,我让你妈妈去做,或者爸亲自上街给你买去。”或许是过于激动,爱子心切的苏叔并没有注意到异常,满脸兴奋的看着小白。

“我要吃好吃的,还要喝酒,快点去给我弄!”他朝苏叔大声喊道。

这绝对不是苏小白的地魂或者人魂。肯定是别的孤魂野鬼趁我招魂的时候,趁机钻进了他的身体。但是,现在我还不能对大家说,我必须弄清楚这个孤魂野鬼上小白的身体要做什么。

“你去快给儿子做他喜欢吃的糖醋里脊,红烧排骨,还有粉蒸肉!对了,还有西湖牛肉羹,小白他最爱喝这个了!”苏叔如数家珍的说出菜名,完全沉浸在儿子死而复生的巨大喜悦中。

“我还要喝酒!”他坐在木板上,使劲的捶打着,情绪有点暴躁。

“你还小,喝酒不好,影响发育和智力!等你成年了,爸爸陪你喝酒,咱爷俩儿喝一夜都行……!”

“赶紧去买!”苏小白打断了他的话语,不耐烦的挥挥手,让他去。

只见苏叔的脸色阴沉,他转身准备去买酒。因为这毕竟是他儿子死而复生提出的第一个要求。

“二哥,我怎么感觉小白的行为举止,和平常不一样啊!他的脑袋会不会被牛小强打傻了?”

苏建设提出的疑问,使苏叔的脸色更加阴沉,估计他也有这种想法,只是嘴上没有说。他朝牛家人冷哼了一声,便上街买酒了,李婶也去忙着张罗饭菜。

4

不久后,李婶把做好的饭菜,还有苏叔买回来的小瓶白酒,端放在张小白面前。

他就像饿狼看到猎物一样,不用筷子,直接猛扑上去,右手抓着饭菜往嘴里猛塞,左手拧开瓶盖,直接大口大口的往嘴里灌。

“好吃,真他娘的好吃!”一边吃菜,一边喝酒,还不断的感慨万千。

苏小白的这副德行,令在场的所有人目瞪口呆,这根本不是他们所认识的那个小白。刹那间,整个屋里鸦雀无声,只能听到他吃喝的声音。

“小白,你怎么了?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以后怎么活啊!我可怜的儿子,你说话啊!”

李婶看到后,无法相信眼前发生的,被吓的瑟瑟发抖,情不自禁的哭喊道。

“贱人,你给我滚一边去,别妨碍老子吃东西。”苏小白啃着红烧排骨,心满意足的打着饱嗝,恶狠狠的看着她。

听到苏小白喊李婶是贱人,阴沉着脸的苏叔终于爆发了。

“小白,他是你妈,你给我好好说话!你的脑袋是不是被牛小强打坏了?”

“我呸!”苏小白把嘴里的排骨肉吐到地上,目光怨恨的看着他,“老子脑袋确实坏了。要是不坏,能像伺候祖宗一样的把你这个狗娘养的抚养成人!”

他的语气,令屋里其他人再次震惊,这些话简直是大逆不道,肯定是被牛小强一拳打坏了脑袋。只有苏叔和李婶难以置信的看着他,眼神中透露着恐惧之色,刚好被我察觉。突然间,我有点清楚小白身上的鬼魂是谁。

正待我上前准备询问苏小白时,他竟然咧开嘴,冲我笑笑,“青乌一,谢谢你!要不是你,我这辈子都没有机会享受那个狗娘养的福气。”他怒气冲冲的指向苏叔。

我这才完全明白苏小白身上的孤魂野鬼是他爷爷,难怪以这种口气和苏叔他们说话。

“你这个老不死的,自己死了,还要祸害小白,真是不要脸!”李婶咬牙切齿的谩骂道。

“你说对了,你儿子就是我害死的,你想怎么样?”被爷爷上身的苏小白得意洋洋的高兴道。

都说隔代亲,爷爷最疼爱孙子。但是,这苏爷爷是有多大的仇恨,竟然亲手害死自己的孙子。他要报复,也应该报复苏叔。

“小白是你的孙子,你为什么要想方设法的害死他,还要强占他的身体,让他饱受折磨!”我厌恶的看着他,心里充满鄙视,为小白有这样的爷爷感到悲哀。

他没有理会我,看着苏叔和李婶,愤恨道:“他们两个对待我,还不如自家的猪狗,却把儿子当祖宗一样供着。”

“我是被这两个禽兽,活活饿死的,你们知道吗?我不甘心啊!”他情绪失控的咆哮道。

非正常死亡的人,死前都有很强大的怨念。大多数在变成鬼后,都以伤害人为目的,消除自己的怨念。苏爷爷是被他们活活饿死的,自然要想方设法的报复他们。

“苏全胜,平时看你人模人样的,暗地里却是个白眼狼。我家小强没骂错,你们全家死了,我都不觉得可惜。”

牛金贵的性格比较暴躁,直接指着苏叔的鼻子叫骂起来。

“这老不死的,就会乱嚼舌头根子。每天给他按时送饭,伺候他吃穿,他自己不吃,难道还要我喂他?”

李婶听到他们被冤枉,便火冒三丈的暴跳如雷,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被苏爷爷上身的苏小白气的浑身颤抖。

“贱人,你给我送的那叫饭吗?那东西猪狗都不吃。我死的那天,你把饭放在门口你让我怎么吃,我自己行动不方便,你不知道吗?”他激动的冲上前,把李婶吓得后退几步,嘴里却小声啰嗦着,“你的屋里有屎尿味,让我怎么把饭菜端进去。”

他们全家人真是猪狗不如的畜生,没有尽到赡养老人的义务,还把老人活活饿死。我准备撒手不管苏家的事,让苏爷爷把他们全家都祸害死,算是为民除害吧。

“是我们对你不好,你为啥要去报复小白?”

苏叔的猛然发问,也是我一直想不通的地方。他们两口子不孝顺和小白有什么关系。苏爷爷报复的对象应该是他们,怎么能把自己的孙子弄死。

被苏爷爷上身的苏小白眼里充满溺爱的看着苏叔,很快取而代之的是憎恨和厌恶。

“从你生下来的那一刻起,我就把你捧在手里怕摔,含在嘴里怕化。我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好吃好喝的供着你。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

“可是你这个畜生,看我腿脚不灵便,把我扔在小屋里,一天就给我一顿剩饭,还家里养的一条狗都不如!”

紫铱步步
紫铱步步  VIP会员 《鬼叫门》系列从2019.5.21正式连载,每四天一更,若是喜欢,请在文末点赞,赞,赞,重要的事说三遍!

鬼叫门:阴阳错

面对鬼的正确做法

鬼叫门:四阴门(下)

鬼叫门:鬼镇孽债

鬼叫门:鬼彘术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