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迭:失踪的男人

2020-03-09 17:40:58作者:北望南川

悬疑

漆黑冰冷的夜里,没有人因为一阵奇怪的碰撞声去探寻真相,城市的夜晚,是人人自危的时刻,白天的嚣张气焰在这样的夜色下显得格外的渺小,然而那追求完美的艺术者,却在这样的夜晚孜孜不倦的挥舞着手中的利器,一刀一刀切割着眼前的肉体。

1

“头,接到报警,西城区发生一起杀人案。”张扬慌里慌张的找到了韩维生。

韩维生从座椅上爬了起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说道:“走,去现场。”

“那新来的那个怎么办?上头让你亲自去接。”张扬问道,今天刑侦处新调来了一个探员,据说是国外留学回来的高材生,上头非常看重。

“咋们科是不是有个实习生?”韩维生问道。

“对,一个叫刘淮的,昨天刚来,好像被民事那边抓走帮忙了。”张扬合了手中的资料,昨天刑侦这边都在忙,没功夫管那实习生,这不,被别人给抓走打工了。

“让他去,赶紧把人调回来,咋们科的放在别人的地盘上,你好意思。”韩维生敲了敲张扬的头,一个不注意就给他惹事。

张扬瘪瘪嘴,一时疏忽!

此时的刘淮一本正经的守在门口,这是上头第一次给他的任务,自己可不能搞砸了,由于过度紧张,刘淮不停的整理着自己的衣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辆黑色的吉普车慢慢使了进来,刘淮从车窗的缝隙中瞄到了车里的男人,快步走了过去。

“您好,请问你是顾琛顾警官吗?”刘淮敲了敲车窗问道。

车窗缓缓的落了下来,车里的男人带着一个墨镜,上身穿着一身黑色的夹克,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

顾琛将墨镜拿了下来,看了一样车窗外的刘淮,仔细的打量了一下。

“你是韩维生?”

“不是,我叫刘淮,韩队出外警了,让我来接您。”刘淮笑道。

顾琛点点头,推开车门走了出来。

“办公室在哪?”顾琛一路进了警局,手里提着一个黑色的手提包,一步一步走着,但是领路的人跟在他身后,这是什么操作?

刘淮揉了揉头顶的黑发,他哪知道办公室在哪?他也是昨天刚来的,压根就没去过刑侦处。

“顾队,要不您先跟我去一趟民事处吧,等韩队回来再说。”刘淮闷声说道。

“小刘,你干嘛去了,赶紧过来接待一下。”不知是谁这么吼了一句。

“哦,马上来,顾队,你先坐一下,这里很忙。”刘淮将自己的办公桌擦干净了。

顾琛微微点头,坐在一旁假寐,刘淮小声的哇了一声,这么吵,这个人还能闭的了眼?

刘淮接的这个案子是人口失踪,报案人是一个叫张丽的,四十岁。她家男人丢了,这才过来报警。

“请问你先生是什么时候不见的?”刘淮问道。

“三天前。”张丽不停的搓着手,身体有些微颤,是过度紧张造成的。

“三天前,为什么现在才来报案?”刘淮好奇的多问了一句。

“那个男人经常不回家,我早就习惯了,可这次怎么打电话都不接,我这才报了警。”张丽低着头说道。

顾琛微微睁眼,看着张丽的那张惨白脸,心头涌现出一丝异样,这个张丽不对劲。

“请问有你丈夫的相片吗?”刘淮问道。

“有,我有拿相片。”张丽人从包里掏出一张照片。

刘淮看着那张照片,心猛的跳了一下,怎么是张黑白照?

“您为什么要拿一张黑白照呢?”刘淮尴尬的笑了笑,这个照片很像挂在墙上的那种,嗯,冥照!

“我也不知道,我家里都是这种照片。”张丽使劲的捏着自己的大腿,整个人给人一种坐立不安的模样。

刘淮僵硬的笑了笑,这家人拍这么多黑白照干什么?

“照片给我。”顾琛将刘淮手中的黑白照片拿了过来,照片上的男人脸型有些偏胖,双眼空洞无神的望着镜头,这个模样不像是活人?好像死了之后照的。

“您好,您刚才说你也不知道家里为什么有这种照片?”顾琛举着照片问道。

张丽考虑了良久,点了点头。

“走吧,去您家里一趟,我或许知道您丈夫在什么地方。”顾琛提着自己的包带着张丽出了门。

张丽微微诧异,跟着顾琛出门了,刘淮见状,立刻跟了上去。

张丽的家是一座不大不小的公寓,两室一厅,客厅收拾的很干净,物品摆放的很是整齐,看的出来屋子的主人是个很爱干净的。

但是屋子的温度让人冷的发毛,几人刚进去就感受到了一股刺骨的凉意。

屋子里充斥着一种奇怪的味道,好像是尸体腐烂的酸臭味。

“张女士,你空调开这么低干嘛?”刘淮揉了揉自己的肩膀,好冷。

“屋子里最近臭臭的,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味道,所以空调开的大了一点。”张丽解释道。

“顾队?您找一个活人怎么找到人家家里了?“刘淮微微不解,人家报的失踪人口案,怎么找到人家里来了。

“谁说那个人是个活人?”顾琛翻着大大小小的柜子,衣柜,鞋柜,书柜,冰箱,甚至是橱柜。

刘淮跟在顾琛身后不断的打颤,这话什么意思?

“张女士,这个床下面是不是空的?”顾琛双手抱胸,看着卧室的大床。

张丽点了点头,说道:“是,里面是空的,平时装一些杂物什么的,顾警官,您不会怀疑我先生在这里面吧?”

“麻烦你出去等一下吧。”顾琛将张丽给推了出去,要是不出意外,接下来的场景不适合让她看到。

张丽虽然好奇,但终究是没敢进去。

“搭把手,把床打板开。”顾琛指挥着刘淮,俩人折腾了一会才将床板给挪开。

等床板打开的那一刹那,一股酸臭味飘了出来,刘淮看着里面的东西,愣了三秒,三秒后直冲厕所而去,抱着马桶不停的吐着,呕吐物的酸臭味传了过来。

顾琛看着刘淮的狼狈样,无奈的摇摇头,实习生就是实习生。

床柜里躺着张丽丈夫的尸体,四肢都被割了下来,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目测不少于二十几处,按照尸斑尸僵的程度,死了两三天了。

顾琛靠在厕所门口,看着脸色煞白的刘淮,笑道:“吐完了吗?吐完了就打电话,让刑侦处的过来。”

刘淮擦了擦嘴角的呕吐物,看着顾琛那正经的模样,胃里好像海水一般的翻滚着,那种恶心的感觉再一次浮上心头,这个人居然面无表情。

顾琛将卧室的门给带上了,坐在客厅里等着刑侦处的人过来。

不一会儿,韩维生带着人赶了过来。

“你好,刑侦大队韩维生,是你报的案子?”韩维生问道。

“你好,我是顾琛。”顾琛说道。

韩维生一愣,好半晌没有反应过来,这个人就是顾琛,上头花了好大代价挖过来的…刑侦天才。

“你好!”韩维生木讷的握了握手,他压根就没有反应过来。

“嗯,尸体在卧室,现场我看过了,没什么可用价值,让你的人重点盘查一下厕所,浴室,还有厨房,我还有事,先走了,韩队既然来了,这个案子就交给你处理了。”顾琛拍了怕韩维生的肩膀。

韩维生微微诧异,这个新来的怎么感觉不对劲。

2

顾琛身处在一片暗黑的走廊中,走廊的两侧,伫立着一排排小门,门微微张着一个小缝,就好像是来自地狱的幽灵一般,微张血口,随时准备将你吸入。

顾琛不由自主的向走廊深处走去。

走廊两旁的房门对他有着致命的诱惑力,那一排排的门把上好似迷迭香一般让人沉沦,顾琛的双手不由自己控制,右手放在那门把上,稍稍用力,那扇门缓缓的打开了。

门后边是一片黑暗,好像是黑洞的深渊一般让人沉沦,顾琛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双手沾满了血迹。

战栗,恐惧,来自心灵深处的不安!

那小门中伸出两只黑色的双手,掐着顾琛的脖颈,使劲的讲他拖入门缝。

不,不要!

“老大?你怎么了?”刘淮推了推浅眠的顾琛,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做噩梦了?

顾琛猛地挣开眼睛,深呼了几口新鲜空气,顾琛摸了摸自己的脖颈,那种窒息的感觉让人心慌。

“老大,你是不是太闲了,来刑侦处都三天了,也没什么事干。”刘淮笑道,给顾琛倒了一杯水。

“没事,我还不熟悉这里。”顾琛猛的喝了一口,那种清凉的感觉洗涤着自己灼热的内心。

这种梦,他已经做了一个多月了。

“老大,你要是不嫌弃,以后我跟你混呗!”刘淮揪着小手,一脸谄媚的说道。

顾琛看着刘淮那二哈的模样,失声笑了笑,道:“只要你们韩队没意见,我无所谓。”

经过这些天的相处,顾琛老早的摸透了刘淮这个实习生,性子软软糯糯的,不适合刑侦处,不过,谁不是从实习生过来的呢?

3

“尸检报告出来了没?要是我的判断没错的话,这个人的胃溶液里应该有大量阿托品,熟人作案,至少三代以内,朝着他的家庭情况入手调查。”顾琛将手里的报告扔到了刘淮的怀里。

刘淮翻了翻刚送回来的尸检报告,不由的吞了吞口水,死因:阿托品服用过多。

“老大?你怎么知道?”刘淮睁着一双大眼睛,简直不可置信。

顾琛笑了笑,道:“以后去现场的时候眼睛睁大一点,那么多阿托品的空盒,不吃死才怪。知道他有病需要吃药的,只有自家亲戚。”

刘淮不停的点头,从兜里掏出一个小本本记着顾琛的话。

顾琛看着刘淮那傻气的模样,无奈的摇摇头。

“老大,之前的那个张丽丈夫失踪案,你是怎么察觉的?”刘淮拿着小本本扑了上来,对他来说,顾琛就好像是谜一般的存在,哪哪都好奇。

“照片,你要是在证科呆过的话就会发现的,活人跟死人的眼睛不一样,报案人说她也不知道相片是什么时候出现在家里的,这点很疑惑,凶手为什么把死者的遗照放到家里!只有两种可能,一,死者的尸体就藏在家里,是一种缅怀仪式,二,张丽在撒谎。”

刘淮的小身子颤了颤,说的这么瘆人干什么?难不成张丽的丈夫是张丽杀的,而且弄得那么的…凄惨?

“对了,韩队的案子还没有破?”顾琛微微蹙眉,这件事已经过去一周了吧,怎么还没有破?

刘淮摇摇头,最近太忙了,他也不太清楚那件案子破了没。

4

审讯室内,张丽搓着手眼神恍惚的坐在椅子上。

“据监控显示,23日晚凌晨两点多,你回过一趟家,而你丈夫的死亡时间就在你回家后的一个小时左右。”

韩维生揉着脑壳,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张丽,可是嫌疑人跟那受苦的民众一般死活不承认,而且把自己搞的那么委屈干嘛?

“警察同志,真的不是我,如果是我的话,我会选择报案吗?”张丽抹着眼角的泪,身子因为过度的紧张轻微的颤抖着。

“这是在你家里搜到的,上面只有你和你丈夫俩人的DNA。”韩维生将一把菜刀扔到了桌子上,这把刀被藏在浴室的天花板上,要不是搜的仔细还真的找不到。

张丽不停的摇着双手,手上的铁拷发出呲呲啦啦的声音,张丽那双惶恐的眼神就好像是受惊的小鹿一般。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