锻魂师最后的爱情

2020-03-06 15:56:06作者:墨凌仙

纯爱

夜瑟出现的那一晚,我正在复活一只已死去五天的野猫。

那晚的情景像一幅只有三种色彩的油画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中

——黑,白和红。

天幕被成群的黑色乌鸦掩蔽,狂风掺杂着黑雾咆哮着在村里穿梭。

在如坟场般黑暗压抑的村庄里,夜瑟随风乱舞的白发格外刺眼。

随着夜瑟的白发在黑暗中快速移动,越来越多的村民成了死尸。他们中的有些还来不及发出一声喊叫,就已被夜瑟撕破了喉咙。

一个男人倒在离我不远处的地方,夜瑟迈着轻快的舞步走向那个人,用刀锋般尖利的指甲轻轻在那人的左臂上一划,接着用一只精致的玻璃杯在伤口处盛了满满一杯新鲜血液。

他的动作优雅地像在参加一场盛大的晚宴。喝完那杯血液后,他甚至还满意地掏出口袋巾擦拭了一下嘴角。

我屏住呼吸躲在破败的茅草屋里瑟瑟发抖。虽然我是一个锻魂师,但我还没有找到能让自己复活的办法,我不能死。

“喵——”

死寂突然被这声极其刺耳的猫叫声打破。

该死,这只猫偏偏在这个对我而言性命攸关的时刻复活了!

比这更糟的是,这只刚刚活过来的猫从我怀中挣脱,朝茅屋外跑了出去。

我认命地闭上双眼。

“有趣。”当我再睁开眼时,夜瑟正站在我面前,手里还拎着那只逃跑的猫。

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这个恶魔。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双眼如红宝石般闪烁着奇异的光泽,如果他没有浑身散发着死亡的冰冷,他几乎可以称得上是个英俊性感的男人。

他在我的小屋中踱步,看着我的那些“艺术品”——在瓶中飞舞的骷髅蝴蝶,露出鱼骨却在水盆中游得正欢的金鱼,还有那只刚刚复活过来的半边身子是白骨的猫......

“你能叫他们复活?”他问,声音低沉冰冷。

我蜷缩在角落里,没有说话。

“谁教你的?”他继续问。

我摇头,“没人。”

他的红宝石眸子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光,薄唇微微上扬,“很好。”

好在何处?我心中疑惑。

他似乎洞穿了我的疑问,他蹲下身,平视着我的眼睛说,“既然你是这里唯一的锻魂师,只要你死了,就再也没人会活过来。”

他咧开两片薄唇再次朝我笑,露出了两颗白花花的尖牙,我在他红宝石般透彻的瞳孔中看到了自己瞬间变得惨白的惊慌失措的脸。

我尖叫着往后缩,但已经无路可退。

“我不会复活任何人,我恨他们!”我大声叫着,又补充了一句,“和你一样恨。”

我没有骗他,我恨我的这些族人,非常恨。

我的天赋在这里并没有得到认可。当他们看到那些裸露着白骨在外的已死去的动物们重又在我的茅屋周围活蹦乱跳,他们总会尖叫着四散而逃。

他们躲避我,用异样的眼光远远打量我,暗地里讥讽我,散播着我是恶魔的流言。我明白,在他们眼中,我和那些被我复活的小动物们一样怪异骇人。

我游离在他们的世界之外,像个活了十七年的孤魂,我是不符合生死法则的存在。

但夜瑟的出现让我意识到,原来这世界上还有一个生物,他天生就适合我的灵魂。

他吸人血,让死亡的狂风肆虐在天地之间。而我,跟在他身后将尸体复活,让他们成为夜瑟的活死人军队。

夜瑟想拥有一支军团,他想要击败光之主,他要让整个世界臣服于他的血腥统治之下。

为了实现他的夙愿,我几乎一日不停地为他锻造军队,但进度不佳。

遇见夜瑟之前,我只复活猫狗一类的动物,单是复活一只野猫就要花费一周左右,复活一个人类则更难。

我将他们放在我的工作台上,用意念窥测他们生前的记忆,然后摧毁他们的记忆宫殿,将他们的游魂赶到地狱,再将他们的肉体唤醒。

一个人的灵魂暂时离开肉体,那不是他真正死亡的时刻。只有当他携带着记忆的灵魂完全消散,那才是真正的死亡。

如果不将他们的灵魂永远赶离他们的肉身就复活他们,那么一旦灵魂重回肉体,他们就会成为有意识的还魂尸,我无法控制还魂尸。

不要问我是怎么知道的,就像我之前说的,我天赋异禀。有些人生来就是王子,有些人生来就是农户,而我,生来就是一个锻魂师。

每复活一具死尸都会让我元气大伤,我会昏迷,脑袋被烧坏,严重时还全身痉挛。你看,任何行动都有代价,但我愿意付出这代价,为了他。

当我体力不支晕倒在工作台边时,夜瑟就会如一阵风般飘过来,将我抱到他睡觉的棺材里。

他的怀抱冰冷,他的吻更冷。当他的吻像冰雹一样狂乱砸在我身上时,我感觉自己正处于冰火交融之间。

我的内心被他疯狂的吻撩拨的如同火般炽烈,但我的皮囊却感到阴森彻骨的冷。更糟的是,我爱上了这种感觉,无论这个男人带给我的是痛苦还是快乐,我都爱他。

“零......你真可爱。”他冰冷的手指抚摸着我的金发和脸庞,我在他的红宝石眼睛中看到了自己那张脆弱的,十七岁少年的脸。那少年的脸上带着意乱情迷的红晕,苍白的嘴唇干渴的快要开裂。

他没有趁人之危,我早就是他的囊中之物。作为一个十七年都没有任何亲近之人的男孩,我内心的焦渴一触即燃。

他想要我的亡灵军队,我想要他的爱,这交易看似公平,但我却时常感到不安。

清醒时我耗尽灵力为他锻造军队,半梦半醒时我沉沦声色与他在棺材中颠鸾倒凤,即便在梦乡中我也得不到片刻的安宁——我害怕自己的灵魂受到亡魂的攻击。

比起时刻都绷紧神经的我,夜瑟显然要轻松潇洒得多。他永远像我第一次见他时那么苍白与精力旺盛,我也变得像他一样越来越苍白,不同的是,我苍白与萎靡的几近病态。

——就像是每天都被他吸几盅司的血液一样。

事实上他从不吸我的血,尽管我希望他这样做。

“你想变得和我一样?”他听了我的提议,笑了起来。

我看着他笑得抖动起来的双肩,反问,“为什么我不能?”

他无法将我变成吸血鬼,我早该想到,如果他可以制造吸血鬼,那么他就不需要一个锻魂师了,他完全可以自己去锻造一支吸血鬼军队。

所以我只能看着他永远年轻英俊,而自己却无法永远停驻在十七岁。

为了能让他的目光在我身上更久的停留,我更加拼命地为他锻造军队,在棺材里和他痴缠得更紧,我丧心病狂地压榨自己身体里的每一滴激情。

这样做是也是有代价的,而且代价高昂。或许是因为我的精神和肉体反复经受着如同过山车般地高潮与低落,我身上发生了一件对每个男人来说都是灭顶之灾的事——我的那东西已经很久没有抬头了。

无论经受怎样激烈的高潮,它始终像个垂头丧气的蔫黄瓜一样绵软无力地垂在我的两腿之间。

对于我这个年龄的少年来说,这真是让人无地自容的羞耻。

我知道他迟早会发现我的不对劲,我不敢想象他会如何反应,一定是像我曾经的族人一样嘲笑我,嘲笑我是个没有生理反应的怪物。

他的心脏不再跳动,但他的感觉依旧敏锐。在察觉到了我的刻意躲闪之后,他也对我变得不在意起来。

亡灵乌鸦告诉我,南境的光之主也在招兵买马,他们在以更快的速度集结,一旦他们北上攻来,仅凭夜瑟一人之力和我的寥寥数百亡灵军队,胜算小得可怜。

夜瑟自然也是清楚的,没有什么能逃得过他漂亮的红宝石眼睛。所以在一个雨夜,他带回来了修。

修是一个年纪比我稍长的帅男孩,灰色的蓬松短发,有一双和我一样碧蓝的眼睛,他傲慢地昂着头径直走进了我和夜瑟的城堡。

他没有自我介绍,但和他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我知道了他的身份——锻魂师。

原来我并不是这世间唯一的锻魂师,这是另一个晴天霹雳。

修是比我更厉害的锻魂师,他的召唤术非我所能及,但这不是最大的麻烦。更糟糕的是,他的那玩意没有问题。

修很孤傲,他几乎不曾与我说话,对于夜瑟也是冷冷清清,这一点倒和夜瑟很像。我一开始还暗暗希望他不会对夜瑟有那方面的想法,但我错了。

夜瑟没有再用他的那个华丽的棺材睡觉,他让我制造了一张结实的大床,然后他们就在我制造的那张床上肆无忌惮地做着我和夜瑟曾做过的事。

空旷的城堡中回音很大,正在锻造尸体的我听着他们那淫乱之声忍不住痛哭了出来。

眼泪滴到了那具死尸身上,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眼泪滴在那尸体上的地方,正在加速腐蚀,很快那块肉就化作青烟消失了。

我惊愕地瞪大双眼,更多眼泪夺眶而出,眼泪滴落的地方竟连白骨都没有剩下。

原来眼泪也可以作为武器,只是不知它是只对尸体有用,还是对活人也有用。

我想过偷偷杀死修,但我很快发现我根本没有杀他的机会,或者说杀他的时机还未到。

他只在两个地方活动,一个是锻造尸体的地方,一个是那张床上。他生活规律地像个死人。

这两个地方我都没法下手,打断一个工作中的锻魂师是危险的事,因为你的灵魂很可能也会被他送去地狱。而在那张床上睡觉的人不止有他,还有夜瑟,谁也无法靠近一个吸血鬼而又不被察觉。

虽然修是我的灾难,让我失去了夜瑟的爱,让我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备受冷落的村庄,但他现在也还不能死。

黑夜才是夜瑟的天下,他只能掌控夜晚,无法掌控白天。南境的大军在步步逼近,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为他锻造出一支更强大的活死人军队,夜瑟危在旦夕。

修可以做到,他在短短数月就锻造出了几千活死人,他锻造的速度越快,夜瑟扫荡村庄城镇的速度就越快,他们的配合确实更加默契。

恨意在我心中如熊熊烈火一日比一日燃烧得更旺,烧毁了我的理智和天赋,我无法再静下心来去锻造尸体了,有那么几次我自己的灵魂都差点留在地狱。

修看到了越来越虚弱的我,但他只是冷笑。我知道他瞧不起我,就像我曾经的族人一样。

但曾嘲笑过我的人都死了,修就是下一个会死的人。

决战并没有等太久。南境的光之主率领的几千骑光明骑士身骑战马,手持银枪朝我们的城堡进发。

他们果然将进攻的时间选在了早晨,太阳升起的时刻,那是不属于夜瑟的时刻。

修主动请缨作为主力展开第一轮攻击,夜瑟欣然应允。

修带着他的亡灵大军朝前方进发,我的军队则负责守住城堡。修骑着一匹棕马,在一群行尸走肉中格外显眼。

我死死盯着修的背影,握紧手中的长弩。他在离城堡不远处的山坡停下,然后将双手放在嘴上用力发出了长短不一的低吼。

那是锻魂师给亡灵下达指令的口号,他们只服从于自己的锻魂师所下达的命令,每个锻魂师也都不懂其他锻魂师的指令。

他下达完指令,那些活死人便如潮水般朝前方冲去。我也一拍马背朝他的方向猛冲过去,在即将接近他的时候,我拉开了弩。

他跌下了马,一支利箭从他的背后刺入了他的心脏。

但我还没来得及咧嘴笑一下,就立刻发现了异常。本来在向前冲的那些活死人,突然都纷纷转过身来,朝我的方向冲了过来。

难道杀死锻魂师后会遭到他锻造的亡灵的追杀?

不对。那些亡灵的目标不是我,而是夜瑟的城堡。

这群亡灵真正的目标是夜瑟。

我以最快的速度打马往回赶,好在那群活死人虽然凶恶,但行动僵硬,跑不过四条腿的战马。

城堡外展开了猛烈的冲杀,我的军队已成颓败之势。

他们用身体不断撞击城堡的门,还试图沿着城堡外的通天梯爬进城堡的高窗。他们没有意识,但锻魂师的命令是他们唯一的执念。

我将大门锁死,又拿起弓箭冲到窗前去射击那些试图爬上来的活死人,但我很快绝望地发现自己已是强弩之末,活死人根本不会退去。

更糟的是,不远处还能看到黑压压的一大队人马正往这里赶来——那是光之主的光明骑士们。

但这一切仍没有让我绝望,真正绝望的时刻是我带着满身的血痕找到夜瑟的时候。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