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心生暗鬼(上)

2020-03-06 15:16:27作者:美蔸

悬疑

我,夏舸,芳龄二十七,无父无母无对象。

听起来是不是挺惨?

不,不,不。

我虽独居,但住的房子是故去的父母留下的独栋别墅,价值千万以上。

还有一份自己非常喜欢的工作---网络服装搭配师。

学服装设计专业的我性格孤僻内向,不擅与人交际,所以毕业后选择了这份不需要与人面对面的工作。

我的客户群体主要是男性,在很多人眼里,男人的衣服种类泛善可陈,不外乎是西装,衬衣,T恤,仔裤这些,实在是没什么好搭配的。

其实不然,什么场合下穿西装?什么颜色西装配什么颜色的领带和皮鞋?和女朋友约会是穿T恤还是衬衣?等等等等,这些都是直男们永远头大的问题,而我,就是帮他们解决这些问题的人。

工作需要,我时常会和客户视频,观察他们的气质体型,间或同他们聊几句对衣服颜色款式的喜好。

也因此,虽然我几乎没有社交,但在美颜十级镜头的帮衬下,我也经常会有桃花朵朵开。

我并不拒绝追求,我性格虽内向,但寻常女孩子有的虚荣心,我一点也不少,谁还不是个小公主呢?哪里会不享受男士们的热情追捧?

但每次当我接到以下信息:

“夏小姐,可否共进晚餐?”

“夏小姐,一起喝杯咖啡好么?”

嗯,基本就意味着,这段暧昧要结束了。

我,从不答应任何人的追求,也从不与任何人约会,每次当我礼貌客气的拒绝对方时,他们大多表现的都很绅士,立马退回到客户的位置。

这其中,也有意外。

比如杜元思和车磊。

杜元思是一名心理咨询师,留美博士,刚回国时走的朋克风,同我印象里的博士截然不同,当然,同大部分国人的认知也不同。

杜元思刚回国便就A大所高薪抢人,但他超脱的外表成了他事业发展的阻力,于是,便找上了我。

讲真,第一次同杜元思视频我很有些惊艳:

眉目舒朗,五官精致,气质慵懒闲适,比当红小生也不差什么,柔和的面孔让我误以为他的性格也很随和,却不想他眉梢一挑,一丝锋利就毕露了:

“夏小姐,本人不喜黑色,不喜蓝色,不喜衣服太过贴身束缚。”

说完,一双丹凤眼直直透过镜头盯着我。

我竟然有那么点心动,天知道,我对丹凤眼的男生真是一点抵抗力也没有。

我弯着嘴角,脸部微侧,尽量装作自然地把右脸对着镜头,这个角度的我最漂亮。

微微一笑后我开了口:

“杜先生可有喜好的品牌?”

对面的杜元思刚要开口,我又追加了一句:

“正装的品牌。”

他明显噎了一下,摇摇头:

“没有。”

我则轻快的点点头:

“好的,我今天会把方案做好,下午发给您。”

说着,我不等他反应,立马关了摄像头。

并非我不懂礼貌,只是,我更懂得在网络上如何引起男人的兴趣。

杜元思这个单子,我很是花费了一点心思,做了各种设计图,但最终还是决定回归简约:

白色T恤搭米色休闲西装,西装剪裁要精良,最好定制,裤子是九分的咖色西装裤,裤子面料质地要柔软有厚重感。

杜元思很快回复了我的邮件,针对我邮件中发送的搭配图片提出了质疑:

“我不喜欢你的模特图。”

那天我用的模特图是我最爱的男星,人设是温柔暖男一枚,我爱极。

于是,我微笑着,把男星的脸P成了杜元思自己的然后再次发送给了他。

并追加了一句:

“米色是百搭色,让人望之心怡,搭配略深咖色裤子,使人产生稳重信任之感。希望杜先生喜欢。”

杜元思从我这里购买的是十套服饰搭配套餐,但我那封邮件发出去,他再没回复过我。

我虽有些可惜和美男没了交际,但钱已落袋,也无甚太大的遗憾。

没想到,一个月后我又收到了他的邮件:

“夏小姐,你那日似乎没给我鞋子的建议?”

我窃笑:

我当然知道自己没有给他鞋子的建议,这并非我不专业,而是我同他助理沟通时问过一个很重要的细节:

杜元思不喜欢束缚,加上他有一个异常宽大的办公桌,办公桌可以严严实实挡住他的脚,所以,他在办公室从来都是穿拖鞋的。

知道这点后我便故意留了一个心眼,不搭配鞋子,给彼此多一个联系的借口。

果然,这不就找来了么?

我微笑着敲下键盘:

“抱歉,不如现在我们视频聊聊鞋子?”

几乎是立刻,我接到了杜元思的视频邀请,干净利索的白T恤,大方合体的米色西装,镜头里的他看起来竟然有几分温柔可亲。

“好巧,杜先生今日竟是穿了我的搭配。”

我热情洋溢,扬着大大的笑脸主动开口。

杜元思看我一眼:

“不巧。”

说着他站起身,走向了一旁。

镜头一晃,对准了一个衣柜。

我哑然:

衣柜里一排的白体恤,米西装和咖色裤,目测,至少十套。

镜头很快转回他的脸:

“夏小姐,若我外出,什么鞋子比较合适?”

我收回被震出窍的神思,生怕他再买十双一模一样的鞋子,斟酌半天才开口:

“最好不同场合搭配不同风格的鞋子,不知您这次要去什么场合?”

杜元思略一沉吟:

“去见客户。”

“方便和我说说您要见的客户年龄?性别?”

“女性,五十多岁。”

“好,我今天会选定几双鞋子,品牌和图片到时候发您邮件。”

“好。”

杜元思说完抬手,我见他似是要关掉视频,赶紧喊了一句:

“杜先生,您购买的是十套搭配,不如我再给您搭配几套您看看?”

杜元思手缩了回去,他长长呼出一口气对我说:

“夏小姐,我觉得这套就可以了,其他不需要了。”

我学着影视剧女主的样子,睁着无辜的闪亮的大眼睛使劲瞪着他,努力展现着我俏皮可爱的一面,但该死的杜元思竟然丝毫没反应,为了不让自己显得太傻,我只好继续作下去,装模作样地噘嘴摇头,声音甜腻到令人反胃:

“那,费用可是不退的哦。”

我自己都被这声音搞得一阵恶寒,但杜元思竟然只是嘴角一弯,轻飘飘说了一句:

“那便不退吧。”

对于勾搭客户这事,这已经是我能够做的极致了。可惜,不管是我欲擒故纵还是主动勾搭,他都无动于衷,只能哀叹我美色不够了。

好吧,看来只能放弃,我沮丧的准备去关掉视频。

突然间,杜元思整个脸迎着摄像头凑了上来:

“夏小姐,你是不是对我有好感?”

我脸“刷”的红了,飞快别过头去不自在地说:

“杜先生,您是我的客户,我热情一点不对么?”

他身体缩了回去,语气淡然,听不出喜怒:

“第一次视频,你并不热情,飞快切断我的视频,引起了我的注意,嗯,这招欲擒故纵并不算很高明。今日则一反常态,对我超乎寻常的热情洋溢,这算故意......嗯?”

他话没说下去,但意思明显。

我看着镜头,说话都有些结结巴巴了:

“我,我,我没有。是你,你自己想多了。”

“哦,我是会想的比较多,毕竟,我是学心理的。”

杜元思面色平静,淡定回应。

小心思被他一眼看穿,我心情登时有些沮丧,垂着头说:

“好吧,再见。”

“我现在有约,晚点和你聊。”

杜元思却突然来了一句。

我猛然抬头看他,镜头里的他似笑非笑望着我:

“晚上9点,我们视频。”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