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府爱情故事:一只男鬼的传奇经历

2020-02-24 18:55:11作者:千重梦

古风

==1==

我叫王大胆,多么有气势的名字,感谢父母!

我在临安城如意馆当销售,替馆里小姐姐叫卖。

女人不坏,男人不爱,我大声叫,“卖身!卖身!”

老鸨满脸怒色,飞来一巴掌,“滚,我们如意馆卖身不卖艺,不,卖艺不卖身。”

这时,如意馆的清欢小姐姐恰巧经过,深深看了我一眼,将我扶起,给一些钱,道:“吃过的苦,终会照亮人生的路。大好男儿,何怕壮志未酬?”

我感动,我感激,小姐姐的好记在心!

堂堂八尺大好男儿,咳,其实离八尺还差三尺,什么不能干?来如意馆当销售,只为多看清欢一眼。

清欢,人如其名,她是这样清雅高贵的人儿。

“人间有味是清欢”,出自东坡先生的《浣溪沙·细雨斜风作晓寒》。

清欢小姐姐是临安顶有名的妓①,才貌双全,卖艺不卖身。

我跟多数男人不同,我喜欢的是清欢小姐姐的才和艺,她唱的词极好:“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

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不久,我在如意馆旁边摆滩,“卖参!卖参!”

“没有中间商赚差价,参农多卖钱,买家少花钱!”

直接从参农手里拿货,质量杠杠,销量很好,我盘算着当上掌柜,赢取白富美,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好景不长,我的买卖坏了街道上几家药材店的生意,他们时不时骚扰我。

我悲剧来了,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几个穿金戴银的药商,一块敲我的门,以往他们只是派小厮,现在居然亲自动手。

能坐以待毙吗?

我逃,跳窗,翻墙。

我在前面跑,他们在后面追。

“大胆!你别跑!”

“大胆!停下来,有事好商量!”

“大胆!好事呀,你别走!”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我能信他们吗?

“我的家乡在下界

那里有条黄色的河

孟婆婆说喝下汤水来

无忧无恼转世去

蓝蓝的天上白云朵朵

美丽的忘川泛清波

忙碌的阴差是劳模

将这美丽的豐都建

那里美女多……”

优美的歌声,动感的节奏,随着一阵香风袭来。

我瞪大了眼睛,小姐姐——漂亮的小姐姐!

这一看不打紧,我倒吸一口冷气,那个,清欢我不要了,给你们吧,我要粉眼前的。

小姐姐她们排成一列,打头的是一个粉衣女子,见到她我才明白什么叫绝代风华,不觉想起一片古赋。

她的举动,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

她的容貌,秾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

她的衣裳,奇服旷世,骨像应图。披罗衣之璀粲兮,珥瑶碧之华琚。戴金翠之首饰,缀明珠以耀躯。践远游之文履,曳雾绡之轻裾。

似乎也只有这篇古赋,才能形容她的仪态姿容。

如同九天仙女的她,抱怀琵琶,边走边弹边唱。

在她的身后,也是一群美若天仙的妙龄女子,个个一袭白衣,好似天女下凡。

这些女子,或弹或拉或揍。

会唱歌。

还美丽

我喜欢。

去认识一番。

我道:“小姐姐留步。”

打头的小姐姐留步了。

我喘着气,从怀里掏来掏去,没有拿得出手的东西。

最后拿着一张方子,递了过去,“驻颜美方,只有小姐姐这样美丽的人儿才配拥有。”

驻颜美方,美丽的人,十分衬她。

打头的小姐姐,微微笑了,是我看过最温柔的眉眼,令我恍惚了又恍惚。

她道:“公子客气,我也有一物送你。”

她从水袖里抽出一枝异样的花,无叶,只硕大一蓬花头开得嫣红,似是被血染过,热烈如火。

其上有莹莹的光萦绕,一点一点点,是我不曾见过的美丽妖冶。

她见我看得入神,主动道:“此乃我家乡的彼岸花,也叫作曼珠沙华,在我们那里只赠与有本事的人。我知公子善于卖物,这条街上十分名气,这朵彼岸花赠与公子,何若?”

好呀好呀,我喜滋滋接过,卖了几天药,还能受到佳人青睐,果然是一个很有前途的职业!

我爱不释手将花拿在手里细瞧,这花在夜色里依旧美丽妖冶,黑夜遮不住莹莹的光华,“小姐姐,这花……”

抬头看去,方才还在眼前的小姐姐无影无踪,仿佛不曾来过。

妈耶,我这是粉了个神仙罢,我就知道小姐姐那等风华绝代,只应天上有。

“大胆!等等我们,终于找见你了!”

身后传来老男人们的声音,吓我一激灵,只顾着与小姐姐搭讪,居然忘了他们。

我继续,一边跑一边想着美丽的小姐姐,忽略了路况,天黑路滑,撞在柱子上,脑袋晕晕乎乎,身体跌跌撞撞。

一不留意,落进西湖,一命呜呼!

死前我隐约听见他们说:

“唉,小兄弟,我们见你销售有天赋,请你来做职业掌柜。”

“没想起了误会,我们没有歹意,只是你太香了,所以争着来寻你。”

“唉,自古蓝颜多薄命,可怜一代药神,就此陨落,是我们这条街的损失呀!”

呜呜,早知道我不跑了,妥妥当上掌柜,赢取白富美,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①妓:古指以歌舞为业的女子。

==2==

我再度有意识,发现自己成了鬼,站在义庄里头,旁边是我的尸体。

可怜我孑然一身,生前这几日赚得钱,没来得及交税,死了还得浪费公共资源,惭愧!

透过白布,只见我的尸体又肿又胖,吓得我自己都不敢看。

我将手中的彼岸花放下,裹尸布扯了扯,给我自己盖严。

等等,我方才将什么放下了?

我吃惊看着那株曼珠沙华,尸体都泡大了好几号,怎的这花坚挺如故,仍旧能被我一只鬼拿在手上呢?

疑虑间,梵铃轻响,一个贼眉鼠眼的道人进了屋,在这些尸体一顿作法,然后包括我在内的一众尸身,亦步亦趋,跟着他的身影走了。

本以为死了能够在义庄赚个草席,不至曝尸荒野,却被无良赶尸人偷走,不知道要去哪里做阴婚的勾当赚钱。

想到此生如此悲凉,再不能见清欢小姐姐。

我伤心,我悲痛,我想死!

啊,不,我已经死了。

“小哥哥,小哥哥,你别走,该回家了?”

“谁?”

“是我!”

这是一个好听的声音。

我自行脑补,一个天然呆的萌妹子,暖暖①那样一头粉色长发,我的少女心都要爆炸了!

“小姐姐,你在哪儿?”

我放弃赶尸人,反正已经死了,尸体留着也没用。

很明显,人美声甜的小姐姐更重要。

“我在左边的歪脖子树上荡秋千。”

这时,手中的彼岸花缓缓发出光芒,越来越亮,照亮了我左边的一条路。

我好奇,转头。

见到了什么?

一个白衣女人,要说相貌,也算美丽,但吓人的是,脑袋吊在歪脖子树上,身子随风飘荡,舌头吐得老长。

“鬼呀!”

千重梦
千重梦  VIP会员 欢迎你,喜欢故事的人~

地府爱情故事:一只男鬼的传奇经历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