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阴阳之童家

2020-02-16 08:34:14作者:六月星辰

志异

当爱在心里萌了芽,随之而生的还有扭曲的控制欲与占有欲。当物质和爱情得不到统一时,他的手段就来了。

————

童家叫我们过去的时候,我正好放寒假。

姑奶奶这次本不打算带我们去,是辰阳说这次事情不简单,我们在一起放心些,她才同意让我们跟着。

童家出价:五万。

我开心得不行。

辰阳说,如果不是麻烦太大,不会出这么高的价钱。

平时看风水,算八字也就几十块钱罢了。这一次童家虽然说是让我们看风水,实则虚之,怕是有大事要处理才出这么高的价钱。

我们到童家时,已经是下午,一个道士正在往外跑,“钱,我不要了!你们别来找我!就是什么事也没有,自己吓自己而已!”然后屁滚尿流的跑了。

我望着辰阳,心里有点虚,什么事也没有你会吓成这样?

门口有位阿姨站在那里,脸色煞白。姑奶奶上前和那位阿姨打招呼,那位阿姨领着我们进了屋。

屋里风水极好,聚财聚桃花。

想来屋主人是个商人,且屋里有孩子已经到了嫁娶的年龄。

屋子里没有镜子没有照片,仿佛是要掩盖什么东西,却又看不出到底要掩盖什么。

突然楼梯上出现一个穿着睡衣的女孩儿。“妈!你怎么又喊人来了!”那女孩儿转身回屋,“砰!”门发出不满的声响。

“锐安,你看见没有?”辰阳拉着我问。

我点头,我看见了,那个女孩儿后面还站着一个女孩儿。穿着红色的连衣裙,淌着水,和活着的这个女孩儿长得一模一样。

“那是我的女儿,童安楠。今年二十二,还跟个孩子似的,你们不要见怪。”童阿姨给我们说道。

姑奶奶点点头,不开腔。

姑奶奶做事和辰阳一样,话少。他们不喜欢把自己的气息留在别人家里。

童叔叔从门外进来,对我们见怪不怪,直接上了楼,不打招呼,也没有一丝疑惑。

“这是我老公,他已经习惯了我经常请道士仙姑进屋。”她向我们介绍着。“我之所以请你们来,是因为我发现我的女儿越来越不对。安楠她是我女儿,但是她的性格和态度不像我女儿。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可是这真的是我作为一个母亲的直觉。可是他们都不信我。”

姑奶奶点点头,示意明白了。

姑奶奶和童阿姨上了楼,我和辰阳就在楼下。

“童安楠是双生子?”我问辰阳,如果不是双胞胎,又怎么会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女孩儿站在童安楠身后?

“过来看。”辰阳突然让我过去,地上有一张照片。

照片上有童叔叔、童阿姨还有两个小女孩儿。两个小女孩,长得很像,却并非一模一样。

难道长大了就变得一模一样了?

“辰阳,另一个女孩儿应该也是童阿姨夫妇的女儿吧。你看,他们长得也很像。”

辰阳不回答我,陷入沉思。

“滚出去!妈!你能不能整天别疑神疑鬼的!童安琪死了以后,你没有哪一天是正常的!你这么想童安琪活过来,那你当初怎么只护着我?”

辰阳和我赶紧上楼,我们主要是怕姑奶奶年纪大被欺负了。

被关在门外的姑奶奶和童阿姨无可奈何地下了楼。

“阿姨,你必须告诉我们童安琪是谁?并且还要告诉我们她是怎么死的?”我直接了当地问。

童阿姨嗫嚅了半天才说,“童安琪是我双胞胎妹妹的女儿。我妹妹没有嫁人就有了孩子,孩子爸是谁也找不到。妹妹难产没了,就留下这孩子,我们就把这孩子留下了。碰巧第二年我也生下了安楠。

她们俩姐妹一起长大,感情也很好。直到一年前,我们一家人出去自驾游,遇到了车祸。当时我坐在中间,安琪安楠坐我两边。我当时在车被撞的一刹那,潜意识里一把就抱住了安楠,玻璃破碎飞过来砸到了安琪的头上和我的背上,如果我当初没有护着安楠,可能安楠也没了。

安琪死后,我总是做梦,梦见她问我,为什么不救她?

可是安楠是我亲生女儿,我没有办法不救她啊!

我丈夫也很内疚,甚至有时候会默默流泪。他也说我自私,妹妹留下的唯一血脉也没保护好。可是……”她没有说后面的话,就哭了起来。

我的关注点放在了童叔叔上,我只关心,童叔叔为何会对不是亲生女儿的安琪流泪,还责怪童阿姨没有保护好安琪。难道阿姨保护安琪,而死的是他亲生女儿安楠,他就安心了吗?

“阿姨,她们长大后的照片,你有吗?”辰阳问着,童阿姨赶紧拿出手机,“你看,这就是去年旅游照的。”

我看着两个女孩儿,一个白裙子一个红裙子。红裙子的是安楠,白裙子是安琪,童叔叔牵着安琪的手,阿姨牵着安楠的手,都很开心。

安琪和安楠长得并非一模一样。

我总觉得童叔叔看安琪的眼神,怪怪的。难道童叔叔对安琪有龌龊的想法?

不对,年龄也差太大了。

姑奶奶给了我一个眼神,我急忙说,“阿姨,你这事儿确实蹊跷,而且有点难办。姑奶奶的意思是,我们要多叨扰几日才好解决。您放心,如果没有办成,我们会交伙食费的。”

童阿姨急忙说,“那没关系,没关系!我给你们安排两间房……”

“不用,一间房就够了。”姑奶奶突然开口。

我们仨住一间房,才好讨论这事儿的解决方法。

吃晚饭时,安楠和童叔叔也下来了。

安楠特意坐在了辰阳旁边。

“你好,我叫安楠。”她望着辰阳开口,眼神盯着辰阳的脸。辰阳确实长得帅,但是你不要表现得这么明显好吗?

“辰阳。”辰阳淡淡地回了一句。

姑奶奶吃饭的时候一直在看童叔叔,我对看相一类的不太了解。

我只看着童安楠身后那个和她一模一样的女孩儿。安楠没死,可是背后却站着安楠。安琪死了,可是安琪的魂魄却不知道在哪里。

晚饭后,我和姑奶奶回了房间,辰阳出去转了一会儿也回来了。

“那后面的女孩魂魄,我确定是童安楠的。”辰阳回来后直接说道。

“可是童安楠活得好好的啊!”我也很奇怪,童安楠不是好好活着的嘛?

“辰阳,你有没有看童建国的脸。”姑奶奶问道。

童建国应该是童叔叔,他的脸反正我是没看出个什么来。

“他的子女宫饱满,应该有两个及以上的孩子。”辰阳回答道。

“对,两个及以上的孩子。这就说明,安琪应该也是童建国的女儿。”姑奶奶肯定地说道。

我脑子乱嗡嗡的,“可这与童安楠后面的那个女孩子魂魄有什么关系?”

“借身术!”姑奶奶突然说道,她缓了会儿给我们解释道,“借身术是邪术,可以将一个魂魄引入另一个身体。”

我恍然大悟,“就是说,有人将童安琪的魂魄引入童安楠的身体中,而童安楠本身是不愿意的,所以她的魂魄就一直在自己的身体周围徘徊!”

姑奶奶点头,辰阳的眉头依旧紧锁着。

“辰阳,还有什么问题吗?”

“奶奶,我不理解。既然做这事的人道法如此高深,为何不将童安楠的魂魄灭了,反而让她一直留存在这个家里影响运势呢?”辰阳说完,起身拿出一个本子,在上面记下借身术。

“有没有可能是做这件事的人,本身也是舍不得童安楠的?”我回答道。

姑奶奶拿着罗盘说道:“这就说得通了。请人做这种事的人,应该是童建国。两个女儿,他更偏心童安琪,所以就想了这个办法。”

“那也不对,今天下午被赶走的道士被吓成那样,难不成是被这区区邪术吓到了?”想起那个道士屁滚尿流的样子,这个事不像是好解决的样子。

“锐安,你有没有感受到阴气?”辰阳凑过来问我。

“这个阴气不是那个安楠的吗?”

“不是,是另一个强大的气场。”

姑奶奶突然说,“对!刚进来的时候,我就发现这里的风水布局不太对,这屋主人仿佛在掩盖什么。”

“奶奶,要不我和锐安去瞧瞧?”

姑奶奶板着脸说,“你都说了气场大,你们俩去我不放心!”

“姑奶奶,你放心吧。我和辰阳,天生阴阳,看得见那些脏东西,能对付过来。而且再厉害的鬼,它不也有弱点嘛!”

辰阳收拾了些东西,抬头说:“奶奶,我已经长大了。我俩晚上两点动身查看,你在屋里做法,如果出事了,我会想办法感应你的,放心吧。”

姑奶奶年龄大了,犟不过我们俩。

她布局做法,我们收拾东西准备行动。

“咚!咚!咚!”房门被敲响。

“辰阳,是我。”童安楠?哦不,应该是童安琪。

辰阳去开门,她在门外抱着手,“还没睡呢?”

“你有事?”辰阳问道。

“我是来提醒一下你,少听那个疯女人的话。她精神状态不太好,而且已经确诊有抑郁症和妄想症。”

“那是你亲妈,你怎么能这样说!”我冲过去问她。

“呵呵,她不配。”她说完就走了。

现在基本确定,她是童安琪,童阿姨妹妹的女儿。

晚上两点,我和辰阳悄声下楼。

罗盘指针一直在抖,似乎气场过于强大无法凝聚。

月光很亮,我和辰阳借着月光下楼,连手电筒都没开。

突然,楼梯口上方开始滴水。

是童安楠的魂魄来了。她穿着红裙子,煞白的脸,在月光下显得格外渗人。

我们不敢说话,楞楞地看着她,也不敢动。她突然抬手,给我们指了一个方向。辰阳立马明白过来,她知道我们是来帮她的。

我和辰阳顺着她指的方向走,前面有好几个房间,空荡荡的走廊。有钱人家的布局往往奇形怪状。我们又不知道该打开哪一个房间好。突然,童安楠又出现在我们后面,我一转身,吓得我一激灵。

她抬手往前指,意思是让我们再继续走。

我和辰阳猫着腰往前爬。果真,气场更加强大了,罗盘指针已经停止抖动。

前面是一个小门,应该是地下室。我上前开门,门锁了,打不开。

辰阳从口袋里掏出一根铁丝,我真真是服了,连这个都有。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