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白墙:债主讨上门

2019-10-02 14:48:27作者:不竭

青春

“同学,办理校园卡吗,这个套餐一个月有100G流量,1000分钟通话,一个月才28块钱。”

门佳佳脖子里挂着单反,从新生群中挤过来,蹲了一上午终于让她逮到一个。

电视新闻老师布置了个作业,让每个人拍一组图片新闻,要有时效性,最近的大事也就是新生开学了,不过大家都在拍新生开学的规模和热闹,门佳佳觉得那些实在没啥新意,还不如拍那些哄骗小萌新的老学长们有意思。

逄天乐守在传媒学院的棚子前,拦住一个刚登记完的小学妹推销校园卡。这是他的兼职,办的卡越多他的提成就越高。然而刚介绍完校园卡逄天乐就发现自己被一个单反瞄上了。毕竟这个兼职带着一丝哄骗新生的成分,逄天乐默默地移到棚子另一边,想躲避一下,却发现那单反也跟过来了。好嘛,盯上自己了。

逄天乐心想反正小爷也不丑,你也不知道我是谁,就算你拍了又能怎样,于是就不管她了。

“同学,办理校园卡吗,这个套餐一个月有100G流量,1000分钟通话,一个月才28块钱。”

刚说完就听见单反那边传来了一声相机对焦的声音,紧接着就是清晰的快门声。逄天乐白了一眼声音传来的方向,压下心中的反感,对学妹露出一个自己认为很迷人的笑容继续说:“学妹,学长跟营业厅有关系,从我这里办卡是有优惠的,肯定会比你自己办的便宜。”门佳佳听了他的话不屑地“呵”了一声,心想这男的真做作,没想到一不注意把心里话说出来了。这下逄天乐火了,这家伙跟自己过不去还是咋滴。他把手里的手机卡装进书包里,一脸怒气地走到门佳佳面前。门佳佳正在看刚才拍的照片,这角度,这时机,这表情,太棒了!这就是哄骗小学妹的无良学长嘛,她貌似已经看到了老师赞许的目光。

逄天乐敲了敲门佳佳手中的单反,没好气的喊了一声:“喂,同学,刚才拍的还满意吗?”门佳佳将注意力从照片中移出来却发现照片中的主角就在自己面前,正一脸怒气的盯着自己。

逄天乐一米八五的身体挡住了阳光,门佳佳一米五九的个子在逄天乐面前显得毫无气势。

她只想拍作业并不想惹事,于是赶紧道歉:“对不起啊同学,我是新闻的,拍一下开学现场交作业,我看你长得帅,拍出来好看就拍了,你要是不愿意我马上就删掉。”

逄天乐听了门佳佳的话怒气渐渐消散了,他知道新闻专业的整天不是采访就是拍照,这作业也不容易,再加上门佳佳的一番解释让他心花怒放,罢了。

“拍就拍吧,不用删了,我生意都被你打扰了,我总得有点价值不是,就当给你作业当模特了。”逄天乐看着面前这个只到自己肩膀的女生,忽然就凶不起来了。门佳佳见状赶紧又道歉,态度极其端正,逄天乐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门佳佳看着继续去推销校园卡的逄天乐伸了伸舌头,她早就备份了,蹲点这么久才拍到效果这么好的照片,怎么可能删掉。

这边逄天乐刚办出去一张校园卡心情不错,转头一看棚子另一边刚才拍他的那个女生早就不见了踪影,看了一圈发现那个小小的身影正在对着别人拍着,那个单反都快贴到人家手上去了。逄天乐轻笑了一声,这作业做的真不容易。

本以为这只是迎新中的一个小风波,没想到由于门佳佳新闻角度新颖,照片构图合理,叙事性代表性都很强,电视新闻老师将它推上了校报。当门佳佳在校报上看到自己新闻的时候已经无法拯救了,只能祈祷照片中的那个男生千万不要看到。

逄天乐此时正在宿舍准备计算机二级考试,室友忽然惊叫:“逄天乐,这个是不是你!”逄天乐结果手机一看照片上确实是自己,正在跟一个小学妹推销校园卡,拍的还挺帅,不过他那是什么献媚表情,再一看新闻标题《警惕!赚钱让学长变成大尾巴狼》,逄天乐一点都淡定不起来了,那个小小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记忆里。他忽然间觉得自己太过善良了,竟然还感叹新闻学生作业难做。

看到标题下写的编者:门佳佳,摄影:门佳佳,逄天乐暗咬后槽牙,门佳佳是吧,他觉得他得找她讨要个说法。

“墙,diss一个拍我的同学……我本来觉得新闻专业的学生做作业挺不容易,抛头露脸采访拍照,还得写稿子。出于对同学的关爱,我给一个同学当了摄像对象,她还说我帅,拍出来好看,本来我还沾沾自喜,好家伙,原来是拿我当反面教材。那个佳佳,赶紧加我QQ:ⅩⅩⅩⅩⅩⅩⅩⅩⅩⅩ,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

逄天乐编辑了一段话发给了负责学校表白墙的赵小熙,赵小熙看着这段话感觉到了浓浓的威胁,编辑了一句“债主上门”就发了出去。

门佳佳从电视新闻老师那拿着校报给的稿费回来,心里还有点虚,她靠这个新闻得到了表扬和稿费,那照片中的那个男生呢,会不会被批评,会不会被人议论。

门佳佳打开空间想发条说说表达一下自己的不安,结果一进去就看到了被自己置顶的表白墙发表了新动态,再一看内容,这被讨债的不就是自己嘛。

门佳佳想了想觉得还是得向他道个歉,就怂怂地发了好友申请。没想到对方立马同意,还发了个微笑的表情。

微笑emoji,完了,这是很生气啊。门佳佳赶紧发了一大段道歉过去,态度诚恳,感情真挚,本以为对方会大骂自己一顿,结果他只是轻飘飘的发来一句“请我吃饭,我考虑一下要不要原谅你。”

逄天乐发完表白墙之后怒火仍然没有平静下来,计算机二级的题库他也看不下去了。忽然QQ响起了提示音:门嗯哼请求添加为好友。逄天乐觉得发个微笑表情吧,既表示自己的友好又表达了自己的怒气。表情发过去之后,对方的状态栏上一直显示着“对方正在输入”,不久后一大段道歉的话发了过来,那感情要多真挚有多真挚。逄天乐想起来当时在现场她向他道歉时那副狡黠的表情,也不生气了,忽然就有了逗弄她的想法,于是发了一句“请我吃饭,我考虑一下要不要原谅你。”

门佳佳连发三个问号过去想问问他是什么意思,结果对方直接不理自己了。请他吃饭什么鬼,影响都这么大了,她怎么可能敢再见他。

被债主盯上的日子过得格外慢,门佳佳忐忑不安了好几天之后,债主终于又联系他了。

二月红前来求药:我叫逄天乐,你想请我去哪吃饭?

门嗯哼:呃,不然吃火锅?

二月红前来求药:不吃。

门嗯哼:呃,不然烧烤?

二月红前来求药:不吃。

门嗯哼:那您说吧,只要别太贵……

二月红前来求药:餐厅吧,人多,省的你再给我弄出个“无良继续学长压榨同学”的新闻,那我就别想在学校混了。

门嗯哼:怎么会呢,您多虑了哈哈

门佳佳看着逄天乐发来的消息气的肝疼,但还是打着哈哈乖乖地解释,谁让她坏了他的名声呢,人家现在可是债主,不供着还能咋办,幸好他选了餐厅,不然她可供不起。

逄天乐和门佳佳约了周三的下午饭,一下课她就赶紧到餐厅等着了,没多久就看见一个傲慢的身影大摇大摆地走过来了。门佳佳心想这走路姿势真像某音上那些油腻的精神小伙,就差紧身裤和豆豆鞋了。不过这些她只敢想想,脸上赶紧堆起一个献媚的笑,将自己的一卡通递给逄天乐说:“同学你看你要吃点啥?”逄天乐淡淡的瞥了一眼那张印着门佳佳证件照的一卡通,径直走向打菜窗口,门佳佳的脸扭曲了几下,赶紧又扬起笑容跟了上去。

逄天乐在窗口前看了一会,门佳佳紧紧地盯着他伸出的手指。逄天乐看见门佳佳的样子轻笑了一声,利落的跟阿姨说:“这个,这个,这个,嗯……还有这个,谢谢阿姨。”门佳佳一看好嘛,红烧肉,糖醋里脊,土豆炖排骨,辣椒炒肉,全是猪肉,现在的猪肉多贵啊。打菜阿姨好心提醒道:“孩子这么多你俩吃不完啊。”门佳佳拼命地点头。逄天乐对着门佳佳笑了一下说:“她喜欢吃肉,我怕她不够,所以麻烦阿姨照刚才的给我们打两份。”阿姨啧了一声露出了一脸姨母笑。但是门佳佳只听到了钱流走的声音,坚持了许久的微笑服务彻底垮了,这吃的是饭吗,明明是银子。

逄天乐端着两个盘子回到刚才的桌子上,看着门佳佳极不情愿地坐在他的对面,心情忽然变得很好。

“你叫门佳佳是吧,我买的有点多,你不介意吧?”逄天乐将一块红烧肉放进嘴里,含糊不清地说。

门佳佳扯了一下嘴角,这个人也太坏了吧,买这么多肉不说,还故意这样问自己,但是她还得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怎么会呢,如果不够的话再买,千万别客气。”嘴里这么说,其实门佳佳心里在咒他赶紧噎着。逄天乐看着门佳佳的样子,强忍住笑意说:“那不如我再买杯果茶解解腻?”刚说完他就发现门佳佳的表情因愤怒变得扭曲。逄天乐也憋不住笑了,这个女生也太可爱了。

门佳佳看着逄天乐的笑忽然感觉被治愈了,他不是那种长的让人惊艳的男生,但是他笑起来的时候也太好看了,给人一种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感觉。门佳佳忽然觉得这样的男生干什么都是可以被原谅的。

吃完饭之后,逄天乐将剩下的菜打包带了回去,门佳佳也就和他告别了,本以为他们两个的关联就此断开了没想到门佳佳刚回宿舍就收到了来自逄天乐的转账,不多不少正好是刚才的饭钱。

二月红前来求药:其实我是开个玩笑啦,你不要生气哦!

门嗯哼:怎么会呢,就应该我请你的,毕竟我给你造成了不好的影响。

二月红前来求药:没事的,这也算不打不相识嘛。

门佳佳看着逄天乐发来的消息情不自禁扬起了嘴角,这个男孩子其实并不坏嘛。

本来门佳佳打算进入大二之后把社团退了,但是她想拍一下社团换届竞选的图片作为她下一周的图片新闻,正好部长又联系她让她去竞选,如此一来她也不好拒绝了,就这样稀里糊涂的门佳佳成了她加入的手语社的副社长。成为副社长之后门佳佳就要为社团忙起来了,而纳新更是社团的大事。

百团大战这一天,门佳佳左手举着社团公众号的二维码,右手抱着一摞传单,在社团棚子前向大一的学弟介绍着,活脱脱一副老鸨拉客的架势。

“同学,咱们手语社成立很多年了,加入以后可以学习很多手语,对了,你知道手势舞吗,那些咱也学哟,所以赶紧加入我们吧!”

两个大一的学弟看了一会门佳佳给他们的传单,刚想去登记加入就被另一个学长拉住了。

“同学,加入我们吉他社吧,我们会有专门的师哥师姐教你们,包教包会。”

门佳佳心想哪个没眼力见的谁跟老娘抢人,一抬头就看见逄天乐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眼神里充满了挑逗。

门佳佳瞪了逄天乐一眼,重新扬起笑容对着两个大一的学弟说:“咱们手语社很多小姐姐,可以包婚配的。”

逄天乐也不甘示弱地说:“小姐姐多有啥用,学会吉他还怕撩不到小姐姐?”

门佳佳和逄天乐互不相让,两个小学弟在两个人中间不知所措,干脆两个社团都加了。“喂!逄天乐,你故意跟我过不去是吧。”小学弟走后门佳佳放下手中的东西堵在逄天乐面前恶狠狠的问。逄天乐看着只到他肩膀的门佳佳怒目而视的样子,并没有觉得多么有气势,甚至觉得有点可爱,奶凶这个词大概就是形容她的吧。

“没有啊,各凭本事拉人嘛,怎么能说我和你过不去呢?”逄天乐挑了一下眉,好整以暇地看着门佳佳,虽然嘴里这么说,他的表情似乎在说“就和你过不去,你能咋地!”门佳佳紧握了一下拳头说:“好,你等着。”于是后面的的纳新中,只要逄天乐在的地方门佳佳一定会在,只要逄天乐拉的大一学生门佳佳也一定会拉,两个人像杠上了一样,一天下来门佳佳和逄天乐都疲惫不堪。

纳新结束后天色有点黑了,逄天乐来到手语社棚子前看着正在整理东西的门佳佳说。“门佳佳,我请你喝奶茶吧。”

门佳佳一脸疑惑的瞅着他,不知道他又在想什么坏点子。

逄天乐耸了一下肩说:“本来觉得我一个男生这么针对你不好,想给你道歉的,既然你不愿意,那……”

“谁说我不愿意,免费的奶茶谁不喝谁傻。”还没等逄天乐说完门佳佳就赶紧打断了他。逄天乐愣了一下嘴角轻轻的扬了起来。社团里其他的同学看出来两个人关系有点不对劲,也催促门佳佳:“剩下的交给我们吧,你和这个小哥哥先走吧,别让人家久等了。”门佳佳刚想解释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逄天乐却厚颜无耻地接话:“没事,等她我心甘情愿。”门佳佳生怕他再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赶紧拉着他走了,留下社团的几个人的满脸姨母笑。

从奶茶店出来之后,这个时候天已经全黑了,昏黄的路灯下拉出两道长长的影子。逄天乐和门佳佳并排走着,手里各自捧着一杯奶茶。门佳佳很久之前就幻想能和男朋友一起在路灯下散步,没想到竟然这个愿望竟然是和债主一起完成的。

“呃,对不起啊,今天不该跟你抢人。”逄天乐看向门佳佳。

门佳佳现在也觉得白天抢人确实幼稚,此刻也觉得不好意思了。“额,我也跟你抢了,咱俩跟孩子似的。”

说完,逄天乐和门佳佳都没忍住笑了。路灯下小飞蛾围着灯光绕圈,两个人长长的影子交叠在一起,有的人貌似也变得可爱了很多。

“门佳佳,你欠我的债还没还清。”逄天乐忽然地一句话打破了这种宁静的氛围。

“喂!你说我请你吃饭这件事就过去的。”门佳佳觉得有点气愤,刚对他产生的好感被愤怒所代替了。

逄天乐看门佳佳这么激动赶紧解释:“不不不,我想说的是要不你做我女朋友就当还债了,我觉得挺有浪漫感觉的,你咋还生气了呢。”

门佳佳白了逄天乐一眼说:“欠债咋了,我还就欠了,你能拿我咋样?”

逄天乐轻笑了一声心想:我哪能能拿你咋样啊。于是揉了揉门佳佳的头发问:“所以,你愿不愿意来还债?”

“我就答应吧,反正不用我花钱了。”

门佳佳见看着逄天乐的眼睛,他的眼睛中满含着期待,似是揉碎了的星光,这下这个债主成一辈子的了。

不竭
不竭  VIP会员 喜欢看甜甜的恋爱,虽然文笔不好也喜欢写甜甜的恋爱,……坨坨也想要甜甜的恋爱(っ╥╯﹏╰╥c)

表白墙:债主讨上门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