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角遇到爱

2019-10-01 16:52:35作者:直来直往

“叮铃铃,叮铃铃~”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响起一串急凑的铃声,“让一让,让一让。”少女焦急的喊叫到。

“报告,对不起老师我来晚了”穆穆红着脸,在得到老师应允后,悻悻的回到座位上。坐在座位上漫无目的的听着老师讲着课,眼睛却盯着窗外的落叶,不禁得红了眼。

“穆穆,穆穆。你怎么了?”同桌陆磊拿着零食,头低到桌子底下,一眼盯着老师。发出“咔吱咔吱”的声音,滑稽极了。

“吃东西还堵不住你的嘴。”穆穆扬了扬头,眼泪没有流下来。

如果不前天天兴奋得因为得到了一张王心凌的正版碟激动到半夜,也许她永远不会发现这个秘密吧!

“老穆,你就为了穆穆不能再等等吗。当时咱俩离婚的时候不是说好了,离婚不离家,一切洗孩子高考为重,忍忍也就还剩下1年多。”张丽萍涨红了脸

“咔嚓~”水杯掉落地上碎了一地。更碎的是穆穆的心,有那么一瞬间穆穆觉得脑门上有一道闪电,劈进了她的心里。突然主卧里安静了,张丽萍和老穆打开房门,呆呆的站在门口不知怎么开口。

“你…你听…见了?穆穆…”张丽萍吞吞吐吐的说到

“嗯…”穆穆红着眼冲进了屋里,留下一声重重的关门声。

“呜呜呜~”穆穆趴到枕头上就开始啜泣起来,枕头一会儿就湿透了,又不知过了过久,哭累了,睡着了。

原来张丽萍和老穆已经离婚了一段时间了,为了穆穆,一直就这样忍着对方。

第二天老穆就从这个载满了三口人回忆的房子搬了出去。

“闺女,你长大了,我们不该瞒着你,虽然爸爸妈妈分开了,但是我们永远是爱你的。”老穆发来微信,屏幕一闪一闪的。穆穆不禁得已经泪流满面了,虽然这样的结果在心里已经设想了一万遍,真正发生的时候还是那么的心痛哇。

回想着前天的事情,虽然之前过去了几个小时。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陆磊带着满嘴的渣子,笑嘻嘻的看着穆穆:“我不开心的时候就吃东西,美食使我快乐。”穆穆带着鄙视的表情撇了他一眼

放学回到家,屋里空荡荡的,好像在宣告着从此这只是属于她一个人的家。心里闷闷了,外面起风了,想要出去走走。没有目的,大脑一片空白。兜兜转转到了便利店。可能是他的招牌比较亮的缘故,肚子咕咕叫起来突然发现自己还没有吃饭。

在便利店拿了一桶泡面,接了开水突然发现自己没有带钱,手机钥匙统统锁在了家里。“没事,你住6号楼吧,我经常见你。就当我请你吃的吧。”穆穆一抬头是一个笑容可掬的小哥哥,他一口大白牙让穆穆晃了神。

“谢谢你。我留个你的电话吧,改天一定把钱还你,要不然我可不能接受。”穆穆小声的说到。

“好吧”沈煜伦迅速的抽出一张纸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穆穆端着泡面坐在玻璃窗前,吸了一口冷气,开始吃着热乎乎的泡面。沈煜恒也拿了一桶泡面坐在她身边。“你还好吧,看着心不在焉的”“没…事我…没事…”穆穆说到。

回到家张丽萍已经回来了,两人一相视竟然有些尴尬,张丽萍嘴已经张开了准备说些什么,但又咽了回去。

穆穆径直的进了自己的房间,把手机打开加上了沈煜伦的微信,并把钱转过去。躺在床上左翻翻右翻翻却没有一丝丝的睡意。“学妹,真用不着这么客气。对了你还不知道吧,我是高三5班的”看着头像里灿烂的笑脸,不经笑了笑。他就像一缕阳光呀,就这么在懵懂的年纪生了根发了芽。

接下来的两年里沈煜伦和穆穆先后经历的高考,他们互相鼓励着先后的考进了同一所大学。开学的那天老穆特意带着张丽萍送穆穆到了新学校,老穆包含深情的望着穆穆“闺女,你长大了,不再是爸爸怀里的奶娃娃了。”说些还抹了几滴眼泪。

在新的校园穆穆终于迎来了她的第一段爱情,是他记忆里那个笑容可掬的男孩子。他们下课的时候一起穿梭在樱花树下,没课的时候一起去打工发传单只为了凑钱看场前排的演唱会。这是穆穆最最幸福的三年。穆穆性子清冷,孤僻。

愿意和她做朋友的人少之又少,除了几乎占满她生活的沈煜伦,就只有那个一天四处宣扬民以食为天的陆磊了。陆磊没有毕业就去了新东方,他说着听老师在讲台上念经简直是浪费时间,对他来说美食才是一切。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沈煜伦毕业了。搬出了校园在CBD附近租了一套公寓,穆穆也随着他搬了出来。穆穆喜欢在阳台上摆弄她的花花草草和小金鱼。沈煜伦喜欢在卧室开着最大的音量打游戏。

一个屋子两个人确实不一样的景象。穆穆会早起煎上一个爱心形的鸡蛋配上两片培根一杯热牛奶,放在餐桌上。然后坐最早班的公交车去实习单位。接着穆穆毕业了,他等来了沈煜伦的求婚。

那是个灼热盛夏,下班沈煜伦在她公司的门口当着她们公司同事的面,深情款款的带着一大束玫瑰花,好像要向全世界宣布我要你永远属于我。一句“我愿意”之后他们像身边的朋友一样开始了见家长,准备婚礼的流程。在朋友好友的祝福声中走进了婚礼的殿堂,穆穆的朋友很少只来了陆磊一个人。那天他喝的很醉还是沈煜伦的朋友把他送回去的。

结完婚的第二个月,穆穆就发现自己怀了孕。看着两道杠的验孕棒,沈煜伦抱着穆穆亲了又亲抱了又抱。待到怀孕7个月时沈煜伦便让穆穆辞了工作。在家里穆穆依然摆弄这她的花花草草。

时间过的很快穆穆诞下了一名漂亮的女孩子,家里开始有些手忙脚乱。穆穆不再晚上做上一顿精致的饭菜,也不在摆弄她的花花草草。“煜伦,你能看会儿爱沐不?我想洗个澡。”沈煜伦打游戏正入迷根本头都没有抬一下。

“沈煜伦!”还是没有回应,只是发出敲击键盘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穆穆皱了皱眉头,有了过去把电源线一拔。世界瞬时都安静了。

“我*,穆穆你有病吧,我工作了一天都不能让我放松会儿!”沈煜伦怒吼到。紧接着沈煜伦气鼓鼓的出了门。留下被关门声吓得哇哇大哭的爱沐。穆穆不尽又晃了神,等到指针到了11点。沈煜伦踏着轻快的脚步回来了,在瞧了瞧穆穆睡了以后,又鼓捣了会儿手机就发出重重的鼾声。

从这天起沈煜伦下班开始不玩游戏了,每天只是拿着手机傻呵呵的笑。即便是爱沐喊他了也只是敷衍着逗她两句。穆穆只会他做什么也不再反抗。

她原本以为这样的日子不应该就是永远,毕竟日子不就是应该岁月静好,波澜不惊吗。突然有一天沈煜伦下班做了一大桌的菜,穆穆还很高兴,以为终于是沈煜伦良心发现了觉得她带孩子太辛苦了,想犒劳犒劳她呢。

“穆穆,过来吃饭吧。”沈煜伦轻声唤到“爱沐睡了吧?”

“恩”穆穆去到厨房拿出饭碗坐到餐桌前

“我们离婚吧!”穆穆没有放好碗一下放了空,掉在地下发出刺耳的碎声。像极了听到爸妈离婚的那个夜晚的声音。

沈煜伦喝了一口酒,缓缓的说到“她跟你不一样,她高兴了就会发出爽朗的笑声,难过了会不管不顾的大声哭泣。我看她一眼我就知道这才会是一辈子。”

“多久了”穆穆看着目无波澜

“我们没有在一起,我不能让她当小三。”沈煜伦开始有些激动“穆穆,你那么善良那么坚强,不一定非得有我,你一定会成全我的吧?”

“你说看她一眼就知道是一辈子,不伤人吗?我呢?爱沐呢?我们算是什么”穆穆冷冰冰的说到

“对不起,我净身出户。抚养费我会按月准时打到你卡里。我们做的只有这些了,求求你了穆穆,放过我吧!”沈煜伦低着头像个犯错的小孩儿

“我放过你,谁能放过我啊!”穆穆低声的嘶吼道。“哐嘡”一声穆穆转身进了卧室,留沈煜伦一人在客厅对着一大桌的到没有了胃口。

即便心里有多不舍,穆穆还是心疼沈煜伦的。在说出“我同意”那三个字,穆穆在沈煜伦脸上看到了好像当初求婚时说“我愿意”时候欣喜的表情。短短3年就结束了一段在她心底白月光般的婚姻。沈煜伦很快的把行李搬进了公司的宿舍。沈煜伦这一搬把穆穆的心也搬空了。女儿慢慢也长大了该上幼儿园了,爱沐这一上学穆穆更加无聊了。

“能见见吗,我在你们小区外面的咖啡厅等你。”许久不联系的陆磊给穆穆发了一条微信。

“行。”简单收拾下穆穆便去了咖啡厅赴约。

“听说你离了?对不起,这个问题有点唐突”陆磊小心翼翼的说到

“嗯,没事。我可没你想象的那么脆弱”穆穆戏谑到。“你呢?我们的大美食家,还没有找到一个小白鼠呀?”

“你就别挖苦我了,对了,我的餐厅在你们小区附近要开一家分店,你不是学的酒店管理吗?能聘请你吗?放心给干股啊。”陆磊露出那副憨厚的笑容。

“干股就算了,这样吧我投点儿资。就当我入股了,我来帮你经营,刚好我女儿也上幼儿园了。”穆穆想都没想回答到,毕竟在家守着空荡荡的房子也太浪费人生了。

就这样重新回到职场的穆穆干劲满满,加上陆磊的菜品研发的功力。很快又陆陆续续开了几家新的连锁店。每天的穆穆都是过的十分充实。

在穆穆33岁生日这天,陆磊穿着一身帅气的西服,带着一大捧娇艳欲滴的红玫瑰。走到穆穆的办公室,穆穆正在审看当月的报表。一抬头“嚯”吓一跳。

其实这些年,穆穆能看不懂陆磊的心思吗。他为她做的一切她都看在眼里,但是她真的没有勇气再真正的跨出那一步。她怕走爸妈的老路,他怕走和沈煜伦的老路。她怕真的有一天陆磊也放弃她了,是不是世界上真是没有一个真正关心她的人了。

“你想好了吗?”穆穆抢在陆磊之前说了话“如果我没有接受,你就要永远失去我了”说完穆穆眼睛定定的看着陆磊。

陆磊迟疑了一会儿“穆穆,生日快乐。我就是作为老板给合伙人送个生日礼物,干嘛把气氛搞的这么紧张。”

后来,“你个怂包,一句话就把你唬住了,你之后怎么有胆量跟我告白了。”穆穆勾着陆磊的脖子,抽了一口凉皮。笑嘻嘻的说到。

“我不是看微微她爸那段时间往你那儿跑的勤,万一我再不下手,就晚了。”陆磊憨厚的笑容又浮现在脸上。

“你不是傻,我在一个坑里跳出来。你以为我还会在跳进去吗?”穆穆大力的往陆磊的背上拍了一下。

曾经的我以为17岁爱上的那束阳光会永远带给我光亮。直到有天阴天,我才发现一直陪在我身边的是电灯泡。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