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天荒地老

2019-10-01 16:49:19作者:李酥酥

爱情

一个人的天荒地老

1

房间终于安静下来,人群已经散尽,留下梁吟一个人坐在窗前,终于长长舒了一口气。窗外已经没了喧嚣,整个世界都清净下来。

此刻是一种怎样的心境呢,梁吟自己也说不好,木木然拿起手机,给那个烂熟于心的手机号码拨打过去。“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听筒里面传来的依然是这陌生又熟悉的提示音。想想还是觉得不死心,编辑了一条短信,“明天我结婚,你能来吗?”思量许久,还是发了过去。不小心瞥到手腕处的纹身,JL两个字母依然那样刺眼,醒目。眼睛一瞬间就氤氲了水汽,喉咙发紧,像是一口气上不来的样子。

心,依然那样像撕开了一个缺口,凉,还疼。

回忆里你的笑容可以染绿整个夏天,但时节却无法沿路回溯从前。

2

时光回溯到四年前,那时候梁吟还是在读大学生。一名即将面临实习的大三学生。

那时候的梁吟,为人并不高调,但是走到哪里都是焦点。年轻,漂亮,飚的一口好英文,搭配时尚。即便接人待物客气礼貌周到,但依然掩盖不住身上那种天然散发的个性。是的,她是有个性的,也是叛逆的。从大一开始,便已经同时做了好几份兼职工作,尽可能的没再用过家里的钱。在所有人都以为她的穿戴是因为优越的家庭环境时,其实她早已脱离了家庭的帮助。

那个家,留在她回忆里面的,永远都是,冷冷清清。

此时正是中秋节的小长假,本市的学生大多已经回家过节了。梁吟也偷了个懒没有去翻译社做兼职。低头摆弄着手机,盘算着晚上要不要跟邻校的顾千皓共进晚餐。迎面有个少年走过来,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当感受到力道的时候,梁吟已经被撞倒,手机也落在地上,少年竟像没事人一般,径自走开。留下梁吟一人气急败坏,在后面喊“你不知道道个歉吗?”少年回过头,面无表情,一双洞若观火的眼睛盯着梁吟的双眼,没有任何表情,不动声音。梁吟被他盯的有些没底气。突然间,少年邪魅一笑。那笑容,坏坏的,煞是好看。

一瞬间,梁吟竟有些呆呆的。回过神来,少年早已离去。

虽然那张脸很好看,但心里还是特别生气,遇到这样不讲道理没素质的人,只叹自己点太背。一个人闷头闷脑的走在路上,手机提示音响起,翻开来看,是顾千皓发来的信息。很直接的一句“梁吟,我们分手吧!”

有那么一点错愕,打电话过去,不接,打了几遍,都不接。顾千皓是梁吟的男朋友,又或者说,是名义上的男朋友。两个人顶着男女朋友的名义已经交往了三年了,平平淡淡,没有任何波澜。

被这事情搅的心情更加糟糕,便径直回了住处,倒头便睡,不愿意去想这些乱七八糟忧烦的事情。

傍晚时分忽然惊醒,小小的发抖,心里慌乱不堪,翻开手机,没有任何信息。顾千皓没有回复,爸妈也没有任何一条祝福过节的消息或者让回家吃饭的信息。心下落寞了一下,反手抱了抱自己。不知如何打发剩下的时间,想来想去,去了学校附近新开的一家KTV。

3

梁吟会喝酒,什么时候学会的,自己也忘了。好多时候很沉醉于那种半梦半醒的微醺状态,那时候再点燃一根烟。烟雾缭绕中,好似所有烦恼就烟消云散了。

她从来就不是什么乖乖女。成绩好,家境好,很上进,这些都是外表的一些东西,给到外界的一种表象。真正的内心是叛逆,荒凉,甚至无助的。也不是没有朋友,但似乎也习惯于这般孤单的感觉。

从小爸妈就矛盾不断,大人心情不爽的时候,小梁吟就跟着遭殃。父母似乎把所有不满的情绪都宣泄给她,对她百般苛刻和要求。家庭条件一直不是那么差,但是似乎想像其他孩子一般撒撒娇就要来自己想要的小玩意儿,是特别困难的。

所以从小梁吟就知道,一定要独立,要去依靠自己。明明是自己的家,但是偏偏寄人篱下般的感觉让她太痛苦。心里很明白,只有自己不断的优秀,努力,早点脱离这些环境,才是唯一的出路。

是的,靠自己。

从记事起,就没体会过什么家庭温暖。无论什么事情,跟父母永远都是商量不通的。也从来不会在节假日感受到什么家庭的温暖,所以才选择在这样团圆的日子里,一个人躲起来。

跟顾千皓也是大学之后在一起的,三观不合,没太多共同语言,只是顾千皓很暖,会温和的看着她笑,梁吟做什么,他都不恼。梁吟心里想的是,这样也好吧。至少有个人这样陪伴着,显得不是那样孤单。

只是没想到,这样的低落的心境下,又失恋了,雪上加霜。

失落的感觉太明显,没喝几口便开始微醺。但今天似乎完全克制不住自己的行为,只想把自己喝醉。有点摇晃之后,又出去点酒。

到吧台点了十瓶色彩鲜艳的鸡尾酒,付款之后刚要离开,听到一声“你一个姑娘家喝这么多不好吧?不然我陪你?”

梁吟抬起头,一张熟悉的脸,微症一刻才想起,是白天撞了自己的那个少年。当下脸一沉,没好气的说“没钱请你喝酒!”

少年倒也不恼,依旧笑嘻嘻,“我请你!”

“再来20瓶!”说罢甩出几张人民币,放在吧台,无辜又无赖般盯着梁吟。

没有任何邀请,少年十分自来熟般的跟着梁吟就回到了小包间。两个人在沙发上,一人坐一边,也完全没有靠近的意思。

那天拼酒的场面真的很尴尬,以至于多年以后梁吟想起,还是会甜蜜又无奈的嘴角牵扯一抹微笑。

一人面前15瓶花花绿绿的鸡尾酒,梁吟灌一瓶,旁边的少年就跟着灌一瓶。没有任何交流,谁也不看谁。灌完第三瓶的时候,梁吟喝不动了。少年扫她一眼,开了第四瓶,一饮而尽。

电话此刻不合时宜的响起。

梁吟瞥了一眼,是顾千皓打来的。

一瞬间的委屈蔓延,也是酒精的催化。突然间就湿了双眼,眼泪扑簌簌的往下落。

她并没那么爱他。只是习惯了有那样一个人。这段情感中,梁吟也是很懒的,并没有花费很多时间和精力去经营这段感情。在交往的过程中,顾千皓也是经常埋怨梁吟对自己的各种忽视和冷落。只是如今突然间失去了,心痛还是难免的。

铃声响个不停,梁吟还沉浸在悲伤中,并不知道该不该接起那个电话。旁边的少年看到这一切,了然于心,嘴角牵动一下,突然拿起她的电话,接听,开了免提。

顾千皓着急并有点气急败坏的声音传来“梁吟你去哪里了?”

两个人都没作声。

那边又传来“告诉你,从今以后咱们再无瓜葛!”

一句话下来,梁吟大受打击的样子,整个人瘫软下来,抑制不住的哭泣。

旁边少年的手,伸了过来,紧紧握住她,对着电话里面的人,幽幽说了一句“你给我听好了,从今你们,再无瓜葛,今后,梁吟是我江离的女人”

挂断电话之后,梁吟呆了两秒,突然噗嗤一声笑了。“你就这么抢人的吗?”

“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谁也不能欺负你”

“你是谁?”

“我是江离,永远不离开你的离”说罢少年调侃一笑,“真的是高冷到爆,连我江离都不知道。”

“怎么,你很出名吗?”

“你猜”

。。。。。。

那天晚上的星星也很亮。

梁吟跟着江离出来的时候,空气已经很凉了,江离脱下身上的外套,披在梁吟的身上。江离执意要骑着自己的公路赛送梁吟回去。

考虑到两个人都喝了不少酒,梁吟心下十分不安。刚要拒绝。似乎被江离看穿了心中的想法。江离转过头来,按着她的肩,直视着她的双眼。

“我能护你周全,你相信我,好吗?”

鬼使神差的,梁吟点了点头。有些情感,有些行为,在当时,甚至余生的岁月中,都是解释不清楚的,那种行为或者情感,似乎抛却了理智,只剩下那一瞬间冲昏头的刺激或者喜悦。

坐在他的赛车后面,梁吟紧紧抱着江离。

江离骑的很快,梁吟一边惊叫一边欢呼。

有一瞬间,真的是感受到了极端的发泄和快乐。

两个人一路无话,江离突然来了一句“今后再为这种不值得的人哭,我打断你的腿!”

“哼!我告诉你,我可没有那么好追!我是一匹小烈马!”梁吟也不甘示弱。

“那正好,我就是驯马的!”

风声,惊呼声,还有欢笑声,构成了那个心动的夜晚。

4

流言蜚语总是传的特别快。

假期一结束,正常上课之后,梁吟就成了瞩目的焦点。过去也一直都是焦点,只是从没有像现在这般,感觉像炸了锅。

熟悉的同学直接就来惊呼“天呀,梁吟,你跟江离在一起了?”

梁吟有些不置可否的感觉。到底是在没在一起呢?

她自己心里也不是很清楚。只是记得那个夜晚,开心,温暖,还有江离那张好看的脸。

江离究竟何许人也?平日不八卦的梁吟今天也不禁问了问同学。原来,江离也是在校生,只是出现在学校的次数少之又少,门门挂科,甚至考试都不参加,之所以出名是因为算是学校里面混混的小头目,长的好看,痞帅痞帅,街舞一跳起来,迷倒一片。

也是属于风口浪尖备受争议的人物。大多数人对他也并不看好,毕竟他们所在的大学,还是以学习以成绩为主。江离这样叛逆的孩子,还是属于另类。

梁吟刷了微信,赫然看到江离发的朋友圈,“宝宝我的”下面配了一张她的照片,那照片恐怕还是江离从她朋友圈里盗用过来的。

江离的这种霸道,梁吟还是第一次体验。还说不出来心里是惊喜还是恼怒的时候,江离带给梁吟的第一个灾难,就这样来了。

班级门口露出来一张明艳的脸,很嚣张的叫“梁吟,你给我出来!”气势汹汹要杀人的口气。

梁吟最受不了这种嚣张的口气,也没犹豫便走了出去。

但是心下还是十分疑惑,走到近处,刚想开口询问,对面的人一巴掌劈头盖脸直接打下来。直打的梁吟发懵,只听对方叫嚣“你给我注意点,江离是我的。你以后如果再敢招惹江离,我毁了你这张脸。”

准备还手之际,突然江离出现,满脸怒火,扔给梁吟一瓶可乐,便过来想要查看梁吟脸上的伤情。梁吟悄悄把江离往身边拉了拉,然后拧开瓶盖,对着对面少女就泼过去。

对面少女显然没有料到这一切,愣了好几秒,就在她准备发作往前扑的那一刻,梁吟拉着江离的手,一路狂奔,往学校小操场跑去。

留下后面的人凶狠的喊“你给我等着,没完!”

两个人跑累了,就坐倒在操场上,气喘吁吁。江离一直忍不住的笑,然后伸手去捧梁吟的脸,满眼全是心疼。“要不因为她是女人,今天非得废了她。”

说完又忍不住笑“宝宝你这脾气也不吃亏啊,我都没想到你能泼她一身。”

“不许笑!她是谁?”梁吟瞪起眼睛问他。

江离看着梁吟眼睛一瞪,心下觉得可爱至极,又忍不住笑了“怎么?你吃醋了?”然后又道“那是我前任,都不知道分了多久了。”

“你有多少前任啊?”

江离低下头,认真想了想,说道“可能是,六七个,又或者,八九个。我有点想不起来了。但是反正你是我最后一个。”

梁吟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还怪有市场的来!”然后看到江离的手臂上,轻轻浅浅的有一排烟疤,梁吟抬头摸了摸,轻声问了句“很疼吧?”

“还好,当时心更疼。”

“是为了一个人,还是好几个?”

“好几个。”

“以后我不会再让你这样了。。。”说完两滴清泪不受控制地掉下来。江离揉了揉她的头发,顺势把她拉到怀里。“傻瓜。”轻轻哄着,梁吟往他怀中更深处靠了靠,不想被他看到此刻羞红的脸。

5

那是一段特别快乐的日子。“宠妻狂魔”这个称呼,在江离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浪子一旦动了情,恐怕比谁都认真。那时候梁吟只觉得铺天盖面的宠溺和甜蜜,一下子扑面而来。

江离从此不逃课,除了晚上把梁吟送回宿舍之外,其他时间寸步不离。包括梁吟外出兼职,江离也是寸步不离的陪着。梁吟去工作,江离就在外面安静的守着。梁吟穿着稍微露一点,只要有男人投来目光,江离就瞪回去,然后赶紧把她往自己身边拉一拉,用自己的身体给她挡下那些目光。

梁吟失眠的时候,他们就连麦,江离特别耐心的给梁吟念童话,哄着梁吟慢慢入睡。

有一次梁吟犯了胃病,疼的在地上打滚,江离就抱着她,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落,然后抱着梁吟到处打车,把她送到医院,陪着打针,寸步不离。

江离长的好看,梁吟也漂亮。在最张扬的年纪里,两个人也爱的特别高调,肆无忌惮的穿着情侣装,走到哪里都会拥抱,亲吻,从不顾及旁人目光。

梁吟也跟着江离体验到了一种截然不同的生活。

那是第一次跟着江离去他的老家。那是一个有草原的城市。但是梁吟没有见到草原,只是跟着江离各种大商场的吃喝玩乐疯。后来才知道,江离也是离异家庭,说到家这个字眼的时候,江离眼睛会黯淡下去。然后又重新亮起来“没关系,宝宝,我现在有你了,有你我就有家了。”

了解的越多,越觉得两个人,骨子里面,惊人的相似。梁吟说“其实我也没有什么亲情。以后,你就不要把我一个人抛在孤零零的旷野中了。”

后来梁吟就跟着江离回了本市,江离带她见了他的妈妈。

江离的妈妈是一个比较冷清的人,甚至有些高傲。家里虽然是低矮的小平房,但是屋子里面一尘不染,收拾的井井有条。江母对梁吟,也是冷冷清清的态度。爱情冲昏头脑的时候,就不会考虑那么多。回忆是十分深刻的,梁吟始终记得那夜,她蜷缩在江离的怀里,瑟瑟发抖不敢入睡,因为听到老鼠的吱吱叫声。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