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虎之夜

2019-09-30 16:53:05作者:雨热

寓言

1

披着夜色,赵虎摸上了山,他要去捕一只虎。

据说这是从马戏团里逃出来的一只虎,亦有人说是从动物园越狱的。但也有个别人私下议论,说不关马戏团和动物园的事,这是一只生来就咆哮山林的虎,一只自由的虎,如今却要去捉它。

赵虎抬眼望天,惨白圆月像贴在黑幕上的圆纸片,他打了个冷战,仍往山顶走去。没人告诉他虎在山顶,他也不知道虎在哪,可又能往哪去呢?山顶好歹是个目标。

赵虎十分清楚,此时此刻,有无数公安干警牵着警犬,热心群众打着手电,在这座沉默的大山里,向着同一个目标搜寻,寻找那只虎。

冒着风险去捕虎,值得吗?赵虎陷入了怀疑。

“小赵,你开开门。”居委会秦大妈敲开赵虎的出租房房门时,他正光着膀子横卧酣睡。

“小赵,都十二点啦,还睡觉呢,今天不上班呀?”

睡眼惺忪的赵虎爬起来开门时,一没留神踢倒了酒瓶子,里头残留的液体顺势淌出,虽涓涓细流,却气势十足,如滔滔大江奔涌向前,蹿上了秦大妈的人字拖,冲击她的脚指头,如同海浪撞击礁石。

“小赵,怎么一身酒气呀,不能酗酒呀年纪轻轻的。”

“失业了,心情不好。”赵虎刚要坦白,一口痰卡了嗓子,咳了一声把话连带咽了下去,改口道:“昨晚来了几个朋友,多喝了几杯,今天请假了。”

“朋友?什么朋友?男的女的?”秦大妈两眼放光,“小赵,不是我说你,人生要往前看。离婚没什么大不了的嘛,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女人……咳,小赵,不要怪我说话难听,道理总没错是不是。

给你介绍的那个芳芳你最近还有没有联络啊,你要是不喜欢,不是还有陶陶吗,人家条件很好的,你不抓紧就要给别人拐跑啦……”

“秦大妈,您今天找我是?”

“哎呦呦,小赵你瞧我,差点把正事忘了。你看新闻了吗?马戏团的老虎跑出来啦!可了不得了,现在全城搜捕,千万不能让它伤人呀。”

“那我?”

“你不是那个捕虎世家吗?小区决定请你出马,一显身手给大伙争光啊。而且呀,”秦大妈压低了声音,“逮到了老虎,还有奖金呢,你猜多少?足足两百万,我滴个乖乖,小赵,机不可失呀!”

面对两百万,赵虎似乎并不心动,他既不应承,也不拒绝,含含糊糊与秦大妈啰嗦了几句。打发走了秦大妈,他不明白是脑袋挪动僵硬的身体,还是身躯挪动僵硬的头颅,把自个儿又搬到了床上,闭眼,睡!

梦里,老婆把小宝带走了,说永远不让他见。他一划手机,拨出了前妻的号码。

“喂,干吗?”刚响了两下,便被接通了,手机那头语气冰冷,周遭还伴有嘈杂的电视声音。听得出来,她在看一档娱乐节目,里面欢声笑语。

“你在干嘛?”赵虎问道。

“干什么!”那一边明显抬高了声音。

“我想见见小宝。”

一听这话,对面爽利地拒绝了:“别了吧。你来了,对你不好,对小宝也不好。你看了会更忘不掉小宝。小宝现在已经有了新爸爸,见了你,他会分不清谁才是他爸爸。”

“照你这么说,我跟小宝完全没关系了?”赵虎心里嘀咕,却没说出口,他沉默半晌,欲言又止:“那……”

“没什么事就挂吧,我要睡了。”前妻语气里透着厌倦。

嘟嘟嘟,电话挂断了,赵虎惊醒,满脑子“嘟嘟嘟”的声音。不是梦,小宝真的被带走了。

小宝说想学钢琴,那时候,赵虎与老婆还没有离婚。哪有这闲钱啊,赵虎心想攒点钱,等孩子大一点再说吧。

两百万!有这两百万就可以!就可以让小宝去学琴了!赵虎翻身坐起,不用这么省,给小宝买一台钢琴吧,家里地方太小。有了两百万,换个大房子也不是问题。

对!一切都不是问题,只要我捉到那只虎。这么想着,赵虎出发了。

半山腰上,赵虎却质疑自己,该来吗?来捕虎是不是个错误?

2

赵虎是捕虎世家,前妻小悦是屠龙世家。

老赵家八百年没捕到虎了,小悦家八百年没见过龙了。

“什么屠龙、捕虎,说出去不嫌丢人啊?放如今,这有啥用呢?我不准你教小宝这些玩意,想都别想。”小悦向来对此不以为然。

赵虎辩白道:“话也不能太绝对,毕竟是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总得有个传承吧。再说了,无用之用,方为大用……”

“好的不学,让孩子学这个,你有病吧。我坚决不同意,没得商量。小宝要学钢琴,你还推推拖拖的。一个大男人,孩子这点愿望都实现不了,你还有什么出息,你好意思吗你!”

赵虎回忆起家里老一辈常念叨的话,捕虎和屠龙的搞不到一块去的,强扭在一起,只能是一个结果:龙虎斗,两败俱伤!只有赵虎,偏说和小悦捕虎屠龙是门当户对,天设地造。

包办婚姻早已是历史尘埃,谁能管得了他赵虎跟谁结婚,他就是爱她,就要娶她,谁都拦不住,这是他的自由。如同他今夜去捕虎,这是他的自由自主选择,没人可以干涉。

但赵虎如今不得不承认,捕虎与屠龙似乎真得聊不到一块去,自己当初到底是爱小悦这个人,还是爱她屠龙世家的身份呢?赵虎颇为怀疑。

自己看错了人?赵虎在无数个辗转反侧的漫漫长夜纠结于这个问题,是自己选错了吗?自己只看到了门当户对,可小悦只有屠龙世家的身份,毫无屠龙理想,必然是话不投机半句多。但人是自己选的,能怪谁呢?

还不如包办婚姻,不幸福还能怪父母,都是你们挑错了人,误我终身。

但一切都要改变了,捕虎,值得吗?当然值得!只要得到那两百万,钱能重塑一切,我就能再见到小宝。赵虎陡然有了信心,胆气十足迈步走去。

赵虎庆幸自己选择上山捕虎,自己的选择是对的,即便这会让一只无辜的虎失去自由。可又如何呢,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那不过区区一只虎,要自由有个屁用!

区区一只虎,怕什么!看我捉住他!赵虎浑身是劲,奔去,奔去,奔向他眼中的山顶。

3

山顶到了,独立险峰,一览众山小。赵虎深深地吸气,长长呼气,仿佛在吞云吐雾。他来回踱步,安定了躁动不已的心神,设好陷阱,埋伏到一旁的灌木丛中。

虎,一只符合凡人对虎一切认知与想象的虎出现了。花纹、王字、尖牙、利爪,震颤山林的低吼、稳健厚重的步伐、甚至充满侵略性的气味,应有尽有。

它缓缓靠近陷阱上的诱饵,小心试探着。上钩了吧,赵虎暗喜,没有一只虎能抵挡住这种诱饵。世上最厉害的诱惑不是美食,亦不是美女,而是仇恨。

被赵虎用作诱饵的是一只泰迪狗,前妻的狗。当然,曾经是他们共同的狗,他们像许多人一样,自称是狗的爸妈。

用狗做诱饵捕虎,猎犬最佳,虎最恨这类人类的朋友,动物的叛徒。无奈时间紧,无从准备,只得偷了前妻的泰迪凑合。前妻小悦发现宝贝狗儿子不见了,一定会很难过吧,赵虎不禁冷笑出声。

虎察觉到动静,停住脚步,似乎在屏息探查。明月悬于山岗,清风徐来,裹着一阵虎的刺鼻骚气。闻到这气味,赵虎的心怦怦直跳,他也屏住了呼吸。

虎确认没有危险,往前跨了一步,靠近泰迪狗,张开大口,寒光毕现,那是匕首般的尖牙。它一旦咬住狗的脖颈就会触发陷阱,天罗地网顿时困住它。

快!来吧,咬吧!两百万,两百万!赵虎直勾勾地盯着那只虎,两眼仿佛要射出光来,但绝不能真的射出光,这会被虎发现的,那就前功尽弃了。

似乎是老天不眷顾他,“前功”依旧不可挽回地“尽弃”了。那是万籁俱寂中的几声怪叫“虎”、“虎”、“虎”,叫着“虎”,但完全不是虎啸,也不像人的声音。

虎被吓跑了,赵虎爬出灌木丛:“我就知道,我永远不会成功。”

“不,你成功了,你捕到了我。”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从赵虎布置陷阱的地方走出来。

花纹、王字、尖牙、利爪,他都有,他分明是一只虎,却是一只穿黑色皮夹克的虎,他双脚直立,走来过了,怀抱里是前妻的那只泰迪狗。

“这孩子是无辜的。”他把泰迪递给赵虎。刚刚大难不死的小泰迪,不叫不嚷,不哭不闹,他无比信任地倚在赵虎身上。山风一吹,他身子微颤,又往赵虎身上缩了缩。

“你是个什么东西?”赵虎问道。

“你不害怕我吗?”穿着皮夹克的虎反问道。

“我应该害怕,可我是捕虎世家,我可以选择不害怕,我有独立选择的自由。”

“就像你选择离婚一样?”

“不,离婚不是我选的,不是我要离婚!”赵虎忍不住吼起来。

“有什么不一样?选不选,结果不都是离了?”虎的语气里透出一丝嘲讽。

4

虎可能是从马戏团跑出来的,也许是从动物园逃出来的,或者干脆一生下来就在山上,在山顶,在月光下,从未离开过。

他可以选择下山,可以选择去马戏团,去动物园,他有选择的自由。他渴望选择,他渴望自由,他再清楚不过,只有凭借自己的意志进行选择,才是自由的最好佐证。

可他有一天站在悬崖上往下望去,被深渊凝视的他,突然产生了一跃而下的冲动。我怎么了?我怎么可以有这种想法,我不想死啊!

是否跳下深渊不也是我的自由选择吗?是我可以掌控的事啊!太可怕了,我无法面对这种选择。他陷入了恐慌,请求每一个登上山顶的人把他绑在悬崖边,这样一来他就无法自主选择跳还是不跳。不用选择,那可就轻松咯,他自以为找到了好办法,可所有人一见他就吓得慌不择路,滚下山去。

如此一来,终日困于选择难题的他痛苦不堪,不得解脱,直到赵虎来了。

他知道赵虎是来捉他的,太好了,把我带走吧,要杀要剐随你们便,不关我的事,我不想选了。

赵虎眼神颓丧,他摆摆手:“你根本不是虎,要你何用。”

“我是啊!是啊!如假包换!”他拼命辩解。

“哪里有穿皮夹克的虎。”

“我打小就穿着它,脱了它我就不是虎了。”

赵虎也有打小伴随一生的事物,那就是捕虎的技艺。爷爷传给爸爸,爸爸传给他,如今他却无人可传,小宝,为什么不让我见小宝,我是他爸爸啊,赵虎想到这儿鼻头一酸。

他憋住眼泪,憋得两眼冒火。他一把推开穿皮夹克的虎:“去你的,别耍人了。哪有什么悬崖深渊!你瞧清楚了,这里不是山脚下吗!”

虎一愣,随即绕着周围走了一圈:“嘿,怪事啊!怎么到山下了,你不也一直在上山吗?这是你自己选的啊,是你要上山的,怎么会在山下?”

“我哪里知道!”赵虎一屁股坐到地上,仰面一躺,“白费了,全白费了,两百万没了,小宝也没了。”

“我说得没错吧,上山下山,你怎么选都一样。选择与否,你都无法改变命运。可一旦自主选择,就要自己承担责任,多可怕!”虎坐到他身边,以一种过来人的口吻说道。

“什么可怕?”赵虎喃喃自语。

“自由,拥有自主选择的自由,是件极为可怕的事。你看见那深渊了吗?一想到自己可以自由地选择跳下去,你不害怕,不焦虑吗?”

赵虎望着漆黑夜空:“我看见了,真可怕,真冷。”

“别着凉了。”虎脱下夹克盖在赵虎身上,离开了。

第二天,一则新闻上了热搜:马戏团逃脱老虎已死亡。

没有上新闻的是,小宝永远的失去了爸爸。

居委会秦大妈和方大爷谈闲天:“别说你了,我哪里又想得到呢?小赵平时看起来蛮老实的人呀,怎么干出这种事。”

“我早看他不靠谱,离婚怎么了,男子汉大丈夫还怕找不到老婆吗?带着孩子去自杀,太没出息了。不不不,简直是没有人性。”

“谁说不是呢,不能好聚好散吗?不过话说回来,到底是虎毒不食子啊,小赵没有带着孩子一起跳下去,还算他有点良心。”

“道理是没错,可现在说这个还有屁用。依我看,死了也好,这种人明显精神不正常啊,活着不还是祸害老婆孩子。”

闲谈的话语,飘散在空中,一只穿着皮夹克虎从他们身边走过,似乎听见了,又似乎没听到。没有人注意到他,他也不去关注谁。他就这么走着,没有目标,没有方向,脚步漂浮起来,随风打转,飘飘荡荡。

雨热
雨热  VIP会员

获虎之夜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