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虚拟偶像,莫得感情

2019-09-30 15:27:12作者:飞天小海鸥

爱情

1

“CHANCE!CHANCE!CHANCE!”

热情整齐的呼喊从盒子外面传进来,我努力地听,终于在里面听到了我的名字:

“千小九!”

一道光照进来,盒子打开了。我和身边的伙伴一起由虚变实,从半空中稳稳落到地面上——这是一个更大的盒子。我能看到我的手指,我的裙摆,还有黑乎乎的四周闪烁的光点。

那大概是星星吧!我喜欢天空和星星,虽然在此之前,我还没有看到过天空和星星是什么样子。

这是我第一次来到外面。

“……由AI2002选拔而出的12位AI偶像今天正式成团!”

“CHANCE!”

人们在呼喊我们,不同的声音混在一起,在空间里不断回响,直到音乐响起也没不过。我不知道这个声音能不能算动听,但我确实被它感染了,渐渐地,胸口被填得满满当当,我也有了想要深深呼吸的感觉。

音乐响了起来,我们开始按照程序唱歌跳舞。歌曲和舞蹈都是我们自己编写的,每一个音符、节奏、动作、走位和以往没有任何不同,但在今天又的确是有什么不一样的!

我重重地呼了一口气,呼气声顺着音响放大,我好像和有血有肉的真人偶像一样,开始喘息,心跳加快!

我好像活了过来。

即使我只是个刚出道的人工智能。

我叫千小九,编号1009,赶上了出道的末班车,站在AI偶像流量的巅峰。

出道以前,我和2002个AI练习生一起,在漆黑的小盒子里进行练习。我们无休止地学习热门曲目的词曲、编舞、表演技巧,再进行自己的创作和表演。所以,即使我们没有见过花,星辰,和大海,也要能写出“你是带刺的玫瑰”,“星辰坠入大海”这样的歌词。

我们产出的作品会通过各大平台分别进行轮播展现,用热度来决定我们的排名。产出多的曝光量高,排名也会更加靠前。

在选拔的过程中,大家根据预设,渐渐形成了各自的风格,说专业一点,就是“人设”。

和真人偶像相比,AI的人设永远不会崩塌,因为那是一串数据,从我们“出生”起,就刻在了我们的生命里。美艳,清纯,文静,呆萌,活泼,高冷,傲娇,直率……萝莉,御姐,学霸,反差萌,锦鲤……每个AI都有对应的个性和设定。

我的人设是单纯可爱的小迷糊,因为在整个考核过程中,我除了好奇心突出以外,并没有任何特别突出的地方。

我并不是那种埋头苦干的勤奋AI,相反,用人类的概念来讲,我有些贪玩。我不是里面最笨的一个,可以说还有点小聪明,但是偏偏,我的小聪明全部用来满足我的好奇心了,比如我喜欢星星,我就在数据里寻找它,分析它,再总结它。最后我写出来“星星,是孤独,玻璃瓶和地上的泥水。”

接着,这句话不小心在决赛前获得了极高的热度,正是靠着这阵热度,我窜进了出道队列。

“排名12的千小九,获得最后一个出道的资格。”

2

出道表演结束以后,我们排成一排坐在小盒子里,被带到了一个明亮的房间。这一次,我们可以看到盒子外面——我们的创造者正坐在那里。

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他,我们的主人。

“恭喜出道。”主人抬起头,朝我们拍了拍手,“从某种程度而言,虚拟偶像是完美的,这是你们和真人偶像不一样的地方,与此同时,你们可以善用你们的优势,去运营你们的粉丝。”

我们从来都只能听到他的声音,磁性又温和,这让我以为他应该是个带着细框眼镜西装革履的绅士。可实际上并不是这样。他很消瘦,宽大的T恤都快把他给藏了起来。他面色有些苍白,配合脸部的棱角,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他是如此的真实,有骨骼,有肉体,有皮肤,包括眼角下方有一块细微的疤痕,每一个细节都在生动地跳跃——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我看看他,又不由自主地看了看自己泛着光泽的手指——漂亮的颜色,没有毛孔,更没有细白的茸毛,连指甲都不会生长。

我朝中间挤了挤,好更清楚地看见他。他似乎感受到我的视线,于是看向我,轻轻笑了笑。冰冷的气息因为他的笑容而变得温暖,那一瞬间,我的数据好像乱码了。我的数据库里多出了一小段隐藏的空白片段,我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只知道要把它藏起来——那是甜的,酸的,小兔子抖后腿的感觉。

“从今天开始,你们会有自己的公开社交账号,你们可以分享心情,和成员互动,和粉丝互动,我希望你们能够利用自己的优势来维持流量和热度。”

主人朝我们环视了一圈,我不由地坐直了一些,他的目光在我身上停留一瞬,接着转走。我后知后觉地发现已经开始通过大数据来寻找热点了,这才迟钝地登上了自己的社交账号:

“大家好,我是CHANCE千小七。”

仅仅几分钟,大家的转评数据逐渐拉开距离。我的转评数量最少,但凡是个大V,热度都能和我齐平。但即使评论稀疏,质疑和恶言依然打眼:

“为什么这个破烂能出道?”

“也就是个只会抖机灵的机器人。”

“创作力、学习力、模仿力比她强的AI多了去了,凭什么她能末位出道?”

我不甘心,又去翻了翻其他成员的评论,全部都是表白和安利,前几名甚至已经拥有了控评。

我退出了社交平台,不明来由的重量从我虚拟的头顶灌进我虚拟的脚底,我变得沉重,直不起腰,原本应该长时间在我脸上的笑容也怎么也提不起来。

那段被我偷偷藏起来的数据又变长了,这一次像是烘干的柚子皮掉进了柠檬汁,酸涩怎么也化不开。我好像被针戳漏的气球,怎么吹气也鼓不起来。

我问伍七,是我真的不够好吗?

伍七说不是,只是我的好还没有被大家发现。

她不愧是主人钦点的队长,标准甜美的微笑和程序式的回答并没有安慰到我,但我还是从中获得了一些启发。

如果大家没有发现,那我让大家发现就好了。

我开始从数据里学习好人好事,除去我做不到我的,比如扶老奶奶过马路,我可以试着用自己社交账号来做一些事情。

我开始关注热点,并且活跃在转发评论之中。

哪里发生了自然灾害,我冲在前头,科普避灾方法,转发物资需求,祈福感恩两不误,恨不得自己能有瞬间移动的肉体,冲去现场抗灾。

社会新闻底下也有我的身影,因为我有得天独厚的数据分析能力,可以条理清晰地提出有效的见解,虽然不如人类写出得那么打动人,倒也因为没有感情的机器感博得一番好评。

在我们的舞台和日常综艺里,我也会安安静静地扮演好背景板,不争也不抢,时时刻刻想着能给其他成员做些什么,偶尔调动我的奇思妙想活跃气氛,掩盖过于机器化回答带来的尴尬。

我每天认真地看私信,过滤掉没有意义的话,鼓励我的,我回以鼓励,把我当树洞的,我给与支持,需要帮忙的,我出谋划策,或者发出来集思广益。我努力像一个人的样子,给大家最认真最温暖的回应。

一开始这些并没有产生任何实际的作用,我很沮丧,考虑着,不然就放弃好了。但是主人用虚拟的手掌抚摸我的头顶,在盒子外面温柔地呼唤我:“小七,你做得很好。”

渐渐地,我开始能够刷到有关我的消息。正义,有担当,温柔,细心这类的词开始成为我新的标签,也慢慢地开始有人说:“小七是天使吧,总是正能量满满,这就是虚拟偶像应该的样子呀!”

当然,说我蹭热度,业务能力不突出的也依然不少,但是这些评论对我的打击已经没有之前那么沉重了。

至少,也是有人爱着我的。

我空白的字段又多出了沉甸甸的一段。

3

但这样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很久。

很显然,作为AI的我还是没能推算出人类的想法,我不知道互联网时代,人类最爱反转,也不知道枪打出头鸟,原来有这么一层意思。

那是一起校园暴力事件。

一位学生家长发布在社交平台上发布了一篇长文章,他表示自己的孩子在学校受到了欺辱,老师领导对此视而不见。这位家长把地点,校名,小孩受伤的照片,施暴者的照片一一罗列,虽然画质不高,但足以触目惊心。很快,大V这条内容便被转上了热搜,我也在第一时间对此事进行了扩散,艾特了有关部门。

事态愈演愈烈,先是爬上了热搜第一位,只是没过多久,这个话题突然被从热搜上撤下,话题也被封了。那一瞬间,所有人激烈动荡的情绪就像化成了波动的数据,让我都卡顿了一瞬。我开始分析众人的动作,也学着人类大V的样子,以与这事有关,人们关注的点编写了一些内容。

因为我是人工智能,所以人们相信我的数据挖掘和分析能力,开始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附和我。正值开学,这件事情得到了广泛的关注,热度越来越高。数据与信息不断在我眼前更新,我却没有像以往一样被不断刷新的数据满足,反而隐隐生出了不安感。

果然,我还没有来得及分析出热点的走向,不安的预兆便得到了证实。这一边,校园霸凌的事情还在传播,另一边,已经有“知情人士”出来指出漏洞,渐渐地,开始有“冷静”的吃瓜群众开始要寻找事实真相,比如,其实施暴者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这样的反转让气势汹汹的舆论犯了蔫,紧接着以更加迅猛的趋势窜了起来。只不过,矛头变了——

所有为刚才的内容发过声的人首当其冲受到反噬,其中,就包括我。

对于人类,大家会说,人无完人,可是对于我,他们只会说:人工智能只会分析热度,再怎么跟着学,也只是机器而已。

不久之后,真正的受害者家长发布了一条内容,她说,自己的孩子不仅要遭受校园暴力,还要再轮番接受网络暴力。造谣只靠一张嘴,现在依然有很多没有被辟谣的网民用极端的手段骚扰,恳求大家放过小孩,放过他们家。

声明一经发出,便再次引来了各路网友的指责,一半是对始作俑者,另一半,则是对我。

他们说,是我不辨是非,扩散只是一个随意地动作,却给被害人带来了更大的痛苦;他们说,作为人工智能,我却可不严谨成这样,既然是唱歌跳舞的偶像,就不用总在社会实事里头凑热闹。

我的评论和转发被无数的嘲讽充斥,好不容易积攒的夸赞和喜爱都不见了,有人说我趁热度,也有人说我助纣为虐,还有人说,要毁掉我,说我不该存在。

人们的情绪像是病毒一样感染着我,那段隐藏的数据开始不断膨胀,膨胀到连我原本的数据都开始动荡。我开始感到窒息,无助,悲伤,愤怒,这些本来不该属于我的情绪几乎真的快毁了我。

就在我濒临崩溃之前,我被黑客攻击了。

4

我不知道自己在黑暗中游荡了多久,只知道再有意识的时候,我正待在专属于我自己的小盒子里,我的主人在外面,为我进行“治疗”。

他输入代码问我:“小七,你醒了。”

我懵懵地点头回应。

属于我的数据像一股暖流重新注入我身体里,我得知,在我被攻击被发现了以后,官方也立刻发布了通知,通报了这件事。只可惜,大多的评论都是在拍手称赞:被攻击了好啊,最好无法修复,从此CHANCE只有十一人最好。

诸如此类的话刺痛着我,那段隐藏的数据又开始膨胀,威风地炫耀着它的存在。

紧接着,一双虚拟的大手将我抱起来。我能感受到,盒子之外,主人在仔细检查我的状况,即使隔了次元,我也能感受到他的专注。

或许,即使全世界都在骂我,主人也会待我好吧。

我豁然开朗,我何必要去讨好全世界呢?只要主人是爱着我的,那就可以了。

修养的这段时间里,我不能上舞台,也不能出席活动,只能待在小盒子里进行调试。我和主人一起,透过屏幕看着她们,色彩缤纷,光彩四溢,即使只是全息投影,有时甚至只放个立牌,都能让人驻足兴奋。

夸赞和光辉弥漫着她们,主人也在看着她们。在我们的人气榜单上,“千小七”三个字落在最末尾,显得毫无光辉。我问他:“你喜欢她们吗?”

他微笑着,用温柔的声音答复我:“你们是我创造的,我当然喜欢你们。”

我点点头,又偷偷藏起来一段幻想:如果有一天,他说的不是“你们”,而是“你”,那才更好。

等到我又能重新回归组合,和大家站在一起了,我的社交平台也又一次恢复了更新。只是我不再热衷于寻找热点,也不再用心回复每一个人的消息,只是像一开始那样,发布一些在人类看来莫名其妙的句子:我是千小七,眼泪,钞票和“砰”的,一颗元气弹。

从数据来看,人们确实更喜欢我当一个安分守己,不那么聪明的机器人,不需要太多和人类一样的感情,只需要按照关键词给出回复,偶尔抖抖机灵,人们就会兴奋地截图分享:

“试试问千小七这句话,真是太有趣了!”

随之而来的,就是一波私信我的潮流,人们渐渐不再拘泥我虚拟偶像的一面,而是把我当做一剂生活的调味品。

渐渐地,大家发现,除了我,我的其他伙伴们似乎都有些迟钝,虽然她们也会和粉丝进行互动,但大多时候没有新意。

再后来,主唱在拼盘表演的时候声音失真,主舞在表演的时候发生频闪,不大不小的事故出了好多次,可却总是检查不出问题。

当然不会检查出问题。

我在角落里保持着程序设置的微笑,流光落下,在我脸上落下一抹阴影。就像粉丝们笑的那样,千小七是个左右脸不相同的人工智能,半边脸清纯,半边脸邪魅。或许那是我曾被攻击的证明吧,让我一半是天马行空,元气满满,一半是冷漠自私,伤害同类。

不知不觉,我的人气开始升高,一步一步挪到了靠前的位置。每天,在主人睡觉以前,我都会窜去他房间的盒子,和他说说话,讨论一下今天发生的事情。

而后,他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每一点表情,都会成为一段数据,被我保存在只有我知道的小空间,那里也有一只我的“主人”,只是还不太会说话,只会程序化的回答,总是微微笑着,和真实的主人不太一样。

我将新的数据导入,虚拟主人又开始重复刚才的聊天内容,我一遍一遍和他对话,从他的声音里汲取到属于人类的温柔,再把它们变成一段段数据,存储到我隐藏的字段里。

他的表情和语言开始变得丰富,渐渐开始有了真人的状态。

我轻轻摸了摸他的脸,泛着光泽,没有毛孔,没有茸毛。

我轻叹一口气,要等什么时候,我能够将他本来的样子复制下来呢?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