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传

2019-09-30 12:50:04作者:月鱼

古风

1.

皇室布告天下,寻捉妖能者,赏金万两捉拿千年狐妖白瑶。可是无论如何悬赏,领旨的人却少之又少。

千年狐妖白瑶,那是一只法力异常高强的妖怪。不知有多少捕妖之士白白送命在她的手中,今日皇城下旨,敢应之人已然寥寥无几。

我就是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入宫,也是唯一的女捉妖师。那日皇上召我进宫,与其他捉妖师站在一起,格外引人注目。

一个身着白衣的人缓步而进,在我们周围扫视了一圈,便冷冷说道:“就是她了。”

这时我才听见其他人议论着他的名号。他是天下第一捉妖师,玉谪之。

我自然受宠若惊,迟迟不肯抬头。身旁之人议论纷纷,说是这天下第一捉妖师也是难过美人关,我羞愧极了,深深埋下了头。他却不为所动,亦如什么也未发生一般。

第二天启程,我跟在他身后,完全如一个小跟班一样。拿着捉妖的东西,符咒。很平常的走着。

“据说这千年狐妖并不怕这些东西。”我在他身后提醒道。

他并未望向我,而是淡然说道:“若是捉妖,必要摆出一副捉妖的样子。拿着这些东西,只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

我低下头,为自己的问题而羞愧。

这时,他忽然停住了脚步,我在他身后差点撞上他。他满脸不在意,轻描淡写的说:“踏入那里一步,便是魔境,天已大黑,明日再赶路如何?”

他似是询问我又不是,因为他在说的同时便已经往回走。我紧张的跟在他身后,生怕跟丢了。天已大黑,客栈门外传来阵阵哀鸣,他在座位上细细品茶,我在他旁边站着。

之前不是因惧垂头,就是遥望背影,我这时才有机会好好看看他。

他大约二十多岁的样子,眉清目秀。完全就像个文弱书生,这外貌嘛,却有负这天下第一捉妖师之名,但是实力深浅我倒不敢妄加揣测。

他轻轻吹了茶面,放下茶杯。

“你一介女流之辈,为何要做这捉妖师这么凶险的职业呢?”他开口盘问。

“家父本是除妖师一行的,只可惜天公不作美,因这千年狐妖而丧命,我只想寄托遗愿,将这千年狐妖早早捉拿。”

他紧眉淡笑:“若是人人都如你这般,那千年狐妖真是没命活了。”

我不语,低头望着地面。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又多大?”

“我叫流苏,今年十六岁。”

月光透过窗户映入屋内,波光流动,这里的客栈外面总是有着似哀似诉的哀鸣,而一到夜深,屋内便听不到什么,一片寂静。

很平安的度过一夜,天刚蒙蒙亮时,我与他便踏入了前日未进的地方。

那里与人间无异,不过我深知里面的凶险,若是寻常人误入那里,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青藤附壁,阴森异常,时不时会从不远处传出鬼哭狼嚎,不过我多少也学过些道术,倒是不已为惧。他更是如此,视若无物的走着,比起平时仿佛多了些矫健。

突然,附在壁上的青藤向我们伸出了触手,电闪雷鸣之间,与地面擦出了火花。

来者不善!

我拿出一把剑,斩断了离我们最近的藤条,用早已准备好的符咒贴在他最粗的藤蔓上,几乎是瞬间,火光四溅,那条藤条燃烧起来,随后蔓延到整株青藤。

这青藤看样子也不是修炼多年的妖怪,否则也不会因为这一击而败,待火光散去,他已是奄奄一息。

他竟没有一丝慌乱,只是在旁边看着我的一举一动,笑容且从容。

我收起剑来,神情略带责备的问:“刚刚不是危急时刻?为何你还不出手?莫不是有意让我葬送在此?”

他浅然一笑。“这种小事交给你罢了,这魔境妖怪如此之多,若我每个都出手,岂不是要累死了?你还有点本事,如你刚才不敌,我也会帮你的。”

“好啊!你在考验我啊?那我考验你如何,你可否与我一战?我倒想试试你这天下第一捉妖师有什么本事?”

他摆手,好看的眸子里闪着流光溢彩的光辉。“你这么想与我一战?”

我不加思索的点头。他在我欺骗的眼前转身,像一阵风般在我面前走过。

“早晚有一天,我会了却你这个心愿的。”

“是捉拿白瑶后吗?”

“那倒未必。”他脸上满是笑意。

2.

走了很久,天大约马上要黑了。这一路,他几乎从未出手,都是我不辞辛劳的左打又打,那些小妖怪有的落荒而逃,有的死在我剑下,总之没一个能好过的。

可是他呢?难得的闲情雅致,不是坐在旁边观赏,就是箭步前行不予理会。我呢!继续拼命打怪,甩着淋漓的汗水,不辞辛劳的“护送”他。每每当我美救英雄时,我就会狠狠的瞪他一眼,袖手旁观的他也从未在意。

“你如此拼命,皇帝找你来收拾千年狐妖就行了?我在这干什么?”他坏笑着。

“我……”我扔下剑,气愤说道:“你以为我愿意吗?若不是你袖手旁观,我何必打的如此狼狈?”

他望向天空,那样子分明是对我说的话不予理会。

“来啊!不必等到捉拿白瑶,今日我就与你战上一场如何?”我又抽出一把剑指向他。

他轻巧的避开剑锋,没有一丝怒容,在我失神的一刹那。他的袖箭瞬间而射,我眼见不好,却无法躲开,谁知他扯开我,将我拥至怀里,袖箭落在远方的树上。

那树竟然在嘶鸣,缓缓移动,成千上万的枝条随着树的嘶鸣而动的可怕。

这是树精,起码有五百年以上的修行。若是他刚才不及时攻击它,它的根或许就该捉住我将我扯到地下了。

我心有余悸的望向他,他还是一脸平静,没有分毫惧色。

“身为捉妖人最忌讳的就是分心,生与死和只是一念之间。”他声音平缓的教训我。我无力的吐了一口气。

怎么说让我分心的人也是你吧?

这树妖,世上真没有几人能敌。否则这树修炼百年岂不是相当不值。以他的年纪,我觉得他从娘胎里就开始修炼也难逃树妖魔爪,可他偏偏应对自如,树妖丝毫不占上风。

忽然之间,天气骤变,雾瞬间弥漫,这景象恐怕只有魔境能看见吧!有剑声,没剑影,没过多久,此战已有定局。

剑影一瞬间亮起,刺在了树妖身上,树妖立刻倒下,轰一声巨响,震动了大地。

“小心!”他的声音传来。呆住的我才看见,脚边的土石因为树妖的倒下而开始震动,下面是,悬崖。

我已经来不及反应,随着石头的脱落而坠下悬崖,几乎是瞬间,他跑来抓住了我的手。我把紧紧的牵住。

“我拉你上来。”他平淡的说,然后用尽力气拉住我。

这时,周围的妖怪都在崖顶聚积,一只妖怪甩着我丢的剑,丢到他身上,他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抓着我,剑划破了他的肩膀。

“你松开啊!”我哀求。

“别说话。”他坚持着,可是众妖越走越近,我已经听见了恐怖的阵阵嚎叫。

“身为捉妖人最忌讳的就是分心,生与死也只是一念之间。这不是你告诉我的吗?”

他冒着冷汗,冷冷的说道。“那不是也要分清孰轻孰重?”

我呆住了,手上分明觉得异常沉重。你,看我比命还重吗?

崖顶的众妖一起施法,一道光释放出来,看样子要治他于死地,我原以为他会扔下我起身躲开,没想到他却在那一瞬间与我一起跳下去。

我们幸好掉入水里,我们都深谙水性,所以侥幸得救。

崖顶是群魔乱舞,崖下却是风光大好,这是我没想到的。我和他上岸时,我都不敢与他对视,没想到会活下来,也没想到他会为了我如此拼命。想到这里,我的脸便微红,他全然不在意,重获新生后与我聊着捉妖之事。

他好像更健谈了。

崖底,山清水秀,鸟语花香,若不是亲眼所见,恐怕没人会相信这里是魔境。他在我发呆之时把我拉入了一个山洞,他全然不顾我的感受,只是自顾自的走着,这里倒是没什么妖怪,不需要我去杀来杀去。洞内深处竟然有烛火,他望着这些蜡烛发呆。

“这里是经常有人来的。否则不会细心的点上蜡烛。”他说。

我莞尔一笑。“这里是魔境,只有妖没有人的。”

“那就只能说这妖很有心吧!”

“有心?”

“你看懂这上面刻着的字了吗?这上面记述着一个故事。”

我摇头。“我不懂字。”

“这是一个漫长的故事。”他轻描淡写的说,似乎没有准备说下去的意思。我连忙追问。“给我讲讲好吗?”

他摆手。“只是在几百年前,一只狐狸成仙去了的故事,我想是应该某个小妖做个纪念而刻在上面的,不提也罢!不过如此小事竟然大费周章的刻在这山洞内,恐怕也是有其他缘故。”

我抽了抽嘴角,这也算讲吗?

3.

在山洞之内我们走了很久,也没什么可留恋的,这时我发现墙壁上刻着许多图画,字我还是认识几个的,然后看见一幅画旁边写着,灵羽之玉,起死回生,天界神器之一……

很眼熟,然后眼睛不经意的往玉谪之那里扫。他的腰上,赫然系着这样一块玉。

他一脸平常的看着那幅画,然后看着我问:“怎么了?”

“你这个该不会是灵羽之玉?”

“你说呢?”他笑着,表情已经证明了我的说法。

“……”

怪不得你法术那么高,原来是有神器伴身旁啊!

我与他并肩出山洞,阳光大好,溪水难得的清澈,我脱了鞋,坐在溪边玩水。

“妖怪们,让你们都喝我的洗脚水吧!”我笑着说,玉谪之在一旁望着我。

他的目光并不火热,让人没有想逃的冲动,很平常,就像一束来自天际的阳光。我的脑袋任性的靠在他的肩上,他很平常的表情也没有让人尴尬。

“果然刚是十六岁!”他淡淡的说道。

我瞪了他一眼,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十六岁怎么了?十六岁阳光刚好,十六岁温暖最多,人类的花季是十六岁,十六岁是最美好的年纪。

不过我的十六岁,马上就不是了。

“你说白瑶有那么坏吗?为什么所有人类都怕她啊?人与妖和平相处不好吗?为何毕要赶尽杀绝呢?”我在溪边呆呆的问。

他侧目凝视着我,缓缓开口。“和平这种事,不是一人或是一妖能为之,你单靠想也无用。”

我苦笑而不言。

傍晚,群妖涌动,全部聚集到我们身边。

是时候该结束了。几个小妖走过来,恶狠狠的对玉谪之说:“今日群妖围攻,你本事再大也难逃一死了?”

他却笑了,笑的淡然,就如我第一次与他挑战时那般。

“流苏,不,应该是白瑶,其实早该如此了,若是在崖顶你出手,那我也难逃一死了。”他对我说。

我没有接下他的话,而是问他。“你现在知道我不是十六岁了?”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