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明贞的心事

2019-09-28 14:49:45作者:经纬有度

婚姻

十五岁的杨明贞表情沉重地下了公交车,往家的方向走去。

明贞今年以全县第一的好成绩考上了重点中学。得知她的成绩后,父亲杨学文和母亲王霞破天荒的没吵架。从明贞记事起还是头一回俩人和和气气的和杨家家族的人吃了一顿饭。

不过,那顿饭吃的明贞十分不爽。

席间,明贞去洗手间,正巧碰见父亲躲在不远处的角落里打电话。杨学文正背着明贞,明贞看不见他的表情,可父亲的声音她听的真切,尽管他把声音压的很低。

“小宝乖,爸爸忙完就回去陪你。你要听妈妈的话,不然爸爸就不给你买遥控汽车了。”父亲宠溺的声音在明贞听来遥远陌生,明贞从没见父亲这么温柔过,至少对她没有这样过。

听到父亲自称对方的爸爸,明贞犹如当头一棒,霎时觉得天旋地转。明贞跌跌撞撞躲进了卫生间哭了起来。

明贞记不清是怎么回的家。家里一如往常的吵骂声像一百条虫子争先恐后的钻进了她的耳朵。明贞望着天花板,眼泪止不住地流。

以前她不明白,父亲有自己的装潢公司,母亲在医院上班,家里的条件比班上多数同学的家庭好太多了,他们为什么还会不停地吵架。

现在明贞似乎懂了,他们不爱了。爸爸外面有了女人,还有孩子。妈妈呢?明贞不敢去想。

从记事起,明贞就不止一次听妈妈对她吼,“要不是为了你,我早就跟你那混蛋爸爸离婚了。当初我真是瞎了眼才看上他。”

她永远不会忘记妈妈泪流满面的脸和绝望的眼神。

于是,明贞敏感脆弱的心灵更加愧疚了。她觉得是因为她的出现,让父母生活不幸福,也是因为给她一个完整的家,妈妈才要忍受冰冷的婚姻。父母的痛苦全是因为她的出现开始的。

明贞愧疚的同时,开始讨厌自己,也更加害怕。她怕爸妈真的离婚了,她就成了没人要的孩子了。她一个年幼的孩子能怎么办呢,只有好好学习,用成绩安慰因她受伤的爸爸妈妈。

事实也是如此,只有明贞取得了年级第一名时,才能看到妈妈的笑脸和爸爸的一声夸奖。之后,明贞就会躲在房间里大哭一场。

明贞战战兢兢长到了十五岁,本该如花般绽放的年纪,明贞比其他同学显得老成许多。

短发,习惯低头,胸前紧紧地抱一本书,不管做什么都小心翼翼的。衣服永远是半新不旧的,偶尔穿一次新衣服,也是红着脸,目光闪躲,像是偷来的一样。

同学们都以为杨明贞家很穷,甚至有好心的同学帮她募捐善款,搞得明贞更加自卑了。

她不爱笑,也没有朋友,她是世界里好像只有读书这一件事。即便成绩很好,也没有让她变的开朗。

明贞回忆着十五年的点点滴滴,眼泪流的更汹了。没什么可高兴的事儿,真没有。

门外吵架声似乎没有停止的迹象,还夹杂着摔东西的声音。这样的日子,她受够了。

明贞擦干眼泪,开门出去说,“爸妈,你们离婚吧,我住校,不会影响你们离婚后的生活。”

明贞说完也不看他们就转身回房,留下杨学文和王霞在一片狼藉里压低声音对骂,他们始终觉得这一切都是因为对方太混蛋才变得糟糕。

明贞像完成了一套难度五颗星的数学卷子一样,长吐一口气。

晚饭时,杨学文破天荒的在家吃饭,他和王霞展现出从未有过的和谐。在明贞看来,全是虚情假意。

王霞和蔼地给明贞夹菜,心疼地说,“明贞你要多吃点,你太瘦了,到了高中学习压力更大,你这小身板那吃得消啊。”

杨学文也一下变得慈祥起来,在一旁附和妻子,“是啊是啊,我觉得还是不要住校了,学校离咱家近,不如走读吧,在家能吃到可口的饭菜,睡觉也清静。”

明贞没答话,杨学文和王霞尴尬对视一眼。王霞清清嗓子,似乎还想说什么,就被明贞抢先说了,“我的学费生活费谁出,你们商量好了吗?”

杨学文尴尬地打哈哈“一家人商量什么呀,这孩子。”

“你们放心,只需要供到我高三毕业,念大学的费用我自己解决,不影响你们今后各自的家庭,毕竟你们还有孩子要养。”

明贞的话如一枚炸弹仍在了杨学文和王霞的心上,轰轰烈烈的炸开。夫妻二人吃惊地看着他们的女儿,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王霞狠狠地剜了杨学文一眼。

杨学文还没来得及愧疚,手机就响了,打破了窒息的沉默。他看了一眼来电,紧张地,毫不犹豫地摁掉了。

那晚之后,家里突然变得和谐安宁了。像是这个家里从来没有吵闹过一样。

明贞坚持住校。学校规定高一年级的新生两个星期休息一天半。开学那天,明贞带了足够两个月的生活费,她宁愿躺着寝室睡觉,也不想回家。

可她还有一些东西要拿,不得不坐公交回去。

刚下车,明贞就看见走在前面的杨学文。走在他里面的是一个女人和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杨学文背上多了一个小书包,女人笑靥如花的说着什么,走在中间小男孩蹦蹦跳跳很开心。

明贞悲凉的扯扯嘴角,这才是一家三口该有的样子,而她从来没感受过。

杨学文感觉背后有双眼睛盯着他,他猛然转身,迎面走来自己的女儿。明贞走的很慢,面无表情的盯着他,像是在看陌生人。

杨学文惊慌失措间,明贞跟他擦肩而过,走到了三人的前面。而后面的杨学文最终只是张了张嘴,望着女儿的身影消失在街角。

明贞刚到家不久,杨学文就匆匆赶来了。他见明贞的房间开着门,就敲敲门走了进去。

“明贞,怎么一来就收拾东西啊,你累不累,想吃什么爸爸去买?”杨学文声音里透着不安。

明贞像没听见似的,继续低头整理需要的东西。

“明贞,爸爸......”

明贞终于抬头看了看杨学文,若无其事地问,“爸,你看见我放在这里的一本书了吗?”

收拾好东西,明贞打算回学校。在门口,正好王霞下班回来。见到明贞,再看看她的脸色,王霞就明白了。王霞在心里叹息,角色互换呀,她竟也学会看女儿的脸色了。

王霞见明贞没有要跟她打招呼的意思,她只好先开口,“明贞,怎么提这么多东西呀?”说着就要接过明贞手里的袋子。

明贞把那一袋东西往身后藏了藏,说都是用的着的。然后就头也不回地下了楼。

紧接着明贞熟悉的吵架声传遍了整栋楼。

明贞像没了元气瘫在床上,眼泪又一滴一滴顺着眼角流。终于哭够了,明贞对自己说,这是最后一次为他们哭,最后一次。

明贞学习更加努力了,成绩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年末考试,明贞考了年级第二,与第一名仅差0.5分。

几个月过去了,明贞的头发已经长到齐肩,她特意跑到理发店修饰了一下发型。学校有规定,不许烫发染发,明贞只是要求理发师把发梢修齐一点,又剪了齐刘海,这样看起来更有型。连理发师都说,明贞很适合这个发型,有点像电影《匆匆那年》里的方茴。

明贞满意地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脸上生出笑意。脑海里自然浮现出妈妈惊诧的表情。不过,明贞不在乎了,他们不也没在乎过她的感受,不是吗?

回到家,王霞一眼就看到了明贞的变化,她果然大吃一惊。只是想到这孩子这几个月来对他们的冷淡,最终把想说的话忍住了。

明贞脱了校服,把新衣服翻出来,找出几件适合现在穿的,每天不重样的换着穿。

这些衣服都是姑姑给明贞买的,王霞却不允许她穿。理由是女孩子应该朴素一点,不能只知道打扮,容易学坏,还耽误学习。为此,王霞还和明贞的姑姑王学静吵了一架。

王学静不以为然,依然会偷偷地给明贞买衣服,只是明贞再也没让王霞见过。

在明贞的记忆里,王霞也从没主动给明贞买过新衣服,明贞从小到大的衣服都是从亲戚邻居家淘来的二手货,衣服要么大了,要么小了,还有男孩子的衣服。

明贞也闹过,王霞固执的可怕。王霞说,“闹吧,闹完了你还是要穿。”

王霞自己也克勤克俭。她不带首饰,不化妆,不穿裙子和牛仔裤,一年四季都是深色的衣服。王霞灰白的脸色,加上深色的衣服,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家里死了男人呢。

明贞觉得,自己十五年的人生是灰白的,没有温度和色彩。

终于,王霞忍无可忍,在饭桌上开启了洗脑模式。

“明贞啊,你这次考了第二名,成绩下滑了,你和第一名差的0.5分到底差哪里了?你要知道,高考时这0.5分能干掉一操场的考生,你可不能松懈。我看你最近心思不在学习上了,女孩子打扮那么好看有什么用,去食堂吃饭会给你免费吗?坐车不收你钱吗?能考年级第一吗?能保送你读名牌大学吗?”

明贞放下碗筷,强压下心中燃烧的火焰,说,“你说的这些都不能,可打扮能让我快乐,能让我觉得我是一个人,一个有血有肉活着的人,不是你手里的木偶。

妈你知道我最怕什么吗?我最怕变成你这样的人,明明过的不幸福,却不肯离婚,明明知道自己的丈夫外面有女人有孩子,却装聋作哑自欺欺人。你自己有工作,明明可以生活的更好,却让自己活成了怨妇。

只要你跟我爸吵架,你就会控制我,从小到大,什么事我都要听你的,你不准我留长发,不准我穿新衣服,不准我请同学来家里玩,所以没有一个同学愿意跟我做朋友。甚至我吃什么,报什么补习班,连包不包书皮都得听你的,你从来没有问过我的意见。你凭什么?你凭什么干涉我的生活。

你只关心我是不是第一名,我开不开心,难不难过你根本没有在乎过。

明贞说完,犹如压在心头的大石头挪开了一点点。而一旁的王霞,先是震惊,之后就一直默默地坐在那里。

半夜,明贞起来上厕所,听见王霞房间里传出小声的哭泣。明贞开始后悔了,是不是她的话说的太重了,让妈妈伤心了。可是,如果她不说,他们一家三口就要继续忍受没有温度的生活。

明贞一夜无眠,直到天蒙蒙亮才昏昏睡去。

王霞临走时,给明贞留了字条,说出去散散心,叫她好好照顾自己。

几天后,王霞和杨学文一起回家。王霞把离婚证给明贞看,神情尽是愧疚,“对不起明贞,妈妈还是没能给你一个完整的家。你的那些话让我清醒了很多,对不起孩子,妈妈不是个好妈妈。”说着,王霞红了眼眶。

杨学文也向明贞道歉,说“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你和妈妈。”

明贞反而最冷静,她接过爸爸的话说,“既然你对我们有愧,那就多给我和妈妈留点财产。”

杨学文赶紧表态,“是是,以后你的学费生活费爸爸一个人出。”

杨学文拉着行李箱离开后,王霞就迫不及待地从包里拿出一条民族特色的项链送给明贞,“我从云南带过来的。”

明贞摩挲着项链担忧地问,“妈你真的想通了?”

王霞点点头,“我和你爸刚结婚那会就约好一起去云南的,不久有了你,你爸有了自己的公司,我工作也忙。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和你爸天天吵架,天天吵架,去云南也就一年年拖了下来。

我想通了,与其婚姻不幸福,反倒不如一个人过的清静。这些年,我对你爸只有恨,我不跟他离婚就是想要拖死他们。结果我不但亏待了自己,更亏待了你。所以我觉得成全他,也等于成全了自己。”

明贞紧紧抱着妈妈,撒娇说,“妈妈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我。”

快过年了,母女俩商定去商场血拼,把想买的,没舍得买的东西全都搬回家。最重要的是,王霞说要给明贞买漂亮的衣服。

明贞从没有像现在这么开心过,她想,其实让自己开心并不是难事,只要敢做出改变,走出生活的死局,就是赢家。她很高兴有勇气改变自己,并影响了妈妈。这样,就有五个人从中受益,过上幸福的生活。

经纬有度
经纬有度  VIP会员 当故事成了事故 有狼藉 有温暖 有涩的泪 有明朗的笑

杨明贞的心事

老公意外去世后,婆婆把我告上了法庭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