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动我的猫

2019-09-17 11:03:22作者:宋周

爱情

方绒绒站在几米之外,盯着草丛里的那对身影,气得炸毛,一撸袖子,气势汹汹地跑过去誓要挽救她可怜兮兮的小主。

听,那凄惨的叫声!看,那惊恐的眼睛!她心都要碎了!

突然,方绒绒猝不及防地被扯住了卫衣帽子,被勒住命运的喉咙,一时还提不上气,生生地被往后拽了几步。

方绒绒站定脚步,快速转头,没好气地咆哮,“谁啊!”

林青山放开方绒绒的帽子,歉意地笑了笑,指着草丛,说道,“我觉得现在你不应该去破坏他们。”

“凭什么!我的猫都被揍了,我要打死那个猫崽子!”

她辛辛苦苦养的小主捧在手心里,自己都舍不得打一下骂一句,现在却被哪个野崽子压在脏兮兮的泥巴下肆意蹂躏,我的小主何时受过这样委屈。等回去之后一定要训练她打架,毛可以脏,架一定要赢!

方绒绒不管,打算再次冲过去,谁知那个男人又拉住了她,“他们不是在打架,真的不要去。”

方绒绒握了握拳头,忍住想打人的冲动,用力挣脱开林青山,懒得跟他废话,挣脱了左手,右手又拉上来。

“你看不出来他们在,交配吗……”

方绒绒:“……”

林青山继续说,“中途打断的话对身体有坏处的。”

方绒绒:“……”

方绒绒慢吞吞地转过头,脸颊两坨明显的红晕,林青山倒像是个无事人一样,神色温柔浅淡。

方绒绒咬牙切齿,“明天就给她结扎!”

方绒绒甩头往家里走,看背影都是气鼓鼓的。

林青山摇摇头跟了上去。

方绒绒在等电梯的时候,林青山稍后也站在了方绒绒的身边。

方绒绒抬头,林青山有感应似的低头,莫名地对视了几秒。

电梯到了,两人进入电梯,林青山首先按了楼层。

巧了。

林青山不见方绒绒按楼层,礼貌询问道,“你住几楼?我帮你按。”

“我也住十一楼。”

林青山看见唯一亮着的按钮,笑了笑,“真是巧,我也是。我是刚搬过来这里的,你是1102的住户吗?”

“是。”

“你好新邻居,我住你对面。”

方绒绒还记着刚刚的窘迫没有多大热情,淡淡地点头,“你好。”

林青山倒是不介意,继续搭话,“刚刚你说要给你家猫咪绝育,我倒是知道个不错的医院,他们有方法可以让被绝育的猫咪小狗不记恨自己的主人。”

“什么医院?”

“宠瑞医院,可以去看看。”

人倒是还挺热情,还不计前嫌自己吼了他一声,方绒绒终于露出了一个善意的微笑,“行,谢谢你。”

晚上小主回来的时候方绒绒既心疼又生气地给它认认真真地洗了澡,然后放在沙发上,开始了说教。

“以后不许给我出去鬼混。”

“以后不许因为什么猫长得好看,就跟人家走!”

“以后给我每天练习打架!”

“记住要时常磨磨你的爪子,你看看你的爪子,钝成什么样了!”

……

方绒绒絮絮叨叨了一个多小时,小主累得喵喵直叫,只好放过她。

————

虽然白天方绒绒信誓旦旦地说第二天立马带她去绝育,却没有时间,一个多星期之后才有了半天的时间。

可是她却忘记了对面邻居说的医院叫什么。

方绒绒摸摸小主柔顺的毛,心想不能让它受委屈,能当她邻居的人一定不会在这些小事上骗她,没必要。她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的,网上的不可信,谁知道是不是刷单刷出来的呢。

方绒绒放下小主,直接穿着恐龙家居服出门,走到门口忽然想起妈妈的话,第一次敲人家的门要带点礼品去不能失了礼数,方绒绒想了想,回去厨房把刚刚吃剩下的几个饺子又热了一下,才端着出去敲门。

虽说是吃剩下的,但是这些都是自己包的,很有诚意的,方绒绒自我安慰着。

“叮铃——”

没多久林青山便来开门,一身西装还没有来得及脱下,白衬衫胸前的扣子解了几个。

方绒绒呆了几秒,随即马上露出认为最友好的笑,“你好邻居,我来送温暖了。”

林青山低头看着方绒绒捧着的饺子,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啊,不过,饺子看着还挺好吃的。

林青山接过盘子,“谢谢。”

“对了,你还记得你之前跟我说过的那家宠物医院吗,叫什么名字啊?”

“宠瑞,祥瑞的瑞。你还没有给你的猫做绝育吗?”

“没有,明天有时间正好可以去。”

林青山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道,“要不别去了。绝育挺狠的。”

“不行!”一说到这个方绒绒的臭脾气又上来了,语气又凶又坚定。

“……”行吧,只是有点可惜了。

第二天方绒绒便带着小主来到宠瑞医院,标准的私人医院,服务接待好得没话说,因为自己是新客户,护士姐姐便说可以带它的小猫免费体验一次洗澡按摩,据说舒服得不得了。

方绒绒便让护士抱着小主去享受去了,颇有种临死之前吃大餐的意思。

医院有专门的休息室,方绒绒坐了一会儿便坐不住,走出来在医院里乱逛。

医院一般都会有关于医生的身份墙,证明自己医院也是很厉害的那种。

方绒绒无意遇到,便站在前面看了起来。

第一个,最显眼,“林青山,xx大学毕业,内科医师,工作经验5年……”

另一个相关职工墙,“林青山,宠瑞医院老板……”

呵呵。

好绝一男的,介绍医院介绍到自家医院来了,还挺会拉客。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她还偏偏开始怀疑了。

小主还没有按摩完,便去找老板办公室,她倒要看看这个邻居脸皮有多厚。

方绒绒转了一大圈,终于找到护士姐姐说的往右拐直走上个楼梯在往左拐直走到第二个十字路口再左拐第二间。

为什么不是坐个电梯就可以到达的地方,非要这么绕,是防止有人闹事不容易找到老板办公室以护周全吗?“佛”了。

方绒绒敲了敲门,没人应,正想打开门,一个女医师经过,“小姐,你找我们老板?”

“是的。”

“不好意思,我们老板今天请假了不在医院。”

“……”行吧。

方绒绒去接自己家的小主,表示自己还要想想,护士小姐姐也不恼,态度友好的表示自己很能理解,给了她一张名片,说要是决定好了也可以打电话预约。

方绒绒便抱着自家舒坦得打瞌睡的小主回去了。

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半,天色已经暗淡,方绒绒扛着刚从超市购买回来的食物走进单元楼,恰巧看见林青山刚从外卖小哥手里接到外卖。

方绒绒走过去,“好巧啊,林医师,吃外卖呢。”

林青山从来没有告诉过她他叫什么名字,看来还是知道了啊。

林青山和方绒绒并肩走,回她,“嗯。你去了我家医院了?感觉怎么样?”

“非常好。不过林医师怎么请假了,我看你挺好的啊。”

林青山哪听不出方绒绒话里的刺,便想着转移话题,低头看了一眼她的袋子,轻声询问道,“你等下有朋友来吗,买了那么多菜。”

方绒绒也懒得再纠缠那个问题,进了电梯,随口答道,“囤着,有时懒得出去,就自己煮着。”

“你做饭一定很好吃,昨天的饺子很好吃,谢谢你。”

“不客气。”方绒绒又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盘子记得还给我。”

林青山轻笑一声,“当然。”

方绒绒回到家,刚洗完个澡,林青山便来敲门。

他拿着干净的碟子,递给她,方绒绒接过,道了一声谢,正想要关门,林青山抵住门,方绒绒不解,眼神询问。

林青山脸上带着些许的委屈,“我刚刚订的外卖洒了。”

“哦。”活该。

“我很饿。”

“嗯。”关我屁事。

见方绒绒还是无动于衷,林青山稍稍弯下腰,歪着头,眼睛诚挚地看着方绒绒,“我可以去你家蹭饭吗?”

……

卖萌可耻!

“行吧,进来吧。”妈妈说要和邻居处理好关系。

毕竟第一次请邻居吃饭,还是要大方点的。

方绒绒放下豪言,“你好吃什么,我给你做!”

林青山倒是不挑,“你本来打算煮什么多煮我那一份就好了。”

方绒绒思考了一下,“行,那我煮面了。”

“好。”

小主在睡觉,林青山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方绒绒只煮了个简单的牛肉鸡蛋面,林青山又不是个爱看电视的人,便走进厨房,看看方绒绒怎么做的。

方绒绒又穿着恐龙家居服,腰间围着小黄人围裙,头发随意绑着,几丝细发垂在白皙的脖颈上,林青山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才走进去,好奇的问,“做到哪步了?”

宋周
宋周  VIP会员

别动我的猫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