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玺扇

2019-09-02 19:03:47作者:非凡靠靠

古风

“尔玉,你怎么又偷偷跑出去了?”冯姑姑有些生气地看着一身狼狈的姑苏尔玉,她一身男装,却一脸的焦急。

“嘘,冯姑姑,我好像摔伤了,你能不能帮我请个大夫啊?但是要偷偷的,不然父亲母亲定是要骂我了。”尔玉心生一计。

“哎哟,我的小祖宗嘞,你怎么伤了,夫人知道了又得多心疼啊。”冯姑姑一脸悲戚。

而尔玉一脸可怜地拉着冯姑姑的袖子,说:“姑姑,你最好了,就帮尔玉最后一次好不好。”

冯姑姑挨不住她的软磨硬泡,到底还是答应了。

待冯姑姑出去之后,尔玉又唤来文儿端了热水来,之后打发她出去守着门。

尔玉小心地拨开床帘,看向床上躺着的男子,一边用湿毛巾给他擦着脸,一边自言自语道:“这是什么运气啊,出个门还能碰上刺杀,还好遇到了本姑娘,要不然你就死定了……呀,还长得不错啊,真好看。

“就是这伤得太惨了吧。”尔玉看向他身上的剑伤啧啧叹道。

“小姐,冯姑姑来了。”文儿在门外说着。尔玉赶紧将床帘放下来,走到屏风外,整理整理了一下衣服,就去开了门,东望望西望望,确定没其他人,赶紧将冯姑姑身后的那个人拉进房间。

冯姑姑一惊,正想说什么,就听尔玉说道:“冯姑姑,这医女我认识,您就回我母亲身边吧,要不她要起疑了。”随后不等冯姑姑反应过来,就将门关上了。

“得亏冯姑姑请的是我,要不你这未出阁的姑娘闺房竟然出现了男子不得让人笑话。”何昭昭看到床上男子的时候震惊地开口。

“冯姑姑一定会叫你的,首先我是偷偷让她请的大夫,必然是要进我的闺房,就得是医女,而这北安城中医术最为精湛的当属何大夫的女儿何昭昭了,不是吗?”尔玉一脸骄傲。

“行,就你聪明。”何昭昭无语的看了她一眼,随后取下医药箱,为床上的男子诊脉。

随后又看了看他身上的伤口,开始写药方。之后看向尔玉,欲言又止。

“你干嘛。有什么话就说,我付得起钱的。”尔玉看到何昭昭的眼神不对。

“你想的什么,我会要你的钱吗?我想说,他这么昏迷着,身上的伤需要涂药膏,可是你是女儿身,还未出阁,这闺房留男人就已经惊世骇俗了,何况……”何昭昭说出心里的顾虑。

尔玉听了也是皱了皱眉,说:“其实,怎么说他也算救了我,虽然是他引来的,但若不是救我,他本来可以逃走的。这事我会想办法的。大不了让他醒了之后娶我呗。”

尔玉一副满不在意的样子。

“你爹,当朝宰相,母亲,大将军府嫡女。你,先帝亲封的玉郡主。不管哪个身份,你觉得你可以嫁给这样一个来历不明的男人?”

“哎呀,这事能不能以后再说,先救了他再说。”尔玉有些不耐。

“行,我不管你了。但是你那几个庶姐可盯着你呢。”何昭昭撇了下嘴,最后劝了她就离开了。

“文儿,去买上面的药,要悄悄的,然后偷偷地煮了送来。还有让君儿守在门外,有人来叫我一声。”

“是,小姐。不过君儿还在生气小姐您今天没有带着她一起出去呢。”文儿有些好笑地说道。

“让她赶紧来,不然下次也别想出去。”尔玉丢下这句话就进房了。

尔玉到床前一手支着头看着床上这个安静的男子,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祁衡玉醒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个女子趴在床边,他动了动身,但浑身非常痛。

尔玉感觉到了动静,迷糊地睁了眼,却掉进了男子的眼神中。

“你是何人?”祁衡玉轻吐薄言。

“我……我可是救你的人!”尔玉清醒过来就一脸傲娇地说道。

而祁衡玉却一脸怀疑地开口:“你?救了我?”

“那可不是!”尔玉起身,一脸骄傲。这时君儿轻声叫道:“小姐,文儿拿药来了。”

尔玉赶紧跑出去开门,端了药进来,递给他,还说:“来,赶紧喝了。”

但是祁衡玉却一脸打量的目光看着她。

尔玉被他看的不自在,又羞又恼,说:“怎么,怕我下毒害你啊!”

“我受伤了,怎么拿。”祁衡玉无语,虽然说是有点怀疑,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她不会害他。

“得得得,我喂你。”尔玉虽然说的大大方方,但是心中其实却是小鹿乱撞,她还没喂过谁药呢,还是个不认识男人。但是祁衡玉从小被别人伺候惯了倒也没有觉得有什么,然而就是这里,决定了她的结局。

喂药的过程十分的不顺利,药总是会滴到祁衡玉的身上或是床上。原因很简单,尔玉紧张了,手总是会抖。

“其实你可以直接用碗喂。”祁衡玉忍住不快。

“哦哦哦,好。”尔玉松了一口气,但其实最后药还是从祁衡玉的嘴脸流下了。

晚上,尔玉就牺牲了自己睡的小房间,也就是卧室中的一个隔间,里面有张床,但是简陋。

其实尔玉从来都是一个小姐性格,她不会伺候别人,也没有委屈过自己,这一次,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耐心。

然而第二天一早却迎来了不速之客。

“三小姐,我们家小姐正在休息呢,您这样不好吧。”文儿和君儿挡在姑苏尔情面前。

“今儿我们小姐发现了一个小贼潜进来了,并且往这个方向来的,我们小姐是对四小姐的安危着想啊。”姑苏尔情的侍女安儿“一本正经”地说着。

“你们吵什么呢!”这时尔玉的门开了。

“四妹,刚才我看见一个小贼跑到这里来了,我带了人来看看。”姑苏尔情“温柔”地解释。

“大清早的哪来的贼,但是你们,我看还有点像贼。”尔玉毫不客气地怼回去。

“你!都是自家姐妹,我也不绕弯子了。实话说吧,有人看见你带了个男人回来。”尔情干脆撕破脸皮,反正在这个家里,她和尔玉也没有什么亲情。

“三姐,还自家姐妹呢?谁家姐姐当着下人的面污蔑自己妹妹的?”尔玉嘲讽地笑笑。

“姐姐这可是为了妹妹好。给我搜。”尔情面露狠厉。

“我看谁敢!本郡主的房间你们也配?”尔玉挡在门外。

下人们也都停下了,的确,四小姐可是皇上亲封的玉郡主,只是一般不以郡主自居。

尔情却咬牙切齿,她当然知道,可是这是一次多么难得的能够毁坏她名声的机会。

“大清早的,闹什么闹!”姑苏丞和方容来到这里。这当然是君儿去请的,尔玉出门时就让君儿去请老爷夫人了。

“父亲,三姐带人闯我的闺房。”尔玉率先开口。

姑苏丞不满地看向尔情,尔情连忙解释道:“父亲,刚刚我看到有个小贼进了四妹房里,我担心四妹。”

尔玉冷笑了一声:“三姐之前可是信誓旦旦地说我屋里藏了男人!”

姑苏丞皱眉,方容听了也是生气,对尔情呵斥道:“谁教你说这些话的!”

“四妹若是心里无鬼,叫人看看又何妨。”尔情气不过,叫嚣道。

“呵,叫人看看?我的房间也是这样一群家仆可以进的?”尔玉望向那一群下人。

姑苏丞和方容也看到了那群人都是男子,就算没有什么,尔玉的名声一样会毁。

“你们两个去看看。”姑苏丞看向跟着方容的两个婢女吩咐道。

随后那两个婢女应了一声就进去了,尔玉倒也没有阻拦。

不一会儿两人出来了,对姑苏丞和方容摇了摇头。

姑苏丞当场就怒向姑苏尔情,处罚说:“去祠堂跪三天!不许出来。”随后就走了。

但方容却是觉得处罚太轻了,接着说:“顺便把女戒,女经抄写三百遍吧,不抄完不许出来。”

“夫人,尔情知错了。尔情不该听信小人的话。都是安儿,对,是安儿说的。”尔情指着安儿,而安儿却是着实委屈,说:“小姐,明明是你说有贼人进了四小姐的房间的。”

“是你说的。”尔情不承认。

“够了,冯姑姑,带人将她们主仆送进祠堂。”方容当家主母的气场一出,都安静了。

其他人离开后,方容单独叫尔玉进了房间。

“说说吧。”方容无奈地看向尔玉。

尔玉自知骗不过母亲,就糯糯的开口:“母亲,其实是我昨天救了一个人,但是我给他请了大夫后就让他走了!”

“真的?”方容半信半疑。

“真的!女儿哪敢骗你啊?”尔玉上前挽住方容的手臂,撒娇说。

“行了,这次就不和你计较了。明天皇后举办了一个赏菊宴,邀请了你。依我看,说不定是要给那个皇子指婚。”放松放松了语气,“母亲呢,不求你嫁入皇室,但我真希望你以后嫁的是你真心喜欢的。”

“嗯。”不知怎的,尔玉心中有些难受。

旦日一早,尔玉就已经起床了,作为郡主,尔玉还是分得清情况,皇后的宴会不可迟到。家中对她的女性教育向来不乏,虽然她有时候并没有放在心上。

“把这些都拆了,就插一支白玉簪子。”尔玉看到自己被打扮的这样华丽美貌,就想到了那个男子,下意识不想在宴会上出风头,博得关注,免得被赐婚。

文儿一怔,小姐向来不理会这些,今儿竟然在意起来了,不过她没说什么,照着她说的做。衣服也换上了一件粉色和月牙白搭配的衣裙。尔玉看来是很简单的,可是就文儿和君儿看来这样活似仙子。

“二哥,你也去?”尔玉出门便见到了自己的嫡二哥姑苏长枫在外面等着。

“怎么?就许你去,不许二哥去啊!”姑苏长枫轻敲了一下她的额头,笑道。

“能能能,二哥这么风流倜傥,玉树临风怎么不能呢!”尔玉狗腿地夸道。

姑苏长枫不想理她,直接上了最前面的马车,尔玉撇了撇嘴,也上了后面一辆马车。今日宰相府就他们兄妹二人去,因为大姐前面嫁了人,大哥也已经娶亲,而其他庶出是没资格去的。

众人都在宫门口下了马车,又宫人带领着去往御花园。

“二哥,你是不是想娶妻了?以前这种宴会你都会推脱不来的。”尔玉一脸坏笑地看着长枫。

长枫翻了一个白眼,加速向前走去。但还别说,她还真是为着一个宫女去的。

几天前,他去宫中办点事,出宫已是夜晚。突然看见有影子一闪而过,隐约还有呜呜呜的声音,出于好奇,他跟了上去。就看见一个太监捂着一个宫女的嘴,拖着她往莲花池的方向去。

他正想上前帮忙,那宫女突然一个翻身,用腿踢了那太监的下盘,逃脱了他的束缚,还将他踢到在地,掐住他的脖子问幕后主使是谁,只是那个太监自杀了。突然那个宫女朝自己看来。

他立马变怂,说:“我可什么都没有看到。不过我挺好奇你要怎么处理他。”

那宫女似乎没有对他动杀心,只是接下来她却对他笑了笑,说:“既然你能在晚上自由出入皇宫,想必处理一具尸体没有什么问题吧。”

长枫震惊地看向她,说:“你就不怕我告发你。”

“我知道你不会。”那个宫女说完就消失在夜色中,只是苦了他,悄悄地将那个太监带出了宫,找了个地方埋了。

赏菊宴上宾客已经来的差不多。

“皇后娘娘到!”

“太后娘娘到!”

“大皇子到!”

“九公主到!”

皇家的人也陆陆续续地到了,尔玉对他们也没有什么兴趣,只是自顾自的吃着水果。

“怎么七皇子没有到啊?”尔玉听到一旁坐着的两名女子说着话。

“七皇子向来不喜这种宴会。”

“不过我听说七皇子的容貌堪称皇室第一呢。”

非凡靠靠
非凡靠靠  VIP会员 看这里!

青玺扇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