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文悬赏

2019-09-01 15:04:20作者:半调儿猫

古风

南岭山城南的一间老旧的客栈里,客栈大门的栓木搁起了,但大门仍紧紧关着,一个店伙计趴在桌子上。

远处天边传来隆隆雷声,“轰!”忽然一声巨响。

住在二楼客房里的李显被这惊雷吓出一身冷汗,坐起身来不断喘气。

连日来的奔波,让他有些疲惫,此时李显手心感到潮湿湿的,冰冰凉的。他意识到一种压力正在迫近,这是一种死亡的气息。

迅速眨了几下眼睛,只见一个身穿黑色衣服俊美的男子手背在背后,直直地站在屋子里。

李显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心痛地说“还是被你追上了,终于要结束了,谁会想到会在这样个客栈里。”

黑衣人冷冷的地回答道:“这只是时间的问题,从魏王发了红文悬赏要你死,到现在已经三个月了,这段时间可是不好过啊,好几次我都把你追丢了,但我真的很欣赏你,你一个书生从京城到大漠到南岭这里。

李显试图趁着黑衣人说话的时候,把手一点点的伸向枕头下面,那儿有一把锋利的匕首。他在绝望中想自己拿出匕首一个前扑插在黑衣人的胸口。

黑衣人从身后的手里丢下一把匕首,不耐烦的说,你是在找它吗。

李显的手嘎然停了下来,心顿时也凉了,他把手缩了回来,“我一向是个警觉的人。”他带着敬畏地说,“你进到我的屋里,神不知道鬼不觉地人从我枕头下把匕首拿走,你是一个高手,你是谁?我想知道是谁杀了我。”

黑衣人点点头:“红文使者,冷面王,揭榜必死。”

李显无奈的笑了:“这可能是这件事中最可笑的事了,魏王实际上没什么好怕的,我不会去皇上那儿告密,我只是看不惯魏王乱杀无辜百姓的行为罢了,相比做魏王的幕僚,我更喜欢逍遥江湖,所以想离开。没想到他尽然舍得耗费这么大代价,请了红文使者来追杀我。”

就算你说的是真的,我也必须要执行我的任务,你的时间不多了。

李显心中突然有种不祥之感,一股慑人的寒意涌上心头,大颗的汗珠从额头上冒了出来,哀求道:“能留住我一条性命吗?我可以给双倍的赏金。”

黑衣人平静的摇头说:红文使者,揭榜必死,我想你会明白这一点。

半晌,李显深深的吐了一个气,温和的说:“请帮我做件事,在你杀我之后,我枕头下面有个包裹,里面有一个锦囊,我希望你能打开它。看完后再送给魏王殿下,你能帮我这个忙吗?”

“恩”黑衣人回答,突然右手一扬,一串寒芒,疾射而出。

“噗哧!”李显只感觉喉咙一阵剧痛,随即头颅无力垂下,已然死去。

黑衣人走上前来把李现的人头提起从床上拿了一块布包着。

正要离开房间时,突然想起李显死前的请求,他从枕头下面拿出一个包袱找出了那个锦囊,打开,抽出里面的一张红纸,看完后又轻轻的塞回锦囊里,然后对房间扫视了一下,打开窗看了看外面,一跃而下,疾驰而去。

二日后,京城魏王别院书房。

魏王上前抓住黑衣人的手“啊,你终于回来了,你终于帮本王去了一块心病,李显不死,本王日夜难眠。”

黑衣人退后一步从身后拿出一个锦盒放在桌子上,淡淡的说,“这是人头”。

魏王连忙打开盒子,看到了李显的人头,仰天大笑连说,“好好好。他一定猜不到是红文使者杀的他吧?”

黑衣人面无表情的说,“没有,他知道是我杀了他,而且很平静”。

魏王对黑衣人的回答很不高兴,因此有点生气的说,“本王想你一定也累了,你应该下去休息了,退下吧。”

黑衣人冷冷的一笑“在我走之前,我把这个锦囊交给殿下,是李显写的,我希望殿下能看一下”。

魏王疑惑的拿过锦囊,抽出了红纸,上面是李现的笔迹,魏王念道“我知道殿下会找人杀我,为了公平起见,当殿下看到这张纸的时候,就说明他已经接受了装在里面的宝藏图,并且接受了我的红文悬赏,我们奈何桥上见,魏王殿下。”

魏王脸上的笑容凝固了,纸从他的手中落下。

黑衣人右手一扬,一串寒芒,疾射而出,魏王啊啊的想说话,却无法说出来。身子向后仰倒。

黑衣人推门而出,只是这回他没有拿走悬赏人头。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