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公交车上目睹了一桩连环杀人案

2019-09-01 15:03:44作者:安玖久

悬疑

又被老板以各种理由留下来加班,我啐了一口,裹紧了上衣向附近的公交车站跑,还好赶上了最后一班车,边喘着粗气边投了两枚硬币,找了个后面的座位坐下,抹了抹头上的汗,默默吐槽了句,现在公交车司机见着人少,连空调都不给开,只管着把窗户开了,抠门。抬头扫了一眼坐在前面的人,已经晚上10点了,这趟车上还有另外4个人,组合有些奇怪,我不禁好奇地观察了起来。

坐在最前面的是个年轻人,也许是为了约会晚归的大学生,他偶尔转头四处看看,神色焦躁不安。坐在第三排的是个小学生,一直大声的吵闹着,而在座的似乎没有他的家长,这么小的孩子这么晚坐车没问题吗?我撇撇嘴,现在的家长实在是太不负责了。

旁边是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看起来十分严肃,我小心地挪了挪屁股,这种人一看就不好惹,他时不时的皱着眉头瞪一下前方,然后重重地咳嗽一声,想来是要震慑一下那孩子,不过没什么用,假装不经意的向后面一扫,看见了坐在我斜后方的大妈,老僧入定般的一动不动,面无表情,仿佛身处另一个世界,周围的一切与她毫不相关。

前面的孩子扔着自己的手中的飞机模型,眼瞧着尖锐的飞机头要砸到男人的额头上,男人嫌恶的躲了开,将掉在地上的飞机模型踩得支离破碎,男孩气极了,也不顾摇晃的公交车跌跌撞撞的朝着男人跑来,而那人似乎也没想放过这个孩子,抬脚便迎了上去。一声尖叫传来,我瞪大了眼睛,惊诧地看着男人快步走到孩子面前,死死地掐着他的脖子,男孩死命地挣扎,一旁的大学生赶忙冲了过去,他一把拽开那个男人,将孩子护到了身后。

我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发展的如此激烈,而司机却好象什么都不知道,依旧安静地开着车,不曾阻止。

“你这个疯子!”大学生喊道。

“你这个废物!”男人反唇相讥。

“就为了一个玩具,你至于吗?”大学生紧紧地拽着孩子的胳膊。

“你知道不是因为玩具,我忍他很久了。”男子皱眉回应。

“非要他消失你才开心是吗?”大学生开始歇斯底里。

“你懂个屁!我只想好好活着,遵从这个世界的规则,你高尚,你伟大,到头来不过是个窝囊废,还是要我来扛!你想做个好人,想把什么都留下,呸,也不看看你是哪根葱,你就一混蛋,成天护着这个保着那个,你干成什么事了?”那男人也不顾什么形象了,激动得似乎要把面前的两人拆之入腹。

“你讨厌我对吗?”大学生似乎有了哭腔。

“对,讨厌,你想做好人就做罢了,却总把我往绝路上逼,你护着他,谁护着我?一句不懂事就把什么都抹去了,你当世人皆他妈啊!”男子越说越激动,指着男孩的手都有些颤抖。

完全看不懂事态发展的我只能猜测着:难道他们认识?还有着复杂的情感纠葛?要不说这时代发展得快,人的思想也发展得越来越快,我现在是跟不上他们的思路了,但这瓜吃得还挺解渴。

后面的孩子突然大声哭了起来:“明明你以前······”

男子喊着:“别跟老子提以前,你就是个祸害!”

“所以你想我消失,我以前多想活得和你一样啊,我多······崇拜你啊。”男孩边说着边退向了开着窗户的那个座位。

男子沉默的撇开眼,大学生也低下了头,似乎是沉浸在了回忆里。

“我们就不能一起好好的吗?你把我藏起来,我会······”

“你什么都不会,留下你也没什么用。”男子打断了孩子的话。

男孩擦了擦眼泪:“但这世界不会因为我的消失而让你好过分毫!”说罢他直接从开着的窗户跳了出去。

看到这一幕的我赶紧向外面望去,却见外面只一片漆黑,我大声喊着:“司机停车有人跳下去了!”

可司机却充耳不闻,车依旧向前面开着,我想跑到司机那里,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此刻竟是连话都说不出了。我努力用颤抖着的手把领口的纽扣解开,想让自己呼吸顺畅些。

“你杀死了他。”大学生面如死灰地说道。

“是你不该想着救他!”男人回答。

“你总有一天也会杀了我是吗?”大学生垂头丧气地问。

“你知道的,废物总该消失,不论早晚。”男人回到自己的座位默默地吐出这句话。

“你说的对,我是该成全你的,活在这世上谁都不容易。”说完大学生竟从自己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把刻刀,一下一下的划在自己的手腕上,殷红的血从苍白的手腕冒出来,没人阻止,后座的老太太竟是面色都不曾改一下,我突然怕极了,许是这场景刺激到我了,手腕一阵钻心的疼痛,我想用另外一只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却毫无力气,司机为什么一直都无动于衷呢?

“其实这世上什么都是无所谓的,你牺牲了那么多人去成全自己,你最后又得到了什么呢?”老太太在后面慢悠悠的开口道。

“我失业了。”男人忽然局促地拽着自己的衣角。

“所以你一无所有了,牺牲了那么多,你还是一无所获。”老太太竟笑了。

“我想改变现状,我不想让其他的来干扰我。”男子辩驳道。

“你以为是因为他们你才在这社会上难以立足吗?你用尽自己最大的力气去抹杀掉他们,然后呢?你仍旧是个窝囊废,你连以前可以用来伪装的借口都没了,你难道不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笑话吗?”老太太垂着眼,面露讽刺。

我惊疑地听着他们之间的对话,他俩认识,不,应该说他们四个都认识,男子嫌孩子是个累赘,同时又看不起大学生,他觉得自己失业是他们俩造成的,而老太太一直事不关己,却在接连死了两个人之后刺激起了这个男人,她不想他活?!

男子此时有些哆嗦,显然他并不能接受窝囊废这个说法,他掏出了兜里的药,距离太远我并不知道他在吃什么药,只知道倒出一大把放在嘴里不停地嚼着,我卯足了劲喊出一句:“这么吃,会出问题的!”我想到了可能会没人理我,但我还是要说出来,果然,那男子完全不受干扰的继续吃着。

此时,老太太却走到了我的身边,摸着我的头:“他听不见的,没人能救得了他了。”

“你为什么要······这样?”我有气无力地抛出这句话。

“当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在意你是否存在,过得怎么样的时候,当你为了达到目的而整个人变得面目全非的时候,当你想呼救却没人听得到的时候,是不是就意味着你该离开了呢?”

我看着她渐渐变得模糊的脸:“离开?去哪?”

耳边传来了她的呢喃:“离开这个不需要你的世界,去一个全新的地方,从头开始。”

意识消失之前脑子里只飘荡着那句:“离开这个不需要你的世界。”

第二天

公交车司机李先生正在接受媒体采访:“请问案发时有任何预兆吗?”

“没有,他一上车就坐到了后面,我一直以为他在睡觉,哪成想他竟然是在割腕自杀。”

“没有,他一上车就坐到了后面,我一直以为他在睡觉,哪成想他竟然是在割腕自杀。”

“在他乘车期间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吗?”

“有,等红灯的时候他喊了我一声,很急,我问他什么事,他又不说话了,我回头看见他好像在解上衣扣子。”

根据警方提供的资料,这名在公交车上自杀的男士名叫沈越,刚刚被公司辞退,死亡原因为服用过量安眠药以及割腕导致失血过多死亡,通过对公交车司机的采访了解到中途他曾呼唤过司机,而割腕的几条伤痕也是由浅及深的,可能他曾有过求生的念头······

坐在电视机前看新闻的杨明却整个人都愣住了,他是沈越的发小,昨天杨明接到过他的电话,听他一直在说什么感觉以前的自己在消失,怎么办,留不留下。杨明只以为他在矫情开玩笑,就顺嘴说了句:留个屁啊,都是些个混蛋,扔了吧。

刚刚开除掉沈某的上司听到职员谈论的话,想起昨天的情形,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沈越一直都很努力工作,就是太老实做事不够圆滑,让他烦得不得了,正好揪着他迟到的错把他开除了,临走前还羞辱了他一顿:“像你这样的窝囊废,这个世界根本就不需要你,这么多年了,一点长进都没有,什么玩意儿。”

而沈越的大学同学姜来则一脸懵的坐在警察局,这时他才知道昨天还和他聊天的人今天已经不在了,而和他的通话则是沈越生前打的最后一通电话。

“你们在电话里都聊了什么?”

“他说他很迷茫,他把自己丢的丢扔的扔,现在找不见了,问我怎么办,但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因为我也活得也来越不像自己了,所以我就说能怎么办,对付活着呗,又不能回炉重造,从头开始。”

沈越的父母得知了这件事更是捶胸顿足,他妈妈哭着坐在地上说:“孩子早就跟我说很累,想回家住几天,我就觉得他是在逃避工作硬生生没让他回来,还说家里米饭少,别在外边混不起了就回家当米虫,都是我的错,我的错······”

谁也没有发现沈越藏在床底下的精神诊断报告,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根据初步鉴定,患者沈越具有一定的精神分裂倾向。警方的判断是错误的,沈越不单单属于自杀也属于他杀。

其实没有谁的错,父母也好,朋友也好,他们没有义务去发现沈越的问题,但不可否认沈越把他们当作了救命稻草,他在努力地对每一个时期的自己告别,而每一次道别他都希望是一场救赎,即便是在生命的最后,他还是喊了一声司机,因为他依然想用这种蹩脚的方式等待属于这个世界的挽留,但那时,于他而言,这个世界毫无善意。

安玖久
安玖久  VIP会员 如果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我会对他好一点,再好一点 如果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我会离他远一点,再远一点

我在公交车上目睹了一桩连环杀人案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