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凤凰男:惊魂吕家村

2019-09-01 15:03:03作者:止水凡心

婚姻

欲知前情,请看《嫁给凤凰男:小叔子要彩礼》。

1

颠簸的马路上,开着一辆黑色的越野车,开车的里一个健壮的小伙子,正是陈烨父亲的助理刘循。

后排坐着两个姑娘,相貌都不是太漂亮的那种,但胜在会穿衣打扮,也各有韵味。

左边的一头短发,清爽干练的样子,是马小兰。

后边那个长发飘飘,整个人缩进米色的羽绒服里,显得娇小温婉的女孩,就是陈烨了。

马小兰看到远处山峦重叠,怪石横生,激动的一路惊呼。

陈烨却一直心事重重,满脸都写着心事。

马小兰拽了一把陈烨,说:“小烨,别想啦,兵来将挡水来土淹,这干想也想不出来个啥呀,到吕家村了再看呗。”

陈烨说:“我就是觉得心里乱乱的,有点怕。”

“怕啥呀,你是去给你婆家送钱,又不是去要钱,他们还不得把你当贵宾接待啊。”

“小兰,你说少阳会是那种心口不一,有什么大事瞒着我的人吗?”

“我的大小姐,婚都结了你终于开始思考这个了?”

“小兰,你就别说我了嘛。”

“既然你们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就别多想啦,到吕家村了好好了解一下,不是原则上的问题就好办,无非就是钱的事。”

说完小兰又补充说道:“希望吕家可不要是个无底洞啊。”

陈烨听了没说话,看了会窗外,突然想到什么,然后说:“少阳之前说想去我爸的公司上班。”

马小兰一下子坐直,说:“姑奶奶,你可千万别答应!公司可是你家的根本,可千万不能让吕少阳插手!”

“我爸就我一个女儿,少阳说一个女婿半个儿,想帮我爸分担一些呢。”

“我教你啊,你最好一举得男,然后好好培养,让你儿子去分担,最后直接做你爸公司的继承人,一定要绕过吕少阳!”

“讨厌,小兰!”

陈烨和小兰一翻打闹,觉得心情也轻松了不少。

2、

中午时分,车子到一个小镇一样的地方,小刘停下了车。

“刘哥,怎么不走了?”陈烨问。

刘循说:“吕家村位置比较偏,路没修好,汽车去不了,得在这个镇上坐拖拉机,最后还得再走一段山路才行。”

陈烨和马小兰面面相觑,陈烨说:“难怪上次婆婆来市里,大清早的出门,却是下午三点多才到,原来路线这么麻烦。”

刘循说:“我们在镇上先吃午饭吧。我昨天打电话托人找到了一个开拖拉机的人,约好了下午一点在镇东头碰头出发。”

马小兰却是好奇的问道:“刘哥,这路线这么复杂,你怎么找到人的呀?”

刘循说:“我就是附近县城的人,吕家村虽然没来过,但也是听说过的。之前陈总就想派我来吕家村看看,后来有事耽误了。”

午餐是在镇上的小饭店随意的吃了点东西,菜很咸,餐具也不是太干净的样子,陈烨和马小兰都几乎什么也没吃就放下来了筷子。刘循到是吃了两大碗饭菜,饭后,刘循又到附近的小超市买了些牛奶饼干小面包一类的零食,让两个女孩垫肚子。

在镇上的停车场停好车,背上包,拉上行李箱,三人便走去了镇东边,果然有一辆拖拉机停在那里,一问,确实是刘循约好的去吕家村的。三人便上了拖拉机,一路颠簸的向吕家村驶去。

寒风凛冽,虽然三人都是全幅武装,羽绒服帽子手套口罩一样不缺,却还是觉得风直往衣服里钻,冻的全身都发冷。

这一下马小兰也焉了,直呼后悔了不该来这一趟。

陈烨无比歉意的许诺小兰回去请她去泡温泉,好好暖和暖和。

开车的大叔看到三人的样子,呵呵一笑,大声问道:“你们三个不是本地人吧,这大冷天的跑吕家村去干嘛啊?”

刘循也大声喊着回答:“有亲戚在那边,去看望一个亲戚。”

开车的大叔抽了口旱烟,然后说:“吕家村这几天可不太平,听说村长的女儿死了,正闹呢,你们去了可小心一点,别冲撞了。”

马小兰一下子来了八卦之心,也大声喊着问:“啊,是怎么回事啊。”

大叔又抽了口烟,说:“搞不清楚,听说是夫家悔婚,女娃子想不开寻了短见。村长一家正火大呢,镇上的派出所都来闹了两次。”

陈烨和马小兰对望了一眼,心里都在暗想,不知道这事和吕少阳家会不有会有关系。

拖拉机开动起来风实在大,说话不方便,后面的路程几个人都沉默了下来。

颠簸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大叔停下了拖拉机,指着一条蜿蜒向上的小路说:“只能开到这儿啦,你们沿着这条小路走,大约半个多小时的脚程,有一个村子,就是吕家村。”

三人付了车钱,谢过了大叔,沿着山路一路向上。

两个女孩平时爬爬景区里那种修好了台阶的山还行,爬这样天然原生态的山路委实吃力,幸好刘循接过了行李箱和所有的包包,三人相互扶持着,大叔说的半小时走了快50分钟终于看到一个村落。看来这就是吕家村了。

3、

村里生人不多,一进村子便有好事者前来询问,一听是吕家的二儿媳妇,露出了热情又透着几份看好戏的表情。

村里的人指引着三人,不一会便到了婆婆家门口,破旧的泥丕房让陈烨一行人望而却步,陈烨生怕大点声说话这房子便会倒塌把自己埋在下面。

看到这样破旧的房子,陈烨倒是有点明白为什么吕少阳说要翻修了。

村民有人开始大声喊:“吕婆子,你二媳妇来啦。”

婆婆走出门一看见陈烨,惊讶又有带点欢喜的问:“二媳妇儿你咋来啦?”

接着婆婆又说:“咳,其实没啥事儿,他们就是要钱,给了钱就没事了,这大冷天你跑这一趟干啥,少阳人呢?没和你一起回来?。”

陈烨合计婆婆是在说三弟妹彩礼的事,刚准备说话,马小兰用手背碰了碰她的手打断了她。

然后马小兰上前一步,说:“吕婆婆,我们是小烨的朋友,要不咱们进屋说话呗。”

婆婆看了看周围逐渐围上来看热闹的人,说:“对,进屋,进屋。”

屋里黑漆漆的,光线不好,东西也脏,长条凳完全看不出来本来的颜色,陈烨一行人走了快一个小时累了,也顾不上那么多,一屁股坐在凳子上,马小兰继续问:“吕婆婆,你说他们就是要钱,现在事情谈的怎么样了?要多少钱啊?”

婆婆一愣,说:“怎么,少阳没说吗?”

马小兰接着说:“少阳给小烨说了个大概,今天少阳要出差,所以叫小烨来看看具体情况,怕事情这两天有变化,这不是再问问您嘛!对了,这就您在家吗?”

婆婆也一屁股坐下,说:“女儿和老头子都在杂货店忙呢,小儿子跟去小儿媳家啦,这可不就我一个人。”

没等陈烨一行继续发问,婆婆继续巴拉巴拉的说:“这吕村长呀真坏,她女儿死了干我少阳什么事?非叫我家赔钱,这小儿媳家也是添乱,跟风要钱。”

陈烨一听头都大了,没想到路上开拖拉机的大叔说的村长女儿的事情还真和吕少阳有关。

婆婆见陈烨他们都不说话,有点着急了,说“媳妇儿,你钱你可得出啊,不然真按村长说的,让她女儿的牌位嫁给少阳,压在你头上你这脸往哪儿搁?”

陈烨一下子感觉一股寒气从脚冲到头,她蹭的一下站起来,嘴唇发抖,刚要问话,马小兰也紧跟着站了起来,一把拉住陈烨,说:“村长这提议也太过分了,我们都不知道这一节,小烨别激动,听吕婆婆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陈烨被马小兰劝住,没再说话,只是拿眼睛盯着婆婆。

婆婆倒是没把这事当回事,马小兰和刘循左一句右一句,事情也就清晰了浮出了水面。

4、

吕家村的村长没有儿子,只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叫吕秀秀,秀秀比吕少阳大三岁,从小便长的水灵又漂亮,秀秀和吕家大姐年龄接近,总在一起玩。吕少阳家穷,但村长家一直算是殷实的家庭。

吕少阳呢,从小总跟在姐姐屁股后面,因而秀秀和吕少阳也算青梅竹马,一起长大。

吕少阳聪明,自上学开始便年年考年级第一,到上初中的时候,吕少阳家没钱,打算让吕少阳辍学回家务农,吕少阳却不愿意,跪在家门口求父母让他读书。

村长看见这一幕动了恻隐之心,加上吕少阳和秀秀两小无猜的样子,于是村长提议让吕少阳和秀秀订婚,约定以后由村长来支助吕少阳完成学业,不管吕少阳最后读书读的怎么样,学成归来后,便和秀秀结婚,也不要吕少阳入赘,生下来的第一个儿子过继给村长家做孙子就行。

这事对于吕婆婆来说当然是求之不得,既能让孩子读书,又找了一个有钱的亲家,两家一拍即合。虽然是两个小娃娃订亲,当时在村里也是红红火火的办了一场盛大的订亲宴。

后面的事情也就顺理成章了,吕少阳学习一如既往的好,秀秀则以未婚妻的身份一直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吕少阳,吕少阳对这个大自己三岁的少女也是充满了热烈的感情,这感情里,既有感激,也有爱慕。

吕少阳在县里上高中时两个人便多次偷尝禁果,秀秀为次打过一次胎,这事在村里也是人尽皆知,但村里人都认为两人结婚是迟早的事,也就也没有引起太多的风言风语。

不过从吕少阳到市里上大学之后,却发生了一些变化,先是村长家说两个孩子年龄都差不多了,要求两家先把结婚的喜酒办了,吕少阳却说没到法定结婚年龄要再等等。再后来吕少阳越来越少回村,回村了也很少再和秀秀腻歪在一起,村里人听吕少阳说什么没有共同语言。

慢慢的,村里流言的风向就变了,都说吕少阳这是要悔婚了,只有秀秀一如继往的坚持,照顾吕家二老,帮做农活,一样不少。

之后的事情就像大家猜测的一样,大四的时候吕少阳拿了一笔钱回来,说是兼职打工挣的,吕少阳把这些钱交给村长,说用来偿还村长这些年来的支助,但是却不再同意娶秀秀。秀秀死去活来的哭了一夜,村长气红了眼举着菜刀就往吕少阳家冲,却被秀秀死命拦住了。

秀秀是真的一心全扑在吕少阳身上,这时候依然在为吕少阳说话:“他现在是大学生,我只是个村妇,是我配不上少阳,爸,这事就算了吧。”

之后村长家和吕少阳家便水火不容,多亏了有秀秀不计前嫌的从中斡旋,吕少阳家才得以在村里立足。

大四毕业后,吕少阳娶了陈烨,却没敢带陈烨回家。秀秀听说吕少阳结婚,又是哭了一夜,之后便接受了父亲安排媒婆相亲。

当时秀秀已经26岁,这个年龄没嫁,在农村已经是老姑娘,一个破了身打过胎的老姑娘,哪怕是村长的女儿,又哪里还能说到好人家。媒婆带来的资料,不是鳏夫就是残疾,最近一次更是过份,具然游说秀秀嫁给村西头家的智障儿子,秀秀自然是不同意。

当时吕少阳的姐姐正好在陈烨的支助下开起了杂货店,媒婆说话就难听了一点,说人家娶了有钱人家的女儿,早就忘了你了,就别傻等啦,你一个打过胎的女娃子有人要就不错了,还挑个啥之类的,当夜,秀秀便上吊自杀了。

这下村长可气急了,第二天便把秀秀的灵棚设在了吕婆媳家门口,同时村长下山去派出所报了案,村长说是吕少阳的原因才逼迫秀秀自杀,要派出所抓吕少阳偿命,派出所来了两次,从中调解后,村长便转而要求吕少阳娶了秀秀的牌位,在农村没有结婚的女子是不能入祖坟的,秀秀的牌位嫁给吕少阳,从此秀秀也算吕少阳家的人可以安入吕少阳家的祖坟。

吕婆婆自然是不同意的,娶一个女子的牌位这可是大不吉利的事情。

吕婆婆为这事焦头烂额,不过吕家村人人都沾着点亲戚关系,这段时间吕婆婆手里也有点钱,于是花钱请了村里有名望的老年人轮翻劝说,最终村长撤走了灵棚,答应放弃牌位嫁入吕少阳家的事。但要求吕少阳赔偿十万元钱,婆婆想着陈烨有钱,不在乎十万块,一口便答应了。

哪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三儿媳妇家一看村长家一个没过门的女子都得了十万,何况自家一个正怀着孩子的女儿,于是也跳出来要求补十万的彩礼钱。

这一个多星期婆婆经常给吕少阳打电话,就是说这事,吕少阳自知秀秀的事千万不能让陈烨知道,于是每次接电话都避开陈烨,暗自安排。最后要钱时也是说一半留一半,七分真三分假,补彩礼是真的,翻修房子却是假的,翻修房子那十万完全是为秀秀要的。

吕少阳大概想着陈烨几年也不能来老家一次,后面再找借口弄些钱把老家房子翻修了,这事儿便也就平了,哪知道陈烨竟自己到了吕家村。

婆婆却从来没有想过这些事不能让陈烨知道,她认为陈烨既然能不要彩礼,还陪房陪车的倒贴吕少阳,那就不可能再离开吕少阳,吕家有事,陈烨当然得伸出援手,何况吕少阳不娶秀秀,说白了都是因为陈烨,在婆婆眼里,陈烨才是罪魁祸首,理应给钱。

陈烨听完来来回回的这些事,一颗心像是被人拿在手里揉了又捏,捏了又揉,心痛到无法呼吸。眼泪双颗双颗的流了下来。

马小兰忙扶住陈烨,刘循则拿出一包纸默默的递过来。

婆婆一见陈烨这样子,有些奇怪的问:“咋?少阳没和你说这事?”

正在这时,突然听见门外一阵喧哗,然后房门砰的一声被人踢开了,跟着便冲进来一个老头和几个年轻小伙子,婆婆忙站起来,说:“村长,你怎么来了。”

原来这个老头便是吕家村的村长,村长说:“我听说你儿媳妇送钱来了,我当然是来拿钱的!赶紧把钱交出来给我!”

婆婆忙拿眼睛看向陈烨,然后说:“媳妇儿,你把钱快拿出来啊。”

陈烨和马小兰这时候已经慌了,脑袋一片空白,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村长一看两人的样子,便恶狠狠的说道:“你抢了我女儿的位置,还逼死我女儿,今天不拿出这个钱,你们谁也别想下山!”

几个年轻小伙子便团团的把门堵住了。

这时候,刘循走上前一步,说:“我是她是表哥,村长,你这架势吓到我表妹了,这事就我来说吧。现钱我们没带,但我们带了卡,钱在卡里。”

村长迟疑,说:“那这两个女娃子留下,你现在就下山去取钱!吕强,你跟着他。”

刘循又说:“村长你别急,钱肯定要取,也是要给你的,可是不能就这样给你。”

村长愤怒的说:“那你还想怎样?”

止水凡心
止水凡心  VIP会员 求月票,求点赞,感谢大家的支持

老好人的反击

嫁给凤凰男:惊魂吕家村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