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狐:捉妖师(下)

2019-08-28 17:03:58作者:一颗菠萝包

古风

11

第二天晚上齐钰没有睡,他觉得昨天看见了那抹红不是幻觉,这只妖今晚一定还会再来,所以他提前在房间里布下了锁妖阵,静待午夜。

可外面打更的都打到了三更,房内房外他都没有感知到一丝妖气。

熬了几个时辰,齐钰的思绪虽然非常清楚,可身体却有些乏累了,他勉强依靠着墙壁才得以支撑。

此刻他突然想到,会不会妖怪是去了其他人的房间,所以今晚不会来这里。

他立马拿起剑起身往外走去,可还没走到门边,探妖铃就响了起来,而且声音越来越大。

声音越大,妖怪越近。

齐钰立刻转身退到锁妖阵后,轻念咒语。

门被猛地推开,一个黑影冲了进来,正在撞在镇妖链上,顿时黑影发出一声凌厉的惨叫。

十二张符咒悬在空中将黑影彻底围住,符咒发着刺眼的金光,缓慢地吞噬着黑影。

这只妖怪齐钰不想收服,只想让她灰飞烟灭。

他抓住刀锋用力一抹,血顺着胳膊滴落下来,随即他迅速朝黑影刺去。

“不要!”

传出一声女人的嘶叫后,黑影在他面前化成了红衣女子模样,齐钰的剑正插在她心脏处。

女人倒在地上后,还不停地朝他那边爬,最后抓着他的脚踝,弱弱开口:“我......我没想害你。”

听到这话,齐钰心中一惊,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对了,是过程!

能搅得相国府不安宁还连能一个晚上连杀五位捉妖师的妖怪,怎么会这么容易被降服。

齐钰立马掏出延命符贴在了她伤口处,红衣女子说话总算有了点力气。

“能不能给我一盏茶?”

女子喝完茶后,神色平静了些。

齐钰没发问,静等她开口。

“其实我原本是护城河里的一条鲤鱼精。”

“护城河离金城这么远,你为何会特意跑到这边作乱。”

“我不是来害人的,我来只是为救我夫君。”

“你夫君?”

“我夫君原本也是护城河的一条鲤鱼精,我们在河底已经相安无事活了两千年,但就在上月十八,护城河边突然来了一队人,他们个个身手不凡,水性也极好,下水后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器,把水底的妖怪打伤七成,但却没有把他们杀死,而是一个个收起来,把他们带来了相国府,我夫君也在里面。”

鲤鱼精说着咳出了一口血,齐钰立马给她倒了杯水。

“我这是给人用的延命符,从来没给妖用过,我也不知道能撑多久。”齐钰老实说道。

鲤鱼精苦笑一声,摇摇头继续说了下去。

“我跟着那些人来到了相国府,可进去后我再探不到半点我夫君的气息,上百只妖进了相国府后,一点痕迹都找不到,无奈我只能躲在府里的荷花池,等啊等,可等了半个月,我只看见那队人每日早出晚归,收妖囊胀鼓鼓的,却再没见过我夫君的踪迹。我实在等不了,只能冒险上岸去问这府里的家丁,谁知他们一看到我就吓得魂飞魄散,不是傻就是疯。”

齐钰瞥了一眼她的鱼尾,人身鱼尾不把人吓死才怪。

“那你为什么杀人?”

“我从来没有杀过人,府里死的那几个下人都是他们自己杀的,尸体还都被绑石沉入了荷花池。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做,我只知道后来府里慢慢多了很多像你这样的人,他们个个手持长剑,正气凛然,但这些人也跟那些妖怪一样,有来无回,有的彻底消失了,有的被杀沉入了池底。”

难道说程乾也是......

“那昨晚池里是不是沉了五个人?”

鲤鱼精回想片刻,摇摇头。

“只有两个。”

“带我去找。”

‘扑通’一声,齐钰毫不犹豫一头扎进了池中,这池子比他想象的深,可他伸手往池底一摸。

全是人骨!

他强忍着恶心,不停在池底摸索,最后摸到了一块玉佩一样的东西。

他探出水面,把东西举在月光下,翻来覆去看了几遍。

竟然真的是程乾的那块!

12

齐钰感觉脑袋里有千丝万缕缠在了一起,理也理不清。

但有一点他很肯定,带回府里的妖跟失踪的人肯定没死,他们一定藏在这相国府的某处。

在厢房跟莲花池都感受不到妖气,那藏妖之处一定离这边很远。

应该往南边找,那边有个很大的花园。

能藏住那么多妖得是很大的地方,南边放眼望去除了花园就只剩几个亭台,所以妖一定藏在地底。

“你找找地上有没有暗门或者地道,一人一边,一个时辰后这棵树下会合。”

齐钰只差把脸贴在地上看了,可一个时辰,他把草丛狗洞都钻了个遍,什么都没发现。

鲤鱼精也跟他一样,一无所获。

一人一妖累得不行,靠在大树相视无言。

鲤鱼精的状态也越来越差,鱼尾都只剩半截了,再拖下去怕是等不到找着相公,她就得先去了。

齐钰又急又悔。

突然鲤鱼精抱着树摸了起来,齐钰很是疑惑。

“你摸树干嘛?”

“你看这棵树大不大?”

“大。”

“你觉得得多少年了?”

“少说也有五百年。”

“对,五百年的老树,不说成精,肯定是有灵气了,但这棵树虽然看着茂盛,实际毫无灵气,宛如枯木。”

难道......

齐钰拿出一张符,半信半疑贴了上去。

没想到还没等符烧尽,这大树就变化成了它本来的样子,还真是一颗枯树。

树顶部被挖了个洞,乌漆嘛黑,完全看不清洞下是什么。

“不管了,听天由命。”

说完齐钰便踏了进去。

他闭着眼睛,等待着坠落后的翻滚,可没想到他竟然稳稳当当踩在了地上。

他轻手轻脚走过密道,眼前的光也越来越亮。

等他真正走到密室,看清面前的景象后,齐钰感觉心都漏了一拍。

这巨大的密室,关了上千只妖怪,每只都被钩子穿进身体里,倒挂着。

地面被染成了血色,是那种血干涸后又铺满一层,叠加了不知道多少层后混成了厚重的黑红色。

浓浓的血腥,跟各种妖怪的味道混合成强烈的腥臭味,那股味道冲进鼻孔里,齐钰胃里翻江倒海。

这不是密室,这是人间炼狱!

妖怪的惨叫声,残喘声,呼救声,呻吟声掺杂在一起,像是一首首催命曲,让人不寒而栗。

炼狱的正中间摆着一柜子的法器,齐钰伸手摸了下弑灵刀,还残留着温热的血。

“怀安!你醒醒!”耳边传来了鲤鱼精的哭喊声。

齐钰木讷地走了过去,他看到了人身鱼尾的常怀安被吊挂着,拳头大的钩子穿过了他的鱼尾,他的身上脸上都结了厚厚的一层血痂。

而他双眼紧闭,只一息尚存。

鲤鱼精突然把手放在他胸口,开始给他渡送灵力。

“你疯了!你还嫌死得不够快?”

鲤鱼精笑了起来,笑得凄凉又无惧。

“能再见到他已是我此生之幸,要是能听他再唤我一声娘子,我死而无憾。”

齐钰的心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猛地揪了一下,隐隐作痛。

看到眼前的景象,他想到了苏酒,那只小狐狸,还等着他回家呢。

如果这次能回得去,他一定要八抬大轿娶她过门。

一定要把她藏好,保护好,一定不能让她变成眼前这样。

齐钰也把手放在了常怀安胸口,“我帮你。”

很快,鲤鱼精已然耗尽气力,整个身体都变快变成透明,齐钰的内力也即将消耗殆尽。

“算了。”鲤鱼精的声音小得可怜,像是从天边飘来一般。

“谢谢你,谢谢你愿意帮我,能跟怀安死在一起,我也满足了。”

声音越来越小,鲤鱼精的身体突然化成完整模样,随后裂成鱼鳞形状,一片片散落。

“徽音......”常怀安突然出声,轻轻唤道。

常怀安的眼睛依旧紧闭,只不过眼角流出了两行血泪。

“娘子别怕,我来陪你了。”

13

片刻过后,只剩一地鱼鳞。

“真是感天动地的夫妻情啊。”

相国一脸奸笑慢慢靠近,后面跟着一大群人,里面有三位正是昨晚失踪的捉妖师。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