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落楠木(秋洛楠沐)

2019-08-15 15:13:48作者:般娑

“阿沐”“阿沐”“醒醒,我们该出发了”

秋天到了,一叶落,乘风起,接受了春夏洗礼的阿沐,在秋天来临之依然决然的在继续修炼和化劫成人形中选择了后者,她必须在十二个时辰里经历人间八苦,才能渡过最后一劫化成真正的人类,这已经是她最后一个轮回,若是化不成人形,便会神魂俱灭,尘归尘,土归土,一切再不能重来了,阿沐自己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决心,这次负责监督阿沐的草灵叫做小北。

而所谓的人间八苦便是,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五蕴炽盛,是个艰难的劫数啊。

“前面是个村庄,去看看吧”阿沐自言自语。村口,一衣衫华贵的老婆婆拄着拐杖四处张望,见到来人便叫吾儿,阿沐经过询问一番,得知是年轻时儿子被抓去当壮丁参军,没想到此去经年,转眼已老眼昏花,儿子还没回来,前不久只叫人带信说人且尚好,勿忧,前几日被好心人收养,这乱世之中……才谈论不久,老婆婆就被侍卫摸样的人扶回去了。阿沐虽想帮助她可是眼下还是化劫为主,村庄离都城不远,不如见识一下这人间繁华也好,两人变化了一番,小北变成阿沐的随侍,阿沐则装扮成远近闻名人称活菩萨的李小姐,收拾好,小北两个人就出现在了玄武大街上,才走两步,后头窜出一只大狗,想来狗狗怕是看出两人端倪,这可把两个人吓得脸色是一阵紫白,眼看这狗就要扑上来,此时冲出一白衣剑客,“哇”阿沐惊呆了,从未见过生的这般漂亮的男子,她想跟着他,像人类一样,以己之名,冠他姓,就算,就算只有二十四个小时。“来”他手递过来将阿沐扶起,做了个揖“李小姐”。阿沐学着人类的样子回了个礼“谢公子相救,若公子不嫌弃可否收留在下,容我做牛做马报答恩情”,他未说不也未说可以,阿沐默默地跟着,只是瞧阿沐似是崴了脚,于是横身抱起,惹得周围一片尖叫,阿沐在他耳边说“人家可不是什么李小姐”他竟也未吃惊,径直走回了将军府,阿沐虽吃惊此人竟然是赫赫有名的将军,但是阿沐却也没有言语,白衣公子将阿沐放下后吩咐管家招呼阿沐,便一个人去了书房的密室,阿沐盘算起来,她可没有忘记自己化劫的事情,人们活在这个世上,自己也活着,刚刚街上遇到的老婆婆,也算完成了一小半,阿沐思考了片刻,闪身进了书房听起墙角来,“午时把母亲接过来吧,夜半起事,拖不得了”“这暴君再这样下去,我大燕将亡,可百姓何辜”军事许先生与将军的密谈就这样进了啊沐的耳朵,阿沐只听见了“暴君”“百姓”眼里是遮不住的爱慕。

午时了,管家喊阿沐来正堂吃饭,管家虽吃惊,这个女人竟然第一次来竟跟将军同桌吃食,令人惊奇十分,但是却连一个眼神也不敢露的就退了下去。

阿沐来时竟瞧见村头的老婆婆,是了,看起来竟然跟将军有点像,一走这么多年,老母亲一个人,阿沐心里憎恶起将军甚至有些烦,将军自己也不知为何要讲这样一个几乎没见过面的女子带进府来还一同用膳,来不及细想便已用完午饭,

饭后,阿沐被叫进书房,将军看出她对自己的厌恶,不过半天尔耳,态度变化如此之大,此时许先生带着一位大夫模样老者从密室出来,“唉,在下只能拖个把个月,还需将军静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老者摇摇头,许先生此时开口“如你所见,将军时日无多,与其”将军打断他的话“与其母亲知道后悲痛欲绝,痛不欲生,不如留个念想,不相认罢”许先生接过话茬“老夫人年纪大了,眼睛也不好,不宜受刺激,这些年年将军受的苦,也不要老夫人知道的好。”阿沐心下了然,缓解了自己的态度,怪自己没能了解了事情的本质。接下来许先生等人开始商讨起复辟大事,目前只欠东风,按照事先商量好的,起事须打着替天行道的幌子,“我们还缺一个关键人物”许先生知道,神,观音,诸佛此类,无非是最好的借口,一个可以说服众生的借口,许先生知道,将军知道,在座的各位都知道,独独阿沐一个人,听不太明白,“先生不妨直说”一旁副将,暗卫很做戏般的回复,许先生此时看着阿沐“小姐,今将军救你,算不上大恩,就一句,这恩,小姐报是不报”将军深邃的双眼定定的看着阿沐,阿沐直视反问“此事结束可否容我跟在将军侧,不论长久”阿沐没有问具体做什么,也没有把握是否可以顺利转化成人,只愿可以在有生之年也许只有几个时辰的时间里,陪在他身侧。将军眼神闪躲,未语。许先生小心的抬头看了看将军,没有太过激烈的反应,便应了下来。

时间过得的很快,几个时辰,便已黄昏,快到阿沐还看不细致将军的面容,将军走到哪便带着阿沐到哪,院子的每个角落,阿沐怔怔出神,眼看着将军走远了,一个着急喊出了声“洛,等等我”声音脱口而出惊呆了将军也惊呆了自己,阿沐远远的看着将军像是透过将军看到了就别重逢的恋人,阿沐自己并未发觉,将军心坎一颤,她怎么知道夫人叫自己的爱称,这么多年他以为夫人就是自己的良人了,原来一直等待的,脑海里的那一声“洛”真的存在的,将军踉踉跄跄的走到阿沐跟前,“你再说一遍?”“我,我不知道刚刚,刚刚说什么了吗”阿沐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头有些痛,即使自己会些医术也不明白是何缘由头痛,她只想好好看看将军,眼看就要昏厥过去,迷迷糊糊中有个人,她叫他洛,他叫她阿沐,她的洛抱起她走向床,她用了全身的力气才使得双唇够到他脸颊,如蜻蜓点水,似枯木逢春,将军竟然笑了,她叫他洛,他好像找到了多年来梦中出现的声音,出现的身影,转而想到接下来的事情,身上瞬间起了肃杀之气,儿女情长,对于一个短命鬼来说,毫无意义。

夜黑风高,时候尚好,阿沐被外面的声音吵醒,一出门便听到副将传来捷报,“宫中各路人马都在我们掌控之中,只差~”将军会意,带着阿沐走在去宫中的路上,阿沐如白天一样的穿戴,街道上灯火通明,人们皆知当今陛下暴政,百姓苦不堪言,将军起事实乃好事,只是碍于皇室血统,怎可轻易更替,这厢将军带着百姓眼中的李小姐,出了府门,一路上,皆是状皇帝暴政,昏庸无道,活菩萨救天下百姓于水火,到处行善积德,而将军今天就替天行道,人们封信鬼怪神佛,活菩萨所到之处,无一不磕头跪拜。

走向宫门的路那么长,夜那么黑,看似灯火通明,明明是初秋,竟显得十分萧瑟,看着他的背影,悲从中起,将军偶回首,她的身影消瘦,仿佛要飘散,耳边响着功德状,原本应该是盛世将起的景象,却似颓败之感,眼看着就要到了宫门口,阿沐停了下来,小声呢喃“洛哥哥”眼神甚是无助,就在这时,一把明晃晃的剑刺过阿沐胸膛,阿沐最后喊了句“洛~洛哥哥”将军脑中似有什么崩塌,一幕幕回忆闪现。蓬莱仙山,小师妹楠沐每每跟在自己身后,总是“洛哥哥”“洛哥哥”的叫,缠着自己剥葡萄吃,秋洛喜欢这个软绵绵的丫头,总是宠着她“长到后我娶你为妻呀”“什么是妻哦”楠沐回答,秋洛总是宠溺的摸摸阿沐的头“傻丫头”,画风转,悬崖上,“阿洛,对不起,是我负了你”下辈子,下辈子,一定不会有那么多无可奈何,对不起,阿洛”随即掉下悬崖。“洛哥哥”阿沐的一声换回他的思绪,她什么都知道,知道计划的一切,就在昏厥的几个时辰里其实她早就醒了,她想起前世之盟,想起来今朝之约,透过秘术她知道,知道秋洛的整个计划,知道她们的相遇不是偶然,是高人指点,知道就在宫门口,就是她们的诀别仪式,她没有逃避,所以她想陪在将军身边不是一时痴,是几世的痴,阿沐径直拿出那跟随了她几辈子的剑穗,以鲜血注入其中,这是蓬莱秘术,在这弥留之际,她想救他时日无多的命,唯一的方法那就是以命换命,这边副将准备出另一套说辞:面前的李小姐并非真的李小姐,而是贼人之计,欲刺将军,反被拿下。而人们见状,皆知,事已至此,还能有什么大动作,就是有心也没那胆子,不久便散去了,而宫门口,秘术还在进行着,没人敢,也没人能上前,阵法中的秋洛将军,现在已是新皇,也经历着痛苦,眼前人是心上人啊,“她什么都知道,她知道我的计划,知道我会杀了她,利欲熏心啊,后悔莫及,你这样要我一个人怎么活得下去,要我怎么办,怎么办”这时天也放亮,秋洛冲不开阵法,眼看着秘术就要完成,阿沐倒在血泊中,她用剑穗中一魂一魄,这是她短短一生中倾尽全力聚起的魂魄,为秋洛延续的命,保他八十年无虞。太阳已经缓缓升起,十二个时辰已到,眼看着阿沐就要形神俱灭,这时小北匆匆赶来,这里发生的事树爷爷和他全都知道,更是忍不住的心疼,他做了一个决定,一个重大的决定,他想成全一次阿沐,就一次,哪怕十年,二十年,就一次……

几年后,阿沐再回想起当年往事,明白过来当年化成人形又岂是人间八苦可以形容?

(ps:作者般娑寄语:篇尾彩蛋,愿所有的读者,能够担得起责任,遇得见缘分,错不过所爱,终此一生,能够珍惜我爱的和爱我的,与家人共团圆,共健康,与他共白首,共平安)

般娑
般娑  VIP会员 偏信则暗

秋落楠木(秋洛楠沐)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