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劲,不得劲

2019-08-15 13:04:27作者:采漁

刚刚享用过母亲亲手做的晚餐,大江擦了擦嘴巴,就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大江习惯地打开放在茶盘上的紫砂壶。这个壶是他父亲的珍藏,父亲总喜欢跟他提这个壶的身世。做这个紫砂壶的艺术家已经去世了,所以现在这个壶身价飞涨,但是这对大江来说,都不重要,他并不在意是哪个艺术家,是哪个艺术家对他来说都没有区别。大江看着电视,随手抓了一把普洱茶放进紫砂壶里,把刚煮沸的滚水倒进了紫砂壶,再从紫砂壶里倒入自己的小杯,一小口一小口地呷了起来。

从小就喝茶长大的大江,对普洱的味道太熟悉了,他也希望这上了年份的普洱,能把他肠子里的油刮一刮,好让他肚子的那一圈游泳圈小一点,他知道靠喝茶没什么作用,但总还是安慰自己是有那么一点作用的。大江长得粗野,连胡子也疯狂地生长着,要是几天不刮那络腮胡子,再加上他眼角开炸的细纹,原本24岁的年纪看上去能有三四十岁。家里人时常喜欢拿着他小时候的照片,和他现在的样子作对比。以前白白嫩嫩,帅气十足的弟弟怎么会变成这一副油腻大叔的模样!大江自己也不懂自己为什么会长着长着就长歪了。

他时常会去健身房做运动,也会尽力控制自己的饮食,但是这效果却是微乎其微,还不如时常穿着黑色的衣裳,让自己看上去瘦一点。大江大学毕业后,在家里人的关系下,进了当地的机关,虽是合同工,但是工资在当地也还算可以。但是这重复性高,没什么技术含量在外人眼里的“好工作”,在大江眼中却看不到前途,在他看来这份工作是囚笼一般的存在。比起在外面打拼,他更惧怕这如死水一般的生活。这一切都让他觉得那么不得劲。他的不得劲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当他开始意识到时,却已经来不及控制,他像是一个落跑的士兵,溃败下来,这种不得劲迅速占领了他的生活,让他没有丝毫的反击之力。从每天睁开眼的时候就是他不得劲的开始,不得劲地完成是个人就能做的活,不得劲地下班、吃晚饭,然后洗澡睡觉...有时候一天都没有让他得劲的事情。所幸,他有自己的快乐源泉,手机上的事物,不论是搞怪的,热点的,智慧的,还是鸡汤的,都能让他穿插着过一会得劲的生活。但是这种得劲是有时间限制的,当他放下手机,那股得劲就溜走了,他像上了瘾,不刷一会手机,都觉得浑身不自在,茫茫然,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干嘛。所以,一天大半的时间都是抱着手机,有时候看着看着就傻笑起来。

高中的时候,他还是个有抱负的高中生,希望凭借自己微博的力量,为国家作出一点贡献,也曾梦想过能走遍全世界。他那时候以为大学生涯的结束,在他踏入职场的开始就是他得劲的开始。但是生活的巨浪,没有多少人能逃得过,当他感受到生活的艰辛,意识到大人说的那句——“还是小孩子好”,原来是真的,是他们发自内心的羡慕!走出象牙塔的大江,渐渐发现这个世界的一切并不像想象中那么美好,以前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眼里多了几分沧桑和淡然。

他开始厌倦了珠海,这个他已经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城市,厌倦这个城市的平静,就如同厌倦他现在没有丝毫波澜的生活一般。所以,为了不让年老的自己后悔,他决定要给这不起波澜的日子丢一颗石子,溅起一些水花。刚过完中秋,大江就跟家里说了他决定辞职的消息,他决定再去广州学进修一年。家里人听到他的决定,都觉得不可思议,这工资在当地算是一个小领导的工资,而且要是能考上公务员,以后也不见得是没前途的。当天晚上的饭桌上,大江的母亲开口问道:“你这一去,大概要学多久啊?”,“我过完年再去,可能到明年国庆的时候就学完了”,“你这工作不是一般人想要就有的,是要托关系才进得去的”,“我每天就是帮领导开开车,陪领导巡视一下,这工作无聊死了,而且是合同工,能好到哪去?公务员也不是那么好考的!”,“那你学完出来能保证可以找到比这个更好的工作啊”,“我问过那的学员了,那里是包就业的,而且平均工资都在1万多。”,“这该不会是骗人的吧?”,大江有点不耐烦,每次母亲自己弄不懂的就喜欢说是骗人的,他也不想再跟母亲无意义地解释下去,“不会啦,我都已经问过在那学习的学员了。”,大江的母亲知道他有点生气了,也就沉默地继续扒着碗里的饭,不再追问。大江在他这么多的不得劲中,觉得自己始终还是有点幸运的,自己父母不需要他来负担,父母也有资本让他一段时间不工作,安心去继续进修。

新年的脚步如约而至,只是今年的珠海比往常要热闹太多了。珠海这么多年来,都没有过烟花汇演,当朋友圈里的朋友还在到处寻找最佳拍摄点的时候,他在自己家的阳台就可以看到这一场空前的烟花汇演。当晚,往楼下望去,黑压压的一群人,车道都已经被封了。烟火的璀璨吸夺了众人的眼球,大江此刻似乎觉得这座城市有了那么一点不一样,过年多了点烟火气,不像往年街道上都是空荡荡的。大江被烟火的耀目所震撼,从前在电视上看的烟花汇演并没觉得有多好看,但是那晚他的眼睛不舍得眨一下,生怕错过一分一秒。怪不得美好的事物都是短暂的。他突然想到他自己能利用的时间不多了,如果现在都不去尝试自己想做的事情,恐怕以后都没有机会了,哪怕是失败了,也可以跟以后的自己说“我尝试过了”。新年的奖金和假期给他过了几天得劲的生活,一年之中恐怕也就这段时间最休闲。

过完年,大江就提了离职,在交接工作的这段期间,就先到广州找好了宿舍。拖了这么久,兜兜转转好像又回到了原点。来到广州的大江,觉得这座城市和珠海太不同了,省会就是省会,就连夜晚,都是这么迷人。他开始学习的每一天都觉得是充实的,感觉自己狂奔而去的头发似乎也放慢了脚步。最重要的是,没有父母在耳边絮絮叨叨,耳根清净多了。每天都是自己的时间和空间,他就像一条重回大海的鱼,恣意自由,连和自己前女友重新复合的事情,也不必老是在父母面前遮遮掩掩。要多得劲就多得劲。

生活就是生活,父亲的一通电话就把大江从得来不易的得劲中拉了回来,“这周末回来一下吧,介绍个女孩给你认识”父亲简单介绍了一下,这个女孩,是父亲朋友的女儿,她是澳门户口,她也是澳门大学的学生,大江听了父亲的介绍,这个女孩的条件在他家之上,就是不知道人长得什么模样,若是过得去,认识一下也无妨。但是根据他多次相亲的经验,这种人家的女儿,一般都不会太好看。想到这,大江心里苦涩极了,想要拒绝父母,又没有合适的理由,说自己还没有想结婚的想法只会招来一顿教训。无可奈何,也能去瞧一瞧了。那周末,大江和他父母一起到女孩的家里去,他和女孩是那个会面中最尴尬的存在,为了让长辈脸色没那么难看,也缓解一下尴尬,两人你一问我一答,最后,两人任务性地加了一下微信。这个女孩的确如大江所想,并没有瘦长的美腿,也没有水灵的双眼,个子也不高,属于往人群一丢就找不到的那类,和他的女朋友一比,简直就是天和地的差别。更让他哭笑不得的是,这个女生才正在上大一。大江的那股不得劲又攻上他的心头,只能安慰自己一句“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

父母似乎并不为这次的挫败所打击,接二连三地又为他介绍了好几次相亲。最后都是以任务性地加微信结束。相亲,成为了他日常要应付的任务,大多都是草草应付,对方也没多大的兴趣,让大江心里觉得不会太愧对他女朋友。大江,始终觉得要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过,这样的生活才有劲,要是娶了一个自己都不愿多看一眼的人,那生活得多没劲。

眼看着时间一天天过,不知不觉,大半年又过去了,夏季的酷热能把他身上的脂肪蒸出油来,油从他的身上一颗一颗冒出来,透过他的黑色T恤,最终被T恤吸收,湿透了的T恤扒在他的肚子和后背上,难受极了。虽然,离他课程结束还有几个月的时间,但是他的心情在这盛夏变得愈发焦躁。当他课程结束的时候,会不会又是他不得劲的开始?他不知道,或许,他会选择留在这个城市也不一定...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