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戒,救我

2019-08-15 07:05:51作者:了了写故事

奇幻

1

昆明的阳光总是四季充足,一到夏天就会更刺眼。

早上十点,炙热的阳光已经把我房间照得透亮,我还瘫在床上,麻木地看着天花板,根本不想动弹。

如果没有一年前的那场车祸,我的生活应该会很幸福,或许张婷已经怀了宝宝,依偎在我身旁。

我艰难地爬起来,泡了一碗方便面,一个人坐在出租房的饭桌前,看着那碗腻在一起的面条,完全没有了胃口。

我放了很多辣椒,用筷子搅了又搅,依然没有吃下去的欲望,我端着碗起身,连碗带面扔进了垃圾桶。

医生说,我这症状是得了抑郁症,必须配合医生的治疗,靠自己的意志才能好起来。

我没有好起来的意志,也没有去死的勇气,每次看着我妈那张脆弱的脸,我就怕她承受不了我自杀带来的伤害。

我坐回到饭桌前,把手机打开,想放点声音来刺激自己的大脑,以证明我还活着。

手机提醒,我有新课程可以听,这是张婷一年前帮我报的写作课程,她一直鼓励我去追求写作的梦想。

“亲爱的小伙伴们,早安,明天就是七夕节了。”熟悉的声音传来。

这个老师叫无戒,我曾以为是位大叔,结果是位女神,她声音很像张婷,每天早上七点准时讲课,让我感觉每日可期。

这一年来,我是靠着听她的声音活下去的,可这一次,让我的心突然感觉到刺痛,甚至缓不过气。

七夕节对我来说就是个劫,去年七夕节,我还在成都生活,那座去了就不想走的城市,我曾以为会在那里过一辈子。

那天,我开车载着张婷去旅行,路上遭遇车祸,我受了轻伤,而她抢救无效。

我没有见到她最后一面,她在医院抢救时,她家亲戚把我挡在门外,不准我进去,他们都对我恨之入骨,说是我害死了张婷。

那个我深爱的女人,是我的失误害死了她,也毁掉了我自己的一生,我无法原谅自己,于是开始抑郁,经常歇斯底里地发疯。

父母把我接回了昆明,父亲说昆明阳光充足,没有雾霾,肯定会驱散抑郁。

为了不让父母担心,我搬到了出租房,可我爸还是气得中了风,妈妈则天天哭泣。我没有能力改变这一切,只能艰难地活下去。。

七夕节的话题我再也听不下去了,我必须换个课程,否则我可能无法承受内心的痛苦,导致情绪崩溃,做出自己都无法想象的事情。

我拿起手机,在课程中选了一个上周末的课程,上周末在医院陪父亲错过了听课。

课程开始了,无戒的声音传来时,我又感觉活了过来。

突然,我的电话响了,是母亲打来的。

她带着哭腔说:“郝郝,快来医院,你爸从床上摔下来了!”

“我马上就来,你别急!”我说完就拿起手机,跑下楼。

这栋陈旧的小区没有电梯,楼道里灯光暗淡,无戒老师的声音还在回荡着:“希望大家保留写作的初心”。

跑到小区门口时,我才反应过来,我爸上周末才从病床摔下来,右腿骨折了,根本无法动弹,不可能再次摔下床。

我拿出手机打算回拨电话,才惊奇地发现,手机屏幕显示的日期是8月3日,星期六,就是上周末,再回想起和母亲的对话,和上次一模一样。

我冲进保安室,对着那个年长的保安大吼:“大爷,今天几号?”

“8月3日啊!”

“你确定?”我又摇了摇他的胳膊,他惊恐地看着我,点了点头。

而我明明记得,今天是2019年8月7日,星期三,而明天是七夕节。

我的心咚咚地跳了起来,这一年来,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到心跳,感觉到自己的情绪有了变化,而不是一潭死水。

我这是穿越了吗?我听8月3日的课程,穿越到了8月3日。

再试一次,再试试。

我快速地翻动手机里的课程,翻到8月1日,点开了课程。如果可以按课程时间穿越,我应该会穿越到医院,守在我爸病床旁。

“亲爱的小伙伴们,大家早安,我们今天要讲的是如何塑造人物。”

无戒的声音传来,我闭上了眼睛,心跳加速,呼吸急促,如果没记错,8月1日的我此刻是在医院。

我正打算睁开眼睛看看是否已经变换了时空时,电话又响了。

“郝郝,我到医院了,你跑哪里去了?”是妈妈,她现在说任何话都带着哭腔。

我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我还在原地,站在小区的门口,只是保安室的大爷变成了年轻的小伙子。

“妈,我马上来。”

我埋头看了看手机,屏幕显示的是8月1日。

啊!

我忍不住尖叫起来,身边路过的人们都转头看着我,像是看一个怪物,我这才发现我穿着人字拖,黑色短裤,还赤裸着上身。

我飞快地往家跑去,八月的阳光有些刺眼,照在我的臂膀上,把我的影子拉得很长。

2

冲回家关上门,我背靠在墙上,颤抖着拿出手机。

我真的穿越了,我在内心呼喊着,像在黑暗中寻着了一束光。

无戒,无戒,无戒。

我心里默念着,我要赶快找到无戒的课程,找到一年前的课程,我就可以穿越到一年前,改变这一切了。

我用力地翻着,感觉要手机玻璃屏幕都快被我磨碎了。

2018年10月、2018年9月、2018年8月。

课程目录被我拉到了最低端,8月28日。

去年七夕节是什么时间呢?对应的国历日期是在这个日子之前还是之后呢?

不管了,先点进去,看看能不能穿越这么久,我抱着侥幸的心理直接点了进去。

“小伙伴们,大家早上好!”熟悉的声音再次传来,我激动地快哭了,或许我可以马上穿越了,看到张婷了。

就正在我激动时,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郝郝,快把门打开,有什么让我们进来,你别想不开啊!”是我爸的声音。

“儿子啊,你要是想不开,妈也不活啦!”是我妈熟悉的哭腔。

我把门打开,我妈一把抱着我,而我爸则健步如飞地冲进来,站在我面前大吼:“刘郝,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你躲在家里算什么意思?”

“爸!”看着我爸精神抖擞的样子,我有些激动,要知道,他半年前中风,早已说不出话来,而眼前的他中气十足。

“今天是2018年8月28日,是个好日子,这是第五期无戒写作训练营的第一节课!”无戒老师的声音还在耳边萦绕,看来我真的穿越到去年8月了。

“刘郝,你发什么呆,说话啊!你打算一直在家躲下去吗?”

“郝郝,我带你去医院吧。”

“刘郝,你这个龟儿子!”

“郝郝,你说话啊,别吓妈妈!”

我死盯着手机屏幕,找寻着无戒相关的课程,这是第五期课程,只要找到第四期的课程,就可以回到去年七夕节之前,我发疯似的翻着手机,任凭我父母在一旁叫喊着。

结果我发现,过去的课程全部下架了,能够听到的只有第五期,第一节课就是8月28日,而去年七夕节是8月17日,也就是说我永远都回不到那天了,改变不了这一切。

我靠在墙上,两眼呆滞,我爸用力抓住我的胳膊,颤抖地大喊:“刘郝,你再这样下去的话,谁也帮不了你!没有人可以救你!”

他的叫喊声提醒了我,或许有个人可以救我,无戒可以救我。

这件事情太匪夷所思了,或许是这一年,她的声音一直回荡在我房间,那神奇的声音都感受到了我的痛苦。

只要她把过去的课程上架,只要她不同时空的声音进我耳朵,我或许就可以穿越回去了,一切就可以重来了。

听了一年的课,我已经基本了解无戒的情况,她生活在西安,性格豪爽,经常会有熟悉的学员去西安旅游,乘机拜访她。

无戒的性格应该很像西安这座城,带着文艺,感觉恬静而悠远。

她信佛,每天打坐,性格佛系,就像她的名字,她在我生命中就是神一般的存在,唯有神可以将我救赎。

可是,一个陌生人的无理请求,她怎么会同意呢,我和她没有任何交集,她根本不知道我是谁,她肯定会把我当成疯子吧。

3

这一年来,我每天准时听课,每节课我甚至会听很多遍,但这个写作团队没有人知道我,因为我没有加入社群,也没写过文字。

曾经,我也有过写作的梦想,从小喜欢文学,初中读日本的村上春树、高中读英国的毛姆、大学读马塞尔·普鲁斯特。

但我是一名理科生,父母觉得我看这些书就是不务正业。

大学毕业后,我成了一名程序员,每天写代码,疯狂地敲着键盘,我也曾想象过自己敲出来的是一部有趣的小说。

张婷很支持我追求文学梦,在她的支持下,我曾构思了一部小说,正当我打算动笔时,她却不在了。

她走之后,我陷入了无边的抑郁,这个情绪很恐怖,每天将我吞噬,没有办法正常工作和生活。

我每天不是下楼狂跑,就是在家呆坐,连打开电脑的勇气都没有,更别说写作了。

但这一次,为了得到无戒的信任,求她把过去的课程上架,我必须开始写作了。

现在是2018年8月28日,一年的写作训练营刚开始,一切都还来得及。

我加入了写作训练营相关微信群,取了笔名叫“流浩”,开始认真写每一次作业,我要引起她的注意,这样她才会听我讲我的故事。

这一年,训练营的课程我听了很多遍,知识点我都倒背如流,再加上我阅读量很大,完成作业轻而易举。

我开始写那部一直想写的长篇小说《你好,青春》,讲述我和婷婷的大学时光,这个名字是张婷取的,她曾说这本书如果问世,她就嫁给我。

我的家在云南大学附近,我经常到校园跑步,每次看着那些青春洋溢的脸,都会灵感倍增。

我用轻快明媚的语句描写着那段美好的时光。我们在篮球场的第一次初见,我们第一次牵手、第一次拥抱,以及为了她,我第一次打架,还有我那群有趣的死党,每个人都是鲜活而阳光。

我每天坚持日更一万字,有时候抑郁情绪袭来,吃不下饭甚至神情恍惚,但依然有股神奇的力量鞭策我写作。

但无戒的学员很多,个个都是高手,我写了十多天,她依然没有注意到我,我在那个群里还是个透明人。

我没有别的路可走,只能坚持写下去,直到她关注我,我靠着这个信念,一直写了下去,没日没夜地写下去。

一个月后,班长开始统计大家的写作字数,我写了30多万字,成为了字数冠军,大家都很惊讶,说这个日更量是职业写手。

他们终于关注我了,虽然文字还很稚嫩,但精神可嘉,无戒老师还主动加我微信让我坚持把这部小说写完。

我激动地吃了一大碗面,还加了很多辣椒,这种快感就像坐摩天轮,到达了巅峰。

我和无戒老师渐渐熟络起来,我有时会找她请教写作问题,其实是为了拉近关系。

我找过机会,请她把过去的课程上架,但她说无论无何过去的课程都不能再上架了,因为是和其他平台签约的课程,而如今她已经解约了。

了了写故事
了了写故事  VIP会员 写世间故事,疗愈彼此

无戒,救我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