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方

2019-08-14 21:04:45作者:陶晚晴

世情

1

三十二岁的赵伟,站在平湖市监狱的门口,电网遍布的高墙,暗示着耻辱和罪恶。然而多年以后,回想起来,他却是多么感激这段狱中时光。

此时,并没有亲友在门口等待。他孑然一身,手里提着个半旧的无纺布袋子,茫茫然的踏出脚去。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市区自己的家门口。房子早已易主。一位穿着冰丝绸长裙的胖女人,探出头来,斜着眼问:“你找谁?”赵伟习惯性的低下头。

这时一条体型庞大的金毛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冲着他“汪汪汪”的大叫。赵伟拔腿就跑,那狗冲过来,一口咬在他的裤腿上。他立马操起手中的袋子砸向金毛,无纺布袋子破了,里面的东西散落一地。

屋里传出一位老大爷的喊声:“住手!快住手!”他气喘呼呼的在门口唤着:“大飞,过来!”那狗果然松了口回到老人身边。

老人敲着手里的拐杖:“你做什么的!鬼鬼祟祟的!我的狗从来不咬好人!”

赵伟哭笑不得,腿上还在隐隐作痛,扒开一看,好家伙,一排牙印!好在咬得不深,没有破皮。他有些生气,想理论几句。

“人啊,要学会克制,有时候吃点亏也没啥!”如条件反射一般,脑子里突然就闪现狱友老许常念叨的这句话。

赵伟摸了摸贴身的口袋,那里是一张照片,照片的背后,是老许写给他的秘方-胡辣汤秘方。

把自己的祖传秘方都给了他,这是怎样的情谊。

他决定听老许的。默默捡起地上散落的东西—几件半新不旧的衣服,夹在腋下,闷着头离开了。

赵伟本不该来这里,他真正要去的是老家岚溪镇。

可是就快要走到那熟悉的巷子口,他几乎想转身逃走。

“哟,这是赵伟吧!出来啦?”邻居秦大爷高声喊道。他老婆端着一盆水“哗”的一下泼了出来,满脸阴沉的嚷道:“晦气!”

隔壁王婶靠着大门,嘴角挂着揶揄的笑,“这是刑满释放了!你老娘可算是熬过来了。”

她好像想到了什么,边剔牙边含含糊糊的说道,“顺便说一下啊,你妈把房子卖给我家了,她现在租二楼的一个单间住着。”

赵伟依旧是低着头,一声不吭的上了楼。呵,竟连老屋也没了。

母亲背对着门口坐着,五十八岁的她,背驼了,头发也全白了。赵伟跪在地上,靠着母亲的膝,两个人无声的淌着泪。

心头的酸楚和着热血冲上了头脑。

“妈,我明天就去市里找工作!”

明天,总该是不一样的吧。

2

赵伟蹲监狱的这三年,平湖市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道路拓宽了,地面也干净多了。新的高楼平地而起,有些地方他已经叫不出名字。

三年前,自己坐着宝马,开着工厂,在市里最豪华的酒店,点5988元一瓶的白酒。觉着平湖真差劲,等赚了钱就离开这里,去省会,买厂房,做更大的生意。

呵呵,年少轻狂,不知天高地厚。他对着自己冷冷的笑了。

人才市场里热闹非凡。赵伟按照要求填了一张又一张表格。当然,他刻意隐去了自己坐牢的这段经历。

有一家工厂的工头直接看中了他,当即带他去见厂长。

这是位衣冠楚楚的中年男子,和赵伟年纪相仿。他热情的握住赵伟的手,亲自泡了茶递给他。

随后坐下来看表格,随口问道:“2007年到2010年期间,在哪里发财呢?”

或许是厂长的热情感染了他,赵伟不愿再隐瞒,将入狱经历合盘托出。

厂长听得神色大变,“欠钱不还固然可恶!你讨债就讨债吧,还非法拘禁别人,还打断他的腿,这也太……”

“不不不,我没有打断他腿,是他自己从窗户跳下去摔……”赵伟急忙分辨。

厂长显然已经不愿再听,他抬手看了看表,“你看我这边还有个会,你的资料我再看看,到时再通知你。”

赵伟已心知肚明,只得起身告辞。心里暗下决心,下次绝不提这事。

中午他坐在人才市场门口,饥肠辘辘。旁边一个送快餐的男人,正狼吞虎咽的吃着盒饭。

“大哥,怎么自己吃上了?”赵伟试着攀谈。

“路上不小心撒出来,客户退了,自己吃了算了。”男人满脸是汗,争分夺秒的往嘴里扒饭。

“一个月能有多少钱好赚?”

“我们公司送得多的有赚七八千的,像我吧,一般五千块左右。”

赵伟当即心头一亮,报酬还不错。再说送个快餐,他们肯定不会去查什么过往经历。

朴实的快餐大哥用摩托车直接把他送到公司,经过接近两个小时的折腾,终于办完入职,赵伟找到工作啦!

他像个孩子一样咧着嘴笑了。当年办厂拿到第一个订单的时候,好像也没有这么高兴呢。

这绝对是良心公司,还给安排了宿舍。赵伟睡在四人间的高低铺上,做了个好梦。

梦里,他坐在一间干净整洁的大房子里,身边是老妈,老婆还有儿子,一家人说说笑笑的看着电视。

为了他们,自己要挽起袖子拼了命来干。

经过几天的熟悉和摸索,赵伟的送快餐工作步入正轨。他不计较地段,也不计较某些客户的刁难,兢兢业业,任劳任怨。这样下去,他这个月至少可以拿到六千块!

六千块,要在以前,就是一瓶酒或者两顿饭的钱。然而现在,这绝对是一笔巨款。

他甚至已经在盘算,老妈腿不好,给她买根轻便好用的拐杖,还有买张车票去看儿子和老婆,嗯,是儿子和前妻。

然而,他绝没有想到,在第十六天头上,自己被辞退了。

公司的理由是,平台响应国家号召,在进行整改,他的背景不适合呆在这里。

当然还是按照酬劳,给他结了工资。他拿着可怜的2000多元,不知道该去哪里。

在市区转了整整一天一夜,又碰了几次壁。他心灰意冷,回家了。

3

老妈什么也没问。只是把以前她卖汤圆的摊子收拾了出来,将煮汤的不锈钢锅擦得发亮。

“你爸去得早,当年妈挑着这幅担子走街串巷,养大了你。你小时候还常跟着我后面一起喊,卖汤圆喽,卖汤圆喽!”

老妈笑了,脸皱成一朵花。想起从前,眼神里都是温暖,那时觉得苦,现在想来竟是幸福呢。

“你进去这几年,我也时常卖着,只是挑不动担子,隔三差五的,在巷子口那儿摆着。赚钱别图大,积少成多咧!明天开始,跟着我一起卖汤圆吧!”

他张了张嘴,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妈妈头上的白发晃着,他的心被刺得隐隐作痛。心想卖汤圆就卖汤圆吧。起码还能顺便照顾老妈。

赵伟在巷子口卖汤圆了!这消息在岚溪镇,不到一天就传得家喻户晓。

曾经开宝马的赵伟回家卖汤圆了!

蹲过监狱的赵伟回家卖汤圆了!

谁说不稀奇呢!连镇上的孩子都编了歌谣,天天跑来摊子前边唱:

“从前大老板,如今卖汤圆

从前吃牢饭,如今当小贩。”

于赵伟,每个字都像针扎一般,不见血,但足够让他体无完肤,羞愧至极。

可在妈妈的心里,这些字都是刀子。

她拐着腿,手抓着那根弯得快要断掉的扁担,站在巷子中间,破口大骂,“小兔崽子,给我滚!滚!”孩子们一哄而散。

妈妈站在那里,弓着背,头上的白发在风中胡乱的飞。

那一刻,赵伟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大的混蛋。

在揪心的愧疚和绝望中,他猛然想到了老许的秘方—胡辣汤秘方!啊,祖传秘方!

赵伟一夜未睡。他把照片背后的秘方翻来覆去的看。

牛肉丁,豆筋,生姜,胡椒粉……

每一个字,仿佛都闪着神秘的光,要从那相片上飞下来,变成美食,汇成希望。

他又想起狱中的日子,想起老许和他聊天。

“打我六岁时,我姥就给了这个秘方,说是祖上传下来的,要我背到烂熟于心,我就是梦里也能一字不差的念出来。”

“我年纪大了,身体不好,这两年都是你处处帮着我。这张秘方,我可能是没机会用到了,送给你吧,兴许有用。”

有了秘方,一定行!赵伟顿时信心百倍。

4

说起来也奇怪,自从摊子上多了胡辣汤,生意确实好多了。

毕竟在这江南偏僻的小镇,胡辣汤是个稀罕东西。来尝鲜的人不少。

每天凌晨三点,赵伟蹬着自行车上三公里外的蔬菜批发市场,选最新鲜的食材。遇到有人来买,他总是寒暄着:“您慢慢吃,给多提点意见。”

顾客们七嘴八舌的唠叨着,他甚至掏出本子仔细的记录了下来。

到晚上闲下来的时候,赵伟就开始琢磨,胡辣汤是北方的美食,符合北方人的口味,可现在自己是在江南,怎样做出符合南方人口味的胡辣汤呢?

把辣椒换成冰糖,或者红糖?

把牛肉换成猪肉,或者鸡肉,或者水果?

还是?

他甚至看起了《本草纲目》,好的美食一定是健康的美食,他要做出独一无二的胡辣汤。

琢磨着琢磨着,一个个夜晚就这样过去了。

终于改良版胡辣汤陆续上摊了,多个口味,更多选择。真正是抓住了顾客的胃。

摊子前的顾客络绎不绝,老妈越来越忙,心情也越来越好。

她常挂嘴边的一句话是“儿子,你变了。”

是啊,变了。

五年前,他哪里会看得上这一碗胡辣汤!那时赵伟满怀雄心壮志,与朋友合伙办厂,投入了所有积蓄。后来为了追加投资,他又抵押了市区的房子。

老婆喻梅一气之下带着孩子回了老家。赵伟却一心扑在工厂里,为进货、贷款、招工、回款等各种问题,忙得焦头烂额。

对于老婆的气恼,他根本不以为然。一个女人,哪里懂得男人的远大理想。

然而从没做过生意的人,哪里又知道这里面的坑呢。

很快资金又缺了。但是生产不能停,订单都有交货期限,违约了赔偿是双倍的。

只有拆东墙补西墙,实在借不到钱了,他把老婆的金银首饰全拿去卖了。为这喻梅与他大闹了一场。

陶晚晴
陶晚晴  VIP会员

秘方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