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弱水替沧海

2019-08-14 17:07:57作者:椰子味鸭梨

爱情

“一直以来,我都想告诉他总有弱水替沧海,可最后却是他告诉我再无相思寄巫山罢了。”

“那若是他爱你呢?”

“爱如何,不爱又如何,满身疮痍的船,捞上来,也是航不了海的了。”

1

陈沫初遇林深之,是在千禧年的科隆。那时大部分人对德国的了解不过是一个柏林罢了,至于科隆,陈沫唯一所知,就是她最亲爱的姑妈嫁给了一个科隆人。

“姑妈!”一下飞机,陈沫就飞奔到姑妈怀里。两年不见,她是真的很想她。

“沫沫!两年不见,又漂亮了!走,咱回家啦!”姑妈拍了拍她的小脑袋。

“没到过科隆,就不算到过德国。”她本是不信的,可现在却着实被这座迷住了。

姑妈送了她一个拍立得作为迟到的生日礼物。

那时候的拍立得还很少见,陈沫拿上就迫不及待的开始拍了起来。车子绕着城市转了一圈,她也拍了一圈。

“咔!”啊…没相纸了…

“下车吧,沫沫,到了!”

“奥奥,好!”陈沫急忙拿上最后一张照片,收拾下车。

姑妈的房子是幢小别墅,延续了科隆哥特式的风格,房间设置和装潢也很有德国式的严谨,对称简洁而端正。

“你就住一楼左边这个房间吧,先进去收拾收拾,姑妈和姑父给你做大餐吃哈!”

“好!”陈沫一应下就窜进屋里整理刚刚拍下的照片,“这个男人…好好看啊…”路过科隆大教堂的时候,她沉浸于大教堂的美景就连拍了好多张,其中一个正好拍上了在路边的男人。一身骆色风衣,五官被拍的有些模糊,但他脸上的棱角还是清晰可见,那种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的气质,充满了一股生人勿进的气场。

阳光洒在他身上,却又有了一点少年的感觉。

“沫沫,出来吃饭了。”

“哦…好…”她把照片放在了照片墙最中间的位置,不知怎么,有些心神不宁。

“Mo,明天,老广场那里有狂欢节,你想去吗,我们带你去。”

“狂欢节?想去!”

“好的…那”姑父的话说了一半却被姑姑打断了,“哦,Jay,我忘记告诉你了,明天我们要去看望一下chen,她做了一个小手术。沫沫,你就…你在家等我们吧”

“不嘛姑姑,我想去狂欢节!姑姑…求你了姑姑,你让我去吧,我自己可以的…”

“哦,我想或许可以让Jackson带着她,他一定会去的。”

虽然完全不知道Jackson是谁,但听到可以去狂欢节,陈沫就无比的兴奋,兴奋到失眠。

“沫沫,起床了,Jackson先生来了,今天你就跟着他。”

“唔…”陈沫揉着眼睛出来,看着沙发上的男人却一瞬间清醒了。

是…是照片上的那个男人啊…

“小朋友…收拾一下,我们走吧…”

他的声音低低的,却有一种让她忍不住跟他走的魔力。

2

和平日的严谨不同,狂欢节上的人们三五成群喝着啤酒,拉着手风琴,穿着五彩的服装,戴着怪异的假面,在街上欢快地行走。路边的警察也一改往日的威严,任凭女孩子们在脸上划下五颜六色的唇印。

“Jackson先生,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在脸上画一些东西啊啊?”她小心翼翼地想要和他搭话,却发现他直勾勾地盯着那狂欢的人群。

他没有答复。

陈沫就在满街热闹欢喜的旁边,看着Jackson先生。明明是很快乐的时刻,为什么,却感觉他那么难过呢?

“呦,Jackson,换口味了啊,现在喜欢少不更事的小女孩了哦”

画着夸张小丑妆的男孩子们在一旁啜着酒看着她,嬉闹着。他也笑了,仿佛不置可否,只是一双深邃的冷然的眼笑着笑着,便又无神地凝了起来。

陈沫默默地看了看他,又看了那些男生们几秒,“我,我不是小孩,我18了!而且Jackson先生只是…”

“就是喜欢她!”

男性嗓音沉沉地响起,却坚定而有力,仿佛…仿佛他说的是真的。

陈沫只能呆呆地站在那里,内心有千万只小鹿在撞。转过头,却对上了一双冷然的眼睛里,冷的让她明白,他不过是骗了他们而已。

“呦,Rita姐知道吗?我们林深之先生,竟然又动真感情了?”

原来,他的中文名,叫林深之啊…“林深不知处”,真好听的名字。

她仍呆呆的站在那里,浑然不知危险将至。

那些男人们中的一个突然靠近她,又手指抚摸着她的脸,让她一阵恶心“真可怜的小姑娘哦,小小年纪也要和那在病床上的许真然…”

“滚!”

林深之仍然是那么冷冷的,声音中却隐隐带着一丝怒气。

这个男人,内心是有多么强大啊……

“刚刚,他们说的话,怕吗?”他突然换了声调换了表情,望着她。

“不…不怕…因为有林先生在…”

她也不知道哪来的胆子,说出来一句引人遐想的话。

“你还真是胆子大。”他望着她坚定的眼睛,突然有些后悔和担忧,“人啊,有时胆小一点挺好的。”

“嗯?”

“没什么。走吧,请你吃大餐。”

“好!”

他看着她甜甜的不谙世事的笑,一阵恍惚,自己竟然也不禁笑了出来。

“会说德语吗?”

“不…不会”

“那我教你几句,你想学什么?”

“我喜欢你。”

“用德语怎么说。”陈沫好想告诉他,其实她想说的只有第一句话。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她只知道,这个只认识了两个小时的男人,这个她还一无所知的男人,让她深深地着迷了。

“那个太难了,我教你一句简单的吧,Sagnichtdassdumichliebst”

“这…简单吗?…什么意思啊?”

林深之笑了笑,继续往前走,“以后你就知道了。”

“啊…林先生,你等等我!”

3

林深之送她回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那个…林先生,明天你能带我逛一逛吗…姑姑和姑父明天还要出去…”

其实她完全不知道姑姑姑父明天的安排,只是,她怕现在她不说,就再也见不到林深之了。

她要勇敢一些。

他紧紧地盯着她,像是要把她看穿。

“不…不可以也没关系…我自己”

“明天九点。”他只留给她一个背影。

“yeah!”

第二天她八点多就等在房门口,没看见林深之,却先等到了昨天那几个男孩子。不,是比昨天的还要多。

陈沫有些慌,压根儿不明白这些人的意思。

“小姑娘,你知道林深之是什么人吗?”人群中,一抹红色越走越近,脸上带着放肆又狡黠的微笑,紧紧握住陈沫的胳膊。

“他是我的人!他爱的也只能是我一个!”

陈沫怔住!被握住的皮肤整块灼烫了起来,可要挣脱,却被更紧地握住。

“放开她。”

“林先生……”她急得低叫了起来。她这才发现面前红裙女人右手的黑手套和她手上握着的灼红的小铁球。

那抹红色的身影略带鄙夷地瞥过陈沫后,又看向阮东廷:“你是忘记了许真然的下场?”

可林深之却只是冷冷地勾了下唇:“我们两个的事,你为什么总喜欢要牵扯其他无辜的人?你把真然害得还不够吗?到底还要伤害多少个无辜的人你才能明白我不喜欢你,更不可能是你的人!”

“就算不是我的,也不可能是别人的。我现在要你亲眼看看,这个小姑娘,会被你害成什么样。”红裙女子冷笑着,笑的让人发毛。可陈沫却感觉她一点也不怕。

“把她给我请到我家做客。”

“我不去”陈沫挣扎着,黑压压几个人上来,她就像以卵击石。

她看向林深之,他却仍然伫立在那里。

她不喊了,闭上眼,安静地等待暴风雨的到来。

她相信,他会让她安稳的。

在要上车的那一刻,好像被人松开了,是警察!

警察和林深之说了几句,把人全都带走了。他阔步向她走来,给她解开身上的绳子。她就呆呆地望着他。

“有什么问题,问吧,给你三个问题的机会。”

他仍然是这样,冷冷的,仿佛,把她置于如此危险境地的人不是她。

“刚刚那些人,和你什么关系?”

“如你所想。”

“她们还会来吗。”

“不会。”

“许真然是谁。”

听到这个问题,林深之的手一顿,“上车,我带你去见她。”

4

椰子味鸭梨
椰子味鸭梨  VIP会员 Love is a touch and yet not a touch.

总有弱水替沧海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