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币和珍珠

2019-08-13 11:02:58作者:多少回眸

悬疑

第一章接站和戏法

一枚一美元的银币在一只白净手掌间翻转,自由女神和鹰徽不断交替,在五指间环绕一周之后飞向了空中,落下后又被手干净利落的握住。

托德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硬币果然是正面自由女神,可是他的女神呢?

远处传来了火车进站的汽笛声,托德欣喜的从长椅上站了起来,准备迎接他那位来自东海岸的“未婚妻”。

这趟晚点的列车下来的乘客可太多了,可自己的同伙给自己的信息就是“未婚妻”戴着一束珍珠项链。

但是从头等车厢下来的贵妇小姐哪个不是戴着一串珍珠项链的。

一刻钟后这个尘土飞扬的车站前的人几乎都散去了托德还是没有找到他的未婚妻。

托德着急的四处张望,难道是上错车了,还是被别人接走了?车站这里剩下的除了票务和兜售的小商贩可是一个女的都没有啊!托德想着,注意到了站旁猜奖的桌子前正站着一位穿着粉色连衣裙的年轻姑娘,打着一把鹅黄色的遮阳伞,戴着一顶华丽的过头的羽毛帽。您不热吗?托德心想。最重要的是那蕾丝内衬勉强露出的粉嫩的脖颈上悬挂着一串粉色的珍珠项链。“真是一个宝贝!”当然托德不是在感叹这个年轻女子的容貌而是在称赞那串项链,那串珍珠项链不仅是由少见的粉色珍珠串成,而且颗颗大小一致,圆润靓丽,不仅如此还缀着一颗小指大小的黑珍珠。

“现在的三流演员都这么有钱了吗?下次生意还是去纽约那好了。”托德想着大步流星的朝这位黑珍珠走去,“我亲爱的夫人!”他人亲切又不失热情的呼唤着黑珍珠。黑珍珠放下遮阳伞,收起椴木绢丝折扇,中式扇子后面也是东方面容。本托德本人对华裔的脸型不是很感冒,但是这位黑珍珠却别有一番神韵,一双大大的如若她脖子前珍宝般漆黑明亮的眼睛疑惑的看着他。朱红的嘴唇微微抿起,更添一分可爱。“嗯……”托德一时有些意乱神迷,忘了自己接下来要说什么了。

正好看见她站在这猜硬币的桌前就顺着问:“你怎么在这里?我找了你久。”托德此时真的像一个接站的丈夫在关心自己晚到的妻子一般。

“抱歉,我下车后被人群挤到了这里,看着这个猜谜挺好玩的。一时间猜入迷了,不好意思,对不起。”“未婚妻”连连道歉。

“没事,我就是电报里提到的托德,托德·卡尔文。”托德自我介绍说,说着将帽子摘下放到胸前伸出了右手,“未婚妻”摘下自己的白纱手套轻轻地握了一下对方纤细瘦长的手指说:“我叫江洲舟,要是绕口的话叫我舟舟也可以。”。“舟舟……”托德试着说了一下,感觉也还是绕口。又看了看洲舟的裙子,知道她肯定是不能骑马了。拉起她的手示意准备带她去找一辆马车。

回头看她时,洲舟还在看着那个猜硬币的琳琅满目的礼品盒。“感兴趣?”托德询问。“是的,我都猜中两次了,猜中五次的话就会得到头奖。”洲舟兴奋地解释。

“头奖是什么?”托德接着问。“嗯……一个白色的珍珠戒指。”洲舟有点儿不好意思的回答。“你项链上的珍珠还不够美吗?”好像知道托德会这么说,洲舟低下了头,听到这句头埋得更低了。

“好了,难得洲舟小姐到我们加州。托德就给你赢来这枚珍珠戒指好不好?”托德笑着问。洲舟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本来她来的时候听说雇主很小气,连她要求的每天三餐后一个青苹果的条件都不想满足,但是现在看来并不是。

托德拉着洲舟的手又回到了猜谜桌子前,“多少钱猜一次?”托德问。“一美元,先生。”,“我能继续猜……”洲舟还没问完就被托德伸手制止了,“这是我送小姐的戒指,怎么能让您花钱呢?”托德说完从裤子的侧兜掏出五枚一元的硬币抛给一旁收钱的小伙子。

正、正、反、正,托德凭借他敏锐的眼力连连猜中,掷硬币的黄发小伙子额头渗出点点冷汗。硬币又是高高的抛起,被摁在桌上,只是这次黄发小伙用的是左手,托德看在眼里,笑了笑,说道:“正面。”说完右手立刻按在了黄发的左手上,将他的手拿起,果然是正面。“哇哦!”一旁屏息的洲舟欢呼着从收钱的红发小伙子那里拿过头奖珍珠戒指。

托德刚拉着洲舟没走出两步,却被黄发拦住了,“那个……先生,请您……”黄发有些胆怯的问,吞吞吐吐的样子完全不像之前在车站招呼客人的欢快。托德也不想难为他,说:“硬币是吧?还给你。”说着抛出了一枚硬币,黄发小伙子道谢后匆匆跑回去了。

“你为什么还给了他一枚银币?是小费吗?这里猜奖还要小费的?”洲舟好奇的问。“不是,这本来就是他的硬币。”托德笑着回答。

黄发拿着那枚两面都是鹰徽(反面的)硬币回到了车站,红发小伙子抱怨:“还不如让我来掷硬币。”。

“你,你也没用。”黄发小伙讪笑着说,“你知道他是谁吗?”。“谁?”。“‘三只手’托德!”。“你怎么知道的?”。“硬币游戏的规矩,只有‘三只手’能用双面的女神硬币。”黄毛小子说着看着自己手中的双面女神硬币笑得开心。

第二章奶酪和金表

托德和洲舟来到了圣弗斯城,洲舟掀开厚重的车帘,往外眺望,夜晚的城市灯火辉煌,虽然比不上不夜城的富丽堂皇,却也是繁华。

不一会儿,颠簸的马车终于停下了,托德下马打开车门,礼貌的将洲舟从车厢里扶出来,洲舟抬眼看了看门前的这家餐厅的名称:鱼类供应。然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怎么了?亲爱的你对这家餐厅有什么异议吗?”托德被洲舟的突然发笑搞得有些懵。

“不是的,对不起,我失礼了。”洲舟道歉说,但还是难掩嘴角的笑意,西部的餐厅名字都是这么直接的吗?

看着洲舟托德也笑了出来,不夜城的演员都是这么欢乐吗?她到底在笑什么啊?

主菜是红鳟鱼,煎烤后佐以秘制酱汁,托德吃的津津有味,对面的洲舟却已经把刀叉放到餐盘上,端起酒杯。

托德也端起酒杯问:“怎么,不和胃口吗?我看你头盘吃的都很少。”。“嗯……对不起,我晚上不太习惯吃太多的肉类。”。

“我不应该点鹅肝酱的,主要是洲舟你中午也没好好吃,就是路边餐厅的一份三明治,这家店的鱼做的很好,所以我按推荐点的鹅肝酱做头盘。”托德不好意思的解释,接着询问“那你晚上一般吃什么呢?”

“蔬菜沙拉,樱桃白兰地和盐焗鸡肉少量。难以品味你的美餐,对不起。”洲舟回答。

“那我再给你点一瓶水果白兰地和一份盐焗鸡?”托德问。

“不不不,谢谢,我已经吃好了。”洲舟笑着婉拒。

“那,蔬菜沙拉?”托德继续问。

“可是……我们已经开始吃主菜了。”洲舟为难的说。

“哪有那么多规矩?服务生~”托德示意。

“先生,有什么要求?”服务生走过来问。

“加一份蔬菜沙拉。”托德说道,接着转过头问洲舟“还有什么要求吗?尽管说。”

“蔬菜要圣女果,其他用时令果蔬就好,奶酪要帕玛森奶酪。就这些。”洲舟很熟练的要求说。

约一刻钟后,果树沙拉端了上来,洲舟又是吃了两口又不吃了。

对于洲舟的挑剔托德虽然有些不满但还是礼貌的问“怎么?不好吃。”

“嗯……”洲舟犹豫了一下解释说“他们厨师可能搞错了。”

“怎么了?不是你要的果蔬沙拉?”托德问。

“是的,奶酪不是帕玛森奶酪,是帕达诺奶酪。”洲舟解释说。

柜台前,托德质问着经理,经理满头大汗的解释:“先生,我们餐厅的用料绝对是最新鲜的。”

“我没有说你奶酪的质量,我说的是你的奶酪就不是我未婚妻所要的种类。”托德强调。

“可我确实让后厨经理亲自去按夫人要求的买的。”经理回答。

“那你们是从哪里买的?”托德接着问。

“往北三条街道外的舶来品百货。”经理回答。

托德转身拉起洲舟就要走,经理却拦在面前说:“先生您的账单?”

“你的用料不对,还有什么资格来要求我付账。”托德生气的质问。

“托德……”洲舟注意到半个大厅的人都看向了这里说道:“要不,就算了吧。只是奶酪不对而已。”

“看在我未婚妻的份上……”托德说。经理本以为他要付账了。但是托德继续说:“我去调查一下,要是真的不是你们餐厅的问题,我再回来付账,这算是抵押。”说着从怀中摸出一只纯金的怀表放到柜台上。

舶来品百货的门铃响了,售货员见一对穿着华贵的夫妇进来了,赶紧上去迎接,“先生夫人晚上好。”

“你们这里有帕玛森奶酪吗?”托德问。

“有的,请问您要多少。”售货员回答。

“我想先看看。”托德说。

售货员就带从货仓里拿出了一角。还没放到桌上,洲舟就闻出来这确实不是帕玛森奶酪,暗中拍了拍托德的手背。

“先生,您要多少?”售货员问。

“一美元的。”托德回答,见托德还是要买,洲舟赶紧拽了拽他的衣袖,可他还是不理会,她贴近他帽檐箫小声说:“我的意思是他们家卖的是冒牌货。”。“我知道,我把你吃的亏给你赚回来。”托德也悄声回答。

洲舟是在是不理解又买一份冒牌货怎么就赚了。但是看托德自信的微笑莫名的心安。

售货员秤好了一美元的量,心想“这对夫妇好奇怪,就买一美元的量,切都不好切。”,问:“先生,您有零钱吗?”

“不好意思,身上没零钱。”托德说着递出了一张十美元的钞票。售货员找给了他九枚硬币。

托德刚收回去就从口袋里拿出一美元的银币,说:“哎!我口袋里正好有一美元,真是不好意思,你把刚才那张十美元的还给我吧。”

店员又低头去钱柜里拿刚才的那张十美元,托德着急的看了看墙上的时钟,自言自语:“得快点儿,不然赶不上好位置,我的马儿就只能拴在外面了。”

店员把十美元刚递给他,托德就一股脑的把手上的前全还给店员了。店员一看是九个硬币加刚才找给托德十美元钞票,赶紧喊住转身的托德:“先生,您给多了!”

“哦,不好意思,我一着急就糊涂了,”托德回过身来,拿着一枚银币说:“我这里有一美元,一起给你,你换给我而二十美元的钞票好了。我着急去旅馆。”

“好的。”店员找给了托德二十美元钞票。

托德拿到钱急匆匆的带着洲舟离开了。

售货员见夜也深了,就插上了门,看见柜台桌上的那块小小的奶酪,嘲笑说:“真是这么着急的去干什么呢?买的东西也没拿。”。

托德拉着洲舟快速的走过了五条街道,直到送到洲舟的旅店门口,洲舟突然反应过来:“奶酪,我们的奶酪还落在那家百货店。”

托德笑着说:“你不是说那不是帕玛森奶酪嘛,我们还要它做什么?”。

“总比没有好啊,好亏啊!”洲舟感叹说。

“对,我真的好亏啊!”托德笑着拿出兜里的那张二十美元的钞票塞到了洲舟的手里,“你今天的钱,演的很出色。”

托德就要转身离开的时候又被洲舟叫住了:“托德先生,您的金表还抵押在那家餐厅呢。”

“我知道,天晚了,明天中午再去取好了。”托德挥挥手说。

洲舟望着托德先生的背影,捏着自己手里的二十美元小声嘟囔:“明明亏了怎么还这么高兴啊?”。

“这个洲舟真是傻傻得可爱。”,“这位托德先生真是聪明的有趣。”。两人想着对方,一个向左一个向右。

第三章戒指和晚宴

第二天早上,洲舟穿着睡衣正在阳台吃苹果的时候,敲门声传来,她披上一件外套打开门,托德正在门口等她,看见她还穿着睡衣,说了一声抱歉,背过了身去,但那一双白雪般的锁骨却是萦绕在他的眼前久久挥之不去。

“今天穿的华丽一些。”托德嘱咐。“要什么程度呢?”洲舟问。“主要的是一种上流社会的气质,嗯,大概就是议员夫人的那种程度吧。”托德想了想说。

“托德先生,你方便进来一下吗?”洲舟在卧室呼唤,“怎么了?”托德走进卧室问。

屋内春意盎然,洲舟穿着一套紧身内衣,一对修长而柔顺的美腿,之前穿着裙子的时候没感觉,而现在她站在镜子前却显得给外修长。弓腰露出,肌肤像牛奶般嫩白。她努力地抻着束腰,呼着气,脸上就像涂了浅浅的腮红,格外的妩媚。“托德先生,麻烦你帮我拽一下束腰,我力气不够。”洲舟在此叫他的名字,托德才回过神,说:“这不好吧。”

“没事的,之前在后台都是男演员帮我们穿束腰的。”洲舟笑着说,眉眼弯弯。

托德帮她穿好束腰就赶紧出去了,关上门大口喘气,“呼”,“下次再找女演员找个平平常常的就好了,她要是真的是我的未婚妻该多好。”。“啪”托德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巴掌,“冷静,卡尔文!不要为了一个女人,一个不可能和你走到一起的女人而打乱了整个计划。”

“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洲舟从卧室走了出来,身上穿着一套丝绸所织的天蓝色连衣裙,发髻上的也是丝绸的蓝色缎带,落地的裙摆分多层,越往下越薄,可以隐约看见一双宝蓝色的高跟鞋。一只戴着黑色蕾丝银珠手套的柔荑温柔的穿过托德臂弯,细语:“我们出发吧。”

托德打开门,伴随着微风吹来洲舟身上淡淡的旭蒲鹤香水,两人下了楼。外面的侍者都报以微笑,洲舟也笑着点头回应,托德感觉两人真的就是一堆新婚夫妻一样。“可哪有新婚夫妻就分居睡的?还有这个洲舟的亲和力真的不同寻常。”托德想着,不忘绅士的帮洲舟打开了马车门,先将她扶了上去。

“先去鱼类供应餐厅。”托德吩咐车夫。

到了餐厅后托德让洲舟先在车里等他,说他不一会就回来,还问了问她早餐想吃什么。

“快点儿哦。”未婚妻洲舟在托德下车的时候还依依不舍的拉了拉他的手说,粘人的样子就像一刻也不愿意离开托德一般。

“好啦,我尽快。”托德轻吻洲舟的手安慰说。

托德推门径直走向柜台,快速的数了几张钞票说:“这是昨晚的饭钱,把我的金表还给我。”。

经理走过来说:“先生昨晚那奶酪确实不是我们的问题。”

“我知道,我的金表呢?”托德问。

“先生是这样的,昨晚您走后金表一直保存在柜台,有一位先生很是喜欢你的金表。”经理说。

“难道你们不经我同意就给我卖了?”托德声调顿时提高了。

“没有没有,只是这位先生想让我问一问你的金表能不能转让给他?”经理谄媚的问。

“不,不行。你快把金表还给我,我的妻子还在车上等我,我们要去两个街道外的餐厅吃早餐。”托德不耐烦的说。

“我们餐厅也可为夫人做早餐。”经理挽留说。

“不行,她想吃的火腿肉三明治你们家没有,蜂蜜柚子茶你们调的也不好。”托德直接了当的指出。

经理只好把金表递给了托德,就在托德要走出门的时候,经理好像想到了什么说:“先生,那位喜欢您金表的主顾是一位珠宝商,他说他可以拿他从国外新进的珠宝跟您做交换。”

多少回眸
多少回眸  VIP会员 情生自象帝先后,费前世多少回眸。

硬币和珍珠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