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重人格

2019-08-12 19:04:18作者:一闲人

悬疑

张平三十岁不到,就已经做到了刑警队长的位置,除了他家里的支持,和他自身的努力也是密不可分的。

警校毕业,就以全校最好的成绩留在江城,出来几年,便破了好几宗大案,其中最轰动的大概是两年前的江城贩毒案。

江城当时有一个全省贩毒的中枢,张平的一个线人在江城找了整整一年才摸清楚状况,抓捕那天,谁成想线人被发现,毒贩劫持线人到处逃窜。

张平一个人开着车追到江边才把人救回来,打斗中断了两根肋骨,而那个中枢捣毁后竟牵涉到了临省的贩毒集团,于是各地警力顺藤摸瓜,一时间周边竟毒贩销声匿迹。

从那以后,他名声大震,江城的武警没一人不服他,他也因为这件案子被提拔到了队长这个位子。

张平赶到现场的时候,已经是上午9点多。

正是7月底,酷暑的时候,群众把商场围得水泄不通,记者一个个抱着摄像机还有话筒往里面冲,好像里面堆满金银珠宝似的。

“张队好。”

早就等候多时的小王打了个招呼。

张平看着商场里燥热的空气,狠狠皱了皱眉头。

“什么情况,空调呢!这么热的天没空调一会尸体就会腐烂,等会法医怎么鉴?”

“商场今天休业了,连着空调也停了。”小王说话的过程中脖子上的汗如大豆一般的往下掉。

“那还愣着干啥,给我把它给我弄开,有啥事算我的。”张平说完看了眼电梯,一双纤细的小腿露在外面,上半身都用白布盖得严严实实。

“死者女,26岁,死亡时间应该是在昨晚的9点到11点之间,死于心率紊乱而引发的心肌骤停,手上有针孔,应该是打吊针留下的。”这是法医过来给的诊断,如果要进一步结果,需要等待解剖化验结果。

空调弄开了,小王又急急忙忙去搜集死者的相关结果,凉气没有让张平的燥热的心有一丝平静。

“小王?搜集好了吗?怎么磨磨蹭蹭的。”张平心情明显有些不好,这案子过于蹊跷,为什么死之前手上会有针孔,到底是巧合还是有人谋杀。

来了来了,小王急急忙忙跑了进来,手上拿着收集来的资料。

“死者,女,柳曼桐,26岁,江城人,是22中的一名英语老师,丈夫是一名口腔医生,在市医院任职,结婚不到两年,夫妻和谐,死者生前容貌艳丽,周边的邻居常常夸赞这两人郎才女貌。

事发当天,死者晚上9点钟进入商场,大概11点商场快关门的时候上了电梯,从四楼电影院往一楼,就在下降的过程中发生死亡,监控录像中并未发现异常,还有,就是柳曼桐有先天性心力衰竭。”

怪了怪了,从现有证据来看,这就是一个意外,电梯封闭,氧气不足而导致的心力衰竭。

死者旁边有一瓶散落的洋地黄毒苷。

“这药是控制心力衰竭的急性药,患者随身携带,并没有什么问题。”一旁的法医跟着解释着。

“张队,这有个人要找您。”外面的警员走了进来,身边跟着一个保洁阿姨。

阿姨60来岁,做这行已经十来年了。

“警察同志,是我报案的。”阿姨说着,头往尸体那边偷偷地撇着,似乎想要看什么。

“阿姨,您叫我小张就好,你放心,我在这,有事你尽管说。”张平拉着老人的手,感觉到了颤抖。

“小张啊!你可一定要查出真凶啊!这姑娘是个多好的人啊,和她老公两个没事就来逛逛商场,人也特客气,怎么就没了呢!”说着以手掩面,哭泣声传来。

张平略显诧异:“这么说,阿姨,你和他们这一家很熟?”

阿姨哭了一会,抬起脸,依旧可以清晰地看到泪痕。

“可不是呢,他们这一家,可好了,每次有什么不用的衣服就给我,逢年过节还时常带个礼物过来。

“尤其是周医生,穷苦人家出来做到这一步,真不容易,上次去他那看牙死活不收钱,还送我几盒棉签啥的方便我上药,前两天还送过我一瓶叫啥清新剂,说对我工作有帮助呢!”

周医生就是死者的丈夫,叫周家豪。

阿姨把空气清新剂拿了出来,用一个精致的小瓶装的,喷了喷,淡淡地百合香味。

小王跟着我上了车,终于忍不住:“张队,这到底是什么一个情况呀,目前掌握的资料都显示着,死者死于意外啊!”

张平撇了这年轻的小伙子一眼,办事挺勤快,脑子转的也快,就是太年轻了。

“你觉得是意外?”

“倒也不像,那么晚去商场,还恰好突发心梗,前一天还在打吊瓶,丈夫还是个医生,巧合太多了。”

张平笑了笑,觉着这小子终于要开窍了。

“难不成,是那个阿姨,熟悉死者生活作息规律,知道死者丈夫上班时间,错开之后找机会下手。”

张平一个急刹车,差点没把小王甩出去。

“你是个猪脑子啊!动机呢,动机呢?杀人要动机的好嘛,那个阿姨杀了柳曼桐有什么好处?而且用什么手段?你给我滚下去,别做我的车,跑步。”

小王灰头土脸的站在路旁,好像明白了一点哪里说错了,张平一踩油门,越野车“蹭”的一下就冲了出去。

“艾,张队,去哪啊,别把我丢下。”

“医院见。”

等小王跑到医院的时候已经中午12点了,看见张平倚着旁边的墙,手拿盒饭,吃的贼香,大汗淋漓的小王颤抖的喉结,就差掉进嗓子眼了。

张平吃完把塑料盒往垃圾桶一扔,就要上车。

“死者感冒是真的,开药的医生也出示了那天的处方记录,都是正常的解热抗炎药,剂量也没问题,死者家属人不在医院,打听好了,请了三天的假,走,跟我去他家。”

小王腿一软,就差跌倒在地。

“张队,给条活路吧,到医院已经跑了接近4里路呢,真跑不动了。”

“我说让你跑了吗?上车,饭在后面,我来开车。”

“哎哎,谢谢张队。”

这小子头点的飞快。

小区在三环以内,学区很好,绿化物业的也不错,路上碰见的行人都衣装革履的,看来住在这里的都是有钱人。

小王摁响了门铃,隐约能听拖鞋向这边慢吞吞地走来。

眼睛里尽是血丝,神情呆滞,昨晚应该一夜未眠。

周家豪坐在沙发啥,头发凌乱,看着窗外,不知在想些什么。

张平打量了一下家里的情况,欧式装潢风格,以淡色调为主,屋子很整洁,从进门到现在没看见一根头发,可以看出主人是一个爱干净的人。

张平酝酿了一下,准备先开口说话。

“你们今天来,是想问我关于妻子的事吧,想问什么就问吧,知无不言。”没想到周家豪倒是先声夺人,张平从气势上就输了一筹,。

“周先生,您妻子于昨晚十点至十二点之间死于电梯里,我们初步诊断的原因是死于心肌梗死。”

“嗯,曼桐她这个病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我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成想这么快。”男人的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张平看着这情景露出为难的表情,他最见不得男人哭哭啼啼的。

“周先生,我这次来就是为了调查这件事,我们怀疑不是死于意外。”张平看了眼小王,小王心领神会地从口袋里掏出了笔和纸。

“事发当晚,也就是昨晚,你在哪里,在做什么。”

“我?昨晚我去医院了,有点档案病例需要整理一下,桐桐说她约了闺蜜看电影,我开车把她送到商场门口,就回头去了医院,我们医院有监控可以证明,你……不会是怀疑我吧!”

周家豪显得有些害怕,身体往沙发里不停地蜷缩。

张平盯着那双因为害怕而放大的瞳孔,希望能看出来什么。

“没有,你不用害怕,我们只是在例行公务罢了,口供嘛,要交给上面的,理解一下。”

张平放弃了这个想法,那个眼睛里只有如死水一般的沉寂。

又问了几句别的,张平起身便要道边,出门时突然看见玄关那摆了几个药品还有香水。

“这是我桐桐之前用的药,旁边是香水,她说摆在药旁边可以去味。”

张平记下了那个名字,洋地黄毒苷。

出了门,张平一直低着头,在思考着什么。

“你,去商场把监控调出来,把从柳曼桐进商场开始到出商场的视频好好看的一遍,去趟警局,领两把枪,我去医院,待会商场会合。”

张平感觉这个案子越来越扑朔迷离了。

张平到商场,已经是下午5点多了,小王已经在门口等着。

“张队张队,你来的正好,发现疑点了。”

小王抱着电脑上了车子,张平把车停稳,眼睛仔细的盯着电脑屏幕,不想放过任何一个疑点。

电脑屏幕上的监控,清晰的记录着,柳曼桐8.55上了电梯,先去四楼,只待了不到五分钟,又回到电梯内,这一次,她在负一楼也就是停车场内待了一个半小时,后又乘电梯回到四楼,等到接近十一点的时候才离开。

“难不成,这是鬼附身,上上下下,最后惨死电梯,午夜惊魂?”

小王一下叫出声来,把张平都吓了一跳。

“你叫个鬼叫,你还是大学毕业生,没学过自然科学,哪来的鬼,到是把我吓一跳。”张平抽了这小子一巴掌。

“去,给我把停车场的事给我查查,看看什么情况,我在车里眯会,等你回来。”

小王麻溜的下了车,张平想了想,发了条短信,就和衣而睡,这一睡,就到了晚上。

“张队张队,醒醒了。”

张平梦中正在和一个漂亮姑娘亲热,正要办事,就被摇醒了,看着小王黑洞洞的鼻孔,气的差点一巴掌上去了。

“查的怎么样了。”张平一看手表,8点半,也不早了。

“那个男的,是死者学校的体育老师,说白了就是死者生前的情夫,柳曼桐下了负一楼就直奔他的车子去,然后在里面呆了一个多小时吧,鬼都知道他们在里面干了什么。”

张平听了之后嘿嘿一笑。

“还有啊,这柳曼桐啊,那风流韵事,可是多了去了,大学谈的男朋友两只手都数不过来,工作之后也没消停过,和现在这个周家豪是旅游的时候认识的。

据说周家豪是个老实人,没怎么谈过恋爱,倒也不知怎么开始和柳曼桐在一起的,最后竟然结婚了,这个事在22中可是轰动一时啊!。”

张平听了摇了摇头,看着小王,哪知小王不为所动。

“你小子倒是说下去啊,讲故事啊,吊我胃口呢!”

小王眼珠子直转,干咳了几声。

“但是吧,这个体育老师倒不像是杀人犯,我找到他的时候,他还在学校里打篮球,对于柳曼桐的死丝毫不知,我说了这件事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呆住了。

如果他是杀人犯,在监控拍下之后依然淡定自若,该上课上课,没有表现出一点慌乱,那他也不用在中学教体育了,直接去拿奥斯卡小金人吧!”

张平听了小王的分析,鼓了鼓掌,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不错,分析很到位,了解的也很详细,虽然凶手另有其人,但这小子也逃不了关系。”

小王听了之后有些懵。

“张队,那凶手是谁呀!”

“急什么,等着看好戏吧!”

一闲人
一闲人  VIP会员 一切源于热爱

双重人格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