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张扬的青春六

2019-08-11 17:04:50作者:骞骞

青春

回到宿舍的我觉得很郁闷,我并不想让他用朋友关系总来打扰我的生活,风之海迎面走来,我把我的烦恼跟他说了,并疑惑的问他:“你不是说他没有那种意思吗?”,他无辜的表情,夹杂着他无辜的话语:“他一开始确实不是那层意思,谁知道怎么会这样!”,我并不知道他回宿舍是如何与仲磊沟通的,反正在星期一下午上英语课仲磊告诉我,保证从今往后也不来打扰我!

风之海说请青青、我和我们宿舍大姐吃饭,在饭桌上,我第一次喝酒,“风之海,谢谢你帮我解决了那件事情,这杯酒我敬你和青青,你们俩个要是拿我当妹妹看待就把这酒喝干了,我也干了,你们也知道我不会喝酒的!”,就这样,我在这个城市认了哥和姐,从那以后我和风之海、青青的关系就更融洽了。事情才刚刚开始!我一直都不知道,青青和风之海原来是恋人关系,怪我太傻,从知道这件事情,我就尽量给他们更多的单独时间,不在老掺和他们之间了!但是好像从那以后他们的关系就不如从前了!

皎洁的月光在黑色的夜晚显得格外的明亮,我和青青在北院图书馆门前碰巧遇到从图书馆出来的风之海,我感觉到他有犹豫之感,但是依然问青青:“你干什么去?”,”我去哪你不用管,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青青轻言描写的说着,噎的风之海也不知道说什么,我似乎有种直觉他们之间好像有什么问题,但是我又不能直接问。再一次无意间上网,我碰见青青,我QQ发信息:”你和风之海吵架了吗?“,”你看着我们之间像吵架这么简单吗?“,我又写到:”我感觉你们好像吵架了。“,”你不懂的,我们比吵架厉害多了。“,她不明说,我也不太好问,但是有一种很别扭的感觉在他和她之间。

在一次很偶然的机会,从同学们的言谈中知道,青青和风之海分手了,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待我知道事情的真相,我突然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我不知道如何去他俩去交往了。

就这样我选择了孤独,转眼就就期末考试就来临了,我清晰的记得,下午考的《计算机基础知识》这门课程,虽然它属于考查课,但是依然是闭卷考试,是我去的太早,班里几乎没有几个人,桌椅并没有按照考试要求摆设,监考老师来了,看到考场里没有考试的气氛,就很生气的说:“你们桌子也不动,打算抄吗?”,我听这话就很生气,但是毕竟是我们有错在先,况且班长也没告诉我们,你监考老师冲我发火作甚?以为有主任来监考你们了不起了?其他同学都开始搬桌子了,我四下瞅瞅,我们这排同学都没来,我一个人动也不行啊,我想着等他们来了在搬桌子,结果那个女监考老师就说了:“让你搬桌子你怎么还不动桌子啊!”,我瞅瞅他,虽然很生气,无奈只好动了,我的课桌里书太多很沉的,我一使劲桌子碰在墙上发出了声音,我当时还怕她误会了,结果她还真误会了,“你摔什么桌子啊!”,我心虚啊,就说:“我没有啊”,她见我这么说,她也没办法了,我知道她肯定是觉得我有意这么做的。那我没办法,你爱误会误会吧!

计算机考试的内容对于我那是没有问题的,我很快就答完卷子了,那个女监考老师就总盯着我,好像我要抄似的,我一生气我写完了扒那睡觉了,我就不交,你就得在教室监考啊,实在无聊就起身交了,交完卷子走回课桌旁拿钢笔时,我的舍友坐在我的后面,说:“快到时间了,我写完了,但是涂不完了,你帮我涂涂吧!”,我听了这话,想想也应该没事吧!给涂涂吧,耳边突然听到:“你们在干什么?”,我抬头看看,我的冤家,“我就是帮她涂涂答案,我的卷子都交了!”,我说,“你们这不是作弊吗?”,“我哪作弊了,我卷子都交了,我拿什么作弊呢?”,“那你在她卷子上涂什么”,“她不是涂不完了吗”,“那也不用你帮忙,你就是作弊!”,我同学就赶紧让我走,结果主任过来就说:“你是想得零分吗?“,“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走了,当时我觉得特别委屈,不就是你老师想报复我吗?我满腔的委屈不知道跟谁说,在山脚下我一直流泪到天黑,当时我对周围环境还不是很熟悉,天已经黑了,我只能按照感觉往学校走,亏得还能走回来,要不宿舍同学能疯了,他们到处找我,连跟我不同系的高中同学都问了,看到我回来,他们安慰我:“别想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这件事情最终还是到了系里由书记解决,他把我叫到办公室告诉我选择的两条道:“一条是你给那个女老师道歉,她原谅你,什么事情都没有;一条路你等着处分吧!“倔强的我当时觉得我并没有错,我为什么要给你道歉我宁肯受处分,我也不给你道歉,而当仲磊听说后,那天元旦晚上找到我,“那个女老师是我小姨,他就是那个脾气,你给她道歉,什么事都没有,她对她女儿都是那样的”,他又跟我说他之间的事情,“我没有心情考虑这些,我现在自己的这件事情还没了结呢!”,我当时看见都烦死了,觉得这人一点也不为别人考虑。最终由于我的倔强,系里给了我警告处分,不计入档案,当我得知这个知道后,我对老师这个职业失望了,对教师的道德失望到极点,亏得我当时还在师范学校,但是我已经对将来我要从事的这个职业厌恶到极点了,我发誓我再也不当教师了。

当时的风之海和我在QQ聊天时,他又问我:“你为什么不给老师认个错,不就没什么事情了吗?你太倔强了,你会吃亏的!”,“我又没错,我为什么认错”

期末考试在就在我这样的压抑当中过去了,我由于心情的缘故,虽然有很多同学一起回家,但是第一次感觉到孤独。回家了,看到朋友们让我忘记了学校这件不愉快的事情。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