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游泳教练超帅

2019-08-11 13:00:34作者:穗粤

爱情

杜诗诗去学游泳了。

第一天去游泳馆时她来得太早,放眼望去空无一人,她就提着一个装泳衣和毛巾的袋子傻愣愣地站在泳池边。

忽然一个脑袋露出水面。

“喂,来游泳的?”

杜诗诗把袋子抱在怀里蹲下,对水面上男人点点头,“来学游泳的。”

男人用手抹掉脸颊上的水,问:“什么时候报的名?几岁了?”

杜诗诗回答:“几天前我妈帮我报的,十八岁。”

“学蛙泳还是仰泳?还是都学?”

杜诗诗有点不好意思:“嗯……我得先学会漂。”

男人双手一撑轻松上岸。

他很高大,宽肩窄腰的,六块腹肌整齐地码在腹部,人鱼线深入泳裤,身上的水流了一地。

他甩甩头发,水溅到杜诗诗的脸上。她没什么感觉,还蹲在泳池边。

她看呆了。

男人低头看杜诗诗的眼睛:“你活了十八年,连浮在水上都不会?”

她窘迫地站起来:“不会……”

他真高啊,杜诗诗感觉要被他的阴影压死了。

“现在才来报名?”

“刚刚高考完,有时间。”

男人冷笑:“奇迹,十八年了都没被淹死。”

“……”

“我妈说学游泳能长高。”

他笑了一下:“成年后骨骼都定型了,现在学没用。”他上下扫了她两眼:“有一米六吧你?”

“有的,一米六三。”

他说:“太矮。”

杜诗诗:“……”

她目测面前的男人至少得一米八以上,游泳健将一般都长得很高。

“是不是你们不教十八岁的成年人啊?”

“教,给钱了就教。”

他跃进泳池,水花溅了杜诗诗一身:“愣着干什么,快去换泳衣啊。”

杜诗诗抱着个大袋子走了。

她在淋浴间看到了课程表,总共十二节课,她的教练叫江泳。

名字里都是水——一看就是为游泳而生的人。

杜诗诗换完泳衣下水了。

“你要带着一个游泳圈一辈子吗?!”

“我怕沉。”

“不会沉的。”

江泳把游泳圈拿走放在岸上,杜诗诗吓得忘记蹬腿,沉了。

江泳把她托上来,骂她:“你他妈是不是洗个澡都会把自己淹死!”

杜诗诗一直在呛水,脸蛋通红通红的。

这时其他泳道里游泳班的小孩子扑腾扑腾地划水而过,像是插上翅膀的小飞鱼。

江泳怒其不争:“你看看人家小孩!”

江泳只好带杜诗诗去浅水区,浮不上来也至少淹不死她。

“教练,你对浅水区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杜诗诗在水里站直了身子,水线也差点淹没她的眼睛。

水深一米六……

而同样的水线江泳可以漏出一个完整的肩膀。他的肩膀是直角肩,很宽大。锁骨深深的,盛满阴影。

江泳淡淡地看她一眼:“腿能碰到底吧?之前能碰到吗?”

可杜诗诗除了想站直之外还想露脸,这样眼睛就不会进水了。她拼命地抬头,脸庞在水面上绽放。像一朵向日葵。

对于杜诗诗这种旱鸭子,江泳已经把课程的基本步骤忘干净了,她觉得什么容易就先学什么。

杜诗诗好不容易学会划水了,她的手细长且白,姿势也挺标准的。

江泳给她带上背漂让她能浮起来,一边浮一边划。

她说:“人们发明了背漂不会让自己沉下去,那干嘛还要学游泳?”

江泳:“你每天穿着一个背漂逛街还是怎么着?你确定洪水冲走你时你还随身携带救生圈?”

杜诗诗不说话了。

江泳觉得她划得差不多,开始去片。

“等会!”杜诗诗尖叫,“我同学之前学游泳的时候她教练去片都是一片一片慢慢去的,吓得要死还会加片,你怎么一下子拿走那么多啊?!”

“你要喜欢她那个教练去她那儿去!”

杜诗诗抱住江泳的整只手臂,都不练划水了。

“放手。”

“我会沉的。”

“不会的。”

“上次就沉了!”

“我不马上把你捞上来了吗?!”

他问她:“大学去哪儿读?”

“分数还没出来呢,不知道。”

“别往海那边走,你要惜命。”

“……”

也不知道学了多久,杜诗诗才学会在水上漂,一旦漂了她就吓得不会划水,更加忘记蹬腿,然后不一会儿像被浪花打翻的小船沉了下去。

江泳说:“我都不知道是在教你游泳还是在打捞白痴。”

他拉着杜诗诗的手肘牵着她游。

她说:“你只拉我一边我还是会掉下去的啊。”

“那要怎么样,扛着你?”

话虽这么说,游了一圈之后,江泳改托她的腰了。

没想到这个小丫头片子的腰这么细。

她狂笑不止。

“你又怎么了你?!”

“教练,你碰到我痒痒肉了哈哈哈哈!”

杜诗诗要学憋气了,她说:“我看到其他小孩憋不住的时候他们的教练都用手摁住不让他们浮上来,你也会这样么?”

江泳说:“你跟他们不一样,我不会这么对你。”

杜诗诗雀跃:“谢谢教练!”

江泳说:“我会用脚压住,你十八岁了,肺活量大,得多憋一会儿。”

杜诗诗:“……我不学了。”

杜诗诗的耳屏有两个洞洞,天生就有的,有时候会捣鼓出一点儿水。

她拿着浴巾坐在池水边使劲地揉耳朵。

江泳:“你脑袋这么不好使进那么多水啊?”

杜诗诗一本正经:“你懂什么,这叫智慧的源泉。”

江泳觉得自己在跟白痴讲话,钻进水里游走了。

杜诗诗请假了一周,因为要出成绩,得研究志愿。

江泳说:“你在这里查成绩不行么?”

那天刚好是星期一,江泳可以教会她蛙泳,不拖课。

杜诗诗严肃道:“不行,查成绩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我得闷在房间里自己虔诚地祷告,等好看的分数出来了再把喜悦分享给大家。”

江泳嘴欠:“如果分数不好看也自己默默承受悲伤是不是?”

杜诗诗怒了:“人生大事说句好话行不行!”

他把她头发揉乱,抓起一旁的白色毛巾盖在她的头上:“行吧,等你的好消息。”

一周之后,江泳见到杜诗诗坐在泳池边,腿在踢水,水花溅地到处都是。

杜诗诗身后是游泳馆的落地窗,阳光照来,她白得要融进光线里,连发丝都是虚幻的。

江泳走过去,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幽幽地出声:“成绩出来了?”

“哇!”

杜诗诗被吓得掉进水里,扑腾了几下浮上来。

江泳双手环胸,居高临下:“哟,还记得怎么漂,不错。”

杜诗诗给他翻了一个白眼。

穗粤
穗粤  VIP会员 沙雕少女,三流写手 微博:@穗粤你好 公众号:穗粤

我的游泳教练超帅(中)

我的游泳教练超帅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