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以光阴织嫁衣

2019-08-10 11:03:03作者:一隅故事

爱情

我仍旧记得最后一次见到外公时的场景,他就那样安静地坐在家门口的田坎上,默默看着远方。

我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入目的只有剩下枯黄野草的田野,以及更远处红白相间的电厂大烟囱,在青山、蓝天的背景下,烟囱冒出的白气缓缓上升,直至消散在高空中,或许最终化成了天上的云朵。

那是外婆离世的第二年,彼时我还不知道外公到底在看什么,直到后来我才明白,外公是透过那些熟悉的景象,看见了外婆。

十七八岁的花季,无论在哪一个年代,都是女孩最宝贵的时光,更何况那个年纪的外婆本就生的好看,大概说她是村子最靓的姑娘也不为过。

所以上门提亲的人络绎不绝,婚姻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经过父母精挑细选最终定下来的,是村子里一位当上老师的男生,在当时很是难得。

中规中矩的男生,外表也并不出挑,但是光凭他是老师这一点,就足以让连书本都没碰过的外婆好感倍增,因为外婆家里的经济,并不足以支持她读书,何况那时候的思想,也没有宽容到让女孩子读书。

但那时候的外婆应该是天真烂漫的,纵然没有读过书,但也和所有的女孩子一样,幻想过自己穿上大红色的喜服,漂漂亮亮地嫁给心中的良人。每次和姐妹们谈论着未来时,她也总是被提及最多的那一个,“幺妹,你这命也太好了吧!以后肯定特别幸福。”话里竟不知是祝福居多,还是羡慕居多。

可是变故来得突然,像是命运开的一场玩笑,让人猝不及防、难以接受,外婆的腿瘫痪了,只能躺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许是医疗的落后,连原因都查不出来,外婆的人生也因此发生巨大的改变。

经济条件注定让外婆的病得不到根治,她理解父母,所以只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任由眼泪决堤。

其实被退婚也是意料之中的事,但当它真正发生的时候,还是让人难受,就算男生和外婆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但是她毕竟无数次地在脑海中勾勒过他们余生相濡以沫的场景。

也是因为退婚,外婆明白她穿嫁衣的美梦破碎了,像她无意间扔到地上的镜子,“嘭”的一声碎成一小片一小片的,散落在房间里,再不能拼接回原样。

她还是整日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只是眼泪已经枯涸,那种感觉真的让人绝望,整个人掉进一个黑到溢出来的巨大深渊里,看不见未来,看不到希望,她甚至想过结束一切。

那段日子实在太难熬,外婆五彩的青春也就此终结。

所以当别人告诉外婆有人打算娶她的时候,她是不相信的,她这副自己都嫌弃的样子,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会厌恶的吧。

外公就是那个时候闯进外婆的世界里,给她带去光明的。

第一次有除父母外的人进入自己的房间,外婆的第一反应是拿被子盖住自己,仿佛这样就可以遮住自己的丑陋,可是过了很久很久房间里的人都没有走,外婆慢慢露出头看着他。

严格来说,这不是外公外婆的第一次见面。

外公是个孤儿,被丢弃的原因是他一出生就被上帝掰歪的嘴巴,从原来的位置歪曲到左半边脸,于是他被外婆家的邻居领养,那是两位善良的老人,只可惜无儿无女。

所以外婆和外公见过很多次面,可是那时候的外婆太过美好,让外公自卑到话都不敢和她说。

农忙的时候,每家的田地都是周围邻居一起帮忙,今天一起帮哪家做完,明天又一起帮下家,轮到帮外婆家的时候,外公也去帮忙了。

夏日炎炎,汗珠子根本来不及擦,外公低头忙活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一碗清澈透明的水,装在在白色的瓷碗中,他抬起头看见的就是外婆背着光朝他露出温柔的笑。

那是外公第一次觉得太阳光不刺眼,他甚至酝酿不出一句:“谢谢。”等到他小声说出来的时候,外婆已经去给其他人送水了。

在那之前,外公只知道外婆很漂亮,但他都没怎么敢近距离看过,真正见识过之后,外公只觉得好看到发光,那以后他没有落下过每一次能和她见面的机会,哪怕只是远远看一眼。

所以在知道外婆经历的痛苦之后,外公的想法从曾经的只想默默守护变成了想亲自照顾,那么美的姑娘,怎么会有人忍心伤害呢?

和外婆的父母进行了多次谈判,外公成功站在了外婆前面。

他看着外婆躲进被子里,又看着她最终露出头来,他任由她把手边够得到的所有东西扔向自己,任由她撕心裂肺地骂。

外公想,他不能放心把这样的她交给别人,他能等到把她拉出深渊的那天,能等到她接受他的那天,无论多久,他都等得起。

外公开始照顾外婆的生活起居。他还坚持每天背着外婆出去走一走,晒晒太阳,他带她看春天的花,夏天的树,秋天的叶,冬天的雪。

外公带着外婆走过四季,聆听清风;穿过麦田,赏遍金秋。

外公的话向来不多,可是他把对外婆满满的爱融进生活里,揉碎在光影流年间,一点一点沉淀下来。

所以当他问外婆:“你可以嫁给我吗?”

外公的语气那样的诚恳,“虽然我不能为婚礼办一场宴席,我甚至不能让你穿上好看的嫁衣,但是我会尽我所能给你幸福,我会照顾你直到岁月静止。”

外婆听着听着就哭了,她趴在外公的背上,哭到哽咽,外公也不着急,他还是背着外婆一步一步平稳地向前走。

然后他听见外婆说:“好。”

外公真的就那样和外婆相守了一辈子,直到外婆先他一步离去。

外公和外婆的爱情没有轰轰烈烈,有的只是陪伴与照顾,在他们那个时代,车马很慢,时光清浅,于是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可是这样简单的爱,却深沉到骨髓。

外公是在外婆离开的第二年走的,那个夏天虫鸣树茂,阳光灿烂,他走得安详而平和。

我想外公闭眼的那一刻一定是看见了外婆,就像他们的第一次真正接触一样,他接过外婆手中的那碗水,于是外婆的在水中的倒影至此刻进了他的生命。

就像外婆说过的:我再也穿不上嫁衣,可是他用爱给我在时光里编织了一件又一件华美的婚纱,舒适合身,而且不重样。

一隅故事的七夕特辑

一隅故事
一隅故事  VIP会员 这里是一隅故事的一隅,一个推送自己公众号故事的搬运工。 一隅故事长期征稿哦。

他以光阴织嫁衣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