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光

2019-08-09 11:05:06作者:吕吕吕吕吕

爱情

1

叶凌火了,在说相声的第十个年头。

从小剧场,到大剧院,有他出现的地方定是一票难求。

叶凌阳光帅气,身高一米八七,笑的时候嘴角还隐隐有两个酒窝,在这个颜值即正义的年代,他是为数不多颜值实力并存的演员。

第一次办专场便格外成功,从售票到售罄仅用了一分钟。

整整三个小时,包袱不断,笑料不断,逗得台下观众前仰后合。

返场时,有观众起哄,大喊:“叶凌,我可以做你女朋友么?”

叶凌脸红得像番茄一般,和几分钟前自信从容、不慌不忙的模样大相径庭。众人乐不可支,起哄声一浪高过一浪。

鞠躬感谢观众后,他转身,快速跑回后台,再回来时,手里多了部手机,当着媒体直播,当着数万观众,他缓缓地解开指纹锁,眼里似乎藏着浩瀚星辰:“可是,我有女朋友了。”

手机屏幕是他与一红衣女子的合照,女子长发似瀑,轻轻靠在他的肩膀,男子侧头,在女孩看不到的地方,笑得慵懒而满足。

“叶凌女友”这个话题在热搜榜上挂了两天,和前几日某小鲜肉公开恋情,粉丝集体脱粉不同,全网一片叫好声,甚至有粉丝在超话里搞起了抽奖活动。

2

叶家三代独苗,在当地经营着一家不小的产业,叶父叶母本来准备让叶凌子承父业的,可无奈他对经营丝毫不感兴趣,有空就往书房跑。

后来,两口子也想开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人生,何必用一份产业绑住一个孩子呢。

那个时候相声行业虽然并不景气,台上的演员经常比台下的观众还多,可即便如此,也没有磨灭他对这门传统艺术的热爱。

学校举行百年校庆的时候,叶凌在台上表演了一段单口相声,在成熟的相声演员看来,这段表演可能还太过稚嫩,可是,也足够在学校引起不小的轰动。

叶凌凭借这段相声,成功入选当晚“最受学生喜爱奖”第一名。

自从在校庆上崭露头角后,叶凌身上总会发生一些怪事,不是钢笔被偷,就是作业本莫名其妙地丢失。

都是同学,撕破脸皮对谁都没有好处,更何况偷东西不是小事,真要被同学老师知道,只怕偷东西的人一辈子都无法抬起头。

为了避免把事情闹大,他决定自己调查,在班级门口的草丛中蹲了一个星期,终于成功抓到凶手。

他做梦都没想到会是方璇儿,自己与她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可是事实不容抵赖。快步追上方璇儿,站定后,他也不着急要回自己的手表,满口都是回头是岸。

方璇儿一脸疑惑,转身要走,尝试了几次,未果,叶凌的手就像钢铁一样紧紧地攥着她的肩膀。

方璇儿越听脸色越臭,自己不过是放学的时候忘记拿数学书,这才饭都顾不上吃赶紧回来,竟然无缘无故被人当成了毛贼。

眼看方璇儿毫无悔改的意思,叶凌不由得深深叹了一口气:“同学,偷东西是不对的。”

方璇儿感觉血液噌噌地往头顶跑,费了好大力气才勉强平复揍人的冲动。

“同学,偷东西不对,血口喷人就是对的了?”

“从放学到现在之后你自己进过教室,不是你······”

叶凌仿佛想到了什么,脸色忽变,猛然想到自己中间去了一趟厕所。

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叶凌为方璇儿带了整整一个月早餐,误会解除后,两人也从刚开始的水火不容,迅速变成了好朋友。

短短一个月内,发生了许多事情,比如,令两人摩拳擦掌想要抓到的凶手竟然是只流浪猫。

班上六十个人,叶凌想破脑袋也想不到为什么独宠自己呢,直到看到桌子里的猫粮才恍然大悟。

两人在一起好像有说不完的话,他们聊过去,谈梦想,不管多么琐碎的事情,都能从中获得无穷乐趣。

一样的天,一样的云,可因为有人分享,所以对未来的每一天都充满了期待。

“高考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一分之差,就可能相差百名,为了美好的明天,请大家务必全力以赴。”

班主任在台上慷慨激昂地做着考前动员,方璇儿侧身看了看叶凌。

阳光下,少年身穿白衬衫,眉宇之间英气十足。

窗外的树叶沙沙作响,四目相对,不知是谁先红了脸。

3

方璇儿考上了北京某所重点大学,而叶凌也去了心心念念的曲艺学校。

叶凌开学较早,出发前,方璇儿去机场送他。一路上都告诉自己要坚强,可真当广播里响起检票的声音时,不由得红了眼眶。

看着她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的模样,叶凌心软的一塌糊涂,揉了揉女孩的长发,轻轻将她拥进怀抱:“璇儿乖,我会去看你的。”

从北京到天津,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她只当男孩安慰她,并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可此后的每一周,他都会风雨无阻地出现在她们寝室楼下。

热恋中的情侣总恨不得时刻粘在一起,说了无数个拜拜,可还是吻了又吻,不舍的浪费一分一秒。

女生寝室楼下每天都会上演小情侣惜惜吻别的场景,刚开始连路过都觉得尴尬,低着头只顾往前走,经过一年的时间,倒也习惯了不少,偶尔还会和朋友偷看两眼。

可这次,和叶凌并肩站在楼下,脑子迷迷糊糊,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才好。

“今天玩得很······”

本来想说些什么转移心思的,可“开心”还没来得没说出口,便感觉腰间一沉,紧接着他的吻就来了。

他吻得很温柔,唇齿间满是柠檬糖的味道,身边不时有同学路过,她管不了那么多了,抬脚,双手勾上了他的脖颈。

一吻结束,两人皆气喘吁吁,看着她乖巧窝在自己怀里模样,叶凌感觉自己心上最柔软的肉仿佛被什么东西轻挠了一下。

4

毕业后,叶凌进了北京某个相声社团,而方璇儿则选择继续深造,叶凌在学校是数一数二的尖子生,可真到了高手如云的相声团体,才发现自己会的不过是皮毛功夫。

学艺的过程枯燥且乏味,仅仅半年,和他同时进来的学徒就走了大半。他不管不顾,卯着劲儿地学习充实自己。

白天学艺,晚上就窝在被窝里和方璇儿煲电话粥,她没选择住校,自己在外面租了一间屋子,心疼他学艺辛苦,平日里除了上课就变着法地给他送饭。

一来二去,全社都知道叶凌有一个善解人意,温柔体贴的的女朋友。林良时常打趣:“这么好的女生,怎么就看上你了。”

他也不恼,一脸得意,怎么就不能是我呢?

叶凌第一次上台表演的时候,方璇儿坐在台下紧张得手心直冒汗,当时考研的时候都没有这么紧张。好在现场反应不错,几个精心设计的包袱比想象中效果更好。

他聪明,业务能力强,格外受到师父的喜爱,平日里和师父闲聊的时候,师父说的最多的一句就是做艺先做人。

老先生喜爱相声喜爱了一辈子,为了传承这门艺术,年轻时受了不少罪,相声这几年呈复苏现象,老先生功不可没。

老先生徒弟不多,可每一个都倾注了他全部心血,说学逗唱,各个都是手到擒来。

媒体对老先生的评价褒贬不一,有夸的,有骂的,可在叶凌心里,师父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师父。

方璇儿最喜欢晚饭后,两人手牵手一起散步的时候,微风吹过,连空气都好像是甜的。

两人的感情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减半分,反而日渐浓烈,酸得师兄弟直呼受不了。

经过几年积累,叶凌在小剧场已经有了不少观众基础,可真正让他大爆的还是某个卫视的相声比赛。

本来是抱着学习的态度来的,可几期节目下来,他的作品反倒成了节目的最大看点。

每周创作一个新节目,压力可想而知,既要对得起观众的厚爱,也有对得起师父的栽培。每当压力特别大的时候,他便播出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哪怕什么话都不说,只要听到她的呼吸声,便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

爱情真是奇妙,管你是王侯将相还是普通百姓,沾上了,便一辈子离不开逃不掉。此后,总有一个人可以轻易牵动你的喜怒哀乐。

卫冕冠军那天,评委老师为了他一句话:“是什么支撑他走到今天。”

是呀,是什么呢,大概是她眼眸带笑的模样。

那年,他站在北京街头,她轻轻挽着他的手:“亲爱的,大步往前走吧,我永远是你的坚强后盾。”

头顶阳光也没有她的笑那般闪耀。

5

最后一站巡演定在了河南老家,双方父母和她都在现场。

依旧座无虚席,观众的叫好声恨不得把房盖挑开。

节目结束后,观众迟迟没有离去,他站在台上,神色温柔:“给大家讲讲我的老婆吧。”

台下出现了不小的骚动,个个脸上都是一副八卦的表情。

“是的,我结婚了,”他缓缓地说道:“我终于在昨天,娶到了梦寐以求的女人。”

方璇儿坐在台下,听着他一脸幸福分享两人十年点滴,蓦然红了眼眶。

他说因为有她在,所以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男人,她又何尝不是呢,因为他十年如一日的宠爱,所以才有了和这个世界对抗的勇气。

恍惚间,她好像看到了十六岁的少年,少年怂着肩膀,满脸通红:“同学,我不是故意把你当作毛贼的。”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