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若梦

2019-08-06 17:03:04作者:夏米米

婚姻

今天的天气格外热,明明刚到五月,阳光已经照得身上滚烫,空气里一点风都没有。

周碧云从菜市场买好菜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汗流浃背。

女儿于蔓蔓正坐在沙发上喝着汤,见她进门,赶忙迎了过来。

“妈,你怎么买这么多东西?”

她穿着一件及膝的条纹裙,依稀看得出小腹微微隆起。

“你别动,坐着就行啊,你现在可金贵着呢。”

于蔓蔓在家向来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她也没答话,继续坐在沙发上喝汤。

周碧云一边整理买来的东西,一边自顾自地说着话。

“这汤还不错吧,我五点就起来熬了,怀孕就是要多喝汤,自己皮肤好,孩子也长得好……我每个星期都去庙堂里给你烧香,你这胎肯定能顺顺利利的,说不定还能生个男娃呢。”

于蔓蔓听着突然觉得嘴里的汤变了味道。

孩子,是她心里的一根刺。

这时她的手机响了,是丈夫路远打来的。

于蔓蔓接了电话,半晌没说话,她的脸突然间煞白。

周碧云心里咯噔一下,有种不好的预感。

周碧云就于蔓蔓这么一个女儿,蔓蔓出生那年有个算命的说她是大富大贵的命格,将来的丈夫必定非富即贵。周碧云一向信这些,从小把蔓蔓视若掌上明珠,连个碗都没舍得让她洗过,就指望着她将来能嫁入豪门,不用像自己一样操劳一辈子。

于蔓蔓也很争气,从小乖巧懂事,大学期间就谈了个男朋友,家里是做运输生意的,凭着这些年经济形势好发了财,周碧云很是满意。

毕业没多久蔓蔓就结婚了,也很顺利地怀上了孩子,一切看起来都那么圆满。可是四个多月孕检的时候检查出胎儿先天发育不良,于蔓蔓受了很大的打击,只能忍痛打掉了孩子。

一年后于蔓蔓又怀孕了,仍然是胎儿先天发育不良。

这一次,她肚子里的已经是第三胎了。

路远刚才打来电话说检查报告出来了,又是一样的结果。

于蔓蔓很晚才到家,公公婆婆房间的灯已经熄了。

路远还没睡,在床上半躺着,电视开着,他的眼睛却不知道在看哪里。

蔓蔓在房间门口站了好一会他才看见,他什么都没说,走过来把她搂在了怀里。

她在爸妈面前强撑的坚强瞬间崩塌了,再也忍不住的哭了出来。

“我对不起你,对不起爸妈……”

曾经她觉得自己是那么幸运,和路远情投意合,从校园爱情走到了结婚,羡煞旁人。结婚之后公公婆婆对她也很好,之前两次引产婆婆都安慰她说还会再有的,从来没说过一句不中听的话。

如果她能生下个健健康康的孩子,该有多好。

于蔓蔓一夜无眠,早上起来婆婆跟她说已经联系好了医院过几天去做引产。婆婆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语气冷冷的。于蔓蔓也没多想,这个时候谁会有好心情呢。

于蔓蔓顶着两个黑眼圈到餐厅的时候,她的大学好友周思佳已经点好了菜在等她了。

“还以为你不来了呢,你怎么脸色这么差?”

于蔓蔓沉默了一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周思佳。

周思佳问:“你在哪里做的产检?”

“我第一次怀孕的时候,婆婆就联系了本地一家最好的私立医院,听说是公公的一个朋友开的,所有的产检报告也都是她帮我拿的。”

“你有没有想过去其他医院检查一下?”

“你觉得检查有问题?”

“现在这种结果,换个医院检查也没有什么坏处。走,现在就去。”

周思佳做事一向雷厉风行,说完便叫了服务员结账。

周思佳带于蔓蔓去了省妇幼,等到下午才拿到检查结果,报告显示胎儿一切正常。

于蔓蔓拿着检查报告,开心得快要哭出来。

她赶忙回家把报告给婆婆和路远看,她兴奋地跟他们说着去检查的过程。

可是惊喜或者高兴,所有于蔓蔓期待在他们脸上看到的表情都没有出现。

婆婆的脸阴沉沉的:“我给你找的最好的私立医院,难道检查还会有错吗?”

“妈,我不是说你找的医院不好,我只是想确认一下,我去的是三甲医院,不会有错的。”于蔓蔓以为婆婆怪她找了其他的医院做检查。

“这个孩子不能要。”

“为什么?”

婆婆看着她,沉默了很久才说:“因为是个女孩。”

于蔓蔓半天没反应过来,她以为自己听错了。半晌,她觉得一股热血涌上头,心被什么东西重击了一下。

“你一早知道孩子是正常的,让我打掉只是因为她是个女儿?那之前的两个孩子……”

婆婆冰冷的眼神证实了她的猜想。

“你这个杀人凶手,你杀了我的孩子!”于蔓蔓觉得天旋地转,几近崩溃。

路远抱住她,想对她说什么,却怎么也开不了口,只叫着:“蔓蔓。”

“路远,她杀了我们的孩子,我们的两个孩子……”她哭着望着路远,想得到路远的回应,可是他的眼神里没有她所想要的愤怒。

她觉得后背一阵发凉。

“你知道,你一直知道……”

“对不起,蔓蔓。”路远哽咽着,眼圈发红。

婆婆的脸凶狠得有点扭曲:“要么把孩子打掉,要么就滚,我们家不缺生儿子的媳妇。”

那样的婆婆跟她印象中的相去甚远。

她曾经那么喜欢路远的温柔和与世无争,可是此刻她恨极了他的软弱。

结婚之前她就知道路远家一切都是他妈妈做主,经济权都掌握在父母手里,路远名义上是公司经理,每个月领着不算多的固定工资,却没有一点实权。

路远说过他对生意上的事情没有兴趣,但又不愿意出去找工作,他是自在惯了的。

结婚的时候她是犹豫过的,在公婆眼皮底下讨生活的日子,她知道不好受,可是最终跟路远多年的感情占了上风。

于蔓蔓回了娘家,周碧云很是心疼,但对于离婚,她是接受不了的:“你要离婚?你是想让我跟你爸下半辈子被别人笑,被人家戳脊梁骨吗?在我们家没有离婚两个字!你都嫁过去了,他们家也算是个好人家,就忍一忍吧。”

于蔓蔓只是哭,她是从小被宠惯了的,什么事情都是父母帮着拿主意,不懂人情世故,也没见过人心险恶。

路远在门口敲门,她气得把手机砸在了地上。

路远跪在她面前求她:“我妈一向迷信,她去算过命,说只有我们家一举得男才能让财运更好……我不想骗你的,我妈说我不答应,她就要我跟你离婚……”

生意人的迷信真的就像刻在了骨子里。

最终,她妥协了。

婆婆当初同意她嫁过来,也许就是看上了她的软弱和没有退路吧。

把孩子引产的那一天,她哭得撕心裂肺。路远跟她说:“对不起,蔓蔓,从此我只想要你,我们不再要孩子。”

从手术室出来的那一刻她就后悔了,她到底做了什么。

回家之后她一天天的变得瘦弱和苍白,终日沉默不语,大部分时间躺在床上,连吃饭都不愿意出房门。

路远看着她的眼神总是带着怜惜和愧疚,他每天把三餐给她送到房间,不断地试着跟她交谈,而她没再和他说过一句话。

直到半年后她的生日,路远送了她一个木质的音乐盒,转动发条,上面的小熊就会一圈圈的跳舞。

大学时代,他们刚在一起的第一个节日是儿童节,路远就送了她一个小熊音乐盒。后来,路远送过她很多名牌首饰和包包,但在她心里,再贵重的东西也比不上当初那个音乐盒有价值。

音乐盒在一次搬家的时候弄丢了,她伤心了好久。她现在手上的这个音乐盒和当初的那个几乎一模一样。

她摸着跳舞的小熊,思绪飘得很远,嘴角浮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第二天,她突然起得特别早,好好地梳洗打扮了一番,体体面面地到餐厅跟大家一起吃早饭。虽然脸色依旧苍白,看起来却精神了许多。

路远看到她很惊喜地给她让位子,问她想吃什么。婆婆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她看到一个陌生女孩子跟他们同桌吃饭,想了一会儿才依稀记起来她引产之后没多久家里的保姆就换了一个。原来的保姆是个中年阿姨,婆婆一直夸她做事认真又吃苦耐劳,却突然换了个年轻姑娘,这个女孩子到房间给她送过几次饭。

她很奇怪保姆什么时候开始跟他们一起同桌吃饭了。

那个女孩站起来倒牛奶的时候,她看到她的肚子微微鼓起,她的脑子里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

她呆呆地望着路远,路远正吃着饭,接触到她的目光,脸瞬间涨得通红。

他的反应已经证实了她的想法。

她默默地离桌,原本想跟路远重新开始的想法此刻显得那么的讽刺而可笑。

路远又一次跪在她面前哭:“蔓蔓,我真的很爱你,我不能没有你,如果我不答应,我妈会让我跟你离婚,她说我不答应她就不活了……那个女孩生完孩子我就会给一笔钱让她走……”

她想狠狠地扇他一巴掌,举起手,那一巴掌却打在了她自己脸上。

是她的错,从一开始她就错了。

“我们离婚吧。路远,放过我吧。”

没有怨恨,没有愤怒,在那一刻,她的心已经死了。

在民政局领了离婚证,她只收拾了几件换洗衣物,头也没回地离开了路家。像噩梦一般的这几年,已经让她心力交瘁。

离婚后路远没再找过她,直到有一天,早上醒来她看到路远凌晨给她发的信息:对不起。老婆。再见。

她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离婚已有半年,她再一次来到路家,开门的是她婆婆,她头发乱糟糟的,穿着的睡衣皱皱巴巴,满脸都是泪痕。

看到她,婆婆疯了似的扑过来要打她:“是你害死了我的儿子!你还我儿子……”

后来,她才知道离婚后路远日渐消沉,患上了抑郁症,公公婆婆担心被亲戚朋友知道了会笑话,没透露他们离婚的消息,也一直没带他去治疗,而是把他关在了家里。

至于那个被他们带回家求子的姑娘,怀的也是个女儿。

给她发信息的那一天凌晨,路远从楼上跳了下去。

看着路远给她发的最后一条信息,于蔓蔓还是哭了。

她想起学生时代读过的一首诗:浮生若梦,别多会少,不如莫遇。

如果早知这样的结局,她真的希望此生未曾相遇。

夏米米
夏米米  VIP会员

浮生若梦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