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呆和老梅

2019-08-05 15:02:39作者:Erii

青春

我们坐在沙滩上,听着海风在耳边呼啸而过,听着阳光把沙摊晒得啪啪作响,看着海平线尽头没有一丝波澜,闭上眼睛,远处还有海鸥的侧飞盘旋,呆呆拍了我一下,指了指前面那个女生。那个女孩,像老梅。

呆呆是我哥们,从初中开始,十几年了吧,他是在人群中很引人注目的那种男生,瘦瘦高高,白白净净,很有做小白脸的潜质。

老梅是他对象,也是高中同班同学。

呆呆和老梅的爱情,像极了小说里的故事。

他们两高中是同桌,一条板凳连接了这两个二货的生活。

高中那会,呆呆自认为自己理科很好,还在班级担任了化学课代表一职,虽然成绩并不顶尖,但深得老师的喜爱,一时间权倾朝野。老梅语文英语成绩占优,但可惜的是理科并不好,经常被呆呆冷嘲热讽。

“哎呦喂,可以啊,物理及格了。”呆呆看着老梅手中的卷子一脸坏笑着。

老梅用手一把把试卷的分数蒙上,白了这个二货一眼。

发试卷的同学满班级的转悠,到处打趣,这边一个张三考的起飞,那边一个王五渣的落地,看到这边的情况,快步走来:“呦,恭喜物理大神,喜提挂科。”

鲜红的53映入眼,呆呆头不停地摆着,嘴里还不时地念叨着:“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我会挂科?呵,绝对是老师改错了。”

老梅听到这边的声音,把头伸了过来。

呆呆突然把卷子抽走,满脸的不客气:“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

老梅显得很淡定:“没啥,就想知道不及格的试卷长啥样。”

说完就从旁边走了,留下恼羞成怒的某人。

呆呆就是这样,时时发个疯,能考个九十几,有时候一失误连六十都考不到,但每逢考试总会张牙舞爪地在同学面前炫耀种种,绘声绘色地表情和成绩下来后呆若木鸡的神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来二去,大家给他取了个外号叫呆呆。

呆呆喜欢写字,也喜欢看别人写字,尤其喜欢看老梅写字。

老梅学过书法,所有写的一手好字,学校对字的要求很高,所以每周都要求班级交上去两份最好看的字帖作为展览作品,老梅自然而然地接受了这份工作。每周周一,老梅都会在晚自习的时候抽上半个小时的时间,认真的写上一份字帖,而那个时候呆呆也会放下手中的事,看着她的脸角,有汗珠悄悄地滑落。

老梅很早就喜欢呆呆,这个事情大家都知道。

高二呆呆生日那天,老梅翘了晚自习跑去市中心一家很有名的蛋糕店,买了蛋糕回来。晚自习上到一半,整个班级突然陷入黑暗,所有人都不知所措地站了起来,老梅点着蜡烛抱着买回来的小蛋糕从后门走了进来,烛光点燃了黑暗,照射在老梅的脸上,伴随着那一声声生日快乐。

“哇,光都照你脸上,扮贞子嘛!”呆呆一如既往地说着烂话,眼神却有点不自然。

“生日快乐呀!”女孩笑着定定的站在那里,看着眼前那个高高瘦瘦的男孩。

我不知道呆呆当时有没有双眼泛着泪花地抱着老梅,但我猜,他心中一定默默地念了无数遍,谢谢。

从那以后,呆呆就再也没有欺负过老梅,他也不让别人欺负,每次看她的眼神,好像多了点东西。

百日誓师大会那天,学生们一股脑地涌向操场,如万马奔腾一般,尘土飞扬中,两个身影撞到了一起,连着他们的心,那只小手试探的碰了一下,立马想缩回去,却被那双大大的手掌抓个正着,人山人海,旁若无人。

从那以后,他们两像是有一种默契一样,开始不分昼夜争分夺秒地学习,生怕错过每一次机

会,疲惫时,就在桌子上趴一会,呆呆揉揉老梅的头,然后老梅投去一个鼓励的眼神,然后两人各自睡去。

他们学会了手牵手一起吃饭,呆呆会主动把自己饭里的肉往老梅面前夹,学会了傍晚的时候在操场上散步,乘着人多的时候偷偷抱一下,学会在难过的时候互相依偎,互相温暖,互相包容,学会了对对方说,我喜欢你。

有人问,什么是青春,青春大概就是在你最好的年纪,遇见了一个你无可奈何的人,可能在以后的几十年时光里,他不是最好的,但是她一定是印象最深刻的,因为她会花光你所有的耐心,占有你一整个青春。

高考如期而至,值得庆幸的是,两人都考上了自己理想的学校,可惜的是,呆呆留在合肥,老梅去了南京,等待他们的是漫长的异地,他们所依赖的只有互相的信任还有爱。

暑假的时候,呆呆带着老梅去了趟杭州。

那天我在家里,百般无赖地拨通了呆呆的电话,只是无聊地想找他唠唠嗑。

“搞什么,你知不知道你这个电话吓死人,吓得我手机差点摔地上。”呆呆在那边说话的声音直打哆嗦。

“霍霍,干什么,电话而已啊,到底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呦!”我在这边嘿嘿直笑。

“有事没,没事我挂了。”电话那头的声音气急败坏。

嘟嘟嘟,耳边传来了电话挂断的声音。

我闭上眼睛,脑海里浮现的都是这两位缠缠绵绵的景象。

杭州

西湖边,月上夜头,华灯初上,树影婆娑,佳人在侧,好生快活。

我赶紧使劲地甩了甩头,把这个奇怪的想法抛之脑后,也太恶心了。

呆呆很高,大概有185,而老梅只有158,这也成了呆呆妈妈不喜欢这个小女朋友的理由。

每次呆呆出门找老梅前,都会对着家里吼声:“我出去一下,晚上就不回来吃饭了。”

他妈妈都会放下厨房的锅碗瓢盆,火急火燎地敢了出来。

“出去玩?跟一个还没到你肩膀的人有啥好玩的?你90度俯视,他90度仰视,你们两说话不累吗?”

阿姨一直是这么个直接干练的人,字字诛心,尽管习惯了,那天呆呆给我说这件事的时候,我还是差点笑出了腹肌。

“身高怎么了,我都这么高了,正好找个矮一点的弥补一下。”呆呆说这话的时候显得若无其事,甚至还有点得意。

他们所有的一切都很合适,家里在同一个城市,大学不同城但是不远,一个月总会有两三次见面的机会,身高性格,了解彼此,知根知底。所以我一直有一种错觉,他们能从高中走到结婚,再走到白头。

可是哪有情侣不吵架,人都是有欲望的,欲望得不到满足,带来的肯定是无休止地争吵。

在一起半年后吧,他们就开始吵架,开始的一个月一次,到后来的一周一次,一天一次,不分昼夜。

那会我才去昆明,在食堂吃饭,接到呆呆电话,我问了句,你们怎么样了。他说,拉黑了不知道多少次,她一天到晚不长脑子。

然后我就看到他们在空间朋友圈发类似吵架,道歉,冷战的动态,越来越频繁。

他们开始了大多数情侣都会经历的阶段,吵架,冷战,重归于好,再重渡蜜月,然后又开始循环往复。

很多时候我就想,是不是爱情都是这样,从开始的甜蜜到后来的争吵不休,而婚姻只是更像一份合同一样维持着一段感情。

又是半年,寒假的时候我回家,那天开车陪我妈去医院复查,呆呆打电话给我,说要请我吃饭。

把医院的事忙完,我打了个出租车,到了一家底料是排骨汤的火锅店。

“吃这个,最重要的就是要喝底料啊!”这是我们坐下来他给我说的第一句话,

火锅底料上了,热气缭绕,我穿不透那层雾气,看不清他的眼睛。火锅底料开始沸腾了,好像他把所有的心酸苦水都放到了火锅底料中,等着我慢慢品尝!

他说,每次和老梅吵架的原因,基本都是一样,她和别的男生一起出去逛街,要不就是聊天到深夜。

我第一次发现这世上还有这种女生,婊子一词差点脱口而出,话要出来的时候给我咽了回去。

“这女人,真他么没脑子啊!”我嘟囔着一句。

他叫了下服务员,说要加菜,“上个月她和另一个男生单独看电影,还瞒着我,我上她号的时候发现的,我直接跟她说分手,然后把他拉黑。”

我拿着菜单,满心欢喜地在每种菜品后面打钩,“然后呢!”

他一把把菜单夺过去,把最后那项毛肚划掉,交给了服务员。

“后来他来找我了,没跟我说,是周日,大冬天,晚上十点多,我在门卫处站岗。”呆呆说这话的时候用手托着额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我看不见他的眼睛。

“你知道的,我们警校,管得严,那天风很大,她站在外面,我站在里面,中间隔着一道门,我甚至都没有抱她一下。”

说这话的时候,呆呆开始拿手开始往脸上乱抹。

抹了好一阵,他抬起头来看着我:“然后他自己找了个宾馆,睡了一觉第二天坐车回去了,后来我又发现那天晚上她和另一个男生聊到2点钟。”

我放下了筷子,也没什么吃的欲望,以前总是在电视里看到这些狗血的剧情,这倒是头一次在现实中碰到:“你们两,也真的是不消停。”

呆呆是个深情且爱钻牛角尖的人,他认定的事和人,很难去改变。

那天晚上,他又拉着我去唱歌,喝了不少酒,后来喝多了,他打通了老梅的电话。

“老梅,我要送你一首歌。”

然后稀里糊涂唱了首:可惜不是你,那歌声真的,一言难尽,要我是电话那头那姑娘,我就把电话一挂头也不回就拜拜了您,而老梅竟然完整的听完了一整首歌。

歌罢,女孩在那头应该是有些感动。

“大晚上的还不回家啊,不安全。”老梅透着关心。

“回家干嘛呀,你又不理我。”呆呆醉醺醺的朝着电话说着,像极了刚刚被带回家领养的流浪狗,正对着主人撒娇。

然后我陪着他,一边打着电话,一边沿着城市不停地走,走到电话没电看着周围的荒山野岭,没车没人也不认识路,我气的破口大骂。

“女人误事,老子要是出点什么事,我闹鬼都去你家闹。”

宽容和原谅是能很轻松地解决很多事,而且能避免争吵,可是这件事上,他该原谅吗,还是说,他真的舍不得。

那天过后,他们很有点浴火涅槃,破镜重生的意思。

正月里的最后几天,我接到了呆呆电话,老梅就在旁边。

“我们在万达逛街啊,才吃过,来,你嫂子要跟你说话。”

“嗨咯啊,这段时间我们的事让你操心了,下次我请你吃饭哈,一定要来哦!”

“请他吃个屁,行了行了,不说了,我们要去玩了。”

电话那头的两个人都笑的很开心,开心地让人产生一种幻觉,他们会永远在一起。

只是,碎掉的镜子,又怎么可能完整的拼回曾经的样子,而美梦,也总有醒过来的时候。

最后,他们还是分手了,老梅提的分手,理由只有一个:我们性格不合适。

那天我刚从健身房出来,接到呆呆心如死灰的电话,那是我认识他这么久以来,见过他最沮丧的样子,可是她要走,你留的住嘛。

老梅给我看了他们之间的聊天记录,每次吵架,呆呆都会各种冷嘲热讽,变着法地骂她,像极了市井里的泼妇,懦弱地只会破口大骂。

我问过老梅,你还爱他吗,她说爱,只是真的不合适。

分手以后,呆呆像是变了个人,把每天的时间排的满满,不让自己有一丝的时间去休息,还学会了抽烟。

呆呆还是忍不住去找老梅了,老梅请呆呆吃了个饭,然后把他送到火车站。

“照顾好自己。”说完这句话,老梅掉头就走,步伐比谁都坚决。

呆呆站在那,望着她在远处一点点消失,火车来了,装载他们的青春,轰隆一声开向远方。

然后他就开始抽烟,喝酒,没事就去酒吧待着,倒是认识不少女孩子。其中不乏仰慕者,但是他都觉得不合适,不合适吗?还是说,你还没有放下。

老梅后来找了个对象,没有呆呆帅,没有呆呆高,也没有呆呆对她好。

呆呆知道这件事之后很生气,破口大骂,张嘴闭嘴就是这女人。

我冷哼着问他:“和你有关系吗?你们分手了,人家还不能找对象,就该单着等你?”

那天我们去了酒吧,烟,一根接着一根,酒一杯接着一杯。

呆呆拿着酒,跟我讲:“这女人,我当时对她多好,出去玩基本都是我花钱,这女人,我每两周就去找她一次,这女人,老子让了他多少次,因为她跟我妈吵了多少次的架,这女人,妈的。”

喝着喝着,他就醉了,醉了之后就开始拿手机开始给老梅发消息,微信电话什么都删了,这小子竟然从qq的高中班群把老梅找出来了。

他开始给她发消息:“算我瞎了眼,就算我爱错了人……可我还是好想你啊!”最后一句还没发出去,我就把手机抢过来了。

他乘着酒意瞪着我:“狗东西,你抢老子手机干啥!”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