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元谋

2019-08-05 13:17:44作者:爱吃绿豆

古风

“只要喝下此药,必定会让那孩子出来手脚俱无。”

一个婆子捧了碗乌黑的汤药去准备给即将生产的小妾喝,却不想半道上跑出来一个女娃娃,她不小心碰到婆子,将汤药洒在地上的杂草中,杂草瞬间发黑,小娃娃坐在地上大哭。

是夜,韩家秘密处死了一个妇人,而那小妾难产而亡。

1

韩家后院,韩家的两位小姐在踢毽子。两个小姐中,大的是已故正室夫人生的嫡女阿元,不过十岁。小的是韩老爷妾侍生的女儿阿姿,才八岁。

兴许是玩得起兴了,俩人毽子踢得老远,这一不小心就砸到来散步的月夫人头上。月夫人是韩老爷的爱妾,仗着宠爱谁也不放在眼里,自打怀了孕后,脾性更是大得很。

见她俩还在踢毽子,月夫人过去责问:“你们俩个没大没小的,毽子砸到我一声都不吭,哑巴了是吗?”

阿姿胆小,被月夫人这么一骂,就想上前道歉的,阿元却拉住她:“毽子又没长眼,我们怎么能知道毽子砸到你了,是你自己走路衰还怪我们。”

月夫人早就看阿元不顺眼了,今天她正好借着这个由头来说:“哼,毽子是没长眼,难道你也没长眼吗?果然是没娘教的丫头,连尊重长辈的礼数都不懂。”

阿元平生最痛恨别人骂她没娘的,她一气之下过去推了月夫人一把:“你算是什么东西,不过是勾栏里出来的脏女人,也配做我长辈,呸!”说完就走,阿姿紧跟上去。

月夫人如今身子重,加上平时娇养惯了,经阿元这么一推,险些摔倒,幸好丫头婆子及时扶住了她,不然照她这身子估计得摔倒在地。

当下,月夫人气得破口大骂,什么脏话都骂出来:“你们赶紧去把她给我弄回来,我要好好教训她!这个死蹄子,居然敢推我!”

但身边的下人没个敢去的,那可是韩家唯一的嫡女,论身份可比月夫人珍贵,谁敢去招惹。这惹得月夫人更加火了:“你们都是死人啊!连我的话也不听,还不快去!”

“月夫人,那可是大小姐,就算我们去了,哪里抵得过她院子里的婆子。”

2

晚上,阿元在院子里吃完饭后准备歇下,却听到门被突然踢开的声音,把她吓一跳。来人正是来兴师问罪的韩老爷,他一进来,什么也不问,直接一通骂:“阿元,你怎可如此不懂事,竟敢推月姨娘,要是她肚子里的弟弟有个好歹,你负责得了吗?”

“谁让她先骂我是没娘的孩子,我气不过才推她一下,她又不是瓷做的,怎么可能会有事。”

“还没有事?你月姨娘可是肚子疼了一晚上,看来是我太纵容你了,以后不许再院子里踢毽子!”

“凭什么啊,明明是她有错在先,为什么受罚的是我,我不服。就因为她肚子里有块肉吗?到时候生出来还不是个妹妹!”

“啪!”五个手指印落在阿元小小的脸蛋上。

方才那句话可是韩老爷的逆鳞,谁都触碰不得。他一心求子,自打府里接连有阿元阿姿后,就再也没有孩子诞生。打他纳了月夫人后,不过几月就有了,而且他托了许多名医看过,都说极有可能是个儿子。他求子多年,只恨不得把月夫人供起来才好。

现在阿元冒犯月夫人不说,还说出这样的话,他哪能不气:“来人,把大小姐给我关祠堂里,知道认错才放她出来!”

于是夜半无人的祠堂,阿元与众多的灵位作伴。她是第一次到这样阴森的地方来,吓得半死,哭着闹着要出去,可韩老爷也是气急了,明令让她认错才能出来。

阿元性子犟,宁愿在祠堂里哭死也不肯认错。后来到夜深,阿元哭累了,抱着韩夫人的灵位躲在角落里低声哭泣:“娘,我好想你,你把我也带走好不好。爹娶了好多人,再也不像以前疼我了,今天他居然还为了那个贱人打我……”

韩夫人在三年前因故逝去,只留下阿元一女。因为之前只得阿元一女,韩老爷是当做心肝宝贝一样宠着她,哪怕后来又有了阿姿,阿元也一样受宠。可随着韩老爷年纪渐渐大了,越发想要一个儿子继承家业,所以格外求子心切。

慢慢的,阿元搂着灵位靠在柱子上睡去,泪水滴落在灵位上。不知过了多久,屋子里传来幽幽的声音,睡梦中的阿元听到了很轻很轻的脚步声。

“阿元,认错吧,等天亮去八南巷,找欧婆子,她会有办法帮你的。”阿元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女人声音,这个声音一直在重复这句话,直到阿元梦话也在重复这句话后,女人声音才渐渐消失。

3

“请问欧婆子在吗?”阿元独自一人来到八南巷最深处的一间的房屋外,房子没有门,只一块破烂的门帘遮挡住,往里瞧去,一片黑乎乎的,看着瘆人,吓得她不敢进去。

“进来吧。”屋里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阿元进去一看,屋子就点了一盏油灯,什么也看不清,只能看到屋子正中坐了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妇人,一双眼睛像是能吃人一样盯着她看。

“你是……韩小姐吧?”欧婆子上下打量她:“我当初收了你娘的银钱,却没能帮成你娘。如今你娘又托梦来让我帮你,这份债,我得还清,我会帮你理清所有障碍的。”

阿元怕得很,什么话也不敢说。

“听说你爹又新娶了一个小妾,还怀上了,是吗?”

阿元点点头。

“如果不除掉她,你日后的日子难着呢。”

阿元当然知道,倘若那月夫人当真生下儿子,她以后哪里斗还得过月夫人。她说:“我……我要怎么除掉月夫人?”

她生母早逝,她又一人与众人父亲的妾侍周旋,早就练就一副狠心肠。她怕害人,但更怕别人害她,如果月夫人得逞,她的下场会很惨,所以她得除掉月夫人。

欧婆子没再说话,让她三天后拿上食盒再来。

三天后阿元又悄悄来,她在门口喊了几声没人应,索性进去,发现屋子里也没人,只听到厨房里有声响,她慢慢走去看。

“嗬!”她赶紧捂紧嘴巴,瞪大眼睛看着厨房里的一切:欧婆子正拿着一个没手没脚的死婴放到热汤里熬,死婴瞬间与热汤融为一体,骨肉融化,什么都看不出来,跟热喷喷的浓汤一样。

“怕了吗?”欧婆子斜眼瞧着她,她已经吓到说不出来话,眼睛还是死死盯着那锅热汤。

“别怕,就是一个废弃掉的东西。有时候,人心可比这些热汤可怕多了。”熬了一会后,她将热汤舀到碗中,而后放在阿元带来的食盒里,在阿元耳边细细说着什么。

听完后阿元一脸震惊。

“小小孩子你不需要知道太多,按我说的做就是了。”欧婆子的话很有震慑力,让阿元不得不服从。

4

“月姨娘,这是我孝敬您的。”阿姿端来一碗浓汤给月夫人面前,月夫人本来不想喝的,但闻着味道极香,便问:“这汤你哪里来的?”

“是我娘熬了一天的鸡汤,说您怀着弟弟辛苦,要我来孝敬您的。”这话对月夫人来说很受用,便一口饮下大半。

当晚,未足月的月夫人发动了,大夫跟稳婆来瞧都说怕是要难产了。韩老爷在院中责问下人:“明明还未到时候的,怎么就发动了呢?她是不是吃了不该吃的的东西?”

果然一问,下人们便说,月夫人饮食照常,唯一不同的是喝了阿姿拿来的鸡汤。大夫一验,确实有问题,但具体看不出是什么毒药。

韩老爷让人把阿姿喊来,过了一会,阿姿母女便来了。韩老爷强忍着脾气问阿姿事情经过,阿姿乖乖说来,而阿姿娘确实也说鸡汤是她熬的。

“你们好歹毒的心肠,胆敢毒害月夫人同她肚子里的孩子,来人,把……”话还没说完,就听到房间里传来阵阵的惊呼声,韩老爷赶紧冲进去看:“怎么了?孩子是男是女?”

月夫人已经晕过去,而其他人皆是一脸的震惊,吓得不敢说话。

“老爷……”稳婆面露难色,看向角落里的襁褓:“月夫人生是生了,不过……”

韩老爷一把冲过去看,只见襁褓中的婴孩嘴眼紧闭,一身发青。他打开襁褓一看,大叫一声,连连后退:“这是……这是怎么回事?这一定不是我韩家的孩子!”

稳婆说:“老爷,这确实是月夫人生下来的孩子,我们也被吓到了。”

“不可能,不可能的,我韩家怎么会生下这样的怪物,一定是有人暗中作怪!”韩老爷冲出去直接给了阿姿娘一巴掌:“你好狠毒的心啊,竟然让我的孩子变成那样的怪物,你究竟是什么居心啊!”

阿姿娘哪里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是被韩老爷打懵了,一个劲地求饶,阿姿也跟在身边哭喊求饶。

“说!你究竟给月儿下了什么狠毒的药,竟然让我好好的儿子变成那个样子啊!”韩老爷红着眼睛,发狂地责问阿姿母女俩。

可无论韩老爷怎么逼问,阿姿娘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护着阿姿不让韩老爷迁怒于她。最后,韩老爷又跟多年前那样,用同样的手段秘密处死了阿姿娘。

翌日,月夫人生下一个死婴的消息传遍整个韩府,而阿姿娘不知所踪,阿姿被禁足,人人大概都能猜测出是发生什么事了。

“啧啧,我没想到啊,阿姿娘看着胆小和气的,没想到能做出这样的事来,真是狠毒啊。”

“就是,我还以为她会一直低眉做小的的,平时她看到月夫人都要绕道走,生怕惹到了月夫人。没想到啊……听说那孩子一生下来就没气了。”

5

听着丫鬟在议论,阿元紧攥着衣角,回想着昨晚她去偷看到的场景:月夫人生了很久才生下一个孩子,当一看到孩子模样的时候,周围的人都吓坏了。

而她却捂着嘴并没有叫出声来,因为月夫人生下的孩子跟她那天在厨房看到欧婆子拿的那个死婴一模一样,没手没脚,但不同的是,月夫人生下的孩子还是活着的,她还听到孩子的哭声。

只是她看到韩老爷处理完阿姿娘后,就派人将孩子给活埋了,说韩家不允许有这样的怪物存在。在那一刻,她知道她骨子里与生俱来的恶是由何而来了。

月夫人因为孩子的事疯了,阿姿被送到乡下去让人收养,很难再回来。而韩老爷因为那晚看到孩子的模样后,受到极大的惊吓,也因此求子心熄灭,对仅有的阿元宠爱备至。

一段日子后,阿元又去找欧婆子。

“小姐,如今的日子可还满意?”

“可你为什么让我害阿姿她们,明明她们跟我没有仇啊。”

“不,有的,如果不是因为她们,你娘也不会死的。”欧婆子告诉她说,阿姿娘本是韩夫人的侍女,却背着她跟韩老爷暗中苟合生下阿姿。

而在三年前,韩老爷新纳的小妾有孕,就跟如今的月夫人一样,为人霸道蛮横,且说怀的还是个儿子。

韩夫人怕小妾日后生下孩子会威胁到她们母女的位置,就想暗中毒害小妾,但倘若直接害死小妾的话,韩老爷肯定会对她起疑,所以她便以重金求于欧婆子。

欧婆子则以死婴去掉手脚熬制浓汤让韩夫人带回去,说只要喝下此汤,小妾肚中健康的孩子便会手脚俱无,但还能存活。生下不健全的婴孩,韩老爷只会怪小妾,不会牵连到他人,毕竟孩子是他跟小妾的。

谁知就当韩夫人派人把汤送去的时候,被才五岁的阿姿路过撞洒,事情东窗事发。而韩夫人则被韩老爷秘密处死。

因为欧婆子没能彻底帮到韩夫人,心中有愧,所以当韩夫人托梦给她要她帮阿元处理所有的麻烦后,她也答应了。

这次欧婆子想了一个绝妙的办法,她加大浓汤分量,让阿元带回去。阿元知道阿姿娘会为了讨好月夫人会给她每天熬汤喝的,所以她趁阿姿送去的时候,暗中把汤给换了。

月夫人喝下汤后必会当晚发动,而韩老爷势必会对阿姿母女起疑。

欧婆子此举多得,一举消灭了所有对阿元不利的人。

“当年你娘因阿姿而死,如今阿姿娘因你而亡,你跟阿姿,算是两清了。她离开韩府,未必不是好事。至于那月夫人,生下这样的孩子,你爹也不会留的。经历几次后宅肮脏的事,我想你爹再也不会纳妾了吧。”

阿元万万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她见欧婆子在从坛子里装着什么,便问她。

“是你爹那晚活埋的弃婴,没气了。我给捡了回来,以后还有用处。”

阿元看着那白花花的肌肤就被装在坛子中,不禁打了个寒颤。她突然想到自己害怕死婴,是因为死婴可怕,可如今想想,人心却要比坛中死婴更为可怕。

她娘可怕,她可怕,那些妾侍们也可怕。纵然无辜如阿姿母女,可她们却又间接害死韩夫人,也一样可怕。人人都是恶人罢了,真正无辜的,估计只有坛中死婴了。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