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泉馆Ⅳ·食梦

2019-08-05 07:11:55作者:子夜晨星

古风

1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又曰世间万物,不出阴阳之数,相生相克。

自天地混沌,有魔物横行,名曰梦魇,夺人心智,惑人心神,无形无质,虚无缥缈,为祸三界。

时值天地初创,万物初定,创世之神乃创百兽,始有三界。

念及梦魇横行,创世之神推演周天,乃以创造百兽所遗四肢躯体,创一神兽,其形马身虎足,狮脸牛尾,犀额象鼻,名曰食梦貘。

食梦貘以梦为食,与梦魇相生相克,循梦魇踪迹而行遍三界,穿行梦境。

神曰:梦魇消失之日,便是食梦貘重登仙界之时。

然梦魇生性狡猾,行迹无所循,故食梦貘世代相传,皆无所获。又因遗留人间之日久矣,神性消散,堕而为妖。是故,食梦貘寻梦魇之心愈烈,以期重临仙界,成就神兽之位。

2

“你们妖界,还真是什么传说中的妖怪都有啊!”我瞧着被浅语抱在怀中的小十,小家伙虽然被浅语抱着,一双小眼睛却还是提溜着望向我,似乎对我方才的梦颇有兴趣。

我来妖界不久,将黄泉馆放置在了妖界与人间的交汇之处,是以往来人妖两界的妖怪,多少会进来休息,喝杯酒,说些话。

食铁兽自己拎了一坛酒在桌子边上坐下,仰头灌了一口,说道:“我食铁兽在人间好歹也算珍奇异兽,来了妖界才知道,什么稀奇古怪的妖兽都有,真是够了。”

我饶有兴致看着食铁兽一脸懊恼的样子,又望着浅语,想起了方才的梦境,如果梦境是真的,那浅语的本体岂不是?

想到这儿,我几欲笑出声来。

浅语见我神色异样,凑上来冷声道:“肚子里鼓捣什么坏主意呢?”

我忙正襟危坐,说道:“没有没有,只是在想,这小食梦貘名为小十,想来他父母也是恩爱,孩子都能生十个。”

浅语先是白了我一眼,而后垂下眸子,叹道:“恩爱自是毫无疑问,只是小十乃是独子。”

“独子?”我一怔,“那为何叫小十?”

“因为他是食梦貘啊,你想啊,小食多难听,叫着叫着就叫成小十了,多可爱。”浅语说完,捏了捏小十的脸,一脸溺爱。

“还真是……”我一口酒呛在喉咙里。

“怎么?”浅语声音立时冷了下来,仿佛空气都凝结了。

“真是个好名字。”我冷汗涔涔,心道,这妖界取名字都这么随意的吗?又看了看在边上自顾自喝酒的食铁兽,忙说:“按你的逻辑,食铁兽也可以叫小十了。”

“不行!”

“为何?”我和食铁兽同时抬头望着浅语。

“因为食铁兽没有小十可爱。”说完,浅语拿手拨弄着小十的鼻子,说道:“是不是啊,小十?”

食铁兽气哼哼想要发作,想要捍卫自己人间萌物的地位。奈何这些日子早已见识过浅语的手段,只能闷声喝酒出气。

我憋着笑,又问浅语:“小十的父母呢?”

浅语叹了一口气:“去了很远的地方,永远也不回来了。”

3

食梦貘每一代都只有孤零零一人,四处寻找梦魇的身影。

小十的父亲名为长夜,彼时正年少,继承了家族的使命,于三界中捕获梦魇的踪迹。

食梦貘以梦为食,而梦境之味,尤以人间最美。

梦是人潜意识的映射,故而思想越是复杂,梦境亦更为绚烂。那些平淡无奇的梦境,食之无味,只能果腹。而那些天马行空的梦境,无论是恶梦亦或是美梦,于食梦貘而言,便是山珍海味。

长夜在人间食梦多年,见过许多人做的许多梦。

有人在现实中一事无成,便在梦中成为一方霸主,问鼎九州。有人看上去仁厚,梦中却是一片血腥,尸骨堆积如山。还有人做了亏心事,整日担惊受怕,梦中便堕入了无间地狱。亦有人的梦境是少时记忆的重现,每日都会做相同的梦,似乎只有在梦中,才能弥补当年年少时留下的遗憾。

有时候长夜会想,人心怎会如此复杂,有些人将记忆封锁在脑海的角落里,从不对外展示,只是夜深人静之时,才会在梦境中浮现往事。

可是,究竟什么是梦呢?

对不同的人而言,梦境似乎有着不同的意义。

梦境似乎有着无穷尽的魔力,可以在梦里见到心仪的人,可以去后悔自己当初某个错误的决定,也可以满足心底隐藏的欲望……

可是,梦境又是那么苍白无力。无论多么完美的梦,终究会有醒过来的一日。梦醒时分,梦中的皇图霸业、佳人相伴、苦痛悔恨都会化作虚无。而梦醒了,那个自己试图逃避的现实,会更加残酷地展现在自己眼前。

于人而言,梦境,不过是一种逃避的方式罢了。

4

人间有一座城市,已经被恶梦笼罩了一个月。

仿如人间的美味会散发着诱人的香味,这些梦境对长夜来说,就像是一桌满汉全席,隔着数千里就能闻到香味了。

长夜在半空中朝下望过去,整个城市黑气缭绕,陷入一片死寂之中。

在长夜的眼中,梦是有颜色的。

年少时的梦总是五彩斑斓,充满着童趣和想象力,等到年纪渐长,便慢慢失了色彩,变成灰暗的颜色。

而恶梦,则是那种令人绝望的黑色。

这个城市的夜晚安静得可怕,所有人都陷入自己内心最恐惧的恶梦之中,面对着自己最不愿意面对的过去,经历着最可怕的折磨。

长夜按下云头,来到一个小孩子身边,这个小孩子不过五六岁,在床上蜷着身子,拳头紧握,眉头微蹙。

“小小年纪,不知道经历了什么可怕的恶梦。”长夜摸了摸小孩的头,又从虚空中一抓,一个黑色的气泡从小孩的脑海中浮现出来,里面被黑气充盈着,宛如找不到出路的恶鬼,正在四处冲撞,试图冲突禁锢。

长夜将那气泡一抛,张嘴一吸,那气泡本应该被吸入口中,被他吃了。可此刻那气泡却停在空中不动,僵持片刻,又遁入小孩脑中。

“梦魇?”长夜心中苦笑。

被梦魇所困的人,需要食梦貘进入梦境,将那人救回,方能化解恶梦。

长夜随手一挥,小孩的梦境已经被划开一道口子。

刚进入那小孩的梦境之中,就见一人漂浮在自己眼前。

那少女约莫十七八岁,一身七彩的纱裙,赤着一双晶莹如玉的足,正笑意盈盈地盯着长夜,说道:“你终于来了!”

长夜一愣,脑海中并没有和这少女有关的记忆。而小孩梦中的人,是不可能有自己的意识,与自己对话的。

那少女轻轻点了点玉足,飘到长夜身边,从怀中取出一个布偶,朝长夜晃了晃,那布偶马身虎足,狮脸牛尾,犀额象鼻,正是食梦貘的样子。

“是你!”长夜笑笑了,“好久不见。”

5

近百年的时间里,长夜只与梦魇有过一次接触。

梦魇与食梦貘的传说流传到了人间,但凡人间有人被恶梦缠绕,便认为是梦魇作怪,如果恶梦久久不散,人们便会在床头贴上食梦貘的画像,以求食梦貘显灵,替人吃掉恶梦,驱散梦魇。

只是所谓恶梦,多是凡人自找。或心中积蓄的事情太多,或偶尔见了些奇怪的人或事。很少有人是因为被梦魇所扰的,那些被梦魇缠住的人,会陷入无穷尽的梦境中,周而复始,永不得出。

真正被梦魇缠绕过的,是一个小女孩。那年亦不过八九岁光景,却忽然在某一日陷入沉睡,久久不醒。

大夫施以针药,却毫无起色。最后只得求助于术士,一道人在小女孩身边打坐许久,忽而缓缓睁开双目,说道:“此女陷入梦魇,非我所能及也。”

女孩父母立时便下跪恳求,泪如雨下。那道人心有不忍,乃说了梦魇与食梦貘之事,嘱咐女孩父母画了食梦貘画像,挂在大堂一幅,女孩床头一幅,一日三次祷告,盼食梦貘知晓,前来驱散梦魇。

长夜在七日之后,方才来到人间,他隐身于小女孩床头,那小女孩双目紧闭,右手却紧紧抓着一个食梦貘的布偶玩具。此刻她浑身黑气缠绕,面色已经苍白如雪,显然是陷入梦魇之中久矣。

此等症状,食梦已经无济于事,需遁入梦中,寻找到在梦中已经迷失了自己的那个女孩,将她带出来,才能彻底解除梦魇的控制。

长夜忙破开了女孩的梦境,化作光点遁入女孩梦中。

小孩子的梦境总是丰富,不似大人那般平淡无奇,连做梦都克制着礼法,遵循着现实生活中的制度。

长夜刚进入小女孩的梦境,就看见龙凤呈祥,一条比山岳还要庞大的金色巨龙在云海中翻腾着,不远处一只七彩凤凰翩翩起舞。

长夜正感叹女孩想象力丰富,却不料风云突变,整个梦境忽而陷入一片黑暗。方才飞舞的金龙凤凰转眼之间已经化作一堆骷髅,硕大的骨骼却依旧保持着生命力,眼窝里闪耀着蓝幽幽的光芒,骨龙摇晃着身子,从天下落下,砸碎了远处的山脉。

四处便只剩下了一片混沌,从遥远的地方传过来一阵细微的哭声。

长夜忙现出原形,化作马身虎足,狮脸牛尾,犀额象鼻,仰天长啸片刻之后,云层散去,天地间一片祥和。

长夜这才化作人形,身着一件灰色的长袍忽而拔起身体来到空中,只见脚下一片汪洋大海,海中央有一座孤零零的小岛,依旧黑气弥漫不散。

“想必那就是小女孩所在了。”念及此,长夜身化流星,朝着小岛疾驰而去。

刚踏上小岛,天地又忽然变色,立刻陷入一片黑暗。这里根本就不是什么海中的小岛,而是梦中藏着的一个独立空间。

长夜随手一挥,手中已然多了一盏烛火,那微弱的哭声又从远处传来,顺着声音传过来的方向,长夜一路走了过去。

在这片永无止境的黑暗之中,小女孩蹲在一个角落里,双手抱膝,将头埋进了膝盖里,时不时抽泣着。

长夜将烛火朝空中一抛,烛火冉冉上升,化作一轮月亮。

女孩这才抬起头,望着那一轮“月亮”止住了哭声,又望着长夜,问他:“你是来接我回去的吗?”

长夜笑笑:“是的,过来,我带你回去。”

女孩却摇了摇头:“他不会同意的。”

“谁?”

话音未落,长夜已经感觉到背后一阵发凉,忙向前一跃,将女孩抱在怀中,再转身一看,一团黑色的气凝练成一个人形,面容模糊,哑着嗓子说道:“你是这一代的食梦貘?”

“梦魇?”长夜心中一紧。立刻现出原形,将那女孩放在自己背上,鼻子朝空中一指,在混沌中破开一道光亮的口子,纵身一跃,已经逃离出了那个空间。

那座小岛渐渐淹没在汪洋之中,长夜的耳边却还萦绕着梦魇的声音:“食梦貘,我们会再见的。”

长夜一路奔袭,在一朵七彩云上面停下脚步,化作人形,坐在云上大口喘着气。

小女孩踮着脚替长夜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问他:“坏人打跑了吗?”

长夜索性躺在云上,说道:“跑了,可以回家了。”

“我叫施心。”那女孩低着头,又抬起头,从怀中拿出一个食梦貘的布偶,晃了晃问长夜:“我以后还会见到你吗?”

“会的!”长夜坐起来,“在梦里。”

6

“这些梦?”长夜看着与自己面对面的施心。

施心左眼眨了一下,笑靥如花:“我做的,厉害吧!”

“你做的?”长夜满脸疑惑。

施心绕着长夜走了一圈,在他右边站定,双手挽着长夜的胳膊,歪着头望着他:“我现在是一个织梦师。”

据说人间有大智慧者,曾经窥见过梦境的诀窍,故而能够创造梦境。他们编织梦境,给人以幻想,故而名曰织梦师。只是毕竟是凡人,能够真正意义上编造梦境,操控梦境的人甚少,百年难遇。

如果这些梦境是施心所造,那么施心在梦境上的造诣,当真高得吓人。

子夜晨星
子夜晨星  VIP会员 水瓶座神经病一个,喜欢写点故事,聊以慰藉。公众号:煮开。佛系更新,有本事就来关注我啊!

黄泉馆Ⅳ·食梦

化龙

迷狐写手的神棍娇妻(一)

黄泉馆Ⅲ:平安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