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怪物语:猼訑之皮

2019-08-02 15:35:43作者:巫南

奇幻

自打记事起,我就经常做梦,关于精怪的梦。它们有的如婴儿啼哭,有的若歌姬吟唱,还有的似万物悲鸣。只可惜再醒来时,我已完全不记得它们的模样了。

1

“起床了!起床了!我要吃七辻屋的馒头!喵喵——起床了!起床了!我要吃七辻屋的馒头!喵喵——”头顶的猫咪老师一如既往的在6点钟吵闹起来。

“唔——”我伸出手按停猫咪老师,使劲抻了个懒腰,几下翻滚,终于不情不愿地从床上爬起来。一切准备就绪后,我一口气喝尽了一碗热豆浆,戴上大大的木框眼镜骑着自行车急忙赶去学校。

就在快进校门的时候,隐约好像在左拐角处看见了白色尾巴。“咦?那是猫吗?”

2

“阿雪,阿雪,你听说了没,今天好像有转校生到咱班!”

我从《山海经》中抬起头,推推眼镜对转过头来的孟晴兴奋道:“是吗,男生女生?”

“女生,据说是个美女,身材超好!”

“哦~~看来咱班的男生要兴奋了~”

“嘿嘿嘿~”“嘿嘿嘿~”我和孟晴对视着猥琐地笑出了声。

这时班主任李姐进来了,“同学们,都静一静!”

“大家都静一静,不要说话了,老师来了。”和我隔一个过道儿的王宇大班长站起来大声说着。

“欧阳,你进来吧。”

女生肤色白皙,长长的黑色头发编成了两股麻花辫儿整齐的放在肩上,耳朵尖尖长长像只软绵绵的小羊,漂亮的大眼睛忽闪,“大家好,我是欧阳羊羊,大家可以叫我欧阳。很期待和各位以后的学习生活。”

“哦——美女好——”

“看看,咱班男生这色眯眯的样子。”杨晴转头对我挤眉道。

“呵呵呵。”我笑着。

“男生们都安静点儿,没见过美女吗?欧阳你就坐王宇后面吧。王宇,下课后你领欧阳熟悉下环境。”

“哦——”同学们打趣儿地看向王宇,只可惜王宇英俊的脸一如既往地面无波澜,他眼神深邃地看着台上的女生,声音平静:

“好的,老师。”

我不怀好意地看了眼王宇,正好他也把头转向我,面瘫的脸好像在说“你有病”,我撇撇嘴,觉得他实在无趣,推了推眼镜,又低下头继续看书了。

这时有人站在旁边低下头靠近我,“你在读《山海经》?”是欧阳。

“啊?啊,对。”

“为什么?现在好像没几个人看了。”

“啊?我觉得蛮有意思的,而且我家老头子非要我看。”

“为什么?”

“大概因为他是研究《山海经》的吧。”

“真好。你好,我叫欧阳羊羊。”

“啊?好,你好,我叫巫子雪。”

“咦,是巫家吗?如果是那就——”欧阳羊羊小声嘀咕着。

“你说什么?”

“没什么呢。”

“哦。”

“很高兴认识你,以后还请多多指教啦。”

“啊?啊,好。”

3

五天后,晚自习时间,学校天台。

“欧阳,你可真好看。”黑暗里,一个高大的男孩子满眼爱恋地盯着欧阳羊羊。

“是吗?有多好看。”

“十分的好看,好看的不像人类!”

“哦~是吗,”欧阳羊羊的声音忽然有些许魅惑,“不是人,那你的意思我是鬼喽。”

“不是鬼,不是鬼,是妖精,好像山间精魅!”

“那你不害怕吗,我也许真的是会吃人的精怪哦!”

“我才不怕呢。我跟你说,其实小时候我特别胆小,后来我爸把据说是传家宝的东西给了我,一张异常巨大的白色毛皮,叫什么‘猼訑之皮’,说我只要披着它睡一晚就再也不会恐惧了,我看就和羊皮差不多。不过还真别说,自打睡了那一晚后我就真再也啥都不怕了,还感到浑身充满了力量,这要不是在和平年代,我估计都能上阵杀敌拿个将军做做!”

“是吗?好神奇的样子,能给我看看吗。”欧阳好奇地问道。

“我也想给你看,可说来也奇怪,自从那次披它睡了一觉后就不见了”

“不见了?你没问伯父吗?”

“问了,不过老爸叫我不要多问。”

“哦?那可真是太可惜了。”

“哎,也没啥可惜的,我感觉那个东西挺邪门的,因为后来我模模糊糊记得好像总梦见自己在杀人,浮尸遍野,淌不尽的血,特别渗人。有时还会听到什么动物时而啼叫时而哭鸣,说是羊的声音吧,却又感觉恐怖得如同怪兽。”

“好恐怖!”

“可不是,幸好我现在胆大异常。还有还有,我觉得自己身上的汗毛也比以前浓密了很多。”

“汗毛?原来,是这样啊——那你知道原因吗?”

“哪知道,去医院检查只说是由于学习压力大和青春期发育。”

“这说得也没错,你现在正值青春,我看倒是比别的男生多了许多英雄血气呢~”说时,欧阳羊羊慢慢靠近了男孩儿。

“欧阳,”男孩儿变得有些局促起来,“你,你为什么答应做我女朋友?”

欧阳羊羊点起脚尖更凑近了男孩儿,温柔地摸了摸他的脸,又用力闻了闻,很怀念地说道:“因为我喜欢你——”

“欧阳,我也喜欢你!”

“——的皮呀!”只是没等欧阳羊羊说出这后半句,突然有人大力敲打天台的门,“欧阳欧阳,我是子雪,听见回个话,班主任来了,快回来!”

“切!”欧阳羊羊熟练地往男孩儿身上快速撒了白玉似的粉末儿。黑夜中,男孩儿脖子上闪烁着点点荧光,仔细看去,上面居然浮现出了白色的毛发!

4

入夜,一道白影闪进了房间。

白影四周转了转来到床前,拿起猫咪老师旁的木框眼睛仔细看着,“遮掩精怪原身的巫桐木?果真是巫家。真是天助我也。嗯?这是——”白影低下头正打算细看时,这时窗外又一道黑影闪过,“谁?!”白影瞬间跳了出去,消失于房间。

“是你?!你又是谁?”白影望着树影下的黑影吃惊道。

“我不管你来这儿是什么目的,不要靠近她。”黑影冷漠地说。

“我也是情不自禁,谁让她身上——呦,莫不是你和我一样,也是——”

“这和你没关系。”

“放心,我又不能把她怎么样,而是她能把我——们——怎么样吧。”

无人回答,因为黑影已经飞走了。“我能把她怎么样?哼!”然后白影也消失了。

寂静的夜里,床上熟睡的人儿突然喊叫起来:“啊——啊——不要叫了——不要喊——头好痛——好多血——你是谁——在说什么——不要哭了——不要叫了——吾会——”白玉般的手指发出淡淡金光,脸上闪闪烁烁地现出红色鳞片。

不一会儿,一切又平静下来。

5

不知不觉中,欧阳已经来班里一个多月了,如果不是她交了(1)班白起这个校草男朋友,我都怀疑她看上我了。是的,看上我。为什么呢?因为她来班不久后就开始莫名奇妙地几乎每天都粘着我,放学后非要来我家给我做晚饭吃,还不时地咬我的指头吸吮。我感觉自己就像被小动物黏上了一样。虽然她做的饭真的很好吃。

今晚她又来给我做最爱的红烧肉了,哎,真是太香了。我挣扎了许久才道:“欧阳,你真的不用每天都来给我做饭的。”

“可是巫伯父不是还要好几个月才能考察完回来吗?反正我也是一个人住,一个人吃饭多寂寞啊。”

“我早习惯了。你要是觉得孤单,可以去找白起啊,他可是找我抱怨好几回把你抢走了。”

这时欧阳忽地冷下脸来,“别和我提他!”

“你们不会又吵架了吧。”

“要不今晚我就住你这里吧!我觉得自己好像好久都没和你秉烛夜谈《山海经》了呢。”欧阳笑眯眯地看着我。

“欧阳欧阳!我怎么感觉今天这红烧肉更好吃了呢!看来你的厨艺又精进好多。”

说来也奇怪,每当我在家里和欧阳提白起她就马上爆冷下来,如同有什么不共戴天的仇恨似的,可是第二天上学又能看见她亲密地搂人家胳膊谈天说笑,仿佛根本没什么事情。这样反反复复几次之后,我都开始怀疑人生了,觉得是不是自己学傻了,得了什么精神分裂症?

星期五,学校。

“不行,我要去找白起问个清楚。”我小声嘀咕着。忽然察觉旁边有人在看自己,我一看是王宇大大,对他尴尬又不失礼貌地微笑了一下。他又面无表情地把脸转回了书本上。

额,被无视了,什么毛病!

每周五下午第二三节课是全校老师的开会时间。欧阳又在睡觉了,她好像一自习就睡觉,难道晚上和白起——“嘿~嘿~嘿~”我盯着欧阳漂亮的脸蛋,脑中顿时闪现出不可描述画面猥琐地笑,这时王宇冲我狠狠地瞪了一眼。

“你有——”病吧,本来是想这么说的,不过我推推眼镜,脑子忽地一开光。嗯,这是找白起的大好时机呀。我抽出一张厕纸,“刷刷刷刷”地写了一行字:

王宇大班长敬启:小女子想去更衣一趟,望大人准许。

然后把纸揉成一团丢给他。王宇打开后,在上面添了几笔又扔回来:

不准,憋着!

我真是心中好多MMP呀,好歹我们也算是光屁股一起长大的啊,无情,太无情了!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班长大人,求恩准,求临幸啊,真的撑不住了!(委屈脸)

我看见王宇嘴角抽了抽,心想这下总可以了吧,谁知竟回我:

就地解决吧。(冷漠而不失礼貌地微笑)

我真是要仰头大笑“哈哈哈!”啊!王大NND。看来只好使出这一招了——撒娇扮宝宝,幸好无意中发现他竟对我的撒娇毫无抵抗力。

“噗呲噗呲——班长大大~”我卖萌地小声喊王宇,但他仍旧是一张木头脸。不行,看着这张脸我是恨得根本撒娇不下去啊。于是我摘下眼镜把视线模糊,学韩女团对他各种wink,不时地捂着肚子作痛苦状,表明自己真的真的是顶不住了,期间余光好像还瞥见欧阳头上长出了金色的角。

哎,眼花的毛病又犯了,就是因为打小总能看到些莫名其妙的东西,老爸才特意为我配了这副眼镜。真是一刻都不能摘下来。好在王宇终于同意了,我赶紧戴上眼镜从后门溜了出去,也始终没注意到他脸颊上小小的红晕,以及欧阳露出的了然又诡异的微笑。

6

我来到(1)班后门,小声喊道,“白起,你出来一下。”

“巫子雪?什么事?是欧阳让你来找我的吗?”

“差不多吧,放学后我们女巫咖啡见,有事说。”嗯——真帅啊,不愧是校草。不对,奇怪,白起靠我那么近干嘛,闻了闻身上,没什么味道啊。怎么一个两个都那么奇怪,不愧和欧阳是一对儿。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