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

2019-08-01 16:15:27作者:本Fish

悬疑

好与坏,善与恶,爱与恨,有时候并非那么泾渭分明。人心,是多种性格和情绪的集合体,或显露,或隐藏。

1

三月,春光明媚,万物复苏。

和煦的春风拂面而来,吴天宇的心情就跟这初春的天气一样,如嫩芽般翠绿而清新,散发出蓬勃生机。即便是穿梭于早高峰行色匆匆的行人之间,他脸上的每一根神经都难掩他从内心流露出来的喜悦。

走到公司楼下,吴天宇抬头望了望蔚蓝如洗的天空,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长长的一口深呼吸似乎为他注满了一天的能量,人生真是充满着无限的美好!

还有一个月,将迎来吴天宇这辈子最为重要的一天,四月一日,他将和青梅竹马的小溪步入婚姻的殿堂。一想到小溪,吴天宇不由得嘴角上扬,在他心目中,小溪可是这世界上最善良最可爱最漂亮的女孩。

小时候的吴天宇可不像现在这般高大挺拔,那时候的他,体弱多病,母亲在他五岁的时候因为意外去世了,父亲是个老实而内敛的人,妻子的早早离世显然给了他不小的打击,使这个老实人更加沉默寡言。

在吴天宇模糊的印象里,父亲每天早出晚归,辛苦工作,支撑着这个家,供他衣食住行,供他读书,在钱上从没亏待过自己,但是与父亲之间几乎没有过一次正式的谈话,有的只是你问我答式的只言片语。

幼小的吴天宇很想和父亲多说几句话,很想和同龄人一样,在父亲面前撒撒娇,让父亲带着自己去游乐场痛快地玩上一整天,但一看到父亲每天深夜回家疲惫不堪的神情,他不忍心再去打扰父亲。

从小到大,他对父亲说得最多的话就是:“爸,你回来了!爸,你早点休息吧!”每到这时,父亲总会慈爱地看着他,摸摸他的头,温柔地说道:“乖,你也早点睡。“

父亲的忙碌加上缺失的母爱造就了吴天宇腼腆而胆小的性格,他总是低着头走路,说话的时候总是不敢直视对方的眼睛,课堂上从来不敢主动发言,放学路上总是会受到高年级同学的欺负和嘲弄……

他习惯了没有朋友的生活,习惯了一个人独来独往,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小溪。

2

1999年4月1日,这一年,吴天宇七岁,小学二年级。和往常一样,他低着头走在回家的路上,晚饭时间,是一天中各家各户的厨房里面最忙碌的时段,鱼香肉丝、红烧肉、炖鸡汤……

各种美味佳肴的味道难以抵挡地飘进吴天宇的鼻子里,真香啊!他情不自禁地吸了两口气。

再拐过两条小巷,就到家了,而等待自己的,除了黑灯瞎火,没有别的。“家”这个字在天宇的心目中就是一个三室一厅的房子,没有温度,没有任何感情色彩,不想进去却不得不走进去的地方。

懂事的他理解爸爸的苦,但孩子毕竟只是个孩子,爸爸有多久没有抱抱自己了?想到这,他更加沮丧了,不知不觉走到了拐角处。

“吴天宇,把零花钱掏出来,放你一条生路。”拐角的另一头,突然窜出一个人来。吴天宇吓得后退了两步,用余光瞥了一眼,是五年级的王猛。王猛人如其名,长得壮实威猛,又喜欢欺负弱小,人称“校霸”。

“我没钱,今天的零用钱都花光了。”吴天宇弱弱地说,手下意识地揣进衣兜,死死地把十块钱捏在手心。“把手掏出来,我看看。”王猛不依不饶。

吴天宇寻思着怎么样才能逃走,脚步不由得向前移了移。“怎么?想跑啊?”王猛看穿了吴天宇的心思,跨出一大步,伸手想要硬抢。

“王猛,你又欺负同学了,我要去告诉老师和王叔叔。”稚嫩而响亮的女声从身后传来,吴天宇转头一看,似乎看到了一道光。

这是吴天宇第一次见到小溪,个子小小的,眼睛大大的,脸蛋红红的,扎着两条小辫儿,右边小辫儿的发尾别着一个星星发夹,在路灯的照耀下,一闪一闪的,格外好看。

“小溪,你怎么到这儿来了?”一个高中生模样的男孩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手里拧着一盒生日蛋糕。

“哥,王猛又欺负同学,被我逮个正着。”小溪的眼里没有丝毫的畏惧。

“王猛啊,你能不能学点好啊,我们这么多年邻居了,我可不想老跟你爸告状,你不是昨天刚挨了打吗?屁股不痛了是不是?”在小溪哥哥的呵斥之下,王猛居然变怂了,刚才的霸道劲荡然无存,屁颠屁颠地跑开了。

小溪和哥哥相视一笑,走到吴天宇面前,“同学,你没事吧?”

“没……没……没事。”吴天宇被王猛那么一吓,又被一个小女孩看到自己的囧样,头埋得更低了,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哈哈哈哈……”小溪被他的模样逗得哈哈大笑。

吴天宇更加手足无措了,小溪哥哥看出了他的尴尬,“小溪,不要笑了,你看你把人家笑得好紧张。”又随即拉着吴天宇的手,说:“小同学,没事了,回家吧!”

吴天宇刚准备离开,小溪脆生生地说道:“今天是我七岁生日,到我家一起吃蛋糕吧!”

内向沉默的他头一次接受了别人的邀请,而这次邀约也为吴天宇和小溪的故事拉开了帷幕。

3

“叮——”电梯的开门提示音把吴天宇的思绪拉了回来。公司位于大楼的21层,出了电梯门,穿过公共办公区,最里面那间宽敞明亮布置颇为雅致的办公室就是市场部经理的专属办公室。

有谁会想到,那个内向腼腆,紧张时说话还有点结巴的小男孩长大以后会成为一家合资企业的王牌销售,并且通过自己的努力,在进公司四年以后晋升为市场部经理。

“吴经理,早!”

“吴经理,听说好事将近,恭喜恭喜啊!”

“吴经理,记得给我们发请柬哦!”

“……”

在通往办公室的这条长廊上,不断有同事给吴天宇打招呼,吴天宇业务能力强,尽管身为经理,却没什么架子,跟同事们能打成一片,因此在公司的人缘还算不错。

有传闻说,公司有一位副总即将退休,而吴天宇正是接班人的不二人选。

坐在办公桌前,拉开抽屉,里面零零落落地散放着一些婚纱定制、首饰店的单页和名片。真是让人又爱又恨的小溪啊!

还有一个月就要举行婚礼了,居然还能同意公司去外地出差半个月,怎么劝都不听,不仅如此,临走时,还把定婚纱、选婚戒这种重大的任务交给了自己,这些不都是新娘喜欢乐意去做的事情吗?

结婚是两个人的事情,一个男人形单影只地去做这些事情,让别人怎么想啊?可是,小溪的话就是圣旨,让人不得不从啊!

4

7岁那年的生日邀约之后,吴天宇从此不再是一个人,如溪水般清澈、透亮的小溪时常陪伴在他左右,两人一起做功课,一起上学放学,一起分享着开心与快乐,在挫折面前互相激励。

可能是因为“近朱者赤”,在小溪的感染下,吴天宇似乎变得开朗了很多,走路也不再低着头,还能正常地与其他同学交谈。吴天宇一直认为,小溪就是他生命里的“幸运女孩”,认识了小溪之后,所有事情都变得顺遂。

他们考上了同一所初中,同一所高中,甚至同一所大学,而且是位于省会城市的重点大学。如果说真的有命中注定这回事,小溪就是吴天宇命中注定的那个人。

其实,吴天宇心中早已有了心仪的婚戒款式。记得那还是在大一的暑假,两人在王府井百货做兼职。一天下班后,小溪说:“今天我路过珠宝柜台的时候,看到玻璃橱窗里面的首饰可漂亮了,陪我去看看吧!”

说完,非要拉着吴天宇一起去看。当时的小溪,在首饰柜台前左看右看,试来试去,兴奋得不得了,而吴天宇的目光,则驻足在一枚星星造型的钻戒上。

戒指上的星星像极了第一次见到小溪的时候,小溪右边小辫儿上的星星发夹,一闪一闪的,仿佛一道白色的光。当他贴近柜台看清了戒指的价签时,忍不住瞪大了眼睛,捂住了嘴。

从那时起,吴天宇就在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好好工作、努力賺钱,结婚的时候给小溪买一枚这样的钻戒,让她风风光光地嫁给自己。

小溪成就了吴天宇的今天,成就了一个王牌销售,想到这里,吴天宇咧开嘴傻笑起来,结婚以后,一定不要让小溪那么拼命工作了,我负责挣钱,她负责漂亮就行了。

5

一天下来,吴天宇什么都没干,满脑子都是小溪和婚礼的事。还没到下班时间,吴天宇就急不可耐地离开办公室,他想早一点去敲定婚纱、钻戒的事,还有请柬啊,喜糖啊……

糟糕!只有一个月就要举办婚礼了,除了预定了酒店,其他好像什么事都没做啊!

婚纱店离公司不远,步行十分钟就能到达。走着走着,吴天宇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好像在远处某一个角落有双眼睛一直盯着自己,他停下脚步,前后左右环顾一番,又没发现什么异样。

难道是这几天想问题想得太多了,出现了幻觉?他揉了揉眼睛,继续向前走,突然,感觉到一双手在背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是谁?”吴天宇一惊,差点跳了起来。

“是我啊,我许奕,这才多久没见啊?不认识我了?”一个穿着黄色T恤,花里胡哨种满椰子树沙滩裤的小伙子蹦到他面前。

许奕不仅是吴天宇的大学同学,还是一起笑过哭过闹过熬夜过的室友,可以说是关系匪浅。

“你怎么在这啊?你知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吴天宇被吓得有点没缓过来。

“我到前面商场去给我妈挑生日礼物,看到背影很像你,上来打个招呼,吓到你了啊?什么时候胆子变这么小了?你去哪啊?”许奕不以为意地说。

“不是快结婚了吗?好多东西都被备齐呢,还没下班我就溜出来了。”吴天宇答道。

许奕疑惑地看着吴天宇,问道:“你结婚?跟谁啊?”

吴天宇有些生气地说:“你这个臭小子,我们是不是一个战壕出来的兄弟?我的事你还不知道吗?我还能跟谁啊?你是不是没睡好,健忘啊?”

看许奕半天没吱声,吴天宇也不想跟他计较,“除了小溪,还能有谁?到时候请柬寄给你,记得准时到啊!”说完小跑着消失在人群之中。

许奕仍然立在原地,挠了挠头,半晌,才对着吴天宇远去的背影喊道:“你们又和好了吗?”

6

情侣之间有好的时候,自然也有不好的时候;有甜蜜的拥吻,自然也有“恶毒”的争吵;有恨不得24小时粘在一起的心跳加速,自然也有想老死不相往来的冷言狠语。

即便是如吴天宇和小溪般青梅竹马的爱情,也逃不开这铁一般的“爱情定律”。

吴天宇清楚地记得自己和小溪也有不愉快的时候。大学毕业之后,吴天宇把升职加薪賺大钱锁定为自己事业上的中心任务,他太想给小溪舒适安逸的生活了。

确实,他玩命地工作,别人玩的时候他在看资料见客户,别人下班的时候他坐在电脑前做PPT,一天24小时,除了睡觉,只剩下工作。连他自己都不记得,在公司里,他一个人度过了多少漫长的夜晚,看过了多少次日出日落。

他坚定地认为,这一切,只是为了小溪。

但是,小溪并不理解。

“吴天宇,我们有多久没有逛过街,没有看过电影了?”小溪不止一次地这样表达自己的不满。

“小溪,我现在正是事业上升期,你要理解我啊,熬过这两年,我们就有钱了。”

“我不要钱,我就要你陪我,这点简单的要求你都做不到吗?”

“小溪,你相信我,我一切都是为了你。”

“为了我?你少来,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我可受不起,你眼里压根就没有我,你只有你自己,你自私,你虚荣。”

“小溪,我……”

“吴天宇,别说了,我们可能根本就不是一路人,你我有不同的追求,也许我们一开始就是错的。”

“小溪,你说这话,什么意思啊?”

“没什么意思,分手!”

“小溪,你别乱说好不好,分手两个字不能随便说。”

“我没随便说,分手分手分手,你听懂了吗?吴天宇,以后别来找我了。”

想到这些,吴天宇有些心乱如麻,不过一切都好了,后来小溪又回到了他身边,马上就要结婚了,还想这些不开心的事情做什么呢?徒添烦恼。

7

对于婚纱,吴天宇可是一窍不通。一进婚纱店,琳琅满目的各式婚纱晃得他头昏眼花。店员小姐带着标准式微笑,热情地迎了上来:“先生,你想要选哪种款式的婚纱呢?”

见吴天宇没有反应,随即口若悬河地介绍起来:“先生,我们这有A字型婚纱、直身婚纱、齐地婚纱、小拖尾婚纱、大拖尾婚纱、蓬蓬裙型婚纱、连身婚纱、抹胸婚纱、素面婚纱、珠绣婚纱、泡泡袖婚纱、公主型婚纱……

“都出自独立设计师之手,一定会让你的新娘在婚礼当天惊艳全场的。”吴天宇沿着婚纱垂挂的位置缓慢地走着,他在想象着小溪穿上这些婚纱时的美丽模样。

这时,他的目光被其中的一件婚纱吸引了,简单而不失华丽,可爱又不显做作,层层叠叠的裙摆像极了小溪小时候最喜欢穿的蓬蓬公主裙,更难得的是,裙摆上星星点点地镶满了星星图案的水钻。

店员小姐不失时机地说道:“先生,您可真有眼光,这件婚纱是一位韩国设计师设计的,是刚到店的新款,如果要订做的话,可要抓紧时间哦!”

“就这件!”吴天宇坚定地说。

“这件是店里用来打样的,不一定符合新娘的尺寸哦。”店员小姐负责任地好心提醒道。

“没关系,就它了。”吴天宇的眼神丝毫不给店员小姐任何拒绝的机会,“那先生您稍等,我去和店长请示一下。”

店员小姐和店长嘟嘟囔囔了几句,店长从远处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男人。

不一会儿,店员小姐走过来:“不好意思啊先生,这件婚纱是打样版,如果卖给你了,其他客人就看不到这个样品了,所以……如果你真的很喜欢的话,在原价上是要另外加一些钱的。”

“没问题,刷卡吧。”吴天宇从钱包里掏出自己的信用卡。

“哦……”

吴天宇似乎得到了一件价值连城的稀世珍宝,得意洋洋地走出婚纱店。身后的店员小姐目送着这位顾客:“真是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啊,价格都不问,直接刷卡。”

本Fish
本Fish  VIP会员

婚礼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