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策划师

2019-08-01 15:05:44作者:涩九

奇幻

1

D-107面无表情地滑动面前的虚拟面板,一幅三维图画在前面两米处展开,在图像中,大楼由实体图像精简成了纵横交错的线条。

“楼高56米,现在客户要求从11楼坠落,数据显示为30.8米。”D-107滑动着面板。

“还有哦,脑袋不能砸开花,不可以痛哦。”阳台上的少女两条腿悬在空中来回晃荡,回过头来做着鬼脸。

“你知道这是自杀吗?”D-107故意把“自杀”两个字说得很重。“你有病哦大叔,死亡都是自由意愿。”

D-107朝女孩靠近一步,刚想说什么,想不到女孩嘴角一扬,“定制服务里可没有劝说这一项哦。”说完一跃而下。

底下来自冥界的群众演员配合着发出夸张的尖叫声。女孩的血浆在地上溅开,一条舌头往外伸得长长的。

D-107声音颤抖,却犹如寒冰,“好了阿荼,别耽误正事!”

地上的女孩恢复原样,在地上咯咯笑着,“大叔,太好玩了,以后这种事可务必让我提前来。”

“先生,一切准备就绪。”D-107没有搭话,转向旁边一位神情庄重的中年男子。

“这种场合,就需要人家来调节下气氛嘛。”阿荼的嘴撅到了天上。

2

“想不到冥界的车如此豪华。”中年男子轻轻抚摸着真皮坐垫。

“冥界死亡定制服务就是如此,但如果是一般死亡,我们也是走正常程序,由死神直接办理。”D-107耐心解释。

“别说客户了,我都不愿意跟那个臭脸的家伙打交道。”阿荼一边说一边往男子的手腕上系着纤细如发的往生藤。

“从今以后,你就是我麾下一名小鬼啦。”

“啊,什么!我还想去投个好胎呢。”

“您别介意,先生在阳间广结善缘,冥界会给您一个美满的来世。”

“哎,大叔,你说人死了都能投胎,为什么我不能啊,我从记事就在这里了,都要无聊死了,哪怕投胎做只蚊子也行啊……”

“阿荼,别忘了提交往生者数据。”D-107急忙止住她的话头。

“知道啦,都干了三年了,我这个亡灵引领者可没有失忆呦。”冥界的凉风拂过,他心中一紧,是啊,都三年了。

亡灵引领者能够沟通阴阳两界,他们把亡者送到冥界的最幽深处,在漆黑阴冷的地面点起一盏锈迹斑斑的油灯,灯光里闪烁着亡者在人世的情境。

油灯已经幽幽地升起火苗。

“请问先生,可有未了之愿?”中年男子看着油灯火光中浮现出来一世的剪影,已经泪流满面。

其实,阿荼和D-107都明白,就算亡者有什么未了之愿,他们也无能为力,只是让他们心安。过了奈何桥就是来世,就什么也记不得了,这一世的一切,都可以一笔勾销。

阿荼把他引到孟婆那里,每当这个时候,阿荼都很伤心。

“大叔,我记事起就在冥界了,你说,我是不是生来就是鬼?”

D-107看着火照之路氤氲起来的热烈红色,只觉得胸口一阵疼痛。

3

“阿荼,往生之路已经关闭,王先生已经去往来世,去冥月那里备案吧,做完这些,够你闲一阵子了。”

“我才不要闲下来呢。忙起来,我才能天天见你啊。”

阿荼一边走一边用指尖拈起一朵忘魂花,苍白的花瓣缓缓升起,变幻成一朵白云,转而化作一缕青烟,被冥界的黑暗吞噬殆尽。

“大叔,我想去阳间。”

“你这小鬼也被人间浮华迷惑了?”

“冥界与人间并无二致,只是因为,人间有你。”阿荼背着手走在后面,通往人间的甬道闪着奇异的光芒。

“阿荼,就送到这里吧。”D-107站在甬道外面转过身挥手,发现她早已经不见。

他一步步踏着阳间的土地,阳光直直地照射在脑门上,他反应过来时,才发现手中握着阿荼的忘魂枝。

忘魂枝,送给相爱之人,生生世世,魂魄无我,两相交融。D-107手一抖,忘魂枝掉到地上,化做黑烟。

“大叔,什么是爱啊,大叔也有喜欢的人吗?”阿荼时常用右手支着下巴,左手用忘魂枝轻轻拨动着忘川水。

4

“这是第99个了吧,你说过第一百个死亡策划完成,会放了阿荼。”

“好不容易来看看你,每次都说这些,真是让人伤心呢。”冥月斜倚在沙发上,手上摇着一杯来自冥界的蓝色火舌。

“还是那句话,你愿意舍却肉体,灵魂永生永世坠入地狱,永远做我的死亡策划师吗?”冥月扬起下巴,红色的嘴唇如一抹烈火。

“我答应你。”

冥月轻挑眉毛,掠过一丝惊讶,转而微笑,“哎,不过也见怪不怪,反正你当初跟我签协议,为的也是她。”

“这么快就三年了啊。三年前,13岁的小丫头面对自己吵得不可开交的父母,不知道是什么心情呢。当一向软弱的父亲笨拙地拿起刀的时候,谁能知道他会是日后的死亡策划师呢。”

冥月舌尖流转着最后一口酒的甜涩,“小丫头为了让父亲住手以生命做赌注,她爬上阳台,不幸从11楼坠落……。”

“别说了!”D-107脸色发白。三年前的黑夜仿佛要将他整个吞噬,妻子扭曲的脸庞在他眼前晃动,低头一看,女儿的脑袋下已经蜿蜒出黑色的血液。

“身为鬼魂的她在地上茫然无助,放声大哭,我刚好路过,于心不忍,亲自把她带到冥界。我抽取了她的记忆,在这之前,她很害怕,求我让她留在这里。”

“这个十三岁的丫头,我叫她阿荼。”

“死者不能还阳,往生之路倒还通畅,最后一个死亡策划,打算如何完成?”冥月眯着双眼,懒洋洋地伸了一下腿。蓝色火舌在酒杯中跳跃。

“如你所愿,最后一个死亡策划,主角当然是我自己。”

5

破碎杂乱的颜色和线条扭曲炸开,D-107的脑袋已经摔碎了,血浆在地上崩开来,化作虚拟画面里夸张而冰冷的线条,像炸开的电子烟花,闪着绿幽幽的余烬,好似一种笨拙机械的电子游戏。

最后一次死亡策划,D-107留给自己。他被送到医院,二十分钟后,他的魂魄从病床上站起,冥月向他伸出手臂。

“你知道吗,阿荼一直在哭。我们坐在一起,我在等你死,而她,在等你生。”

冥月用手轻轻拂过阿荼的面颊,记忆如同鲜活的血液重新灌满全身。

“我把阿荼的记忆还给她,往生者需按往生之路的流程来办,喝了孟婆汤,踏过奈何桥,她便一人前往了。”

冥界的彼岸花垂垂老去,火照之路一片荒芜。

有个小鬼缠着死亡策划师不放。“大叔,听说有个亡灵引领者在人间呢,她投胎做人,我也能像她一样开始新的生活吗。”

“可能会哦。”他摸了摸这个十几岁的孩子,眼泪开始决堤。

冥界还是那个冥界,只是身处其中,鬼也变得神经质起来。冥界的孤独,是一种流动的黑色液体,时不时会涌过来,压得人窒息。

他时常会去看看孟婆,这个老太太已经一千四百岁了。

“感谢您对阿荼的照顾。”

孟婆自顾自搅着汤,每次送走一个人,她总是会喝一碗,众生皆苦,鬼也逃不过。

她不记得送走了哪些人,她忘了,冥界已经不需要孟婆,她机械式地调着孟婆汤,永远是个乐观的老太太。

她当然也忘了,冥月送阿荼过来时,她给阿荼喝的汤淡了些。 

6

我叫应离,妈妈说,姐姐去世三年后,我出生了,别人都在问我为什么没有爸爸,妈妈是个温暖的人,我觉得跟她在一起很幸福。

爸爸在我出生后就离开了,我没有见过他,有人说他死了,有人说他还活着,我隐隐觉得,他就在我的身边。

我脑子里会时不时回响起阿荼这个名字,我觉得她就像另一个我,她会告诉我一些事,很多都荒诞不经,比如冥界、忘魂枝、往生藤之类的,我把它们都写进了日记里。

她还告诉我她猜测孟婆那里改成了记忆抽离站,自动化服务,因为以前孟婆老糊涂了,汤有时太浓有时太淡,时不时让人记忆起前世,徒增痴怨。不过这样的孟婆,总比机器有温度吧。

我觉得阿荼也一定知道爸爸的事,我一直坚信。

涩九
涩九  VIP会员 万物皆可言语,灰飞烟灭一念之间。

死亡策划师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