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居男女,日久生情:你知道我在等你吗?

2019-07-31 15:03:29作者:五月水

爱情

1

“哥,这里!”

出来机场我就开始左右找寻,却还是没有君君眼尖,此刻她正开心地对着我挥手,脸上的笑容那样绚烂。

君君全名叫林家君,是姑姑家的女儿,因为上面先有了她哥哥林家森,晚了好几年出生,又是个女孩儿的家君,不管是在姑姑家,还是在她爷爷奶奶家,甚至她外公外婆家,都备受宠爱,而我,也是这个集千万宠爱于一身的女孩儿的其中一个宠爱者。

当然君君也很懂事,对我也很好,这不,知道我今天回来,非要来机场接我,拦都拦不住。

君君身旁的是晁宇阳——君君的准夫君,也我多年的好友,两人这么站在一起的画面,和谐又养眼,让人忍不住羡慕。

晁宇阳这小子从小就喜欢君君,不过也不枉我多年费劲心机地帮她追求我妹妹,总算俩人修成正果,小日子过得幸福而惬意。

晁宇阳脸上是藏也藏不住的笑意,看见我走到他的跟前,对着我的肩膀就是一拳,“你小子,总算回来了,老美的牛奶面包,到底没有B市的面粉大米有味道吧?”

“是啊!”我感慨道,“主要是B市有这么多我爱的人,我丢不下。”

晁宇阳伸出胳膊,拐过来搂住我的肩膀拍了几下后,神色激荡地看了我半晌,又忽然笑了起来,“回来就好,走,吃饭去,我和君君先给你接个风!”

我知道晁宇阳在难过什么,我过往的经历他都清楚,这些年的心事他也了解,所以他才会一边替我开心,又一边替我感慨。

何止是晁宇阳,我自己又何尝不是纠结万分呢?

那个刻进生命里的姑娘,我到底忍受不了对她的思念,一听说她仍旧孑然一身,便毫不犹豫地放弃了在美国的一切赶了回来。

我爱的那个姑娘叫窦妤,是我和晁宇阳的高中同学,她漂亮,聪明,又古灵精怪,高中三年,我就喜欢了她三年。

少年情怀,总是引人遐想又难以启齿,我明明那么喜欢那个爱笑的姑娘,却因这样那样的理由,不敢对她表露出一丝一毫的特别。

我看着她疯,看着她笑,看着她如燕子般的身影在我的身边来回穿梭,心情也会不由自主地舒展。可是我不敢对她表达自己的情感,我甚至不敢让她发觉自己对她的喜欢。

所以说起来,现在这样的结果也是我活该。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可我自己又不愿意主动追求窦妤,那人家又怎么会知道我的心意呢?

不过经过了这么多年,我早已不再是那个青涩的少年了,这一次,我已经做好了把窦妤娶回家的准备。

夜幕渐渐降临,霓虹渐次闪耀,B市在这些灯光的辉映下,朦胧流离,带着别样的风华,原来B城这么美好,那我当初到底是忍着怎样的心痛才舍得离开这里的呢?

不过还好,转了这么大一圈,我终究还是明白了自己的心意。

B市,我终于还是回来了!

窦妤,我回来了!

2

B市这几年发展得当真快,不过不变的是这个城市的灵魂,永远那么亲切,那样有味道。

君君和宇阳带我来的这家餐厅,果然如他俩说的那样,人声鼎沸,热闹异常,听说这家餐厅的老板因为和君君他哥家森相熟,所以才愿意提前为我们留了包间,不然我们这个点儿才过来,铁定是没有座位了的。

那我更要好好尝尝这家让君君如此推荐的餐厅的饭菜了。

我和君君、宇阳三个认一路磕磕绊绊地到了包间,饭菜一盘盘地上,我一筷子一筷子地品,吃到后来,我都忍不住要落泪了。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到什么时候,家乡的味道都那么令人眷恋,我在美国生活了近七年,都没有习惯牛奶面包的味道,可B市的几盘时令蔬菜,却彻底勾起了我心底的酸涩。

可那么倔强要强的我,怎么会当着君君和宇阳的面落泪呢?我借口去洗手间,然后逃也似的跑出了包间。

我有时候也会有一种错觉,好像这些年的离开完全是自己的咎由自取,不然,现在我为什么又这么矫情地为几盘菜而心潮涌动呢?

捧了把凉水打在脸上,我深吸气压制了自己的情绪,等脸上的水渍完全干了,才慢慢又向包间走去。

“林,泽?……”

那样熟悉的声音,令我亟不可待地抬起了头,然后我就看见了那个令我思之若狂的人。

“窦,妤?你……”

“你,回来了?”窦妤打断了我的话,一脸吃惊地望着我问。

我忍不住地笑了笑:“是啊!”

“什么时候回来的?”

“才刚到B市,行李还在君君车上。”我又看向窦妤身边的男人,“这位是?”

“哦,还没来得及介绍。”窦妤眉宇间的喜色难以隐藏,指着我对她身边的男人道,“王总,这位是我的高中同学林泽。”

然后又对我说道:“林泽,这位是我们公司的创意总监王总。”

我伸出手同王总握了握,又转头问窦妤:“你们这是?……”

“哦,有个客户想要我们帮他公司做一个活动策划,听说这家餐厅的东西好吃,便约在这边,边吃边聊。”窦妤解释道:“那,我们先回包间了,咱们回见哈。”

“嗯,好的。”

然后我和窦妤各自转身,反方向地分别走向自己的包间,余光里,我看见那个王总进了”悠然厅“,窦妤却在手扶上门把之际,又突然回身朝我疾走过来。

“林泽!”窦妤边走边叫住了我。

那一刻,欣喜自心底冉冉升起,我知道,这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我一只手扶在门把上,转过身微笑看着渐渐走近的窦妤,佯装疑惑地问:“还有事吗?”

窦妤几步走到我的身边,急促道:“我们留个联系方式吧,如果你结婚需要一场特别的婚礼,可以来找我。”

我对窦妤报了一串数字后笑道:“好的,如果我结婚,一定找你!”

“你微信号也是手机号吗?”窦妤又问,然后不自觉地解释道,“有时候微信联系会比电话更合适。”

“是。”

其实,即使窦妤不来找我要联系方式,我也会想办法去找她的,而她这样急不可耐地做了我想做的事,顺水推舟的应允了,是为上策。

即使窦妤找我要联系方式的目的是为了自己的工作,现在的我也不会在意,从前的我总是那样死板,不懂得机会就是机会,不管窦妤最初的目的是什么,只要我可以让事情最终发展成为自己想要的结果,就是我的成功。

3

已经深夜,我洗完澡回到卧室,拿起手机便看到了信息提示栏里,微信好友添加申请的提示,我点进去,好友的名称只有一个英文单词:waiting。

等!

等谁?又是等谁的什么?

“waiting”的头像是一只伸展开的右手,右手的食指和拇指中间,是一个用刺青刺上去的字母“Z”,白皙的手,暗青的字母,那样显眼,不是我想忽略就能忽略的,所以我一眼便看了出来,这只手属于谁。

是窦妤无疑。

因为她手上的字母代表了一个人,一个窦妤曾经爱过的男人,那个男人,叫做谈志匡。

谈志匡也是我的高中同学,跟我和窦妤同一级,但不同班,那些年我偷偷地喜欢着窦妤,可窦妤却光明正大地喜欢着谈志匡。

我把自己对窦妤的喜欢悄悄地藏在心底,可窦妤却把对谈志匡的喜欢,明目张胆地写在脸上,表现在行为里。

谈志匡和窦妤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一起吃饭,一起跑步,虽然不在一个班级,却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在一起的机会。

那些年,我嫉妒谈志匡嫉妒得发狂,可有什么办法呢?我喜欢的人,她不喜欢我,所以在心灰意冷之下,我选择了出国留学。

眼不见,心不烦,也许离得远了,我就能慢慢地忘记窦妤。

可后来我才发现,这根本就是徒劳。

刻进骨子里的人,越想忘记,越是在脑海萦绕,任是我常年不回家,也阻挡不了我对窦妤抑制不了的思念。

那些难熬的岁月里,我是靠着从前和窦妤的那些美好回忆来度日的。

然而令我没有想到的是,高中毕业后,窦妤并没有跟谈志匡在一起,大学四年,窦妤也一直是一个人,她拒绝了所有男性的追求,一直保持着单身的状态。

听说毕业后窦妤还是这种状态,所以前段时间,在知道她还是单身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便回到了B市——如果我注定没有办法爱上别人,那我就和窦妤在一起好了。

“林泽,我是窦妤。”我添加“waiting”好友还没多久,对方立即就发过来一句话。

“嗯,知道了。”实际上我早就知道了。

“还没有睡吗?”

“是啊,时差还没有倒过来,这么晚了,你怎么也没睡?”

“我这样是常态,夜里想事情会想得更明白。”

“这可不是什么好习惯。”我写道,配图是一张挑眉的表情图。

“我会注意的!不过以后应该就能改过来。”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你这次回来还走不走了?”

“不了,我要在B市扎根了,我爸爸妈妈也希望我不要一直在外面。”

“嗯,好的,那以后有机会了咱们再聊,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晚安。”配图是一张挥手再见的表情图。

再见吗?我失笑,是再见,说不定以后的每一天,我们都会再见面的。

4

重新回到B市后,我才发现需要自己适应的地方还挺多的,时差还在其次,生活节奏,聊天方式,说话习惯等等,都多少有些不同的地方,毕竟我离开的7年,是人际交往习惯形成的重要时期。

每天早上,我妈喊我起床吃饭的时候,我都会有一种身不知在何处的茫然,我要想很久才会明白:哦!我现在是在自己家里,叫我起床的那个中年美妇,是我妈。

特别是交通状况,我算好的时间,还留了半个小时的富余,结果却因为路上太堵,硬是在上班的第一天,就光荣地迟到了。

不过幸好,我是部门领导,大家在知道我迟到的原因时,都宽容地一笑了之。

“林总,看来你不但不关注国内时事新闻,还不常逛国内的帖子贴吧呐!”有个胆子大的小姑娘调侃我道。

“怎么?有什么新鲜的说法吗?”我饶有兴致道。

那小姑娘一挥手,颇有点指点江山的味道,“从前是‘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如今用在交通拥堵上,那就是‘天生我材必有用’,五个小时,就不动。”

“呵!”我失笑,“果然,还真是贴切,不过以后我会注意的。”

但我现在要思考的却不是如何规划路线,避过交通拥堵区,而是得找一处离公司近的房子。

晚上回到家的时候,我跟做房地产生意的姑父打电话咨询了这个情况,他建议我暂时租房子比较合适,他说我们那个工作区属于商业区,房价目前已经到了顶点,所以他不建议我现在在那个区域买房子。

“如果你等得及的话,我可以给你寻一处价格合理,户型又合适的房子。”我姑父提议道。

“好的,那就麻烦姑父了。”

挂了电话,我想了一下,又打开微信,在微信朋友圈发表了一段文字:求租C区附近住宅一套,万能的朋友圈,如有这方面的资源,或者相熟的人有这方面的资源,欢迎随时骚扰,电话:13XXXXXXXXX。

这条微信动态才发出去没过多久,窦妤就在微信上给我发过来一句话,“你要租房子?”

“对!”然后我又福至心灵地加了一句:“你有这方面的资源?”

窦妤回了个调皮的表情:“你说巧不巧,我租的房子刚好就在C区,我刚好就有找人合租的打算,你要不要来看看呢?如果你租的话,就再好不过了,毕竟我们熟悉,不会有什么难以相处的地方。”

五月水
五月水  VIP会员 分享源于生活的所见所感,愿你我,看遍世间冷暖,仍能保留初心。 《同居男女》系列持续更新中,喜欢的朋友请关注。 如果喜欢我的文,就请点个赞。

同居男女,日久生情:不矜持的臧先生

同居男女,日久生情:你知道我在等你吗?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