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守倾城(下)

2019-07-27 19:03:35作者:董拾颜

古风

上官芷等了两个时辰之后还没见他们来,心里着急,正要去找上官泽,却被人拽住了。是上官薇,他们终于来了。

上官芷一下扑到她师姐怀里,“师姐,你们终于来了,快,快去救上官……上官泽。他被人追杀,那些人是冲他来的。他受了伤,可能敌不过那些人。师姐,快去……快。”还没说完她就晕了。

上官薇虽然很担心上官泽的安危,可手边的这个也不能不管。“你去找阿泽,我带她回药铺。对了,这些药你带着,见了他先给他治伤。”她从怀里掏出一些瓶瓶罐罐塞给上官白,就背着上官芷走了。

上官泽受了重伤自是逃不远的,不多久就被追上了。上官泽坐倒在地上看着他们,微微闭上了眼睛,引颈就戮。没有想象中的疼痛,睁开眼就发现那些人都死了,又来了另外一拨人。

“属下聂辉,参见王爷。我等救驾来迟,还请王爷责罚。”领头的人跪在他面前说道。上官泽听完脸色就变了,“我说了,我不会去做什么王爷,你们不必如此。今日多谢几位,他日必当涌泉相报。”说着就要走,却忽然颈上吃痛,没了意识。

上官白来得太迟,除了地上留下的血迹,再没有任何东西,好像人到这就凭空消失了。他找了许久,也没发现有什么端倪。悻悻然回去了。

一回去就被责问个不停,“人呢?你怎么没带回来?”“他伤怎么样了?你给上药了吗?他还……还活着吗?”

上官白被问的不耐烦了,直说道:“我不知道他在哪,我找了大半天也没有,血迹突然间就断了,方圆几里我都找遍了,还是没有。我估计他应该没事,兴许被人救走了。”

虽然话是这么说,可每个人都挺担心的,就害怕他万一出点什么事。

他们在城里等了好几日还不见他回来,心里很是着急。却在这时发现了一个告示,本来打着看热闹的心去的,结果看到了那个消失好几天的面孔。

原来他是新寻回的逍遥王,这几日才入京城。也对啊!他本来就是皇室中人,迟早是要回去的。可怎么会这么难过呢?认祖归宗多好,不用再在外面受苦了。也不会再跟在自己后面跑了,上官芷却突然掉了眼泪,不知为何,偏生这样难过。

师姐倒是理清了,“看来有人救了他,救他的还是皇上派的人。”

“那之前的刺杀呢?阿芷说是冲他去的。”师姐沉思了一会,“应该有人不想让他回去吧。他在京城也并没有那么安全。”

“师姐,那咱们快去找他吧,说不定还可以保护他呢!”上官芷挽着师姐的手臂说道。师姐轻笑了一声,“你何时对他如此上心了?嗯……咱们就去京城看看,若他相安无事,咱们也好放心回山。”

上官芷抿着嘴再没说话,具体原因她自己都不知道。

一个多月后,他们终于到了京城。找了间客栈打算休整一下。上官芷实在放心不下,就借着买饰品的由头去了逍遥王府。

刚到门口就被人拦下了,“你是什么人?逍遥王府也敢闯。滚,快滚。”

“我要见你们家王爷,我是你们王爷的……好友,你只要通报一声他肯定会见我的。我叫上……”

“哪里来的疯狗,在这里乱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是随便什么人就能攀得起的吗?”她穿的极为好看,生怕别人看不见似的。

“原来是乐音姑娘到了,王爷已经等候多时了,乐音姑娘快请。”那人讨好一般的把人请了进去,对着上官芷却还是那副狗眼看人低的样子。

“快走,再不走就找人轰你了。快滚!”上官芷被气得不轻,“好好,我走!我走就是了。你们逍遥王府太好太精致,太大气。我高攀不起行了吧!”

上官芷气冲冲地走了,回到客栈气还没消。就看到有个纨绔子弟在调戏她师姐,她想都没想直接就给了他一拳。那纨绔召来了打手,欲与她一较高下。

上官芷三下两下就把那些打手收拾了,接着便与那个纨绔厮打起来。她一时大意没注意到那人手里的匕首,一个侧身躲避就刚好迎上了,腰间吃痛,她只得松开那个纨绔。

这时上官白终于来了,上官白一脚踢在他胸口,手中的剑更快,一眨眼就划破了他的喉咙。

“你完了,你……你知道他是谁吗?你就敢……敢……杀了他。他可是陆丞相的独子,你就等死吧你!”那些小厮有的堵住了门,有的已经去通风报信了。

上官白从腰间拿出一个物什来,扔给了师姐,“你们先走,我来收拾。快带她离开。”师姐听到外面涌动的官兵,只好先带阿芷离开再做打算。

她带着上官芷来到了一间药铺,简单的给她包扎了一下。就要走,上官芷却拽住了她的袖子。“对不起,师姐。是我太冲动了,我不应该……”

“不是你的错,就是他来了,他也会那样做的。无论是谁,都会得罪人。也就没什么关系了。”

她摸了摸上官芷的头发,“你在这里好好养伤,我去想想那个办法。”师姐说完就走了。上官芷挣扎着起身,扯到了伤口,疼得呲牙咧嘴。

对了,上官泽。他现在是王爷,一定会有办法的。上官芷忍着疼又去了逍遥王府。

果不其然还是被拦下了,“怎么又是你?你听不懂人话吗?你不能进去,赶快离开。”

“我找王爷真的有急事,你让我进去,哪怕你去通报一声也行啊!求你了,让我进去。”上官芷都快要给他们跪下了,他们还是无动于衷。

“跟她废什么话?这种女人还见得少吗?找人扔出去,别等会又挨骂。”他正要拿棍子打她,就被人一脚踹翻在地。

“你是个什么东西?让通报一声,你是听不懂吗?还是聋了?”那人转而一张笑脸对她说道:“要见王爷是吧?请随我来。”上官芷急急忙忙跟了上去。

她被带到了一个极其精致又简单的卧房,“王爷在哪里?我现在就要见他,我有很急的事要求他。”

那人慢条斯理地喝了口茶,“王爷还在办事,这会过不来。不过,求王爷做事,可是需要条件的。不管和王爷多亲近,都需要条件。”

“什么条件我都答应,只要他能帮我。”上官芷急着说道。

“条件嘛,不多,就一个。那就是做我们王爷的女人。只要你爬上了他的床,还愁他不答应吗?”那人说的很有诱惑力。

“只要,只要……我……我那样,他就会帮我吗?”上官芷低下了头问道,“不,不是会,而是一定会。他那样重情义的人,自是说话算数的。”

“好,……那我……我答……”“你在这胡说些什么东西?”上官泽突然冲了进来说道。“得,好心办错事儿。我走!我走行吧。”

“把你弄来的东西全都带走,晃得人心烦。”上官泽已经有些生气了。“好好好,脾气越来越大了。”

“你别听他胡说,我从没有这样的条件。他骗你的,我可不是那样的人。对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吗?”上官泽问道。

“我和师兄闯祸了,我们把丞相的儿子打了一顿,而且……而且师兄不小心要了他的命。”上官芷心虚地说。上官泽听完整个人都慌了,那可是陆丞相唯一的儿子,这,这可如何是好?

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他要怎样去救上官白呢?杀人偿命,对。那就只好一命抵一命了。

上官泽稍稍冷静了一下,刚要开口,就见她身形一软倒了下去。他眼疾手快地扶住了她,把她轻轻放在了床上。这才看到她腰间渗血的伤口,衣服已然红了一大片。

“阿芷,阿芷。”却不见她醒转。上官泽有些担心,想找人来给她上药,才想起他不久前将所有女的都赶了出去。他犹豫了一会,决定自己给她上药。

两只手颤颤巍巍地解着衣服,到最后一件着实抖得厉害。直到她只剩一个肚兜的时候,他愣了好一会。连忙开始上药,最后又重新给包扎了一番。

给她穿衣的时候,更紧张,差点弄成死扣。刚穿好就看见她一双大眼睛直愣愣地盯着自己,像是醒来多时了。

“不是的……不是,我没有,我只是给你上个药,我发誓,我什么都没看见。我不是要……”上官泽都有些结巴了。

上官芷突然笑了,“我知道,谢谢你。”上官泽这才稳住了心神,“对了,我已经有办法救师兄了,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他救出来的。”上官芷笑着点了点头。

上官泽次日就去找了他皇兄。“皇兄,那陆丰池本就罪不可赦,他强掳民女,又折磨杀害。如今结局也是罪有应得。”

皇上看了他一眼说道:“不错,他确是罪有应得,可他上官白也太不把律法放在眼里了。陆丰池再十恶不赦,也会有律法去惩戒。怎么,你的意思是要朕放了上官白?”

上官泽急忙跪下,“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杀人偿命,天理所在。既然要一命抵一命,就用我这条命吧!求皇上恩准。求皇上恩准!”

“你是要朕用自己亲弟弟的命去换一个不想干的人?你还真是大方啊!为了一个女人能做到如此地步。”

“皇上,不一样,你没了我依旧可以活着,可是如果阿芷没有了他,我怕阿芷会寻死。我说过,要一直护着她的。”上官泽喉咙发涩地说道。

“行了行了,朕还不知道你。你这种做法叫蠢,自己喜欢的女人不得抢过来?还让朕跟着你做这种事,真是太丢人了。”皇上又回到了不正经的时候。

“朕可舍不得刚得来的弟弟,朕会找个死囚替代的。你让人在大牢西门那里等着,囚车一过,就赶紧把人接走,不要再回来了。”皇上极不情愿地说道。

“是,谢皇上。”说完就急着回去了。剩下皇上在这里,真是个见色忘义的家伙,还记得是朕帮忙的吗?

上官泽等到她伤口不在裂开的时候把她送了回去,已经快要到问斩的日子了。上官泽一点都不担心,虽然他皇兄有点不正经,但他答应的一定会做到。

上官芷她们在牢房那边等了快一个时辰,囚车终于出来了。等囚车走后不久,就有一个人被扔上了她们的马车,一看正是上官白。

“小四,回若溪山。”

上官芷看着她师姐,欲言又止。想了半天还是开口了,“师姐,咱们不用等阿……上官泽吗?他不跟咱们回去吗?”师姐叹了口气道:“他现在已经是王爷了,不用跟咱们回去受苦了。我估计他已经跟师父道过别了。”

“怎么,还没走远就开始想人家了?”师姐打趣道,“才没有,我觉得咱们四个一块出来的,应该也要一块回去才是。这不问问嘛!”上官芷解释道。

“哦,我还以为你看上人家王妃之位了呢?如果看上了,一定要下手早,他长那么好看,说不定你一眨眼人家就已经有良缘了。”师姐笑着说道。

上官芷生气的转过头,不再和她说话。反而开始思量起师姐的话来。王妃?也不知道他会喜欢哪样的人呢。可他不是喜欢我吗?那他会……

上官芷摇了摇头,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如今自己已经配不上人家了。他可是王爷,要什么样的女的没有。

距离他们回到若溪山已两月有余,上官白的伤在师姐的静心照料下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他们的关系也已经进了一大步,成日里嬉戏打闹,像一对恩爱的小夫妻。

上官芷却有些过于安静了,每天就在那里坐着发呆,武功也不练,活儿也不干。上官兮颜走到她身边坐下。“我们阿芷这是看上谁家的公子哥了?想的这般入神。”

“师父,很明显吗?”上官兮颜突然笑了,“嗯……就差脸上写着字了。”

“我在想阿泽他……他怎么还不回来。都已经快三个月了,他连信都没有。”上官芷低着头算着日子,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

“傻丫头,他不来你就不能去找他呀!他自小也同你一样散漫,又怎么会被那里困住。你们性格很像,倒适合一起游玩。”上官兮颜语重心长地说。

“嗯……嗯!我决定了,我要去找他。”上官芷突然站起来说道。“嗯,很好,祝你早日扑倒他。”上官芷听完愣住了,她师父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不不……不是的,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没有那个想法。”

上官兮颜听到她的辩解笑了,“没事,迟早会有的。”“……”上官芷第一次被噎住了,师父好坏啊!

“师姐,我打算下山去找他,然后和他一起去游玩天下。来跟你告个别……”师姐冷冷的来了句,“哦,去吧。成亲的时候早点派人来送请柬,我们好准备准备。”

“师姐,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时间根本没接她的话,反而对着上官白说道:“来来来,给钱。你看吧,我就说她憋不了三个月,你还不信,快点拿钱。”上官白一脸的懊恼,“唉,怎么就不能多坚持几天呢?再有个十天八天我就赢了,真可惜啊!”

上官芷这才发现,他们居然那这件事来赌钱,真的是太过分了。上官芷气呼呼的走了。

“再压,我压他们一年都成不了亲,把我银子全压上,我敢肯定我会赢。”上官白拍着胸脯说道。

师姐白了他一眼,“上次你就是这么说的。我压半年左右,我觉得半年都长了。”

“好好好,就这样了,咱们就等着瞧,我肯定不会输。”

上官泽很不懂,把他弄到皇宫来是什么意思?他就睡了一觉,醒来就已经在皇宫里了。

“你呢,先在这好好住着。你这个人最不会把握姻缘了,没事,还好有朕帮你。放心,朕不会让你孤独终老的。朕一定帮你把她弄到手。”上官泽无奈地看着他,“你别添乱了好吗?我不一定非她不可。”

皇上笑的一脸荡漾,“那行,朕再给你找个好的,乖乖呆在这吧。”又对着侍卫说道:“你们可要看好王爷,如果他不见了,你们,提头来见。”

上官芷来到王府门前的时候那些侍卫都已经换了,上官芷也没有给什么好脸色。“我要见你家王爷,通报吧。”新侍卫倒是和颜悦色,“王爷今晨就去了皇宫,还不曾回来。”

上官芷转身就去了皇宫,被守门的拦了下来。“没有令牌不可出入。”上官芷只好等着,等上官泽出来。

没有等到上官泽,却等到了另一个人,就是上次骗她的人。“姑娘,咱们又见面了。”上官芷并不打算理他,他的嘴里没有一句实话。

“姑娘怎的在这里?”上官芷还是不理。那人本想再问的,却被人打断了。“王大人,逍遥王可还在皇宫?属下有些要紧事禀告,还请王大人通报。”

那个王大人掩饰了一下眼中的喜色,“王爷今早跟皇上谈完之后就带着宋侠女离开了,这会怕是已经走远了。而且王爷带着夫人游山玩水,没有人知道他们踪迹,这些事你转交德公公即可,他会呈递给皇上的。”

那侍卫道了谢就进宫去了,上官芷听到他说的整个人晃了几下,夫人?游山玩水?他不是说喜欢自己的吗?为何又带了别人。说好要护着她的,怎么一转眼就都变了。

她听不清耳旁的声音,听不见别人说话,只是突然就流下了眼泪。烫得她眼睛发疼。她摇摇晃晃地走着,那个说要护自己的人有了新的要去守护的人。上官芷也不想哭,可是眼泪却止不住了。

皇上欣慰的笑着,“朕的谎话就骗了这么一次人,还成功了。朕真的是太聪明了。来人,将逍遥王请到御书房。”

上官泽看他笑的极为阴险,“你又干什么坏事了?笑成这个样子。”皇上不悦地说道:“什么什么就朕做坏事了,朕在你眼里就是这样的吗?朕今天干了件大事,关于你的。”

上官泽听到最后一句心都有些颤抖,“什么?”

“就你喜欢的那个小丫头,我跟她说你带着新晋的夫人去游山玩水了。”

上官泽倒是淡定,“嗯,挺好的。”皇上又说道:“不过,朕说完之后她就有点难过了,后来还哭了。朕觉得她一定喜欢你,赶紧下手,不然就错过了。”

“你说她……她真的……哭了?”皇上拍了下他的肩,“没错,她真的哭了。快去追吧,现在还来得及。”

上官泽犹豫着,“不管了,反正都答应过要保护她一辈子的,跟在后面不出现也算吧。行,我就走了。”上官泽要了银子就走了。

“走就走吧,还要打劫朕一笔,真是太放肆了。撮合了他的,接下来该谁呢?对啊,朕还没有呢!可要挑个好的,不能这般仓促,要好好物色。”皇上又开始了。

上官泽找到她的时候,她坐在路旁哭,整个头埋在衣服里,看起很伤心。上官泽很想去安慰一下,可是根本就没有理由。

他只好跟着她了,至少在师兄他们来之前。他以为上官芷住这一晚上明天就回若溪山了,可第二天她走的方向却是与若溪山相背离的。上官泽便一直跟着。

他沿路帮她清除危险。又不会跟的太近。这一跟,就跟了三个多月。今天上官芷的脚步慢了很多,晃晃悠悠地走着,转来转去,像是在逛集市。

上官泽这才想起今天是她的生辰,于是在途中顺手给她买了一个紫玉簪子。随她进了一间客栈。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