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二华

2019-07-25 11:04:01作者:青小梅和竹小马

阿花今年20,大名叫张荷,生她的时候,村头荷塘里的荷花开的正艳,阿花奶奶就说:“我的孙女长的真俊,这时节,荷花开的好,闹不好,是荷花仙子下凡呢,就叫张荷吧,小名叫阿花吧”阿花渐渐长大,渐渐的出落成和里村最美的女孩儿,不光人长的美,心灵也美。村头的李奶奶家的小菜园里有她帮忙拾掇的身影,村尾王大妈家也有她帮忙干活的忙碌样子,人美,心美!村里的小伙子,日日都盼着能娶到阿花这样的女子,天天看着,眼馋着。多少人上门提亲,阿花妈妈都以孩子还小,想再留几年出门拒绝了。为此,村里的小伙子少不了要日日想,天天念:阿花妹妹呀,你爹妈啥时候能舍得你出阁啊!念完后,就开始私下嘀咕:也没见阿花有喜欢的人啊,是不是她爹妈相中谁了,不好说出口呢……

二华今年22,2岁的时候,爸爸得了重病,家里穷,只能靠着村里的赤脚医生开点草药扛着,扛了1年,终是没有救过来,村里人帮忙葬了二华爸。二华从此和妈妈相依为命,又当爹又当妈的拉扯着二华,好景不长,苦命的妈妈在他10岁那年去旁村出工回来的路上被车撞了,当场就不行了。临死之前,妈妈拉着他的手:“我的二华从此就是一个人了,妈妈不能陪你了,不能看着你长大,找个知心的人了,二华啊,妈妈走了后,你要好好活啊,妈妈和爸爸在天上保佑我的二华呢”就这样,10岁的二华开始一个人生活,村里人看他可怜,东家一点米,西家一点菜的接济二华。就这样,靠吃百家饭,二华渐渐长大了,村里人都说他是和里村最傻的小子,不是看着傻,也不是真的傻,是做事傻。二华在旁边村里的砖厂上班,一个月起早贪黑二千多,可平常村里谁家有个急用的,问他开口,他从来没有不答应的时候,本来挣的就不多,东借西借的,自己的日子就过的格外的难。隔壁的婶婶就劝他:“二华呀,别把钱都借出去了哇,留一点,我们二华也到了娶媳妇儿的年纪了,该给自己攒点了!咱乡下人娶媳妇儿,不图媳妇多么漂亮,多么可人,咱只要能寻个贤惠能干的姑娘就行了!咱们二华,命像黄连一样苦,人这么好,又肯吃苦,也要多为自己想想呢”“婶婶,没事儿,我今年才22呢,娶媳妇的事情,不着急,再等等,村里人对我有恩呢,这样的恩咱报不完,娶媳妇儿,不急,不急的”“等啥啊,二华啊,咱村里像你这么大的,孩子都有了啊,再等下去,周围的好姑娘都被娶走了啊,再说了,村里人也都理解你啊”“没事儿,婶婶,就咱这条件,先不说能不能娶的上,就是娶上了,那姑娘还不得跟着咱吃苦啊。我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没关系,习惯了”婶婶听了,也只能叹一声,“二华啊,唉,苦命孩子,傻孩子啊”

二华也不是没有中意的人,他也和村里的小伙子一样,那个叫阿花的姑娘,天天在村里东家帮忙,西家帮忙,日日在他的梦里晃来晃去,梦里,阿花妹妹甜甜的笑着,叫他华哥……可醒了,二华也只是苦笑着摇摇头,“唉,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呢,阿花那么好的姑娘,哪里是我这样的穷小子能盼的呢,阿花妹妹啊,只要能看见我,冲我笑笑就好了”这样想着,二华还是天天去砖厂上工,空了,想想阿花,回想一下梦里她甜甜的笑,软软的那声华哥,再想想逝去的爹娘,日子也就不那么苦了……

日子就在二华忙忙碌碌的上工中晃悠晃悠的过去了,转眼间,2年过去了。阿花出落的更标致了,村里人都说啊,阿花啊,真的应了她的名字呢——荷,真的就像那村头荷塘里的荷花一样矫艳,清纯可人,谁能娶到阿花,真的是上辈子的福报呢。

提亲的更多了,可是提来提去的,阿花还是没有答应谁,这下周围的小伙子着急了,阿花啊,你到底想找个啥样的郎君呢!我们可是眼馋的很呢!听到村里人这样说,阿花只是笑笑,不说话。

村里人就说,阿花啊,别看看着单纯,其实自己心里肯定是有计较的,咱们的儿子啊,就别想着了啊。于是,村里的小伙子,大部分都去别的村里娶了媳妇儿,茶余饭后的,阿花依旧是村里的谈资,毕竟,村里人也都好奇,阿花这样的女子到底要嫁啥样的男人!

其实阿花也不是没有中意的,村长的儿子魏明,上过大学,毕业后,在家里帮助家里管理养猪场,渐渐的养猪场壮大了,开了畜牧公司。人长的斯斯文文的,比阿花大一岁,阿花很喜欢他,他也喜欢阿花,俩人总是偷偷的见面。

阿花和魏明也想捅破这层窗户纸,可是村长不乐意,觉得阿花人是漂亮,但是除了漂亮,人好,没有别的能配上自己儿子的,自己的儿子可是要娶个城里的千金呢!阿花妈妈也不乐意,觉得村长的儿子高攀不上,如今又是畜牧公司的总经理,更是高攀不上。于是,两家只当不知道这个事,阿花妈妈倒是劝阻过阿花几次,奈何,阿花是个犟脾气,日子长了,阿花爹妈也就随她去了。村里人不知道这个事情,除了二华,那天放工晚了,天都黑了,二华看见阿花和魏明在树林边说着悄悄话,样子极为亲密。二华当时就觉得五雷轰顶,他的阿花原来已经有心上人了啊,自己所求,不过是个笑话啊。回去后,二华就病了几天,病好后,他依旧什么都没说,“阿花啊,她值得更好的,我只要帮她守住这个秘密就好了。”阿花不是那个阿花了——阿花有自己的心上人了;阿花还是那个阿花——她的笑容依旧很甜,“只是阿花啊,你从来没对我笑过呢!虽然,我去李奶奶家帮忙的时候,你在拾掇小菜园;我去王大妈家看王大妈的时候,你在她家干活,可你就是没冲我笑过呢……”日子啊,就过的更酸涩了,就像那秋天的酸枣一样的酸,像那夏天不熟的野李子一样的涩。

这天天黑了,阿花和魏明约在了村头的荷塘边见,荷塘里的荷花开的正艳,魏明脉脉的看着阿花,阿花一脸娇羞“明哥,你看啥,不认识我了啊”“没有,阿花,你真美,美的像荷塘里的荷花一样,好看!”“明哥,你又笑话我”“阿花,你快看,那里的那朵白荷花,多像你呀!”“在哪里?明哥”阿花转头找白荷的时候,魏明低头快速亲了阿花,阿花的脸啊,哄的一下红了,就像那荷塘里最艳的那朵红荷花一样的红“明哥……”魏明腾的跳进荷塘,“阿花,我去帮你采回来,等我”“明哥,你小心啊,荷塘里有淤泥啊”魏明不答,只是快速的朝那朵白荷游过去,2米,1米,半米,近了,更近了,“拿到了,阿花,你看这朵白荷像你么?真好看,阿花,你等我,我这就游回去”“明哥,你慢点,塘里有淤泥”魏明不答,只是手里举着白荷费力的游着,近了,更近了,突然,魏明不动了,非但不动了,而且,还开始往下沉!“明哥,明哥,你怎么了”阿花带着哭腔,“明哥,明哥,来人啊,救命啊”阿花的天塌了,她不会水啊!算了,明哥要是怎么样了,他也没法活了,刚想冲进去,被一下子大力拉了回来,紧接着有人,噗通,跳进了水,阿花冷不防被大力一扯,摔在了地上,那人则快速向魏明游去,阿花认出来了,是村里的二华啊,阿花顾不得其他了,奋力的向二华喊:“华哥,你小心啊!”水里的二华,听着阿花这样喊他,游的更快了,终于,他抓住了魏明,魏明是被淤泥缠住了脚啊,“魏明,你坚持住,我拉你上来”奋力一扯,魏明的脚拉出来了,他带着魏明向岸边游去,可是,出于溺水的人的本能,魏明死死的抱着二华的脖子,手里紧紧的攥着给阿花采的花,近了,近了,到岸边了,可是二华实在是没有力气了,他奋力的一推魏明,阿花把魏明拉了上去。阿花死命的哭“明哥,明哥,你怎么样”刚伸手去拉二华,可是二华呢,二华不见了,阿花疯了一样的喊叫“来人啊,救命啊,来人啊,救命啊”村里的人都来了,会水的下去了,捞上来的是已经没气了的二华……

隔壁的婶婶哭了“我的傻孩子啊,你到头来来还是傻啊”,天空下起了小雨,一片雨声中,村里人仿佛看见那个憨厚的傻孩子,“二华啊,一路走好啊,到了那边,你就不是孤儿了啊,你就也有爹妈了啊”

后记:醒了的魏明听说了是二华救了他,厚葬了二华,立了碑,去二华坟前重重的磕了3个响头“二华兄弟,一路走好啊,救命之恩,没齿难忘,下辈子咱还是兄弟”,阿花在旁边,也跟着磕了头,“华哥啊,谢谢你救了明哥”恍惚间,仿佛听见二华说“阿花妹妹,你笑起来真好看,和魏明好好的,我死的值了”

经过这一次闹腾,村长和阿花爹妈终于同意他们在一起,不久,他们结了婚,第二年,生了一个男孩儿,取名:魏念华……

青小梅和竹小马
青小梅和竹小马  VIP会员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傻二华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