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你的骑士

2019-07-24 19:02:22作者:doigting

爱情

1

周莹对她面前这个男人一见钟情了。

周莹有一个秘密。

如果她凝神看一个人的眼睛大约五秒,就能看到这个人对未来的期许;再对视五秒且与此同时需要与此人双手紧握,能知道这人过往以及未来几日的经历。

但她从未想过如此去探究甚至改变一个人,毕竟与她无关,她一向是置身事外的性子。哦,赚钱的时候除外,这可是她赚钱的法子。

但意外出现了,她想了解他,她面前这个只见过一次的男人。

长相身材毋庸置疑,毕竟可是她看上的男人,这只是她想继续了解他的其中一个原因罢了。

重要的是,她从这个男人的眼睛里,没有看到任何期许,仅有一片死气。

周莹仅在部分重度抑郁症患者以及少数将死之人的眼中看到过这样浓重的死气。这个世界上,好多人都是想活着的。

他食指和中指卷起,用指节敲了敲桌面引周莹回神,周莹看着他的眼神充满探究还有别的什么,实在让人不喜。

周莹条件反射看向声音的出处,眉头微挑接着抬眼故作疑惑,露出微笑“不好意思,您刚刚说的什么?”

“我想请你,看看我妈妈。”他眉头皱起。

脾气果然不好,要不是所求于她,必定早就走了。

“价格高昂你必是知道的吧。如果还想继续,写下你的名字、电话,手机拿出来,再加个微信。”从包里拿出A4纸和笔递过去。

男人眉头皱的更深了,应是想问“为什么要加微信”,架不住周莹一脸理所当然,把手机拿出来放在桌面上,用手推过去。然后拿起笔写名字电话。

这样子,应该是不太想碰到我?周莹思索。没多想,还是扫码重要。

等着他写完递过来,低头看“易扬”,心里默念他的名字,似是想印到心里面。下一排跟着一串数字。

周莹边将纸折好放进包里边开始正事“你妈妈怎么了吗?”

“疯了。”声音微抖透着恨意,又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我想知道她经历了什么。”

2

她随他一同到达他母亲所在的养老院,到达房间门口通过门上的小玻璃窗,周莹看到了易扬的母亲在看着窗外。

易扬按下门把,窗边的他的母亲猛的扭过头来,看清来人就往这边扑,边扑边露出深情的神色“易朝,你来看我了。”易朝是易扬的父亲。

她说完立马又蹲下捂着头发出痛苦的嘶吼。

余光瞥见易扬想上前,周莹扭头对他皱眉示意他停下。随即自己走上前蹲下,握住易扬妈妈的手。

“阿姨,好久不见呀,瑶瑶来看你啦!”周莹扬声吸引他母亲的注意力,见她看过来,握住她的手,又开口“阿姨,瑶瑶好想您啊!”同时心中开始默数十秒。

易扬注意到周莹的笑容慢慢落下,心中寒意横生,又见周莹眨眼回神接着抬起笑容将母亲扶回床安置下,哄母亲睡着。

周莹回过身看见易扬紧盯着病床这头,走过去抬手拉了拉他的衣摆,引他看向她,又状似意外收手时指尖触过他的手背。

“走。”易扬看见她嘴型动了动,说完径直向房门走去。

两人一直走到疗养院花园才停下。

“你外公外婆十年前出车祸身亡的对吗?”周莹突然转身问他,易扬没料到她会转身,猛的撞上她使之向后仰去,为避免周莹摔倒易扬双手伸出揽住她的肩膀往回拉。

周莹站定后,易扬像摸到烫手山芋般一下放开手再背过身去,眉头紧锁,耳廓红了。

周莹正想打趣,听到他回答“是,车祸身亡。”

放下调侃他的念头,她开口“你母亲活到现在的这几十年,唯一的豪赌是你父亲。”她停顿,闭上眼“结果你看到了。”

3

易扬的外公外婆即他母亲王瑜的父母是被易朝害死的。

十年前,易朝开始打算将王氏产业纳入囊中,可只要王瑜的父母在,就永远不会有他的出头之日。

易朝霎时想起他的司机前些日子请假去医院检查,当日送他回家的途中,装作关心一下,得到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他的司机得了癌症晚期。

他同司机商量:“我妻子的父母,下月一号会去机场飞A市,去机场的那段路车少人少。”他紧紧的盯着司机的背影,继续“我想……你开车撞死他们,同归于尽。”

司机倏忽刹车,易朝被安全带勒回来接着说“反正还有半个月时间,我等你考虑好。”

“反正几个月后你也大限将至,帮我做好这件事,我会给你妻女八百万,不多但也能让她们衣食无忧。”他下车之前最后留了一句话。

司机终其一生都赚不了八百万,他答应易朝,意料之中。

这十年,易朝一直在为成为王氏集团最大持股人奠定基础,终于成为持股比例仅次于王瑜的董事,仅仅相差一个百分比。

年初,他得知董事会中暗中有人抛售股票,通过暗中调查找到此人,用尽方法买入两个百分比成为最大持股人。

王氏集团变天了。

易朝成为新任董事长,抛妻弃子。将自己流落外在的私生子及情妇接回家。

易朝将自己所作所为一次不差告诉王瑜,刺激她,离崩溃仅一步之差。

情妇不知从哪儿得知王瑜极为怕蛇,如同人们害怕老虎那般。她买了一只无毒蛇放入王瑜房内,当晚,王瑜尖叫连连,曾经的天之骄女,疯了。

4

言罢。

周莹眼见易扬一动不动,走到他的面前“不怪你,就算你在,那只是多一个人疯而已。”

十年前易扬被王瑜送到美国,得知王瑜病了才回来。

易扬低头看她,眼睛猩红,却一直没说话。

周莹仰头,她这次也看的很清楚,他未来的期许是:杀了易朝。

周莹开始慌乱,眼部微酸,忙伸手拉住他的手臂:“我们……我们先回家好不好?”

易扬瞳孔微动,嘴微张出声,声音很小“家?”

他的意思是,他哪里还有家呢?

周莹双手试探着环住他的手臂,见他没躲闪,便环得紧了些,引着他往家的方向走,对他认真说:“我有家,你就有家。”

他身上很凉,她往下握住他的手,企图多给他些温暖。

进家门,周莹一个人住,家里不大两个房间,一个书房,一个卧室,也就是要么易扬睡沙发要么周莹睡沙发要么俩人一起睡。那肯定是,两人一起了。如果易扬没踢她下床的话。

“我想躺着。”易扬启齿。

周莹立刻拉他进卧室,放开他的手,他自己上床躺着,再给他盖好被子。准备转身离开,他的声音有些嘶哑,小心翼翼“你能守着我吗?”

周莹心酸,直接坐在床边地毯上笑着看他“我不走。”

易扬的手从被子里伸出来,周莹愕然登时牵好,他又出声“不要放开。”说的不知是他躺着的这段时间还是从此刻起的以后。

“不会。”她坚定,又作声“我想看看你的以前。”

一声“嗯”从他喉咙深处发出。

她定睛看着他的双眼,还没看完便猛地低头。

怪不得,怪不得他知道他母亲的经历之前就浑身阴郁毫无生气。

易扬七岁那年某天放学后早早回家,想找父亲陪他一起做风筝,还未打开父亲房门就听得里面传来很奇怪的声音,偷偷打开门,看见父亲跟一个没见过的女人在床上,没穿衣服,做着当时的他不懂的事情。

易扬看见父亲转过头来,连忙把门关上,却没轻没重把门关出响声。自那之后,一旦王瑜不在,易朝便吩咐家里的佣人在饮食用度上苛待易扬,后期变本加厉,自那之后日日过着非人的日子。

王瑜终于发觉,却以为仅是佣人们的心思,把佣人换了一批,再将孩子送到美国。没料到真正的恶魔原来在身边。

易扬看周莹异常,拇指划过周莹手心,安抚她。周莹抬头看了易扬片刻,起立坐在床边,倾身抱住他,将头磕在他肩膀上,开口“有我在。”

易扬心中酥软,察觉到颈后稍许湿热,抬手紧紧回抱住她。

5

时间这样状似美好的流逝着。

两人静静相拥,窝在客厅沙发上。半晌,周莹抬头望向他,开口。

“什么时候?”

易扬移开视线,盯着茶几不说话。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你去找过他,我知道。”

易扬眨眼,他没想瞒着周莹,本就瞒不住。可是怎么让他直接开口告诉周莹,他在盘算着杀了易朝,他怎么能告诉自己爱的人,自己即将会成为杀人犯。

“他出差去了,还没回来。”等了半晌,他说。

他的神情很淡漠,平静。这是提到易朝时他才有的表情。跟她在一起的日子,他总是略微粘人,甚至笑得开怀,尽管极少。

她伸手捏紧他的手,把他看的仔细。他终于抬了眸子看着她。

还有五天,他的眼睛告诉她还有五天,他会在易朝回来的当日,杀了他。

周莹眼角微红,眉头轻蹙“我会在你身边呀。”

“不管你做什么,你要知道我在,知道吗?”

她的声音慢慢带上哭腔。

易扬心中抽痛,俯过身子,吻住了她。

剩下的几天都是些重复的日子,两人相拥醒来,再仔细描摹对方的眉毛、眼睛……仔仔细细刻到自己的心里去。

时不时得,易扬对着周莹眨眨眼,将周莹的手拿起来盖住自己的眼睛,睫毛扇着周莹的掌心,问:“你怎么不劝我?”

这是易扬这几天对周莹说过最多的话。

吻她是这几天对周莹做过最多的事。

周莹从来没有回答过他,只一遍一遍低声重复“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6

五天期限的前夕,两人第一次没有相拥而眠。

周莹侧身背对着易扬,表现出睡着后呼吸平稳的样子。

易扬坐起身一直看着周莹的脸直到半夜,最后吻了下周莹的脸颊才躺下闭眼。

一滴泪从周莹的眼角滑落。

易扬那日走的很早,关门声传过来。周莹坐起身蜷缩起来,头埋在膝盖上嚎啕大哭。

她哪里是不回答呢,如此仇恨她要怎么劝呢。易扬那么聪明,肯定知道她的“一直在你身边”的意思是:你做什么都没关系。但是,你能不能为了我,换一种方式?能也永远陪着我的方式。

易扬没有,他还是走了,带着他前些日子买的斧子、割肉刀……。

周莹从易扬眼睛里看到了:易朝的,用黑色塑料袋包裹的尸块。再之后,他去了市公安厅自首。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