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乐我净

2019-07-24 19:02:07作者:Moon_沐恩

真事

这是我17年写的文章,写的时候因为情绪原因,断断续续写了几个月,今天梦到我回到原来的地方上了一天班,梦到大家都很照顾我,梦到了师父,醒来甚是想念,去空间看了这篇文章,做了一点小修改

“常乐我净”是我师父一直以来的微信名,图片是我和小松鼠在师父家做小龙虾吃那天拍的,师父很喜欢猫,他从来都是无欲无求的样子,他只想平平淡淡地活着,可命运……

刚认识师父时我还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生,18岁,正值青春年少,骄傲、任性,也不知道师父是有怎样的人格魅力,竟然把我治得服服帖帖

我师父那个人,简直就是个傲娇的小公举,惹不得,一句话没对,他就好久都不会理人,每次打烊后,他总是收拾很快,一副着急回家的样子,师父带训我的过程中,基础知识没教多少,唯一的要求就是速度,导致我每次收铺每一步都要计划好时间,一旦有人打乱我的节奏,就会超级紧张,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师父不高兴

所以啊,我们大家都以为他超级恋家,一下班就想回家,这也间接导致了我们每次宵夜都不喊他,当然,这样傲娇的小公举是不会表达他对我们的不满的,直到有一次我象征性地问了一句:师父,要不一起吧

从此开启了我们的宵夜生活,也使我和师父的关系更近了一些,说说心里话,我还敢向师父抱怨我偶尔的小委屈了~当然,小松鼠和师父的关系也突然缓和了,所以呢,成都人嘛,没有什么是一顿宵夜解决不了的,实在不行,那就两顿

其实我师父挺好的一个人,他不善言辞,不懂讨好,也没有什么大的追求,每天种种多肉,养养猫,养养鱼,小日子过得去就好,哦,对了,他还喜欢钱

那时候啊,我也不知道自己一天到晚哪儿来那么多开心的事情,随时都在笑,直到后来我经常想起,我都觉得,可能只有那个时候,我的笑容是不参含任何杂质的了。我记得有一次,店里没有一个顾客,我一个人站在till台傻笑,师父上完厕所回来问我在笑什么,我说我不知道(其实我是真的不知道),然后师父说我好恐怖,经常一个人傻笑,他说觉得我可能有精神病(他一脸严肃认真),真的,那个时候,怎么说我都不会生气,反而还特别开心

师父对我来说吧,真的特别重要,我可能不善表达,但在我心中,他比亲人还亲,即使后来我调店了,联系比以前少了,他在我心中的份量也从来没有变过

我经常会跟师父分享一些无人问津的小情绪,而师父也总是很无奈地笑着骂我傻,对我来说啊,师父的话就是圣旨,不管他说什么,我都觉得是对的,而唯一一次没有听师父的话,没想到就是最后一次

那时候我喜欢上了一个男生,心心念念都是他,所以师父住院了,我也一直以为他就是小病,真的,他还经常跟我聊天呢,我还经常向我朋友吐槽,我师父最近变得特别多愁善感,一件事情总是不停地重复跟我说,一段接一段的语音,我听得都没空回他消息,他还特委屈地问我为什么不回他消息了……

我也不知道我那个时候脑袋里都装了些什么,我竟然丝毫没有意识到他病情的严重性,说了几次去看他,他没同意,我也就真的没去了

后来突然有一天,他把我拉到了一个小群,说是等出院了经常约,我还高兴地说:“马上就要出院了吗?等你出院了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真的,我以为他真的好了,脑海中已经列举了好多好多我们一起去吃各种小吃的画面……

再后来呢,他给我发信息,说是星巴克上了好多新杯子,让我送他两个,我那时真的没钱,我说让我缓缓过段时间送给你,师父发了个委屈的表情说好嘛

这是我们最后一段聊天,而我什么都没有意识到,直到两天后,他妹妹用他的微信说琪琪走了……直到那时,我都没有意识到我师父他出事了,我还以为是什么小猫小狗

直到半夜我晚班下班,我看见好多人给我发微信让我节哀,直到我还一脸懵逼的时候,我徒弟给我打电话说起这件事,我才知道,我师傅走了

我曾一度想暴打自己一顿,我为什么会那么傻,那么多那么多的征兆,我竟然没有一点儿意识……

我一晚上没睡,早上五点过就到了他家楼下,我看着他妈妈老泪纵横,满头凌乱的白发,臃肿的眼袋,浓重的黑眼圈,目光涣散,被人搀扶着走过来

“这是琪琪的徒弟”我被人这样介绍着

老母亲看着我想说些什么,可还未开口,眼泪又止不住地流,最后只好点点头

老母亲的状态让我看着有点儿难受,可我一直没有觉得师父已经不在了,所以也没什么特别的情感,我甚至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大家

直到坐在小巴上,有人一遍又一遍地喊着:“孙琪,我们回家了……孙琪,我们回家了……孙琪,我们回家了……”

我听一遍哭一遍,好多事情在脑海中一一回放,眼泪怎么都止不住,突然间才知道,师父是真的已经走了

到了殡仪馆,火化前有看遗体的环节,老母亲状态太差只在外面不停地哭,我想去安慰她一下,可我什么都说不出来

我有时候真的挺讨厌自己的性格,我可能把自己包裹的太过严实,所以一旦感觉自己快要受伤,就会一直往后退,直到退到安全的位置

我站在了门口,里面躺着我最亲爱的师父,我想再看他一眼,可好多人都在哭

我看着他爸爸哭得撕心裂肺,一遍一遍喊着儿子,抓着架子不肯放手

亲戚们拼命把他往外拉,“琪琪已经走了,让他安安心心地去吧”

“放开我,让我再看看我儿子”

“儿子,你怎么就走了,你让我们怎么活”

“儿子,你到底去哪儿了”

……

他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几个亲戚竟然有点儿拉不住他,他发了疯地往前冲,手不断地挥舞着,像是想抓住点儿什么,不断地撕喊着,从清晰到最后听不清他到底喊的什么

最后他被拖了出来,瞬间像泄了气的气球,跪倒在地上,悲痛欲绝地哭着,头重重地撞到地上,又被人拖起,嘴里还喃喃着什么,却再也没有力气反抗,像是灵魂的一部分都被剥夺,眼里写满了绝望

我突然间感到喘不上气来,我开始害怕,悲伤的气氛却使我一步一步往后退,站在走廊望着躺着师父的那个房间,眼泪突然啪啪地往下掉,却不敢进去,我是为了再看他最后一眼而去,可是,我却没有勇气再看他一眼……

后来我去了他的老家,那天下着雨,我满脚淤泥来到他安葬的小山坡上,就一个土包包,什么都没有,我像往常一样给他讲了最近发生的大事小事,钱纸灰满天飞

师父

纵此生不见,常乐唯愿

Moon_沐恩
Moon_沐恩  VIP会员 是世间难得,还是我不值得

活着

渣男渣女的快餐爱情

常乐我净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