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知婐心

2019-07-24 15:05:41作者:哈特

青春

1

四月的天,春风清凉。

三(2)班教室内,邻市新调来的数学老师正在台上生动讲着课,说到兴起之处,忽的灵光一闪,叫起了学生做问答。

“苏清风。”

听到这三个字,坐在前排的黎辛婐浑身一震,只差倒地不起。

新老师就是新老师,叫谁回答问题不好,偏偏叫坐在最角落的苏清风……

黎辛婐与他住一个大院,从小到大,关于他令人头疼的事迹,她不止听过,甚至还亲身经历过。亦见过不少回他被他爸拿着扫把满大院追着跑的场面。

令人不解的是,每次被追逐时,他都要故意经过她家门口,喘着气,边跑边回头冲她家里喊,“黎辛婐!黎辛婐!”

作为佼佼尖子生,她是鄙视他那样捣蛋的一个男生的,偏偏后者特爱招惹她,动不动就一脸自恋的问她,“黎辛婐,你是不是喜欢我?”

院里的大人也总爱拿他们俩人做比较,叫他向她学习。

她才不要他向自己学习,那简直就是一种侮辱!

黎辛婐还没回神,班里就起了哄笑声。

她闭眼,深呼吸,终究还是耐不住蠢蠢欲动的好奇心,缓缓侧过头去,看向了苏清风的位置。

“老师,我……我头出不来了。”苏清风的脑袋此时正卡在课桌底下,拱着屁股的姿势看起来尤其滑稽。

班里忽的又一阵哄笑。

老师还以为他害羞,不好意思起来回答问题才将头塞进去,便摇摇头道,“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怎么回答个问题都要这么小家做派。”

他说着,顺道走过来测探了下,意识到问题严重性后,便又匆匆跑出去找工具。

有那么一瞬间,连黎辛婐都险些被苏清风那股温柔腼腆的嗓音给骗了去,当真以为他是因为害羞。

可不是,听那声音,再看那张俊秀,外加满是书生气息的脸蛋,谁能想到这会是一个十足的捣蛋恶人。

恐怕也就不住同一大院的,才会被他的长相给蒙蔽过去。

“黎辛婐,我同桌不在,你……可以过来陪我聊天吗?”苏清风头依旧卡在课桌屉层里头,可怜巴巴的朝她喊。

“不要!”

她刚拒绝,同桌便开口小声劝她,“辛婐,你就过去吧,我看他怪可怜的。”

黎辛婐白了她一眼,暗暗骂道,“陈可可,你已经名花有主了,能不能从外貌协会退出来!”

话虽这么说,可两腿却还是听了可可的话,诚实的往苏清风那边迈去。

“聊什么?”

她站在他课桌的侧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那张被挤压得有些变形,却丝毫不影响帅气的脸。

“你蹲下身来,咱们聊聊以前。”

2

自那天过后,苏清风彻彻底底的出名了。

学校里后来一直盛传他因害羞,将头缩进课桌底下,最后出不来而不得不出动消防员的故事。

是的,那天老师出去良久,思来想去,觉得叫消防员才是正确做法,便直接打了消防电话。

校道上,黎辛婐时常能听见大家的议论。

“哎你听说三(2)班苏清风的事没有,感觉他好可爱,哈哈哈。”

“对啊对啊,超可爱,现在已经很少有这么害羞的男生了。而且我听说他成绩虽然不好,可长得特别好看。”

黎辛婐在一旁听得直起鸡皮疙瘩,害羞?可爱?好看?拜托,这几个词跟苏清风一点也不搭边好吗!

再说了,苏清风当时把头缩进课桌,也并不是因为害羞。而是为了躲着大家,将他课桌底下的最后一根辣条塞进嘴里。

他叫她过去,说是聊天,其实也不过是为了维持自身形象,让她在老师回来前,把辣条包装袋拿走。

而她,因为有把柄在他手上,不得不顺从。

3

很快,期末将至。

班主任抱着一堆试卷站在教室门口,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框,环视班里一周,最后将目光停在苏清风身上,眼神凌厉。

“马上就中考了,班里几个不好好努力的,家里都是有金山银山可靠吗?”

她踩着高跟鞋,走到讲台前,继续道,“苏清风,你说说你的中考模拟成绩怎么回事?”

苏清风闻声而立,羞涩的挠了挠脑袋,“我可能偏科有点严重吧。”

“偏科?”班主任指尖轻轻揉着眉头,道,“确实……副科咱们暂且不计,就语文四十九,数学四十三,英语七分,这偏科确实偏得有些严重。”

班里的人碍于班主任在场,纷纷憋着笑意。唯有黎辛婐回头看了苏清风一眼,眼里有她自己都察觉不到的担忧。

下课铃一响,苏清风便直往她座位处跑来,“黎辛婐,你第一志愿填的是不是虹高?”

黎辛婐正做着练习题,她淡淡瞟他一眼,道,“不是。”

“你之前不是说你喜欢虹高吗?”

“嗯……但我后来想了想,虹高是私人学校,你努力一下,似乎正好可以去那里,所以……”黎辛婐抬头看着他,一字一句,“我要去以你的成绩去不了的二中。”

“哦……”

看着苏清风略微失落的背影,陈可可扯了扯辛婐的衣服,颇为不解,“你们不是住很近吗?我怎么感觉你对他总是很仇视?”

辛婐微微一愣,忽的想起了八岁那年。

那时的她还是个喜欢跟在苏清风屁股后面的小女孩,也一直做着长大后要嫁给他的白日梦。

她记得,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

苏清风不知从哪里弄来了条仿真蛇,学着养蛇人的举动,直接把蛇挂在她的颈肩上。

她起初并不知道那是条假蛇,怕被咬,大喊大叫过后也不敢动,只觉得当时心脏都快要飞出来了。

最后,不经吓的她还是当着苏清风的面,哭着尿了裤子。

虽然那年她只有八岁,可尊严无关年龄。

那之后她一直都不愿意见苏清风,觉得尴尬,无地自容。

对他感到厌恶,是在三年后,他拿这个事威胁自己那天起。

第一次是借作业,她拒绝。于是他便暗戳戳提起,“黎辛婐,你是不是忘了八岁那年……”不等他说完,她便只能捂住他的嘴,又羞又怒的应了他的要求。

此后,但凡她有什么不愿意帮他做的,他都会不厌其烦的,故技重施。

4

暑假来时,苏清风跟着他家人出境旅游。他们出发那天,本就只住几户人家的大院里霎时安静不少。

黎辛婐窝在家里,为自己即将过上的,有史以来最舒服的一个假期而雀跃。

“黎辛婐!”

这熟悉的声音……

没有苏清风的日子似乎过得很快,仿佛只睡了一觉,整个暑假便结束了。

不!应该说还在午睡梦中,苏清风就回来了。

辛婐揉着眼睛,闷闷往阳台外走去。

彼时,楼下的男生正坐在一辆骚气的红色山地车上,笑容灿烂的冲她招手,“快下来啊!”

“不下!”

黎辛婐瞪他一眼,转身进了屋里。

“黎辛婐!”

“黎辛婐!”

刚倒在床上两秒,苏清风的声音便又在外头响起。

“辛婐,小风在外面等你很久了,你确定不出去吗?”

辛婐睁开眼,看着坐在自己床边的妈妈,有些撒娇似的说道,“我想睡觉啊……”

“你已经睡了三个多小时了哎,你忍心让人家一直在楼下等你吗?”

“要是我去找谁,她让我等那么久,我心里一定会特别难受。”

“……”

江青不停的念叨着,颇有一番辛婐不下去她就不停的架势。

最后,在她善良的劝导下,黎辛婐终于(无奈)的换了衣服,开开心心(不情不愿)的下了楼。

“你车呢?”苏清风望了望她身后,又道,“咱们骑车兜风去。”

“我跟你感情还没好到可以一起……”

“辛婐,你就去吧,天天窝在家里,让没有个人空间的妈妈感觉都有点窒息了呢。”

苏清风与辛婐齐齐抬头,看着二楼阳台上,单手托腮,笑脸盈盈往下看,且还冲他们眨了眨眼睛的江青。

此时正值盛夏,红日习习。

一黑一红的自行车并排碾过公园内的林荫小道。

“黎辛婐,我知道你想我,所以这个暑假,我会让你天天见到我的。”

苏清风侧头,笑嘻嘻的看着她。

辛婐冲他翻了翻白眼,什么叫她想他?才走了一天不到,就独自折返的人,她想他个鬼哦。

她怎么也料不到,苏清风所说的天天见面,竟会是住同一屋檐下的意思。

直到晚上,江青才告诉她,“小风爸妈去旅游这段时间,他就先住咱们家了。”

辛婐听完,简直要疯了。

她永远都记得,那段切切实实的地狱时光。

每天早上七点整,苏清风必定会美名其曰以锻炼身体为由,将她拖起,拉着她去公园一起跑步。

不跑三千米还不准停的那种。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