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人族

2019-07-24 14:18:38作者:皇马不科学

漆黑的屋子,阴冷的空气仿佛从冰箱里走了一遭,樊心隐约看见对面有两扇门。一扇门是木门,上面爬满了岁月的痕迹,另一石门,上面用红色的笔雕刻着一个狰狞的男人的脸。

距离樊心最近的,是那扇木门,可是樊心并没有推开它,或许是因为那扇石门上的那张男人的脸。

樊心总觉得她是见过的,眼睛不大,确很有神,眉眼中透着一种说不出的坚毅。此时的樊心,仿佛被什么牵着似的,不由自主地往前走,推开了那扇门。

樊心知道,自己并没有用什么力气,或许这就是命运吧,她轻轻一碰,门就开了。

吱嘎,吱嘎。

声音还没有响完,一束光就射了进来,照在樊心的脸上,身上,黑暗中的她仿佛每一个毛孔都被照亮了,每一根骨头都在吱嘎作响,她被光刺得不敢抬头,却还是看见门外有一排排的石像,他们和门上的那个男人,有着一样的脸。

樊心刚想抬手,却发现自己根本抬不起来了。左手的指甲盖逐渐地褪去了肉体原本的颜色,直到血色也在阳光下消失殆尽,她的指甲盖变成了石头。

当然,世界没有放过她,她的手指,胳膊也逐渐地变成了黑色,失去了知觉。樊心吓得挥了挥手,她的手便顺势掉在了地上,摔碎了。

樊心吓得大叫一声,她睁开眼睛,浅米色的天花板,旧的发黄的家具还有墙上的涂鸦和裂痕,没错,她现在还在北京的出租屋里。那是梦,是个神奇的梦。

知道吗,我梦见了你小说中的情节,一模一样,真是太神奇了!

樊心从梦中惊醒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夜独发信息。确实樊心梦中的情景和夜独的小说石人族中的场景一模一样。

夜独是樊心最喜欢的网络小说作家,或许是因为父亲的原因,樊心总是对有文字才华的男生有莫名的好感,第一次读到夜独的小说,她就被震撼了,在不断地留言,交流之后,彼此还加了微信。

的确,夜独是个很有才华并且很特别的作家,他不喜欢灯红酒绿的城市生活,便在一个叫雪崩村的地方写生,一呆就是六年。而且他还有和许多作家不一样的地方,他的小说,总是从第二章写起,把开头空出来。

以前,夜独回复樊心的微信都是隔天,或者几天之后,这一次回复得却出奇地快。

真的吗?看来你和我一样也属于雪崩村。夜独回复道。

是啊,我好想去那里看看,是不是真的有小说中的那么美。

我下个月离开,要不要来雪崩村。

夜独的回复总是很直接,没有任何客套和虚伪。

我很想去,可是下个月还要竞聘经理。

樊心想了很久,换了很多说法,最后回复了夜独。的确,她很想去雪崩村,也很想见一见夜独,但是就像她当初放弃了写作的梦想一样,她和夜独是不同的人,她是个俗人。

当然,夜独并没有回复,夜独正在屋子里雕刻一个石像。

那间屋子和樊心梦中的一模一样,因为那是夜独小说的蓝本,至少夜独和别人都是这样说的,他想让他的读者到雪崩村来,他想和他的读者分享他喜欢的地方,至少他和别人是这样说的。

夜独很喜欢石雕,他最喜欢的那座,还是石头门后面的那座,那是一个女人的雕像,女人并不是传统美女的样子,细细弯弯的眉毛,小而长的眼睛,额头很宽。夜独还经常对着雕像自言自语。

别急,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

夜独说完还顿了顿仿佛是在等待石像的回答。

这不是我们的错,让该承担的人去承担吧。

夜独说完,嘴角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

第二天,樊心迟到了,因为那个梦和夜独的邀请,她一夜难免。等她闭上眼睛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五点钟了。

樊心,快,李总找你呢。樊心刚到公司,就被叫到了李总的办公室。

或许,一切都是注定的。

就像后来夜独说的那样。

李总告诉樊心,公司决定空降一个经理不用再竞聘了,好像两个月前让樊心好好准备经理竞聘的那个人不是他一样。

樊心和李总大吵了一架,便一个人到楼下的咖啡馆坐着了。

樊心点了一杯卡布奇诺放在一边,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她30了,她有什么呢,除了工作自己一无所有,她拿出手机,甚至不知道该找谁诉说。

或许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时刻。

又或许每个人都有被救赎的机会。

樊心拿出手机,发现自己被拉进了一个叫雪崩粉丝见面的群,群里面虽然没有人说话却有一个飞雅的女孩加了她好友。

飞雅告诉樊心,自己也是夜独的粉丝,刚在北京的一家公司实习完,想要找个伴一起去雪崩村。樊心和飞雅聊的十分投缘,两个人便约了晚上去撸串。

一个下午的时间,樊心已经把辞职信放在了李总的桌子上,她已经30岁了,她想给自己一些其他的机会。

樊心很羡慕飞雅,因为她还年轻她还可以有更多的选择,她和飞雅刚见面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飞雅什么都好,只是有一点神秘,飞雅点单的时候,樊心看见飞雅放在桌子上的手机。

那是一个微信聊天的界面,飞雅发了五六条信息给一个人,那个人一条也没有回复。那个人是夜独,樊心以为,飞雅这个小姑娘是爱慕夜独的。

两个人买了第二天的机票,飞到距离雪崩村最近的城市芒市,然后又从芒市坐车到香兰镇,让樊心惊讶的是,飞雅年纪虽然比她小了五六岁,但是对旅行的行程路线了如指掌,飞雅告诉樊心,自己从小就喜欢出去玩,去过很多地方,都是自己来做攻略的。

最难走的路就是从香兰镇到雪崩村了,雪崩村在大山脚下,目前还没有通车,只能坐马车过去。

飞雅从香兰镇的客栈找到了一辆去雪崩村的马车两个人一共付了500块钱,大概要走到天黑才能到雪崩村。

你们来的时候不好啊。车夫一边赶车一边说道。车夫的普通话说的不是很好但樊心还是听懂了。

此时的樊心正沉醉于风景之中,她从未见过如此清澈的天和茂密的树,她突然很庆幸自己没有错过本该属于她的美丽。

“为什么?”樊心一边拿手机拍照,一边漫不经心地问道。

“现在是雨季啊,一下雨路就断了,想……”

车夫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飞雅打断了。

“那不是更好,我就喜欢与世隔绝的感觉。”飞雅说完看着樊心会心一笑。

樊心和飞雅赶了一天的路,晚上九点左右才到雨崩村。

七八月的雨崩村,并不像北京那样燥热,车夫直接睡在了镇口,而飞雅坚持要从镇口走到客栈,她说她享受如水的夜色。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