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鬼事:六十四颗心(上)

2019-07-19 15:03:48作者:......U7

1.

“嗯,不错,重点大学的学生味道果然好,真后悔没有早些来。”一个穿着古装的“人”站在校园的一角,抹抹嘴,阴阴地说到。“再吃两颗心,就是神仙下凡也奈何不了我了!”

“谁在那里?”巡逻的小刘警惕性强,发现了一个人影,可等他赶过去,却只看见一具冰凉的尸体。

遇害的是一位学生,表情永远定格在惊恐与绝望中。胸前被利器划开,心脏不翼而飞,鲜血染红了土地……

2.

“小李,睡吧,不早了。”小赵说,“趁着这回是长假,赶紧休息休息吧,这几天你够累了。”

“你们先睡吧,我再陪陪小宝。”小李轻轻把玻璃瓶拿起,瓶中小宝的魂魄闭着眼睛,已经睡熟了。小李心疼地看着小宝肚子上的伤口,心中充满了自责。

“小李哥你睡吧,我陪着呢。你也不用这么难过,这又不怪你。”小工跳了出来,“我晚点睡没什么,你可不行。早些睡,不然小宝知道肯定好受不了。”

“嗯,好吧,有事叫我。”

小李这一夜并不太平,做了一宿的噩梦。

“小李,救救我!”一个熟悉的声音自小李耳畔响起。

“小岳哥?”小李一个激灵,“等我,我这就来!”

“救救我啊!”声音再一次从耳畔响起,可小李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小岳的身影。

梦中,小李寻声而去,不知不觉进入一片迷境之中,迷失了方向。

许久,小李在前方发现一个人影,背向而立。小李不敢懈怠,手腕轻轻一转,黄符落入掌心,小心翼翼地向那个人影走去。

“小李,你来了。”人影转过身,正是小岳。

“小岳哥!”小李收了符,“刚才是你呼救吗?”

小岳是小李的同乡,比小李大两岁,现在在这里上大三。两人自幼关系甚好,一直保持着联系,小李刚来学校时,小岳帮了他不少忙。

前两天两人还见过面,那时小李正忙着对付水草,两人只是打了个招呼就分开了。现在两人处于这种状态下,小李感到阵阵不安。

“刚才遇到些情况,”小岳欲言又止,“不过现在没事了。”小岳露出一个释然的微笑,“让你担心了。”

“你真的没事?”

“没事,就是过年回不去了,到时候代我拜个年。”小岳微微一笑,“照顾好自己。”随即身影渐渐淡去,最终化作虚无。

“小岳哥!”小李惊呼,拼命想抓住小岳,可最终还是扑了个空。

“小李哥你怎么了?”耳边传来小工的声音,小李猛睁眼,意识到刚才不过是个梦。

“我正陪着小宝呢,看你脸色不太好,你怎么了?”

“没事,做了个噩梦。你早点休息。”小李说完,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

3.

“小李怎么了?看上去气色不好,哪里不舒服?”小赵看着萎靡不振的小李,轻声问小工。

“昨天晚上做噩梦了,一夜没睡好。”

“出事了出事了!”小张匆匆忙忙回到宿舍,“刚才下去倒垃圾,看见郑哥了,他说咱学校又出人命了!”

郑哥就是郑警官,几个人一起对付水草后,立马打成一片。

“什么,怎么会这样?”小明惊叹。

“郑哥偷偷给我说,死的是男学生,被人活体摘心了!”小张惊魂未定。

“什么,活体摘心?”小李一扫阴霾,“情况不对,我去看看。小工小宝你们别去了,好好休息。”

“一起去。”三个舍友跟上。

他们到达现场时,没见着“老郑”,倒见着了小刘。小刘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了他们:昨夜小刘巡逻时发现树林里有人影一闪而过,便前去查看,却只发现一名学生躺在地上。

胸前被什么锋利的东西划开了,心脏不翼而飞,他赶紧报警。警察勘查了现场,确定这里为案发现场,有打斗痕迹。说来奇怪,死者身上的伤痕像是动物爪子抓出来的......

“小刘哥,死的人姓啥?”小李像是想到什么不好的事情,紧张地问小刘。

“学校查出来了,姓岳,大三学生,就是之前获得奖学金的学生,里面只有他姓岳。”小刘刚说完,就见小李如遭五雷轰顶般,站立不稳,忙上前扶住小李,“出什么事了?”小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泪却止不住往下流。果然: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舍友们在一边安慰着小李,小刘也明白了几人的关系,轻声安慰到:“人死不能复生,小李你看开点,振作起来。只可惜我没能早点赶过去,不然说不定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小李拭去眼泪,抬起头道:“小岳哥,我会替你报仇雪恨的,你安心去吧,等我的好消息。”又说到:“小刘哥,别这么说,你没事就好,我知道这怨不得你。”

回到宿舍,小李连早饭都没吃就开始忙活,纸符写了一张又一张,墨线码得整整齐齐,金铃铛用红线系紧,桃木钉检查一遍又一遍,所有工作进行得十分认真,忙活完已是接近中午,小宝早已清醒过来。

三个舍友和两个小鬼见小李这样,深知小李内心的悲痛无法用语言来消除,并没有过多的言语表达,只是静静地看着这个有着娃娃脸的舍友忙碌,并悄悄为他打饭,放在桌上,留下一张便条。

白天过去了,夜幕降临。小李收拾好东西,翻出手机,看了一眼相册,里面两个大男孩肩并肩,笑容灿烂,可惜现在两人已是阴阳两隔了。

“我有预感,那东西绝非等闲之辈。晚上我去转转,看看能不能会会它。”

“小李哥,我去吗?”

“不了,照顾好小宝。”

4.

晚上,警察们一部分在局里调查,另一部分留在校园内。小李带上自己的装备,来到了小岳被发现的地方寻找线索。

“谁在那里?”一个声音冷不丁从背后响起,着实吓了小李一跳。小李回头,见是一位警察,不过是个陌生的面孔,看起来年纪不大,应是刚工作不久。

“这么晚了,还不回去,太危险了,快回去吧!这么危险晚上还出来乱跑。”小警察说。

“小方,没事。那是小李吧。这么晚还来,一定发现了什么吧?”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小李身后传来。

“还是老郑哥懂我啊。”

小警察小方一脸懵,“你们认识啊。”

郑警官点点头,对小李说:“你晚上来,说明又有不干净的东西了,你有什么发现?”

“暂时还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听说小岳哥身上的伤口是被动物爪子抓的,如果是动物,那为什么专门取心,又如何做到如此干净利落的呢?”

“照你这么说,确实如此,那你能不能推出来那东西的目的呢?”

“能做出这种事的,不是怨气冲天的鬼,就是有邪物作妖,甚至成魔。”

小方撇撇嘴:“都什么年代了还信这个,郑哥你真信?”

“我信。”

......

5.

一个“人”悄然来到三人身后。

“再有两颗心,我就炼化成魔了,到时谁能奈我何。”“人”缓缓逼近正在寻找线索的三个人。

三人正细细勘察,忽然阴风大作。小李知是邪祟来袭,立即抽出黄符,并且提醒两位警察隐蔽起来。郑警官来到小李身边拔枪戒备,小方却持枪缓缓向一颗树逼近——他看到树后有人。

“不许动,谁!”小方刚上前两步,就被对方一巴掌拍到胸口上,直接飞回来了。郑警官一看,一个穿着古装的“人”阴笑着走来,随着那个“人”逼近,周围的温度也越来越低。郑警官当机立断,朝着“人”开了一枪,然后一个箭步冲过去,扶起小方跑回小李身边。

“我的衣服都打坏了。”那“人”依旧阴笑,子弹对它毫无用处。小方脸色惨白,不可思议地望着眼前的一切。

“再有两颗心。”那“人”贪婪地看了看三个人,指甲顿时长长了三寸有余,朝着三人扑过来。

“接招!”小李掷出黄符,紧接着自袖中甩出一颗桃木钉,黄符飘荡,于空中化作一点金光,和紧随其后的六张黄符共同结阵,桃木钉直直向着“人”的胸口刺去。那“人”挥手阻挡,以一根指甲的代价挡下的桃木钉。

但同时,七张黄符光芒四射,占据空中七个方位,极大地限制了对手行动。那“人”全身阴气暴涨,将指甲再度伸长至三寸有余,口中吐纳紫气,消耗着阵法的威力。

小李抽出五张黄符,口诵法诀,手结手印,五张黄符散发出金光,无风自动,如利箭般射向那“人”心窝。那“人”受此攻击,知道不能硬碰硬,便趁阵法虚弱时闪入黑暗中,逃之夭夭。

“那是什么?这么厉害。”小方揉着胸口心有余悸地问到。

“指甲这么长,不怕枪子儿,见活人就扑,纸符还对它有作用,那这么说,那东西不是僵尸是什么。”小李解释着。

“可是僵尸不都应该干了吗,怎么这只还是个活人样,还会说话?”

“这只绝非等闲之辈,能以这种形态出现,只能说明它修炼得很成功,即将炼化成魔。到时候,咱们可对付不了它了。而且它说还要两颗心,据我所知,这些邪祟想修炼成魔,要吃八八六十四颗人心才行。

看样子,它已经害了六十二个人了,绝不能让它再为非作歹。”

说完,小李像是想起了什么,拿出手机,又打开相册看了看,“如果我能早点发现它该多好”,一滴泪滴在了屏幕上。两位警察不知何事,上前一看,吃了一惊,也感觉阵阵心酸。

“小李,你放心吧,会有个好结果的,咱们一起努力收服它。现在你先回去休息一下吧。”

清风拂过,带来阵阵伤感。生离死别,竟是如此常见。无奈,人们无法阻挡,只能独自面对离别的哀伤。

6.

“回来了,情况如何?”这真是好朋友们,三个人两个鬼一直等着小李回来。

小李把自己调查的结果跟大家说了清楚,大家听毕也深知情况之紧急,时间之紧迫。毕竟对手是个僵尸中的战斗机,而且是快升级的那种,真等人家升了级,修炼成魔了,一个宿舍上去都不够塞牙缝的,这可得抓紧时间了!

而且这位还不像那位水草,至少水草成天泡水塘里好找,这位可不一定在哪儿出现,指不定明天就上别处去了。为了防止它再做出伤天害理的事,为了给小岳报仇,从宿舍到警察局,大家都是马不停蹄地忙活着,为这一场人民战争准备。

而此时,在一个阴暗的角落,一个身着古装的“人”也在物色新目标,为自己修炼成魔做起了准备。

后半夜的校园十分宁静,但在这表面之下,暗流涌动,人与鬼之间的较量开始了。

7.

第二天一大早,小李就给郑警官打了电话,询问他们是否有新的收获。

“我们倒是查到了一些东西。那僵尸之前作案时,目标都是青年男性,年龄与小岳相仿,六十二名受害者分布在本市周边几个县市,小岳是本市第一个受害者,所有受害者都是被取了心。”提到小岳,郑警官还不忘嘱咐一下,“别太难过,坚强点,咱们自会给小岳一个公道。”

“我知道了,谢谢老郑哥,你就不用担心我啦!”小李用一个俏皮活泼的语气结束了通话,翻开了相册,看了一眼,“小岳哥,等我好消息。”

无奈,好消息没有坏消息跑的快,当天晚上,四人还没吃饭,郑警官就打来电话,说发现了第六十三位受害者,情况与之前的受害者一样。现场比较混乱,从受害者的伤口来看,又是那家伙干的。叫他们过去帮忙看一下。

“这家伙行动这么快?好,老郑哥你等等,我们马上赶过去。”

小李收拾了行囊对舍友说:“又出人命了,咱们快去看看怎么回事。”

“好的,这就出发。”

相关阅读
在公车上被一车人轮流进入 小东西你里面好湿腿张开下

齐淑云和胡丽这一看不要紧,最后也是把她们自己给搭进去了,二彪子的杀伤力实在是惊人,而且有越来越厉害的趋势,所以吴云霞尽管是一个非常成熟的女人,在这种事情上也是

男女两人下尺度囗交姿势技巧 对着镜子双腿张开

在车上,赵哥很是赞赏了二彪子几句,并承诺到了县城一定好好安排二彪子一下,而二彪子自然点头称谢,对于这个赵哥,他是小心翼翼地陪着笑,而在车上,那个挺的女人一直把好奇的

夫妻生活36式真人 床笫之欢牛郎店

话说那蜘蛛精、是《西游记》第七十二集第七十三回所描写的七个女妖。孙悟空在盤丝洞见到这七个女妖正在洗浴,因有“男不与女斗”之虑,所以让猪八戒去打。猪八戒一见

遇人不姝

我叫南沧,来自南疆!有我一日,必保你江山无虞!

两个美妇用嘴服侍胯下挺进美妇身体 胸大被几个男人轮

后进式讲究的就是一个视觉上的最大效果,大白天的,二彪子如此冲击之下,还有余兴扫看着马翠花的身子部位,要说这马翠花不愧有村里狐狸精的美称,全村女人的公敌,人家确实有

受不了轻点捏揉湿汁液 大公马干女人图片

晚上天刚擦黑,二彪子、李红妹、铁柱子三个人打着手电就悄悄地上了山,因为时间紧急,只能辛苦一点,他们一个人手里提着两条大袋子,就是为了专门抓长虫来的,一条长虫八十块

小妖精含牢了我喂饱你 女人与大公马连续交配

喂,赵哥啊,我,还记得吗,李家村李二彪,卖你长虫的那个,对,对,就是我,呵呵,没,没别的事,就是问一下你们还收吗,不是,不是,我们卢村长是没打电话,但是我主要是想自己单干一把,呵呵,不告

我的意中人

我总担心剩下的日子没你可如何是好,幸好你还是回来了。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