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门女先生:猫婴

2019-07-07 15:02:22作者:须臾北辰

灵异

1

晴水镇的东北角上有间破土房子,门窗俱全,但掩不住地透风漏雨,若不是有个兰疯子时常进进出出,这也就是给野狗的屯身之所。

兰疯子是突然出现在镇上,到了此处自己安了家,没人知道他从哪来,疯疯癫癫的经常胡言乱语,偶尔也会冒几句之乎者也,因为那身脏得看不出颜色的衣袍上绣了个“兰”字,大家都认为那是他的姓氏,兰疯子的名字也就叫开了。

乞讨、睡觉、和孩子玩,这是兰疯子每天干的事情,不过现在,他却昏死在破房子里。头发沾着泥土一起被血液凝固了,整个面部肿胀不堪,五官已经看不清本来面目,一条腿呈不规则形状地扭曲。侧身还有一只黑猫的尸体,睁着灰白瞳孔的头颅滚到了门槛边上!

兰疯子怎会落得若此境地?这话还要从几天前说起……

镇上的屠户元大安是个浑人,街里街坊的买点猪肉都要缺斤少两,但真说与他计较,没人有这个胆量。桌案上插把杀猪刀,再配上塌鼻三角眼的凶脸连喷带骂,谁来对视个三秒钟就要忍不住低头。

最近元大安的妻子怀上了孩子,他的熊样才有所收敛,人逢喜事精神爽,猪肉上称高高幺起,看人打招呼也是喜上眉梢,连走路都迈个八字步,活脱脱一个老爷。

但兰疯子不知哪根筋又搭错了,在这个节骨眼去触他的霉头!

“你家孩子是个妖怪!”

这是兰疯子挡住元大安说的话,认真得不能再认真的模样,只是嘴角上还流着口水。

元大安皱皱眉头,握紧的拳头又松开,他绕开了几步走,常在这条街上的人都知道兰疯子不正常,犯不上计较。

哪知道兰疯子不依不饶,紧追两步上去张开双臂,还是那句话,“你家孩子是个妖怪…...”

“去你娘的妖怪!”

元大安暴脾气上来了,手里的鱼糕提起来砸在兰疯子的脸上,街上这么多人,这疯子不缠别人,偏偏挡自己的路,孩子还没生呢,这混蛋上来就咒自己!砸了个满脸开花还不解气,扯着兰疯子的头发连踢带打,隔老远都听得到惨叫声。

旁边店里的老板看不下去,上前给拉开了,与个疯子有什么好生气的?他发疯你躲远点不就是了!

元大安横了店老板一眼,这才恨恨地撒手,呸一声吐口唾沫,这贱骨头不松松当自己好惹。

兰疯子鼻青眼肿,撕烂的衣服上几个灰白的大脚印子,躺地上哼哼唧唧爬不起来,见元大安要走,他又张嘴,“你家……”

刚说俩字,元大安回头瞪他,兰疯子硬生生把后面的话给憋了回去!围观的人指指点点,也感叹兰疯子不知好歹,惹谁不好,非要招这个浑人。

回到家,元大安的老娘迎上来,看他两手空空,问道:“给碧云买的鱼糕呢?”

这是鱼糜混着鸡蛋做的糕点,元大安的妻子怀孕之后就喜欢吃这些东西,看在孕妇的份上,也就顺着她的口味经常买点,不过今天全砸在了兰疯子脸上。

元大安一脸怒色,心里还窝着火,“吃吃吃,生个孩子还上了天,不给老子生个带把的,看我打不死她!”

说罢重重地砸上房门,晃得窗棂格楞楞作响……

转眼月余,元大安也终于迎来了妻子的临产。

稳婆进去了半个时辰,还没有生产的动静,他在祖先牌位前点了香,跪在下面默默祈祷,祖先保佑一定要生个儿子,延续元家的香火!拜罢了又在院子里走来走去,不时地搓着双手等待。

香还没烧完,忽听得稳婆喊一声:“生了生了,是个……”

响亮的孩子哭声,但紧接着就是铜盆打翻水洒落地的声音,元大安也顾不得那么多,推门就进去了。

“是不是带把的?”

没人应他,稳婆脸色苍白,嘴巴张得老大,抱着孩子的胳膊也阵阵发抖,元大安的老娘更是眼睛都直了,指着孩子说不出话来。

元大安不满,扒拉稳婆的胳膊自己看,这一眼,他的眼珠子差点瞪出来,是男孩,不过是猫脸的男孩!元大安不敢置信地揉揉自己的眼睛,一张黑猫的脸,黄眼睛黑胡须,哇哇大哭的嘴巴里,四颗尖牙已经有了利齿的迹象。

元大安蹬蹬退了几步,马上想起了兰疯子的话,“你家孩子是个妖怪!”

几人发呆,门口响起“喵喵”的叫声,一只黑猫懒洋洋地在门框上蹭着身子,仰头往屋里望着,似乎很好奇。这是元大安妻子养的猫,平时喂的也是卖剩的猪下水之类。

元大安脊梁上串起冷气,跨一步掐住黑猫的脖子,出门抄起杀猪刀朝兰疯子的破屋赶过去,肯定是这混蛋诅咒的!

“大安,有没有生儿子出来?要请客啊……”

几个街坊看得见他,调侃了一句,他们看着稳婆进了元家。

“滚!”

怒吼声也不管对面是何人,骂了回去,街上马上就没了声音,元大安的满脸杀气,让人惊惧。

兰疯子正要出门,被赶到的元大安一脚踹回了屋里,他先把黑猫狠狠掼在地上摔个半死,又骑在兰疯子身上甩了几个大耳光,扇得鲜血直流。

“说,你他娘的混蛋玩意,是不是你搞的鬼?”元大安揪着兰疯子的领子。

“妖怪,妖怪……”

兰疯子脸颊肿得老高,说话都含糊不清,他眼神惊恐,拼命挣扎想翻身起来。

“是不是你……是不是你……”

元大安边问边动拳头,疾如雨下,直到兰疯子没了反应才停手。他眼神里寒光闪烁,手里的杀猪刀高高举起,顿了一下,还是剁在了黑猫头上,起身踢飞了还不解恨,又对着兰疯子的小腿狠狠踩下去,“咔嚓”一声,骨茬森森,露在了血肉外面……

2

“杜医生,我孩子生病了,想请你给瞧瞧……”

元大安把孩子裹得严严实实,他已经找了很多个地方,每个人看他眼神都不对劲,要么赶人,要么摇头,到杜平这里的时候,只是抱着试试的态度了。

“孩子怎么了?”

杜平拿了个听诊器出来,孩子的病他不擅长,不过看看也无妨。

元大安把襁褓掀只开个边角,杜平失笑,这也太小心了,但他看了一眼,就再也笑不出来了,脸上的肌肉都不受控制地抖动。

襁褓中白嫩的身体证明这是个孩子,小手还在乱抓,但黑猫的脸让他无法理解,连毛发都有。

杜平已经知道对方要看什么病了,他也只能摇头,“我没有办法!”

想了想随即又说道:“我带你去个地方试试吧。”

他想起了小藜,这孩子是不是病都不好说,反正怪事找无隐斋,十有八九没错。

听他这么说,元大安绝望的眼神中又燃起了希望,怎么说也是个男孩,他不想放弃,这是唯一一个没有把话说死的医生。

杜平着急忙慌地跑过去,进门就去端桌上的茶杯,钟老九手快,一把抢回去还给个不满的眼神,他只能自己动手,小藜的哥哥他惹不起,还得想着讨好点。

“九哥,小藜,我带个人来给你们看看。”

灌了两口茶,杜平才招呼外面的元大安进来。

小藜抬头扫了眼,目光一凝,这人虽然抱着孩子满面愁容,但仍有掩不住的凶气,她走到近前又上下打量几眼,说道:“你最近有血光之灾!”

元大安脸色更黑了,胸中闷了口气吐不出来,兰疯子的事之后他就对这种话有心理阴影,要不是看在有求于人的份上,女人他也要打。

“不是他,是孩子。”杜平补充一句解了围。

小藜这才转移了目标,猫婴?她摸着下巴沉思,还是头回见到。钟老九也上前查看,听说过,但不曾遇上。

据元大安所说,兰疯子是这一切的源头,起码他自己是这么认为,要不是那个混蛋的诅咒,自己应该在家庆祝有了个儿子,而不是到处被人议论他生了个怪胎!要不是杀人犯法,真应该直接砍死他,也不知道现在死没死。

“他和你有仇?”

小藜盖上了襁褓,孩子的生机很弱,这样下去撑不了多久。

元大安回忆了一下,不记得和兰疯子打过交道,可能骂过他?骂过的人多了,他哪里每个人都记得清楚,不过从兰疯子的表现来看,就是冲着自己来的。

几个人收拾东西去找兰疯子,小藜不相信懂诅咒的人会疯,也许元大安漏掉了某些端倪。

破屋里吱吱的老鼠叫声,几只老鼠在争抢着血肉,兰疯子断掉的小腿处,被咬掉了拳头大小的窟窿,全进了老鼠的肚子。

突然,长着黑指甲的大手探过来,一把抓住老鼠就往嘴里送,咯嘣脆响,老鼠的头被咬掉了,咀嚼的声音混着红白液体从嘴角往下流淌。兰疯子醒了,只觉得腹中饥饿无比,顺手就抓了撕咬自己的老鼠下嘴。

小藜来的时候,兰疯子正抓着一只老鼠生吃,啃得五脏六腑流在地上。有人开门,兰疯子身子缩起躲在了角落里,眼神戒备,断腿耷拉着,拖在地上划出血痕。

“呕……”杜平在开门的正中间,满屋子的腥臭气刚好冲在他脸上,嗓子眼不受控制地就有了反应,就算是乞丐,也不会生食老鼠,这人肯定是个疯子。

“看他的眼睛。”

钟老九提醒,兰疯子的眼睛呈现黄色,竖起的黑瞳与猫无异。

他抬脚往里迈步,“咔擦”的声音,踩到了东西,钟老九抬脚,一颗黑猫的脑袋被他踩碎了,红白混合与兰疯子嘴角上流的东西一样。

凄厉的猫叫声从兰疯子嘴里发出来,他弓着背发出“嘶嘶”的声音,似乎想要发起攻击。

“看吧,他才是妖怪!”

元大安感觉自己找到了证据,开始兴奋起来,那自己的孩子是不是会有救了?

“闭嘴!”小藜训斥了一句。

兰疯子的样子更像是撞邪了,如果是猫妖,怎么会被元大安这种普通人打伤!她蹲下身翻翻地上的猫尸,死了没多久,脖子上的刀口齐整,一刀毙命。

“你干的?”她回头问道。

元大安走近两步看看,随即点点头,这是自己家养的猫,看见孩子的样子,他觉得是兰疯子利用黑猫作祟,就给劈死了。

他一露面,兰疯子炸了毛,“喵呜”一声长叫,手脚扒地要扑出门去,嘴里的半只老鼠也掉在地上。

“拦住他!”

小藜的话音刚落,钟老九就有了动作,所幸兰疯子的腿断了,使不上力,这一扑没有多远,就被钟老九从背后抓住了衣服,提在了半空。兰疯子扑腾长出利爪的双手,努力往门外伸,目露凶光死死盯着元大安,根本不管其他人。

元大安抱着孩子躲出去两丈远,完全没有当日的气势,打人是一回事,碰见妖怪那是另外一回事。

看他的怂样,小藜嗤笑,兜里掏张符纸,挥手贴在了兰疯子的脑门上,“玄武大帝在眼前,神归庙,鬼归坟,妖魔鬼怪归山林,玄武真君急急如律令!”

兰疯子扭动身体尖叫,一只黑猫虚影从他的后脑勺升上来,十分不甘愿,眼见没办法回到身体里,黑猫还没完全脱离身体就想往外跳。

“收!”

小藜拿一颗珠子迎面挡上,猫影瞬间被吸了进去。

猫魂一出,兰疯子又软软地没了动静,小藜探了下鼻息,还有气!看这情形,黑猫被元大安砍死的时候,兰疯子也被打得半死不活,猫魂上了兰疯子的身。黑猫可以驱邪,反过来,带怨气的黑猫,也可以成为大凶,兰疯子不是妖怪,是因为元大安搞成了这副模样。

3

杜平在鼻子上围了条手绢,兰疯子身上的恶臭熏得他无法呼吸。钟老九要他把人背回诊所,按他的说法,你带来的麻烦,你不管谁管?把人救醒了还有很多问题!

看小藜和钟老九说说笑笑走在前面,杜平只能暗自磨牙,越看元大安越不顺眼,要不是他下黑手,兰疯子怎会要人来背?

元大安刚才被黑猫一吓,现在也心虚,感觉到杜平的目光也不抬头,装傻充愣,小藜先生让他回家等消息,别的就不管了。

杜平要给兰疯子接骨,钟老九搭了把手,先把人扒光狠狠刷了两遍,换了三盆水才看见清色,洗干净身上的泥垢才好动手,这条腿以后会不会瘸,得看兰疯子自己恢复成什么样了。

包扎好灌了几碗米汤下去,剩下的就只有等待了。

半夜的时候,兰疯子悠悠转醒,身子一动,哐当滚到了地上,他腿上还缠着竹板,脸上也包得严严实实。

杜平闻声过来,兰疯子正往门外爬,他叹气抱怨:“我说你怎么这么让人不省心呢!”

“妖怪,妖怪……”

兰疯子惊慌失措,嘴里还惦记着自己说过的话。

“好了,知道知道,妖怪赶走了!”

杜平以为兰疯子说的是元大安,被打个半死,应该是害怕,他小心把人扶回床上,好说歹说,终于把人哄睡了过去。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