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要吃窝边草(下)

2019-06-26 13:07:16作者:朝雨覆清笛

传奇

13

玉兔满肚子疑惑,却也十分清楚,梦是梦,现实是现实,不管梦里他们是多么地爱恋彼此,但现实,对他而言,也不过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救了一个长得还不错的小姑娘罢了。

玉兔琢磨着,要怎么才能继续套近乎却又不被他察觉到她的真实意图呢?

“你有没有看见一条小黑犬?”

“……没有。”哮天犬心虚地转开头。

“不知公子叫什么?”果然,婉转什么的,并不适合她。

“权天孝。”哮天犬把名字倒过来念了遍。

“权公子,”玉兔露出娇羞的笑容,“今日多亏您出手相助,小女子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

哮天犬面色一滞。又来了,这是玉兔撩汉子惯用的手段之一,他见识了一千多年,对她的套路早已烂熟于心。

“不用。”哮天犬脸都黑了。她当他是什么?跟她以前撩过的那些人一样,撩完可以不用负责的吗?

玉兔马前失蹄,却也不恼,还微微笑道:“希望公子赏脸,让小女子请公子吃一顿饭。”

哮天犬正要拒绝,又听玉兔说:“你话都说到那份上了,我自是不会再有什么不该有的念头,只是吃一顿饭,也不行吗?”

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哮天犬被她说服了。

不过……你们是不是忘了点什么?

“……”被遗忘在大明湖畔的小黑犬一脸委屈。

二人一前一后,进了镇上最有名气的望江楼,店里小二非常有眼色地上来招呼:“二位客官里边请,要不要包个雅间啊?”

玉兔暗自掂量了下手中的银两,然后微微笑道:“不必了,二楼即可。”

可不能怪她抠,她这可是大半个月的生活费呢。

“雅间,”哮天犬看穿了她的心思似的,摸了摸她的头,“我请你。”

“那怎么行,说好了我请公子的。”少女有些不服气地踮起了脚尖,却也只到青年胸前,看起来小小一只,超级可爱。

等到菜上齐了,玉兔似乎忘了自己的初衷,只两眼发亮地看着那些精美的菜肴,心下口水直流。

好在她还记得自己是个姑娘家,没真的流下口水。

哮天犬静静地看着她,舍不得眨眼。

这才像他认识的玉兔。

他的思绪仿佛又回到了他们还在天庭的时候,玉兔是个不正经的神仙,平日除了帮嫦娥捣捣药,基本没干过什么正经事,更不像其他神仙一样专注修炼,而是沉迷美色与美食无法自拔,三千多年了段位也就那样,始终没什么长进。

每次他下凡执行任务,她来送行都会千叮咛万嘱咐,让他务必给她带好吃的回来,而且一定要肉,无肉不欢的兔子,恐怕寻遍这三界,也只有她这一只吧。

玉兔现在的模样,正与哮天犬记忆中大口吃肉的她慢慢重合起来。

“公子笑什么?”

他笑了吗?哮天犬抿唇,极力压抑住内心上涌的情感,轻声道:“姑娘很像家妹。”

玉兔一默,拿着肉骨头的手不自觉放下。

搞什么?我是想泡你,谁要像你妹妹啊?

14

“你不饿吗?”玉兔又拿起一个红烧蹄髈。

看着她忽闪忽闪的大眼睛,还有那一脸天真不世故的模样,哮天犬想,应该是他想多了,眼前的并不是玉兔,或者说,是不完全的玉兔,她只是她的凡身,没带有她天庭一丝一毫记忆的,干干净净的凡身。

他怎么能一看到她对着自己笑,就误以为她是想撩自己呢?

有这种想法的他,真是太邪恶了。

思及此,哮天犬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鱼肉放进玉兔碗里,说道:“少吃那些油腻的东西。”

玉兔一怔,一时间竟有些分不清这是梦境还是现实,待再看到他露出温柔如邻家哥哥般的微笑后,明白了,这人是真把自己当他妹妹了呀。

“不要。”她郁闷地一口咬在蹄髈最有筋道的位置,边磨牙边含糊着说。

饭毕,将玉兔送到林子外后,哮天犬婉拒了玉兔提出的进去喝杯茶的提议,转身离去,很快便湮没在拥挤的人潮中。

最终,他还是选择以小黑犬的身份陪伴在她身侧,不去过多干预她历劫。

殊不知,他这么一来,在玉兔眼里无异于欲擒故纵,明明是无心的举止,却更让玉兔对他上心了。

玉兔推开草屋的门,第一眼便看见小黑犬耸拉着脑袋趴在地上,一脸有气无力的样子。

已经恢复了狗形的哮天犬一听见门外传来的轻快的脚步声,立马把眼睛闭上,装出一副熟睡的样子。

“小黑!”玉兔兴高采烈地抱起他,在脸上亲昵地蹭了又蹭,“可把我担心坏了,下次别乱跑了!”

是吗?哮天犬看着她嘴角残留的油渍,心里一酸。

他万万没想到,有一天,他会连自己的醋都吃。

夜深人静,待玉兔沉沉睡去后,哮天犬回了趟天庭。

顺了两瓶二郎神珍藏的佳酿后,径直去向司命星君的住所。

司命正在浇花,看到他来却也不惊讶,只嘴上打了个招呼:“神犬来了。”

哮天犬看他不怒,心下反而更忐忑,自己摆好台后,招呼道:“星君请。”

司命矜持了一会儿,还是抵抗不住内心对美酒的渴望,于是放下手中的活,理了理长袖和下摆,坐到了哮天犬对面,自斟自饮一杯后,才沉声道:“神犬怎么来了?玉兔无须看顾?”

“让星君见笑了,”哮天犬给他斟酒,“我是来请罪的。”

“何罪之有?”

“今日事态紧急,化了人形,进一步干涉了玉兔历劫。”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司命叹息了声:“神犬可能收手?”

“?”

“如若不能,这罪不请也罢,之后想必还会再有,”司命说,“纸包不住火,我能遮一次,却不敢保证次次都能遮住。”

“……”

“神犬有没有想过,等真到了那天,连我跟二郎神都遮盖不住的时候,会有什么样的后果?那样的后果,神犬可能承担?”

哮天犬沉声道:“……我必不会拖累你们。”

“蠢狗,”二郎神突然自司命身后走出,“你我牵连过深,谈何拖累。”

哮天犬一怔:“戬哥?”

15

司命咳嗽了声:“二郎真君一早便来替神犬请罪了。”

“恩。”二郎神应了声。

哮天犬怎么说也是他手下的,仙力一旦有所波动,他自然会是第一个察觉到的人。

“蠢狗,过来。”杨戬拂袖坐下,拍了拍身旁的位置,哮天犬立刻乖乖化作原形,凑上前去。

“我知道与你说道理是行不通的,我只同你打感情牌。”深陷情网的人,又岂是你三言两语便可轻易化解的?

“玉兔重要我重要?”二郎神问。

哮天犬难得犹豫了会儿,想了想,有外人在,这个面子还是要给到二郎神的,于是说道:“你。”

看着二郎神喜上眉梢,司命心下暗自懊恼,早知道就不跟他打赌了,但谁能想到哮天犬会这么没立场呢?

“那结了,我给你一晚上时间去料理后事,明天跟我执行任务去。”二郎神说,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留。

(以下剧情有八点档狗血嫌疑,雷者请自行跳过)

或许真的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李玉儿再次梦见了哮天犬的人形。

梦里,他们不知道因为什么事要分别,哮天犬看着她,一脸黯然伤神的模样,任谁见了都会心里隐隐一疼。

李玉儿抓住他胸前衣襟,泣声问道:“你不要我了吗?”

“听话,我得去执行任务,”哮天犬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像是平安符的东西,递给她道,“这个符留给你,它能召唤我三次,危急时刻用。”

说完,青年像之前的许多次一样,挥了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的从她的世界里消失了,不管是现实,还是梦里,了无痕。

哭着醒来的李玉儿看着手中的玉符,呆滞了片刻后,自言自语道:“王八蛋,你又没告诉我该怎么召唤你。”

哮天犬只来得及给玉兔留下一道护身玉符,就匆匆出任务去了。

玉帝终于还是发现了三圣母私结凡胎一事,大发雷霆,派二郎神下凡将她速速缉拿回天庭。

自打上一次被二郎神寻着后,三圣母刻意躲藏了起来,虽然哮天犬鼻子很灵,却也费了很大一波周折,才将她寻到。

寻到的时候,只看见三圣母一人,她身边,没有那个书生,也没有那个她不惜违抗天命也要生下来的孩子。

即便被带回天庭,被迫跪在玉帝、帝后面前,被一众看热闹的神仙围观,三圣母依然坚持己见,人仙恋没错,他们的爱情结晶亦没错。

“舅舅,您能容许妈妈犯错,能容得下哥哥跟我,却为何容不得我的孩子?”三圣母咬牙道。

她的话仿佛一把利剑,刺入玉帝心中的同时,也带出了他一直想要深埋心底的往事。

云华仙子——二郎神跟三圣母的母亲,玉帝最疼爱的妹妹,数千年前,也是这样私自下凡,与凡人暗生情愫,偷偷生下杨戬和杨婵,然后自愿脱离仙籍,与那个杨姓书生一同堕入轮回,如今几千年过去了,魂魄早不知去向何方。

或许真能如她所说“若殊途能同归,即便堕入轮回,我心不悔”。

可她从来没想过,因为她的任意妄为,给她的亲人们带来了多大的伤害。玉帝因为此事一蹶不振,花了数千年的时间才调整过来。

他眼睁睁看着妹妹犯错、堕入轮回,却不能看着她的亲生女儿跟她犯下一样的错,一样走不了回头路。

16

“华山。”短短两字,已是三圣母下半生的全部概括。

三圣母仿佛被抽了魂魄那般,一下子跌坐在地上,双目失神地看着前方。

二郎神看着这样的妹妹,心不由为之一痛。

玉帝无需多言,在场所有神仙,都能明白他是什么意思,想当年云华仙子犯下天规,被玉帝亲手镇于桃山下,玉帝在得了美名的同时,亦痛失所爱。

玉帝背过身去。没有谁能理解他,大家只觉得他无情、冷漠、冷血,可只有他自己清楚,无规矩不成方圆,天庭有天庭的规矩,而他作为天庭的上位者,必须带头遵守。

不知怎的,二郎神看着他萧肃的背影,突然能理解了,他这个舅舅,其实也是个性情中人啊。

这或许,就是上位者的悲哀吧。

二郎神主动请缨,由他将三圣母压于华山脚下。

玉帝挥了挥袖子,准了。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