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烁

2019-06-08 17:06:08作者:祺祾

古风

她是一只萤火虫。

她本是湖边那个草丛中普普通通的小虫子之一。

唐雅便是住在湖边的一个妖情。

他也是妖界中本本分分的小妖精之一。

他便天天生在湖边,等待着,或期特着夜晚的出现

唐雅这一天注意到了一只不太一样的萤火虫。

它是草丛中千万光亮中最暗淡的一点,不是太亮,却依旧有光。

唐雅倒是对特立独行的小虫子很感兴趣。于是便夜以继日地观察着这只小虫的行为举止,虽然妖可不吃不喝不睡,但如若不静养便会失掉所有的精神力,烟消云散。故尔唐雅也必须休息,以补充精神力。

然后就找不到它了。

唐雅很是着急,他一头扎进了草丛,却也找不到它了。

自此以后,唐雅也不把精神力看地太重了。

这座山上只有唐雅一只妖精。

山下有座村庄,小的不能更小的村庄。

这一日,一群山贼来至了村中。唐雅便是站在房顶看着他们烧杀抢掠,直至三个山贼冲着一个小女孩举起了弯刀。

唐雅第一次把身体实化,冲了下去,用纯精神力将三个贼子冲飞。

打跑了所有的山贼,气力将尽的唐雅抱住了那个小女孩,她正哭得将近昏厥,唐雅只得轻声将其哄睡。

那是唐雅成妖以来,第一次觉得自己要死。

他给她起了个名字,叫王小虫。

他是认识她的,那个村中富商家中七岁的大小姐,姓王。唐雅也不会起甚么名字,便在湖边静坐了三天三夜。

“王小萤?不好听。王小火?不好听。王小小?也不好听…”也可能唐雅脑中除了萤火虫,也想不出什么好词了。

王小虫倒是个好孩子,醒来之后不哭也不闹,只是盯着唐雅。愣了一会,才张口问道:“这儿是哪?”

唐雅正想着名字呢,自没功夫理会。

王小虫随手拾起块石头,向唐雅扔去。

被石头穿过的唐雅,猛地一愣,回头道“你看得见我?”

王小虫歪着头盯着他,“当然了,你是妖是鬼?我看不见你。”

我是妖。唐雅说。

王小虫愣了一会,开口言道:我爹娘呢?”

十年那还不快吗?

对唐雅而言,这十年不过-瞬。可就这短短的

十年中,唐雅便体会了三次将死的感觉。

第一次是唐雅瞒着小虫,第一次离开这座山。那伙山贼是别的山上的,还挺远。唐雅怒气冲冲地赶到那时,精神力便快耗尽了。只休息了片刻,他便召唤天雷,放火烧了整座山。奄奄一息地走在他们废弃的营寨,以查有无幸存者时,有朵在风中摇曳的花,美的特别。

那一天,王小虫开心地叫了他一天的唐小花。

第二次是有两个路过的神仙打架,天崩地裂。山洞塌了,唐雅为了保护王小虫,再一次贡献了精神力。

自那之后,他们便在山下盖了栋小房子,唐雅实体化的时间也愈来愈长。

第三次是王虫哭着喊着要骑老虎,然后唐雅拼了老命给她抓了只活的回来。

自此多了个王小花,少了个唐小妖。.

王小花一点都没有当老虎的尊严,天天跟小孩要在一块。

如此唐雅倒是轻松。

抓回小花那天,小虫跟小花玩了一下午,然后疲惫地跟正恢复精神力的唐雅一起躺在小屋前的草坪上。

“小妖”王小虫问道“你是个啥变的?”

“我不是变的”唐雅刚恢复一点精神力,很是疲惫。

“妖不都是变的吗?”王小虫累得闭上了眼,问道。

唐雅便开始解释:“妖分三种,一种是世间物件,吸天地之灵气受日月之精华,转而为妖精;二是人抑是动物,修炼凝丹,升之为妖、精、魔。”

“那第三种呢?”王小虫见他寸了半晌,便问。

“第三种,天神私犯天条被贬下界,超度才可重新升入天庭。”

两人沉默半刻。

“小妖,你会死吗?”王小虫说。

唐雅并未回答。

“我娘说,人死之后,会变成天上一颗星星…”声音越来越小,直至睡着。“会一直闪啊,闪啊,闪啊,闪啊…”

“那你一定是,最亮的那一颗。”唐雅转身欲搂住她,却从身体中穿了过去。

十年很快的。

小虫也有十八了,大姑娘亭亭玉立,和跨下的王小花特配。

那天小虫骑着小花从山上摘果子回来,唐雅坐在屋前看着她干净利落地下虎,叹了口气,说“小虫,你知道小花是只母老虎吗?”

“知道啊。”小虫一愣“咋地了。”

“那你知道什么叫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吗?”唐雅微笑着,眯着眼看着她道。

王小虫下虎抬腿就是一脚,从唐雅身体穿了过去。

“你耍赖!”王小虫不满地说。

唐雅笑了笑,忽然消失了身影。

“唐小妖?”王小虫皱了皱眉,问道。

“嘘。”在耳边,小妖的声音“来外人了,据我感知不一般,我敛起气息躲一会。”

“哦”王小虫转过头去,只见远方确有一人。仔细观瞧,道士模样。

“无量天尊!”道士唱了个喏,躬身答拜“姑娘可居于此处?”

“是”小虫十年来第一次见到别人,有点吓坏了。

“姑娘可一人居住?"道士仍旧眯着眼笑着,言道。

“是”小虫第一次感到无助。

“一个人住,带只老虎是吗?”道士眯得眼都看不见了。

“对!”王小虫傲娇地扬起脸,“其实我是个世外高人...”

“你可得了。”唐雅突然出现在她身后,扶住了肩,探身言道。

王小虫觉得自己腿都软了。

唐雅从她身后绕出,一身麻衣,腰间挂着一个箭篓,倒像个猎户。

“本人王三,这乃我妻王氏,刚才如有冒犯倒可见谅。”唐雅深鞠一躬,言道“不知,道爷尊姓…”

“姓赵”道士笑了笑说。“我乃云游世间一道士,路遇此处,见得此山间妖气甚重,不知王兄,可曾遇到过?”

唐雅握住了紧攥着他衣襟的小手笑着说:“却也不曾。”

赵道士点了点头,“那能否叨扰一晚?”

“行吗?”唐雅扭头看向王小虫。

“行啊。”王小虫笑着说。

小花打了个哈欠,卧在屋旁,不曾挪动。

唐雅站在山顶借着月光盯着山脚的小屋。

“灵儿”一道白光,落在他的身后。

“快两年没看见我了吧。”唐雅笑了笑.言道“想我没?”

白光又一闪,与唐雅并肩“这五百年,苦了你了。”

“我要一晚上的神力。”唐雅言道。

白光一怔,言道“你可想好了?”

“不过再熬五百年罢了。”唐雅笑了笑“我有些,不得不守护的东西,只怕连累了你。”

“那倒无所谓,你如今这个样子还不是为了我?”白光顿了顿,看向山下那间小屋,惊呼道“那道士是冲你来的?”

“亏你是个星君呢”唐雅叹了口气“哪里是什么捉妖的道土只是个想夺仙丹成仙的魔罢了。”

“你仙丹凝成了?”白光又一惊。

“两个月前”唐雅言道“它应是感应到了什么来抢的罢。”

白光点了点头“那我助你一晚的神力,收了他吧。”

唐雅点了点头“辛苦你了。”

“你就欠我一瓶琼浆好了。”白光笑了两声,然后光亮大放,亮如白昼。

在这一片白光中,赵道士和王小虫都爬将起来,站在屋外盯着山顶的光源。

唐雅身着淡蓝色软甲,飞下山来。半山腰一挥手,王小花便生了双翼,“带小虫走!”唐雅大喊一声。还未等小虫反应过来,小花便背着小虫飞向了远方。

唐雅咬紧牙关,向赵道士飞去。

“俺不知道你是哪路的神仙,俺只知道俺混世魔王的实力不亚于你!”一声巨响,赵道土变成一只巨大的黑熊。

祺祾
祺祾  VIP会员 本人学生党 ,编导专业,笔名祺祾。也没什么真才实学,爱好这个罢了,就叨扰各位了。

闪烁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