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的秘密

2019-05-30 19:02:39作者:黄会兵

世情

每隔一个月,父亲就会从老家来看我,但他从来不坐公交车。说坐公交车要10块钱,贵不说,还颠簸。他用两只脚走过来,还能锻炼筋骨,何乐而不为。

可是我却担心,父亲已经70岁了,那30公里的山路,焉能走得过来。所以每次父亲悄悄来看我时,我就让丈夫开车送他回去,父亲总不让,但架不住我的一哭二闹,只好依我。

不过,不知为什么,当丈夫将车开到罗家集时,父亲总要下车20分钟,在罗家集那个三层楼的商场逛一逛,而且一定不要丈夫陪。他出来时,总是不多不少20分钟,什么也不买。

好奇心驱使之下,我几次到那个商场查探,也查不出什么名堂。商场老板是外地人,和父亲八竿子也打不到一起。问到父亲,那个老板说,老爷子一来,只是坐在三楼,隔着玻璃看着外面出神。

难道是父老年纪大了,害怕孤独,不想回家。母亲死得早,又只有我一个女儿,他一个人在乡下确实不容易。可是我几次提出接父亲来,他总是坏坏地笑道,不好,不好,打搅你们的二人世界不好!

这天,父亲打来电话。我很奇怪,丈夫刚送他回家,他就有话和我说。父亲的声音听起来充满慈爱,囡,你问问阿天,是不是有什么事?我见他20分钟里就抽了八根烟。

是吗?阿天会有什么事?在我眼里,丈夫里外都是一把好手。但是,想到父亲的话,丈夫回来,我还是问了他。丈夫支支吾吾地,我一阵咆哮,他才说自己玩了几次牌九,输了3万块钱,正在想办法呢。

我虽然恼恨丈夫不争气,但更加感激父亲体察入微,帮我将丈夫的堕落消灭在了萌芽状态。姜还是老的辣,这话果然不假。

父亲的年纪越来越大,由每月一次的突然造访,变成数月一次了。他每次来,我还是让丈夫开车送他。

这一天,丈夫刚送父亲回家,父亲就给我打电话。声音听起来颇为踌躇,我催问他怎么了?父亲才像是下了极大决心似的说,阿天怕是有外遇了。

我的脑袋顿时一紧,自言自语道,怎么可能呢?

父亲的理由十分充分,我逛商场的时候,发现阿天20分钟里都在给人打电话。他刚和你分开,自然不是给你打电话。送我时,他又说自己有空,显然也不是工作上的事情。他和谁打电话能够打上20分钟,还看到我一下来就掐断了。

父亲接下来又说,我知道你喜欢阿天,如果你还喜欢他,就不要把他往外推,你一往外推,他真的就投向别人的怀抱了。男人有时候就像个孩子,需要有人宠,你每次冲着阿天大呼小叫,他当然对你没有感觉了。

过了不久,父亲就病逝了,而因为我的努力,阿天对我的感情日渐升温,下班就回家,终日围绕在我身边。当我们第13个结婚纪念日时,我颇有些冒失地问那个女人是谁?

阿天尖叫起来,没有的事!

我说,不可能,我父亲没有理由看错。你那次赌输了钱他能够看清楚你心中的秘密,这一次他就不会胡诌。

阿天沉默了一下,道,父亲去世之前,找我谈过,说你个性就是这样,刀子嘴巴豆腐心,叫我多容忍点。

阿天又道,也许父亲就是为了制造这样一个谎言,让你待我好吧。

阿天是否说谎,已经没有去验证的必要了。一个老父亲在生命的最后几年,还是将整个身心装在自己惟一的女儿身上,这是怎样的爱?

我一直相信,为了最后送女儿一程,父亲是有理由说这个谎的。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